诺秋中文 > 田园娇女:夫君,娘子来了 > 第七章:歆儿病危

第七章:歆儿病危

  端午节,赛龙舟。

  独孤娇他们吃完饭,便出门去了西城外的玄武湖。

  玄武湖这片湖泊很大,不曾在湖里种植荷花之类的漂浮植物,只在湖边种着垂杨柳,夏日炎炎,也是凉风习习,十分舒适。

  湖边有青石围栏,众人扶栏观赛。

  湖中心,有一个巨大的石雕,是玄武神像。

  而今儿个参赛的队伍,则是有四队,一对是东方炎带队的王孙公子龙舟队,叫——龙腾队。

  顾相思也让女子组一队,名字非常霸气,叫——伏龙队。

  “姑姑她就是故意的,我们叫龙腾,她叫伏龙,不是摆明欺负咱们吗?”东方炎气的脸颊红彤彤的咬着牙,带队的少女他认识,就是从会说话开始,一直和他作对的——淡、清、秋!

  淡清秋是淡雪霁和瑟瑟的幺女,上头有个二哥,大姐是与西陵倾定好婚约,金秋便要成亲的淡清竹。

  而淡清秋她性子……和她温婉贤淑的姐姐与温文尔雅的哥哥不同,她不喜欢文文弱弱的东西,她喜欢练武,父亲和母亲的本事,她几乎都学的差不多了。

  今日一战,她定然要带着姐妹们,打的他们这些王孙公子一个落花流水。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手里鞭子一甩,抽出水花飞溅,把你的那群王孙公子被溅了一身水,瞧着颇有些狼狈。

  “曲无忧,你小心自己嫁不出去!”西陵威被溅一身水,他都想飞过去和这丫头打一架了。

  “你放心,这个世上光棍多的是,就没见过嫁不出去的美女!”曲无忧得意洋洋的收起鞭子,她年纪虽然小,可却真是长得眉目如画,一点和她凶残的性子不一样。

  “你,不知羞!”西陵威也不想和这臭丫头逞口舌之快了,等会儿他要是不把她打落水里去,他就跟她姓!

  这两队在玄武神像左边,另外两队在玄武神像右边,两队边走边打,等只剩下一对,在与另一边的胜利队对战,最后赢得一队为今年胜利队。

  据说今年奖励不小,是一座皇家园林。

  另外两队,一为武林队,一为将士队,反正,来玄武湖比赛的人,就没有武功弱的群体。

  “天虞哥哥,你怎么不去和他们一起玩啊?”独孤娇与西陵虞一起坐在一棵柳树上,居高望远,风景挺不错的。

  “我已是有妇之夫,大人了,和他们一群小屁孩争强好胜个什么劲儿啊?”西陵虞手中折扇摇着,为他和独孤娇扇着风。

  独孤娇被他这番话逗乐了,不过,今儿个是有点奇怪,这些姑娘家激动什么啊?

