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田园娇女:夫君,娘子来了 > 第一章:嚣张归来

第一章:嚣张归来

  等独孤娇他们回到西兰城,常德妃的事已经定案了。

  常家未成年男子发配矿山开山,女子则尽数入奴籍,成年男子一律斩首。

  常家犯罪者,罪轻者发配矿山,罪重者斩立决。

  常德妃罪不可赦,废除妃位,赐毒酒。

  其子三皇子西陵润,由皇后抚养在膝下。

  独孤娇他们回来的第二日,进宫请安时,便一直在听西陵楚唉声叹气的。

  “唉!这人就是不知足,好好的日子不过,作什么啊?”西陵楚这些日子又听说常德妃之事,又想起孙香盈,他不由得感叹一声:“难道,真是气数已尽了吗?”

  “祖父,您又在多虑了。”西陵虞心里虽然也觉得可能是西陵氏气数已尽了,可是……祖父身体不好,还是不要让他为这些事操心了。

  西陵楚也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只是,修儿的儿子一个个出事,后宫也不宁,子嗣单薄……真让他不由得担心。

  “你就少操心吧!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活着能管一些,死了还能管啊?”赵太后也怕西陵楚想多了,回头又胸闷气短的难受,只得在一旁宽慰他,莫要这样瞎操心了。

  “嗯,是我想太多了,不想了,不想了。”西陵楚也觉得他想的太远了,有这个胡思乱想的功夫,还不如逗逗小重孙呢!

  独孤娇在他们二老逗孩子的时候,便拉着西陵虞出去了。

  她想去看看梵伽,梵伽一个人在宫里不容易,如今常兮香一死,还不知道润儿会不会恨梵伽呢!

  西陵虞陪着独孤娇离开太康宫,前去了紫宫。

  ……

  路径御花园,他们夫妇可是看了一场好戏了。

  “你真是好大的狗胆,胆敢冲撞本宫,看本宫打不打死你们这两个贱婢!”徐淑妃在御花园凉亭里坐着,指挥身边太监,对一个小太监和宫女拳打脚踢的。

  宫女倒是一直在求饶,这小太监却抱头蜷缩在地上,一声不吭的。

  独孤娇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到底是于心不忍,便走过去笑着与徐淑妃打了声招呼:“徐淑妃好,好久不见了。”

  “嗯?”徐淑妃喝茶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来人,原来是独孤娇和西陵虞,她连起身都不曾,把茶盏搁桌上,抬手轻理云鬓笑说道:“原来是肃北王和肃北王妃啊?是好久不见了,这趟回来……准备住多久啊?”

  一个早晚会离京去封地的王爷,她用得着对他客气吗?

  至于独孤娇?不过是一个乡野女子,再是独孤氏不小,不也是个区区百姓吗?贵重的过她去吗?

  独孤娇也没在乎徐淑妃的态度,她只是走过去,抬手两下拍开了这几名太监,看向徐淑妃淡笑道:“怎么说这都是宫里,他们再是有错,一有皇后惩治,二有金总管管教,怎么也轮不到徐淑妃你来惩治,甚至打杀他们吧?”

  “你当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是区区一个王妃罢了,真拿自己当根葱了?”徐淑妃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便独孤娇这样一激怒,她当场拍桌子起身,对着独孤娇就口不择言起来了。

  独孤娇生了孩子后,早就不像当初那般性情柔和了。徐淑妃敢这样在她面前放肆,她冷冷一笑反唇相讥道:“我是区区一个亲王妃,可也是与你一样一品。而我,我可是亲王正妃,你不过是一个比较贵重的妾罢了,也敢在我面前说我是哪根葱?”

  “你……放肆!”徐淑妃被独孤娇这番话给气坏了,这个贱人,她可帝王的妃子,岂是她一个个小小王妃可以冒犯的?

  独孤娇丝毫不惧徐淑妃的威势怒喝,上前一步叉腰道:“我放肆的时候,你还不过是低我一头的区区太子良娣呢!我当初连孙香盈一个堂堂太子妃都敢掌掴了,你以为我会怕你一个小小淑妃吗?指指指什么,信不信我把你手指头一根根掰断,回头再去皇帝哥哥面前颠倒黑白的告状说你欺负我啊?”

