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风光迫嫁 > 第1062章 临行告别

第1062章 临行告别

  “今天把大家都叫过来召开临时董事会的目的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了,就是为了确认新董事任命。根据宏立集团有限公司的章程,公司第一大股东自任命生效之日起自动进入董事会,成为董事会常任理事。”

  大家纷纷将目光转向代替周铭郴前来参加会议的邱城,忽然被这么多双眼睛一起盯着,他诚惶诚恐。

  “由于周铭郴先生没有办法亲自过来,今天由他的法定委托代理人邱城先生完成这一任命。”

  掌声响起,邱城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尽力维持严肃。身为周铭郴的秘书兼助理,大大小小的场合他也参加了不少,可是宏立集团这种实在是令他不适应。

  “欢迎加入。”散会时,董事会成员纷纷上前与他握手,搞得他更加不知所措了。待人走的差不多,仅剩邱城和周景先留在会议室里。

  “他怎么又不来?”周景先的脸色很不好,将周铭郴纳入宏立集团董事会已经让他很不爽了,现在连任命会议都不来参加,明显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么重要的事都缺席,其他董事心里多少也有些想法。

  “周总今天约了客户,没办法取消。”邱城解释道,“他说改天亲自过来向你赔罪。”

  听到这话,周景先挑了眉毛,“赔罪就不必了,你把这个交给他,下次董事大会一定让他自己过来参加。毕竟这个董事是他当,不是你当。”

  “好的。”邱城点了头,很快离开宏立集团。

  上了车,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事如果不是周铭郴要求,他说什么也不会过来给自己找罪受。这宏立集团的董事会比风光集团规模大上许多,各个都是元老级别的人物,随便一个单拎出来也惹不起,他现在不由得开始为周铭郴担心起来。想到以后他就是这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了,少不了要跟这些人频繁接触,想想就知道不会太愉快。

  周总怎么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他十分纳闷儿。

  另一边,周心瑶正跟手下人员了解新项目进展情况,忽然见张九年从门口走进来。

  “你们先工作吧,我待会儿过去找你们。”她立刻遣走身边的人,假意埋头工作。自从得知张九年就是当年周铭郴绑架案的始作俑者,她便十分怵他,在公司时也刻意绕过他的办公区域,尽量避免碰面。

  “心瑶,我听说你前两天找过我,是有什么事吗?”

  被他这样问,周心瑶想逃也逃不掉了,只得抬起头来,“是有事。不过那件事我已经想办法解决了,就不需要麻烦张总你了。”

  “是吗。”张九年笑了笑,随手抓起她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翻了翻,“那就好。这是你第一次独立带项目,经验不足,如果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话可以直接来找我,或者跟小杨说也行。他是我的助理,会原封不动转达给我。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跟你爸爸一样,都希望你能尽快成长起来,所以只要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会帮你。”

  “嗯好,谢谢张总。”

  目送张九年离开,周心瑶蹙了眉,她猜测张九年特别过来找她的原因,却半天也没猜出来。他特别强调他是看着自己长大的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周心瑶想不通。过去她在工作中也遇到过困难,怎么没见他这么热心主动上门提供帮助呢。

  中午时分,走出办公室,她打算去附近尽快解决午餐,下午去项目现场看一下。刚出门,看到一辆眼熟的黑色越野车停在宏立集团正门口。见她出来,原本靠在车边的李照招了招手。

  “我打算去英国了。”菜还没上齐,他便宣布了这个消息。

  “去英国?”周心瑶放下手里的杯子,“为什么?”

  “攻读法律博士。”李照说道,“我本来就是学法律的,这也算是捡回老本行。”

  周心瑶很惊讶,她清楚记得李照亲口说自己对学法律没有任何兴趣,以后也不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怎么现在竟然改变了想法。“我想这应该是宋阿姨的意思吧?”

  “确实是她的意思,不过现在我也想通了。”李照的脸上有三分无奈,不过更多的还是坦然,“新酒吧没办法继续经营下去,TIM酒吧的营收状况也一直不好,继续留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转机,不如出去读书换换心情。”

  “所以你打算放弃你的酒吧了?”

  “也不算是放弃,暂时由我朋友经营,等我回来如果酒吧还在的话我会继续考虑把它作为我的副业。”看上去李照已经计划好了,今天只是过来宣布自己的决定,“之前你帮了我那么多的忙,我是想在离开之前亲口向你道谢,谢谢你。至于我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你别在意。”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不过跟他做的不好的地方相比,周心瑶更在意他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违背自己内心的决定。曾经誓要跟自己老妈抗争到底的那个李照已经消失无踪了,只剩下眼前这个选择向现实妥协低头的普通人。

  “是因为黎未对不对?”

  听到这个名字,李照有些错愕,不过他很快摇了头,“不是,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与她无关。”

  “怎么可能与她无关,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是你的,你妈妈以这个孩子为筹码要挟你出国读书,你别无选择才会接受。”周心瑶看着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是这样吧?”

  李照没有否认,只是转移了话题,“不说这个了,总之我要离开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回来这两年认识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他端起酒杯,朝周心瑶笑了笑。“以后见面的几乎不多了,我也想借今天正式跟你道别。”

  分别后,周心瑶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道自己对李照究竟是什么感觉,可是看到他向现实低头的样子,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他们确实是不同的人,但是面临的处境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这样想着,她来不及赶往项目现场,立刻摸出手机找到了黎未的电话。

  “有时间吗?我有事要跟你谈。”

  :。:

看过《风光迫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