  “我告诉你个秘密,每年的冠军队,都会遭遇被踏破门槛的提亲,所以有规定,已婚男女,不得参与此赛。”西陵虞凑近她耳边轻声笑说,语气言行可说是十分的不正经了。

  “哦,原来你不是不稀罕和他们凑热闹,而是人家压根儿不让你参加龙舟赛了啊?”独孤娇笑看着他,伸手就要揪他耳朵儿,让他坏,收拾不好他……

  “别闹!再闹把你丢水里去。”西陵虞故意板着脸看着她,忽然又是一笑,可是惹来她一顿好打了。

  独孤娇都想咬他了,哪有他这样吓唬人的。

  “好了好了,爱妃饶命,小王认输了!”西陵虞忙伸手扶住她,笑着求饶,可怕他们真闹着掉水里去了。

  “又胡说!”独孤娇嗔他一眼,一个转头看向下方,与陪着赫赫公主来此的南仲四目相对了。

  西陵虞自她背后探头看去,下巴搁在她肩上,对南仲勾唇冰冷一笑,反手掷出一片柳叶。

  南仲抬手轻飘飘的将飞来的柳叶夹在修长如玉的双指间,好似只是抬手轻易借住一片柳叶那般寻常。

  “这人武功可真高。”西陵虞那一片柳叶可是用了五成功力,为的就是给南仲一个惨痛的教训,没想到这人武功如此之高,可真是惹不起了。

  “他武功再高,能高过我大哥吗?”独孤娇才不怕这人,等找个时间,一定让大哥好好教训这人一顿,看他还敢不敢用这种恶心眼神看她了。

  西陵虞想了一下,似乎这个南仲的武功,与独孤梦不相上下,和独孤篱比……只有被虐的份儿。

  “哇!伏龙队好厉害啊!”独孤娇看到这群姑娘,边划船边与人打架,真是凶残的……呃?似乎,龙腾队有些势弱了啊?

  “这群丫头你都知道是谁家的吗?没有一个好惹的,全都是母老虎。”西陵虞看着这群凶残的丫头,他嘴角抽搐一下,为一个小子默哀,太惨了。

  “喂!你们还是不是女人啊!”被打落水里的少年在水面一声吼,可惜!船已经飞速划出很远了。

  东方炎与淡清秋对上了,谁让他们是两队的队长呢?

  “东方炎,姑奶奶不把你打下水里喂鳖,姑奶奶名字就倒过来写!”淡清秋是各野蛮小妞,满嘴的粗话,凶残的可赶上一群狼了。

  “求请弹啊?哈哈哈……那哥哥我就把你弹飞,看你还怎么在哥哥面前横!”东方炎也是个嘴不饶人的,两人站在船头打的昏天暗地,日月无光,最后……噗通!同归于尽了。

  “呃?这两队……会不会太凶残了?”独孤娇从来没看过这么凶残的龙舟赛,两队全军覆没啊!

  “西陵威,姑奶奶宰了你!”曲无忧在水里还想甩鞭子,却被西陵威拽住了,两个人拉拉扯扯间,便沉水底去了。

  “天虞哥哥,快救人啊!”独孤娇一见有人沉下去了,便拉着西陵虞就要去救人。

  “没事的,他们水性都好,有人出事,自然会有人下去救人的。”西陵虞都习惯这样凶残的比赛了,这就是因为,为何每年参赛的人,都是经过三轮筛选下来的。

  这样的龙舟赛,不仅你要武功好,水性也得非常好。

  独孤娇看到有两个人从水底窜飞上来,其中一人的鞭子便挥了出去。

  西陵威伸手握住鞭子尾,与曲无忧一同落在了玄武背上。

  曲无忧拽不回她的鞭子,她小丫头便凶狠的撂了鞭子,扑过去赤手空拳和西陵威打了起来。

  “喂!曲无忧,你再不住手,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啊!”西陵威一直在躲,这丫头小小年纪,脾气可是真暴躁。

  “想让我住手简单,你让我一脚把你踹下水,我就不计较你拉我下水的事了。”曲无忧双手叉腰瞪着西陵威,因为是女子原因,她们队的女子都是穿得特殊布料的衣裳,并不会湿哒哒的,而是就像不会湿一样,照样出水飘逸如仙子。

  “又是来这一招,你还能不能换个新鲜报复人的法子了?”西陵威他们都是一块长大的,曲无忧每次报复人,都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他这些年被这个丫头害过多少回了?如今,她居然还来这一招?她就不能换个新花样吗?

  “你管我换不换新花样?一句话,让不让踹吧!”曲无忧抱臂看着他,大有他不让她踹一脚下水,她就不肯与他善罢甘休的架势。

  西陵威咬了咬牙,认命的闭上眼睛,展开双臂说了句:“来吧!”