  徐淑妃脸色一变,低头跪地诚惶诚恐道:“嫔妾拜见皇上!”

  “奴婢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宫娥喝太监,一律低头俯身叩拜,诚惶诚恐的怕皇上龙颜一怒,把他们都给重罚了。

  独孤娇的嚣张气焰一下子就没了,放下叉腰的双手,转过身去,低头认错道:“哥,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西陵虞在一旁低头抿嘴憋笑,他刚才不吭声,就是想看看她到底能嚣张到什么地步,谁知道……咳咳!她刚说完颠倒黑白,皇兄就出现在他们背后不远处了。

  西陵修也就是听说他们进宫了,想来看看他小侄儿罢了。谁能想到,居然让他看到这样一幕?他轻咳两声,看向低头道小丫头威严训斥道:“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就能嚣张成这样儿了?还要在宫里打嫔妃,还要颠倒黑白告御状,你就不怕朕治你个欺君之罪吗?”

  独孤娇瞬间就蔫了,她就是说说而已,又没想过真的去欺君。

  徐淑妃一见皇上板着脸训斥独孤娇,她这个没脑子的就真以为皇上要治独孤娇欺君之罪,她便跪在地上低头委屈无比道:“皇上,肃北王妃太过分,嫔妾不过惩罚两个冲撞嫔妾的宫人罢了,肃北王妃便仗着肃北王爷宠她,就肆无忌惮的羞辱嫔妾,嫔妾……嫔妾好歹是后宫妃嫔,是皇上您的人,可她……她多嚣张,您也都听到了。她……她还要打嫔妾,脾气和她可是同一品,还占着四妃之一的身份,她……她看不起嫔妾,也不能不给皇上您几分面子啊。”

  独孤娇听着徐淑妃矫揉造作的小声音,她胃里有点泛酸,没好气的低头撇嘴道:“这么多废话,不就是想说我打狗没看主人吗?”

  “你!”徐淑妃怎么也没想到,在皇上的面前,独孤娇还敢这么放肆。

  “我什么我?”独孤娇抬头转身怒瞪向徐淑妃,伸手一指地上躺着的宫女和太监,义正言辞冲徐淑妃怒道:“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他们做错了什么事?你要这样让人往死里打他们?冲撞你,你让人掌嘴他们几下以示惩戒也就是了,用得着如此狠心毒辣的要他们的命吗?今儿也就是我和天虞哥哥路过这里了,要是我们不路过这里,你徐淑妃的手上可就多添两条人命了。两条人命啊!不是两根杂草,拔了也就拔了,他们是好不容易长大的两个人,一个人长大要经过多少磨炼危险,你知道吗?皇帝哥哥,你知道吗?”

  西陵修被她倏地回头一声吼,他也是吓得一眨眼,之后才一脸无奈笑说:“我懂,你也别大动肝火了,徐淑妃不仁德,朕罚她禁足一月反思己过,也就是了。”

  他实在是怕这位独孤大小姐,瞧瞧刚才她那番话,简直能把人说的无地自容,禽兽不如了。

  独孤娇息了怒火,举步走过去,蹲下身来,伸手碰了下他们二人的肩一下,宫女已经晕过去了,太监还没晕过去,不过也差不多了。

  小太监的额头破了,血流下来,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只一袭看到一张温柔眉眼的脸,有些稚气未脱,却是让人觉得那样美好。

  “喂!你……”独孤娇见小太监还清醒一些,刚想说扶他起来,他却又晕了?

  西陵虞举步走过去,把她拉起来,吩咐跟着他们的两名太监,把人扶下去医治。

  而她?太监也是半个男人,她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拍一个男人的脸,有想过他的感受吗?

  独孤娇瞪了又吃醋的某人一眼,转头看向西陵修展颜一笑道:“哥,你就放心吧!小歆在凤凰山很好,我三叔家的琼儿可会保护他了,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呢!”

  “真的吗?”西陵修心中十分喜悦,走向他们,又问了几句:“歆儿在凤凰山的身体好吗?哪里的孩子都喜欢他吗?”