  曲无忧得意洋洋的哈哈一笑,飞起一脚,把西陵威踹飞了出去。

  噗通!西陵威砸出一个大水花,沉入水底一会儿,他又窜了上来,抬手抹一把脸上的水,真的是生无可恋了。

  “我说阿威你能不能出息一回?回回被她踹,你蹴鞠啊?”一名少年被害成了落汤鸡,他抬手抹一把脸上的水,眼神幽怨的看向西陵威的背影……

  “阿威什么阿威?玉如意,我可是你表叔!懂不懂长幼有序啊?”西陵威转身给了这小子一个爆栗子,对!这是他表哥玉流照的小儿子,比他大一岁,十八了。

  玉如意什么都不想说了,他恨他爹给他取了这么个坑儿子的名字。

  东方炎和淡清秋还在水底水上打,这二人简直就是天生的仇家。

  曲无忧也跳下了水里,今儿实在是太热了,还是水里凉快一些。

  东方炎与淡清秋简直就是棋逢对手,这么多年过来,他们一直平手,就没有谁占过一点上风。

  就像今日,东方炎差点被淡清秋拍水里去,他死也要拉上淡清秋陪葬。

  其他人还唯恐天下不乱的握拳举手大喊助威,这下龙舟赛……都快变成华山论剑了。

  另一边输赢定论了,今年赢得是江湖人的——沧海队。

  他们赢了这座皇家园林,可以买给别人,他们分钱后各自天涯,公平合理。

  已经没有人关心龙舟赛了,他们更喜欢看打架啊。

  瞧瞧这大姑娘和小伙子对打起来,简直比战场杀敌还凶残。

  独孤娇看的已是目瞪口呆,他们是都疯了吗?这怎么还打起个没完没了啊?

  “咱们回去吧?这时候城里人少,咱们可以上街好好逛逛。”西陵虞是最了解东方炎和淡清秋之间的恩怨的,他们打起来,能一直到天黑,他们何必陪他们在这里晒太阳呢?

  “呃?那……那就走吧。”独孤娇也觉得挺惹得,不如回城找家铺子,吃点冰食解解暑的好。

  独孤氏的几个兄弟,也就独孤心和独孤梦还在看热闹了,其他人早就离开了。

  独孤娇走之前,和独孤心打了招呼,让他慢慢看热闹,回头直接回王府就好。

  独孤心看的正起劲儿,今儿就没闹着非要跟他姐姐一起走了。

  西陵虞与独孤娇离开了玄武湖,南仲也跟了上去。

  赫赫公主带着婢女侍卫也跟了上去,倒要看看这个南仲究竟总盯着独孤娇是为何目的。

  独孤篱抱剑从一棵柳树后出来,他跟上了他们,盯着南仲……已经很久了。

  ……

  西兰城

  独孤娇他们回到城里,便找了一家冰食店,点了一大份西瓜刨冰。

  南仲与赫赫公主进来,便在他们的桌旁落座了。

  独孤娇没有搭理他们,舀一勺碎冰喂给西陵虞,她自己也低头吃了一勺,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

  赫赫公主没吃过这东西,便唤来小二点了一份西瓜刨冰。

  南仲倒是对这种冰食没兴趣,而是要了一杯冰镇酸梅汤。

  独孤篱抱剑走了进来,小二上前招呼他,他也没理人,而是走过去,在另一条长板凳上落座。

  独孤娇和西陵虞坐在一起的,见她大哥来了,她便唤来小二,让小二再上一份小份的红豆牛奶刨冰。

  小二记下,便去后头让甜品师准备了。

  “大哥,你们真后天走吗?”独孤娇依然是把南仲和赫赫公主当空气,吃着刨冰,看向她大哥撇嘴道:“这么热的天赶路,哥他一定又要诸多抱怨了。”

  “燕要走的。”独孤篱一向寡言少语,也就是面对亲人,他多一些耐心。

  “哥急着走的?”独孤娇摇着勺子,看向她大哥好奇的问:“大哥,哥是不是红鸾星动了啊?”

  “是蕣红鸾星动了。”独孤篱真的做到惜字如金,解释也是一句话的事。

  “五哥的事我知道,不就是和东方小姐吗?”独孤娇又笑着挖一勺刨冰,冰凉凉的吃下肚,看着她大哥又笑问:“大哥,你的红鸾星……动了没有?”

  “你觉得呢?”独孤篱对他这个妹妹,可说是很温柔了,别人敢问他这些私事,他早拔剑劈人了。

  “我觉得你和二哥有得熬呢!”独孤娇顽劣一笑,摆明是在逗她大哥。

  独孤篱嘴角微微上扬一丝浅浅弧度,对于这个妹妹的顽劣,他不止没生气,反而好似还很受用。

  “南仲大人,你总盯着我做什么?难不成南仲大人也……喜欢有夫之妇啊?”独孤娇忽然勾唇冷笑看向南仲,这人的眼神看似平静淡然,实则却是充满了不怀好意。

  “你竟知道他家的优良传统?”赫赫公主也是勾唇讽刺南仲,显然他们结怨很深。

  南仲眼神淡冷的看了赫赫公主一眼,复又转头看向独孤娇淡笑道:“有没有人说过,你身上有种奇异的香甜气味儿?”

  “香甜的香气?”独孤娇觉得这人是又毛病吧?她是人,又不是花香果点,怎么可能会有香甜的气味?

  西陵虞骤然脸色大变,杀人般的眼神看向南仲,挥袖射出一根银色琴弦……

  南仲也是眼神骤变,后折腰躲过那根琴弦,坐直后,看向西陵虞的眼神里多了一份畏惧。

  西陵虞出手太快,只有他们这桌人看到他手中飞出的一条银丝。

  可在座的几个人里,也只有南仲和独孤篱认出了那根银色琴弦是何物,也只有他们在看向西陵虞时,眼神中多了一丝隐晦的畏惧。

  “天虞哥哥,刚才那是什么东西?”独孤娇压低声音问西陵虞,她从来都没见过天虞哥哥身上有这种银丝类的东西啊?

  “没什么,回家给你看。”西陵虞偏头温柔的对她一笑,揽着她的肩,便带她离开这家冰食店。

  独孤篱抱剑起身,眼神冰冷的看向南仲,启唇寒声道:“跟我出来,打一架。”

  “篱公子太瞧得起在下了。”南仲是不会和独孤篱动手的,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他绝不是中原第一剑客的对手。

  “你既然如此怂,那就不要再出现在我妹妹面前。否则,我不管是你什么身份,我都会活劈了你。”独孤篱凑近南仲低声说完这些话,便抱剑离开了。

  “恕在下做不到。”南仲嘴角含笑,对于独孤篱的威胁,他竟是丝毫不惧怕。

  “那你就等死吧!”独孤篱脚步未顿片刻的出了门,只留下一句第一剑客的威胁,后天离开之前,他一定会让南仲后悔来西贺国这一趟。

  赫赫公主从这位篱公子身上,清楚的感受到极为可怕的杀气。

  南仲已起身离开,桌上放了一锭银子。

  赫赫公主没有再跟着南仲,而是独自带人逛街,想买点东西,也想散散心。

  “二哥快点,就在这里了,你今儿个一定要对死他们,不然……我可没法儿活了!”西陵云拉着西陵音进了一家楚馆,这楚馆与别的歌舞坊不一样,他们这里白日做生意,非是卖笑,而是吟诗作对,琴棋书画。

  谁赢了,便可以带走一个姑娘回府留宿。

  “四弟,你不会是要赢个姑娘回府过夜吧?”西陵音不想进去,这成何体统,简直是有辱斯文。

  “二哥,我是和两个嚣张的家伙比对子,不是要和姑娘比文。”西陵云觉得他二哥太不了解他了,他是那种会胡来的人吗?

  西陵音听了西陵云的解释,这才随他一起踏足这家楚馆,眉头紧蹙,显然是很不喜欢这样的地方。

  赫赫公主瞧见西陵音被西陵云拽进了楚馆,她黛眉一蹙,便举步走向了楚馆大门,当有人拦她时,就被她揍了。

  西陵音本就身体不好,西陵云大端午的把他拉出来,不是要他命吗?