  “歆儿的身体已经大好了,山里的孩子也都喜欢他,他如今在我父亲教的私塾里读书,认识了很多小伙伴呢!”独孤娇为了让西陵修能安心,他们边走边说,她说了好多西陵歆的事。

  徐淑妃在后头气晕了过去,她以为常兮香没有了,梵伽又是个不过爱招摇摆谱的,在后宫里她就是可以横着走得了。

  可独孤娇一回来就给她一个响亮的耳光,告诉她,她再厉害,也不过是皇上一句话,就能让她禁足一月反思己过的。

  而这个害她受罚的人,就是独孤娇这个臭丫头。

  独孤娇把徐淑妃气晕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大内了。

  而独孤娇?去见了梵伽,见梵伽没什么事,回头又去太康宫陪二老吃了饭,也就出宫回府去了。

  ……

  独孤娇一回来,西兰城又热闹起来了。

  顾相思拉着独孤娇去收拾人了,也没什么,就是一群长舌妇,说三道四,之前差点害得一个姑娘自杀了。

  “顾奶奶,你不是有玉梨坊吗?咱们可以一起,帮那个姑娘变漂亮啊。”独孤娇可得走到哪里都得带着她儿子,这孩子还小呢!她过一段时间,就得喂他的。

  “哎呀!我咋把这事忘了啊?”顾相思的确是被气糊涂了,她有玉梨坊,娇娇有仙女阁,她们联手一起改造那位姑娘,还怕丑女不能变美女吗?

  独孤娇就知道这位奶奶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子,得!接下来有得忙了。

  顾相思要带独孤娇去见那位姑娘,就在镇国王府,她收了当干孙女了。

  独孤娇坐等着那位姑娘到来,一见面,她就觉得很头疼了。

  这位姑娘是……有点难变美,这脸上麻子什么的,她可以找五哥来试试看,皮肤粗糙黝黑,他们也可以给她改变白了。

  可是这个牙齿,还有这个眼睛……不是化妆能弄好的啊。

  “没关系,回头找阿月,他能给她整好了。”顾相思是被独孤娇一提醒,就什么都想通了。

  独孤娇俏这姑娘粗手粗脚的,个子还矮,腰还粗,要改造下来,可非一朝一夕的事。

  “先让阿月给她割个双眼皮,嘴唇变小变薄些,牙齿?嗯!不是大事,不就是洗白,把两颗大门牙磨短磨平滑了,不就行了吗?”顾相思双手捧着这丫头的脸,真都不是什么大事,都是小问题而已。

  独孤娇在一旁听得牙疼,这怎么还要给眼睛开刀,牙齿……哎呦喂!听着可是太吓人了。

  这个手术的事要准备下,而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室内锻炼了。

  因为要美白,是绝对不能晒太阳跑步还有各种锻炼了。

  还有就是游泳,这事更得密闭空间,毕竟人家姑娘还尚未出阁,古代女子也不能让人看着身子啊!

  总之,接下来的日子,独孤娇可是带着孩子,可劲儿的陪着顾相思折腾了。

  ……

  进入八月,天气转凉,夜无月给白玉霜割了双眼皮,美白牙齿,把她两颗兔子牙,也磨平了。

  白玉霜的牙齿长得齐整,就是两颗兔子牙加厚嘴唇,让她看起来嘴又大又丑了。

  白玉霜原名叫白二丫,是个孤女,之前一直在孤独园长大,后来就在孤独园当了打杂的,照顾年迈的老人。

  顾相思认她做了义女,便为她改名白玉霜。

  本想让她入镇国王府户籍的,可她不愿意,还是单独开了户籍,因为……她还期待着她父母能回来找她,她不相信她是被父母遗弃的,她觉得是她和父母走散了,父母会回来找她的。

  顾相思也不勉强她,就给她拉了一个户籍,改名白玉霜。

  白玉霜这段日子就不适合运动锻炼了,顾相思和独孤娇开始为她赶紧美白肌肤与细腻肌肤,以及养发。

  “顾奶奶,玉霜干太多粗活,这骨指要慢慢按摩养回来,可却是很难养的如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那般纤纤如玉了。”独孤娇打小下田,她母亲还会给她养手呢!可也只是看着手指白皙细长,握在手里,却没有那些闺阁小姐的柔软白嫩。

  “能好看点就行了,我这手也不柔软白嫩,你滟爷爷不也没嫌弃过吗?”顾相思这双手骨头也硬,没办法啊!都是干活太多的练出来的,绝对比那些闺阁小姐有劲儿。

  “祖母,没事的,这样已经很好了。”白玉霜的声线极好,清脆悦耳,犹如黄莺出谷。

  这大概就是,上天给你关上一扇门,也就会给你留有一扇窗吧?