  西陵云把西陵音请上二楼,吩咐人准备冰盆,他用折扇扇着风,陪笑道:“二哥,辛苦了,回头我请你吃饭,你不是喜欢吃烤鸭吗?”

  西陵音头晕目眩的脸色都更加苍白了,他喝口白开水,被这凉风一吹,也是舒服了不少。

  那两个对面饮酒的年轻公子都看呆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一人就笑道:“我说这位兄台,你跑出去一趟,就请了这么个病美人来啊?”

  “说谁病美人呢?这是我二哥!”西陵云在外玩从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知道他是王爷的人,真的没几个。

  “啊?二哥啊?”两个锦衣华服的男子,调笑的语调看向西陵音,这不是个病美人是什么啊?瞧瞧,小脸还是苍白无血色的,看着真是让人心疼哦。

  西陵云懒得理他们,一会儿有他们输的求饶的时候。

  “姑娘,你不能进去,咱们这里不招待女客啊!”这里的龟奴是带人都没能拦住这位姑奶奶,这是谁家姑娘啊?也忒野蛮不讲理了吧?

  听到龟奴的着急的喊声,他们四人扭头看上门口,果见一女子踹门而入。

  “赫赫公主?”西陵云惊的站了起来,这位姑奶奶怎么来楚馆了?

  赫赫公主进门后,目光落在孱弱清冷的西陵音身上,举步走过去,一把拉起他便向外走去。

  “赫赫公主,请放尊重!”西陵云上前阻止了赫赫公主,把她拂开,闪身将他二哥护在了身后,看向赫赫公主,极为不悦道:“就算你是公主,也不可以对我二哥如此无礼。”

  “你还知道他是你二哥啊?居然带他来这种地方!”赫赫公主忽然发火冲着西陵云一声吼,之前她见过西陵音一面,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心嫁帝王的她,却因为那夜的一眼,使得她沉醉不能自拔,他孱弱清冷的模样,在她心上怎么也挥之不去。

  今日瞧见他被西陵云拽入楚馆,她便是心头怒火怎么都压不住了。

  这样玉洁冰清的人,怎么可以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

  西陵云被这位赫赫公主吼的心肝儿一颤,展开双臂将他二哥的身影挡在背后,怒瞪着赫赫公主咬牙道:“我告诉你,你选谁都可以,那怕是五弟和我都行,就是不许打我二哥主意!”

  “云儿?”西陵音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也是因此,他并不知晓西戎赫赫公主要在王孙公子里选驸马之事。

  西陵云眼神提防着赫赫公主,放下双手转过身去,扶着他二哥就向窗边走去。

  挡住门就能拦住他带二哥走了?天真!

  “西陵云,你混蛋!”赫赫公主气的一跺脚,跑过去,从窗口跳了下去。

  赫赫公主的婢女和属下,忙转身噔噔噔的下了楼。

  楼上的二位公子哥愣住了,他们是外来商人之子,根本就不认识西陵云,可是西陵云的大名他们听过啊!

  当今三皇子,南阳王——西陵云。

  ……

  西陵云带着他二哥上了马车,让林正赶车进宫,这个时候,二哥和他的王府都不能回去了,只有宫里最安全了。

  也不知道二哥是怎么招惹上这位赫赫公主的,他长得这么俊美如斯,在这位赫赫公主面前晃悠这么久,这位赫赫公主都没正眼瞧过他,今日……就差抢他二哥回去做驸马爷了。

  “云儿,那位赫赫公主是怎么回事?你好像很怕她似的。”西陵音就是身子弱了点,也没啥大毛病,至少这些年来,他早就不抱个药罐子过日子了。

  西陵云无奈叹口气道:“二哥,父皇让我帮这位赫赫公主挑个驸马,这些日子,这位赫赫公主见了很多人,连老五我都拉出来溜一圈了,可她愣是谁都没看上,我本以为她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入宫做父皇的妃子了,可今日……唉!二哥,似乎她看上你了。”

  “咳咳……看、看上我?”西陵音一手拿着帕子捂嘴咳嗽,他觉得云儿是在开玩笑,他这副孱弱多病的身子,赫赫公主怎么会看上他呢?

  “二哥,你是没看到赫赫公主那狼看到肉一样的眼神,太吓人了!”西陵云回想赫赫公主看他二哥的眼神,他就觉得头皮发麻。

  “云儿,父皇不可能让咱们兄弟几个……任何一个与赫赫公主和亲。”西陵音虽然平日什么事都不关心,可他不傻,父皇不收赫赫公主是为了后宫安宁,而父皇也不可能让他们兄弟几人娶赫赫公主,只因不想将来因为一个女人的挑拨离间,而促使他们兄弟几个反目成仇,生出夺嫡之心,使西贺国朝堂不安定。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敢接手帮这位赫赫公主选驸马之事。”西陵云深深明白父皇的良苦用心,所以,他永远不会生夺嫡之心。

  西陵音伸手去轻拍拍他手背,虚弱一笑,能明白父皇的良苦用心,便是他们兄弟的福气。

  西陵云释然一笑,反正他们都挺懒得,也不是当君王的料,以后有大皇兄庇护他们,他们当个王爷,享受着荣华富贵,不也是挺好的吗?

  虞儿还是嫡子呢!都不曾想过夺嫡,他们不过是庶子,想那么多做什么啊?

  林正在外赶车又快又稳,把在后头追的赫赫公主甩了好远距离。

  一口气把马车赶到南门,他跳下车,扶下了王爷和雍和王下来。

  西陵云扶着他二哥进了宫,让人抬来了肩與,他习惯了晃晃悠悠进宫,可二哥的身子可吃不消。

  “云儿,先去东宫吧,我之前与常静真人下棋,他送了我一枚平安符,我听说歆儿病了,我想把平安符送给歆儿。”西陵音坐在肩與上,偏头低首对跟在他身边折扇轻摇,风流倜傥的三弟虚弱一笑,若可以,他也想如云儿一样活的自在潇洒呢。

  “那就去东宫。”西陵云吩咐一声,催促大家快点走,今儿太阳太晒了,有华盖遮阳也不行。

  抬肩與的太监脚步加快,抄近路向东宫走去。

  西陵云龙行虎步的从容潇洒跟着,一点不见他有一丝狼狈。

  西陵音眉心轻蹙着歪在肩與上,闭上眼睛,竟是好似快睡着了一样……

  其实他不怕热,他只是畏寒,夏天再热,他也很少出汗。

  天生气血不足,总是要比别人手凉一些的……

  ……

  西陵云扶着肩與一旁,他们很快便抵达了东宫。

  然而此时东宫里,却是一片的鸡飞狗跳。

  西陵云扶了西陵音下肩與,走进东宫大门,伸手拉住一名宫女问道:“出什么事了?”

  宫女被拉住,一见是西陵云和西陵音二人,便低头行一礼回道:“回二位王爷,是小皇孙病情加重……吐血了。太子震怒,正在……”

  西陵云和西陵音一听歆儿吐血了,他们二人忙向着歆儿所住的长乐殿跑去。

  东宫所有人都在找一条手绳,也不知太子殿下这时候找手绳做什么?

  “孙香盈,你到底把那块玉弄到哪里去了!”西陵修平生第一次风度尽失的双手抓住孙香盈的双肩摇晃,他快被这个女人逼疯了。

  “我不知道!”孙香盈也是快气疯了,都这种时候了,儿子吐血昏迷不醒,他居然还想着独孤娇的那条手绳?哈哈……就这还敢说对独孤娇没有别的心思,鬼信啊!

  西陵修一巴掌打在了孙香盈的脸上,将她推倒在地,双目赤红的指着她怒极道:“孙香盈,本宫要休了你,废了你!”

  如娟一见太子殿下如此大怒,她跪地磕头忙说道:“小皇孙之前曾去过荷花池观鱼……奴婢这就带人去找,还请殿下息怒!”