  “玉霜说的对,手拿得出手就行了,以后多读书,女子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玉霜声音好听,最适合吟诗赋曲了。”独孤娇在给白玉霜修指甲,都修好几次了,长出来就修剪,如今已是莹粉圆润的很漂亮了。

  脸上缠着纱布的白玉霜害羞的低下了头,她知道祖母和肃北王妃都是好人,无论她能不能变漂亮,以后她都会抬头挺胸做人,再也不会在意那些人的说三道四了。

  ……

  独孤娇陪着顾相思忙了很久,眨眼间就到中秋节了。

  中秋节还是进宫过,西陵修的意思是,等明年之后,再让他这弟弟去封地。

  今年,还是留在西兰城过年吧!

  中秋夜宴,也就是一群人在一起吃个饭,团团圆圆罢了。

  夜宴结束后,西陵修他们私下里去了太康宫,林笑被西陵尊带回来了。

  “啊!琊儿!”林笑很喜欢这个小孙孙,一见到独孤娇抱着孩子,她就是高兴的跑过去,把孩子小心翼翼抱在了怀里,喜欢得不得了。

  西陵修望着这样的母后,他红了眼眶,还是笑着说道:“等过了年,父皇与母后……就去虞儿的封地吧。有着孩子和娇娇陪着母后,总比父皇您和母后一直住在子规山上好。”

  “嗯,这样也好。”西陵尊也想让林笑与儿孙多在一起,皇宫人多眼杂,自然不合适他们长久居住。

  可虞儿封地的王府,人多再眼杂,她们又不认识林笑,最多也就是怀疑他又娶个妻子罢了。

  “来,大家吃月饼吧。”独孤娇端来了月饼,请他们过去分甘同味。

  梵伽过去帮忙,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她也摘了面纱。

  “你好美,是天上的仙女吗?”林笑抱着孩子坐下来,她觉得这个美人,一点都不像凡人。

  梵伽在她婆婆身边坐下来,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浅笑说:“我不是天上的仙女,我是您的大儿媳妇,咱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林笑望着这个美人,蹙眉一会儿,才是展颜一笑道:“我喜欢一家人,我叫林笑,你叫什么啊?”

  “梵伽,我叫梵伽。”梵伽望着她婆婆,这样的婆婆,是她意想不到的。

  林笑张嘴想叫她的名字,却不知道她的名字……是什么字?

  梵伽拉起她的手,在她手心里写下她的名字,轻声细语向她婆婆解释道:“梵是梵尼兰的梵,伽是迦南香的迦。”

  “梵伽?很美的名字呢!”林笑喜欢这个漂亮的儿媳妇,与她坐在一起,说话起来一直笑声不断。

  独孤娇拿着一块月饼在吃,陪着赵太后在说说家长里短。

  他们几个男人在喝酒,推杯换盏的好不高兴。

  “听说你在帮人变美丽?”西陵楚喝点是果酒,他这个心疾,十六婶不建议他饮酒,饮酒也最好饮果酒。

  “不是我,是顾奶奶,她要把她干孙女白玉霜变成一个漂亮的姑娘。”独孤娇吃着五仁月饼,然后,就和他们说起了白玉霜的情况。

  “渣男!”西陵楚咬牙骂一声,还觉得不解气,继续骂道:“这样一个渣男,怎么不弄死他?还留着他在世上瞎蹦跶,十六婶真是年纪大了变仁慈了。”

  独孤娇看向这位老爷子,叹口气道:“顾奶奶不是变仁慈了,而是要先让渣男后悔莫及,然后再让他一无所有最后……他死他活,也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那个斯文败类是该死,既然没打算娶白玉霜,就不该欺骗她,骗了她那么多年,让白玉霜供他读书,最后又和别的贱女勾搭上,任由那个女人去登门羞辱白玉霜,害白玉霜被人说三道四,差点被一群长舌妇给活活逼的跳护城河死了。