  幸好她多留了个心眼儿,把手绳藏在了一处假山洞里,否则,今儿个……太子妃非被盛怒之下太子给废了不可。

  “还不快去找!”西陵修已经快急疯了,指着他们主仆咬牙切齿道:“如果歆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本宫就要让你主仆陪葬!”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找。”如娟也是吓坏了,小皇孙突然间吐血昏迷,太医来了好几个了,却都是摇头无奈,太子殿下已经让人出宫去请顾相思师徒二人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保得住小皇孙的命?

  如果小皇孙的命保不住了,她和太子妃必死,孙家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说不定,太子殿下也会和皇后娘娘母子反目成仇了呢。

  西陵云和西陵音走进来,瞧着满屋子的混乱,一向从容温和的大皇兄,此时却暴怒的像头要吃人的老虎。

  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手绳,大皇兄这时候急着找一条手绳做什么?

  “皇后娘娘驾到!”

  “歆儿,歆儿……”孙皇后被人扶着进门,眼泪汪汪的走向床边,瞧着她可怜的孙儿,她疼得真是心如刀绞,可怜的孩子,生在皇家富贵地,怎就偏活的这样遭罪呢?

  “母后,你这回满意了?歆儿也快不行了,你们都满意了!”西陵修是完全崩溃了,他前后两个嫡长子,没有一个好好的,而害他一而再承受这番痛苦的人,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孙皇后身子一颤,转头看向愤怒的双目赤红的大儿子,他是在怨恨她这个母亲吗?

  西陵修脚下踉跄的走到他母后面前,扑通跪下来,双目赤红含泪悲笑道:“母后,您杀了儿子吧!儿子把这身骨肉都还给您,儿子就不欠您什么了,儿子也就不用为了一片孝心娶了您要儿子娶的人,与您指定的人生儿孕育了!”

  当他失去长子时,他就不想再与孙香盈在一起有孩子了,是母后要死要活,非要让他们再试一次,结果呢?歆儿也是个不康健的孩子,如今更是……

  “修儿,你在说什么混账话啊!”孙皇后气的捶打这个大儿子,他怎么可以说这样捅她心窝子的话啊?

  “您不杀了儿子,若是歆儿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儿子不止会杀了孙香盈主仆,更是绝不会放过孙家!都是他们的贪婪不知足,害死了我一个又一个的儿子!”西陵修整个人都不好的吓人,紧握的拳头指缝渗血滴答滴落在地毯上,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修……”孙皇后还想责怪这个疯了的儿子几句,可对上他充满暴戾杀意的眼神,她一下子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西陵云和西陵音在一旁看的难受,大皇兄这些年来,居然承受着这么多痛苦,没被他这个母后给逼疯,都是大皇兄坚强了。

  如娟跑出去带人找了一圈儿,总算是把手绳找回来了。

  房间里安静的太诡异了,她手里拿着手绳进来,都没敢出声……

  西陵修一见到如娟手里的红绳,他眼底浮现激动喜色,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走过去夺过红绳,跑回到床边,跪在脚踏上,手指颤抖的想要给他儿子系上这条手绳……

  西陵音举步走过去,在西陵修身边缓缓跪下来,伸手帮歆儿系好了这条手绳,虽然不知道这手绳有何意义,可既然是让大皇兄在意的东西,定然是非常重要之物。

  西陵修就这么跪在脚踏上盯着昏迷不醒的儿子,在手绳戴上一刻钟后,孩子的脸色不再是惨白无人色,而是会皱着小眉头吭叽吭叽两声了。

  “大皇兄,这是什么宝贝?”西陵云吃惊的走了过来,盯着歆儿小手腕上的红绳,这玉定然不是寻常之物。

  西陵修见他儿子脸色好一点了,便起身给太医让了位置出来,望着知道喊疼的儿子,他双拳紧握面无表情道:“这是独孤家主给娇娇的嫁妆,娇娇听说歆儿病的不轻,便把此物借给了为兄,可偏有人不识好人心,把玉从歆儿手腕上摘下来,差点害死了歆儿。”

  孙香盈已是一脸惨白,她根本就不知道这玉如此厉害,要是知道……为了她儿子的安康,她也不可能因为一点醋意,就把如此保命之物给丢掉的啊!

  如娟也是吓出一身冷汗,幸好她留了个心眼儿,不然这东西真丢了,那就是她和太子妃间接害死小皇孙的,太子殿下岂会不要了她们的命?

  “原来是四弟妹的嫁妆,难怪会有如此奇效。”西陵云望着昏迷的孩子已经有苏醒的迹象了,心里越发吃惊这药玉的神奇之处了。

  皇室也有药玉,可却没有这样的奇效。

  歆儿脖子上挂的玉锁,便是一块药玉雕琢而成。

  甚至歆儿服用的药里,也加入了一些药玉屑。

  几名太医轮流为小皇孙诊脉一番后,太医署令丞拱手低头道:“回太子殿下,小皇孙的病情稳定住了,臣等这便下去为小皇孙熬药。”

  “嗯,退下吧。”西陵修总算是松口气,这个儿子的命能保住,全靠娇娇的这份祝福了。

  孙皇后整个都是怔住的,她一向心疼的大儿媳妇差点因为一点醋意害死她孙儿,而她一向不待见的小儿媳妇却救了她孙儿的命?

  呵呵,世上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吗?当亲娘的差点推儿子去死,被亲娘恨的人却救了自己的命?

  顾相思与夜无月赶来时,已经是两刻钟后,他们接到消息就来了,可古代骑马再快,一个来回,也是耽搁了不少时间的。

  顾相思为孩子把了脉,把她诊断的结果让夜无月记录下来好用药,之后,她又给孩子施针稳定病情,让他体内血液循环起来,这样慢慢的,他会好受一些的。

  夜无月在配药,西陵歆的病他们也是从小看到大的,之前就配了有关他这种病症的药丸无数,如今只要用热水化开药配好剂量,也就可以喂孩子喝下去了。

  顾相思不认识药玉,可她为西陵歆诊脉时,却发现这孩子的脉象比以往强了一点,她神情怪异的看向西陵修问:“歆儿是不是吃什么灵丹妙药了?”

  西陵修轻摇了摇头,看向他这位十六曾祖母恭敬道:“是娇娇给的药玉,此玉为独孤家主给娇娇的嫁妆。”

  “独孤氏的药玉?”顾相思大吃一惊,独孤氏的药玉她听过,是独孤珵当年与君儿幼年飞鸽传书,提起过她生了病,戴着一块玉,很快就好了。

  当年独孤珵告诉君儿,说她父亲独孤哲说过,这是独孤氏祖传的至宝——奇灵玉。

  没想到西陵歆这孩子倒是比他哥哥有福气,竟然等到了这么一块救命宝玉。

  可这是独孤氏的祖传至宝,西陵歆不可能一直戴着,而这孩子的身体状况,若是没有奇灵玉蕴养个十年,这孩子绝对难逃夭折之劫。

  “十六曾祖母,您识得此物?”西陵修一见顾相思脸色大变,他心里也是一紧,娇娇说这只是一份嫁妆罢了,可如今……

  顾相思起身看向西陵修,良久才叹口气道:“这是独孤氏的奇灵玉,是独孤氏祖传的至宝。”

  “什么,这是独孤氏……”西陵修怎么也没想到,独孤娇给他的这块玉,于独孤氏而言竟然是这般的重要至极。

  “奇灵玉从不出凤凰山,这回独孤哲能舍得把玉给娇娇丫头,也是一片慈爱之心了。”顾相思说这些话时,连她都不相信,独孤珵还是独孤哲唯一的女儿呢!独孤珵出外也没戴过奇灵玉,这玉如今却给娇娇丫头当了嫁妆,显然……娇娇丫头于独孤氏而言,是重要过奇灵玉的。

  可一个女儿家,都嫁人了,怎么还会让娘家如此紧张呢?

  (https:////)

  :。:

看过《田园娇女:夫君,娘子来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