  虽然顾奶奶惩罚了那群长舌妇,可罪魁祸首渣男贱女还好好的,自然不能放过他们,定然让他们死得更惨。

  “嗯,不错,这才是我认识的十六婶。”西陵楚喝着小酒,又想起年轻时候,十六婶真是个……让人提之色变的人物。

  一家人团团圆圆后,自然没有分开,而是都住在太康宫了。

  西陵虞和独孤娇是当爹娘的人了,住在一起肯定不会尴尬。

  西陵尊和林笑老夫老妻了,住在一起也是自然而然。

  西陵修和梵伽虽然成亲很久了,可他们就没有睡在一起过,所以……

  “你睡床上,我睡地上。”西陵修只能这样了,梵伽看起来,可不愿意喝他同床共枕。

  “还是你睡床上吧,我山里长大的,睡哪里都一样。”梵伽也是真心为西陵修着想,他一出生就是西贺国储君,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让他睡地上,病了可就麻烦了。

  西陵修怎么也没想到,梵伽居然要睡地上?

  梵伽抱了被子,铺在了波斯地毯上,从床上拿了一个枕头,有抱了一床被子盖身上也就这么睡了。

  西陵修站在一旁看了很久,最终还是举步过去,半跪再地毯上,伸手把梵伽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梵伽忽然被抱起来,她受惊之下,搂住了西陵修的脖子,被西陵修抱到了榻上。

  “我什么也没想做,只是抱自己媳妇儿一下而已。”西陵修勾唇对她三分邪气一笑,少了几分往日的威严与稳重,多了几分随性不羁。

  梵伽翻身趴在床边,望着那个真要睡地上的一国之君,她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睡吧。”西陵修闭上眼睛,嘴角噙着一抹舒适的浅笑。

  “晚安。”梵伽向西陵修道句晚安,她也就拉了被子盖身上睡了。

  “晚安。”西陵修在黑暗中,笑得温柔。

  他不觉得这样委屈,反而觉得很安心。

  多少年了,他都没这样安心过了。

  ……

  中秋节后,西兰城也该出些大事了。

  独孤娇被顾相思拉着到处折腾,西兰城可是每日乐子不断了。

  今日你家媳妇儿出事,明日我家媳妇儿出事,都是对白玉霜说三道四的人。

  这样的事,一直闹到了九月。

  顾相思借了静王的百菊园,准备重阳节,半个秋菊诗会。

  “顾奶奶,你看这件衣裳如何?是天虞哥哥亲自设计的。”独孤娇拿了一身襦裙来,月白色的广袖襦裙,裙摆和广袖是绣着金菊,领口与袖口装饰荷叶花边,腰带是白色的,用白珍珠镶嵌在蓝水晶旁一圈,非常雅致贵气。

  顾相思对这款秋装很满意,她也一早准备好了一套首饰,是请独孤心订做的,不是金银珠翠首饰,而是一套十二支的水晶花钗。

  玉梨坊的人,在忙着給白玉霜梳妆打扮。

  独孤娇在一旁看着,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几个月,总算是没白辛苦。”

  “谢谢祖母,谢谢肃北王妃。”白玉霜轻声细语的,听着可越发像个大家闺秀了。

  “这就对了,自信才是最美的。”顾相思拿着衣裳走过去,她这个干孙女,今日定然会让众人惊讶无比。

  独孤娇在一旁抱着孩子耐心等着,她也想去瞧瞧百菊园漂亮不!

  顾相思待白玉霜梳妆打扮好,拿了一个纱帽给她戴上,她们这才准备出门。

  玉梨坊外停着一辆马车,四面无车壁,白色金纹的纱帘挂着,珍珠帘子垂着,车里坐在一个窈窕神秘的女子,一路上都很吸引人注目。

  独孤娇与顾相思坐在前头的马车里,孩子还小,见不得风,一点小风都是不行的。

  至于白玉霜?这么好看,不露脸,也得让人一路上好好瞧着啊!

  一位路人好奇道:“这谁家小姐,马车可是真精美。”

  一位公子哥陶醉的闻一缕香气,感叹一声:“香车美人!好想一睹这位小姐的芳容。”

  “前头的马车……好像是肃北王府的马车。”有人认出了马车,既然是肃北王府的马车,那一定就是肃北王妃了。

  毕竟,惧内的肃北王爷,是绝对不敢带着一个女子抛头露面找死的。

  “是肃北王府的马车。”有人点了点头,越发好奇肃北王妃带着的这位小姐,是何方神圣了。

  顾相思掀开车帘看着众人的反应,她十分满意。

  独孤娇在喂儿子,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回头让木槿她们看着琊儿,她也就能去百菊园玩一玩了。

  ……

  百菊园

  来的人不少,各家小姐与公子都已经陆陆续续进入百菊园了。

  两两三三聚在一起,正在赏花吟诗。

  “老王妃,肃北王妃,白小姐到!”

  一声通传声传来,大家都看向了那条鹅卵石道路上,行走而来的三个人。

  独孤娇和顾相思他们认识,可是这位白小姐……挺神秘的,戴着一顶白纱帽,脸被遮住了,身姿倒是很窈窕,走起路来也是步伐款款,端庄大方的。

  “你们都来的好早啊。”顾相思看一眼他们这些人,便转头对身边的白玉霜慈爱道:“霜儿,把纱帽摘了,给大家打个招呼。”

  “是,祖母。”白玉霜的声音本就婉转如黄莺出谷,此时更是多了几分温婉柔和。

  一旁的婢女上前,为娇小玲珑的小姐摘了纱帽。

  白玉霜清澈的明眸望向众人,上前一步,落落大方施一礼,颔首低眸轻声细语道一句:“玉霜这厢有礼了。”

  “白玉霜?你是白玉霜?这怎么可能!”一名小姐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秀丽温婉的女子,这完全就是一个肤白胜雪,窈窕曼妙,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啊。

  人群中一名书生的脸色也是变得很难看,他眼神里也满是难以置信,白玉霜那个丑八怪,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

  “白玉霜?”人群里已经有人在吃惊后,低声议论纷纷了起来。

  白玉霜他们知道啊!那个跳护城河自杀,被镇国王府老王妃搭救的丑八怪吗?

  他们之前都听说过,这女子小眼睛,厚嘴唇,兔子牙,还是又黑又矮又胖墩样儿,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小巧玲珑,眉清目秀的文雅姑娘呢?

  “在我这里,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顾相思没好气瞪那个大呼小叫的女子一眼,她可没那个闲情逸致顾什么身份仪态。

  谁要是敢惹她,她就敢当面给她难看,不信就试试看。

  众人仔细想想这位老王妃的平生传奇,的确是在她身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霜儿,来,见过你紫嫣姑姑和炎舅舅。”顾相思拉着白玉霜的手,领着她去见见自家人。

  白玉霜低眉温柔的腼腆行一礼:“见过紫嫣姑姑,见过炎舅舅。”

  “快免礼!”东方紫嫣上前一步,把一个白玉桌子撸下来,以丝帕盖在白玉霜手上,为她戴上了这只玉镯,还惊讶的一笑道:“好像是太大了,霜儿这皓腕也太细了。”

  “我看看。”东方炎哥不正经的,上去就要抓人家姑娘的手……

  “臭色鬼,谁允许你碰霜儿的?”淡清秋上去拍开东方炎的爪子,她自己拉着白玉霜的手摸摸啊的笑说:“霜儿的手是好小,肌肤也是细腻柔滑的,像这和田玉镯玉润腻滑,让人爱不释手呢。”

  “喂!淡清秋,你可是个女人,有什么好莫别人手的?”东方炎和淡清秋是死敌,他一句话说出话,又被淡清秋气的追着他打了。

  一些与白玉霜没什么恩怨的小姐,也走过去与白玉霜说笑了起来。

  女子都爱美,白玉霜这样的都被顾相思改造成这样的美人儿,那他们这样的,岂不是可以变得更美?

  所以要抓住机会,与白玉霜交好,问她是怎么变得肌肤赛雪,温润如玉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特别是这些古代一心只是女为悦己者容的深闺后宅女子,更少吧容貌身段,看的比天还重要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田园娇女:夫君,娘子来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