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绿茵王牌9号 >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雪前耻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雪前耻

  周正拍拍郑彬的肩膀,一脸笑意的继续安慰他:“彬哥,其实你大可不必把事情想得这么严重,首先我大力哥的性格真的不是那么混不讲理,很多时候他表现出那样的状态只是想逗大家开心而已,我明白他的心里,也知道他当这个队长肩膀上的压力很大。

  毕竟咱们这支球队在整个县里来说还是很弱的,可以说名不见经传,和咱们学校的名声完全不相符,而且咱们不但是学校里面的过街老鼠,咱们甚至在整个市里省里都是排的上名的臭,大家始终把咱们当笑柄,不论到时候咱们对阵哪支球队,对方的嘲笑和污蔑肯定是少不了的,在这种情况下,咱们球队的心态和士气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我想我大力哥可能是提前想到了这种状况,所以在平时一直以半开玩笑的方式来缓解咱们大家心中的压力,你完全不用把这种事情放在心里。

  我和我大力哥虽然认识的时间不是太长,只有短短的几个星期而已,但是我对他还是有非常深的了解的,这个人忠肝义胆,不拘小节,你只要和他交上朋友,他就会一辈子拿你当朋友,只要你对他掏心掏肺,不在他面前耍那些阴谋诡计,他是绝对不会和你翻脸的,这一点你可以大可放心。”

  郑彬轻轻笑了一声,然后十分没底气的说道:“事情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吗?从以往我和咱们队长打交道的经验来看,事情好像并不像你说的那样,就算队长像你说的那么好,那也是对你而言,对其他人,队长不但一点耐心都没有,反而对每一个人都特别的严厉,我记得以前,除了我敢站在他面前公开和他唱反调之外,大家在他面前都害怕的要命,别说当面给他提意见了,就是大声说话都得掂量掂量。

  而且你也别往出摘,我记得之前凡是遇到队长说的不对的情况下,你也不出声,反而有时候还公然支持队长的说法,只有我傻呵呵的站出来和队长对着干,几次三番差点儿被他打了。

  但是我当时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我知道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不会因为暴力和武力的威胁就会有所改变,后来事实也证明我说的这些完全正确。

  如果我和王大力之间的关系没有改变的话,我相信我依然会义正言辞的在他错误的时候和他唱反调,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王大力现在把我当成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有事没事的都特别关照我,这就让我一下子有了负担。

  我如果遇到事情之后还像以前那么坚决的跟他唱反调的话,那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吗?人家对我那么好,我却在关键时刻捅人家刀子,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就算是到时候我唱反调王大力不生气,可是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呀,从一个大义凛然为球队考虑的栋梁之材,变为了小肚鸡肠的小人,这种落差你不会明白的。”

  周正尴尬地笑了笑,心想这读书人脑子就是不一样呀,也太好使了,这么一丁点儿的小问题他就能联想出这么多的关联问题,比电脑都好使,可惜呀,彬哥这种才能用错了地方,他要是把这种才能运到比赛的运筹帷幄之中,那绝对是大大的好事,可是他偏偏用在了这些小肚鸡肠的事情上,那不是白白浪费自己的才能吗?

  再者说了,我大力哥根本不像他说的那么小肚鸡肠,他只要坚持自己以往的那种风格,在我大力哥跑偏的时候站出来和他唱反调,那么我大力哥不但不会生他的气,还会更看重他这个朋友。

  心里有了这个想法,周正满脸堆笑的说道:“哥哥呀,你这脑子好使的程度简直超乎我的想象,比那电脑运算的速度都快,咱俩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小小的问题开始讨论而已,结果你这联想能力一下子把问题扩大了,这真是让我太惊叹了,不过你这种能力用的有点浪费,这么点小问题还不值得你们这么用心思去考虑,等咱们真正在比赛中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在运用这种能力不迟,不然的话,你会很累的。

  你刚才一下子说了这么多的担忧,让我惊讶的同时,我也替你仔细分析了一下这些问题,发现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我大力哥特别爱面子是不假,但是他还没有爱面子爱到什么事都不顾的程度,他这个人平生最喜欢直来直去没有心机的朋友,你以前和他唱反调的时候,他动不动就跟你生气,其实他生气的不是你说的那些话,而是觉得你瞧不起他,更重要的是他不了解你。

  自从咱们同时经历了昨天那一场资格赛之后,我相信以上的这些问题就全都迎刃而解了,我大力哥从心底里认可了你的能力和人品,所以才毫无顾忌的和你交了好朋友,甚至有时候我都羡慕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你以后遇到问题怎么跟他唱反调,我相信我大力哥都不会生气,反倒是如果你不说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这才会激怒他,他觉得你这是在耍心眼。

  我大力哥最讨厌耍心眼儿的朋友,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

  听完周正的话,郑彬的眉毛总算舒展了一些:“事情要像你说的这样,那我心情还好受一些,但是吧,一想到以后要和王大力唱反调,我心里就有点压力,我觉得到时候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怕看到那种被辜负的眼神,受不了。”

  “嗨,”周正叹了一口气,“彬哥,你想太多了,我大力哥没有你这么酸文假醋,他可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有什么事情他受不了的。

  要不这样,如果你实在觉得以后和他唱反调别扭的话,你就把唱反调的这个任务交给我。

  以后一旦你发现我大力哥的观点和说法不正确,你就把他不正确的地方悄悄的告诉我,然后我和他对着干。

  你觉得和他唱反调会尴尬,我不会,有什么猛料尽管跟我说,我正好可以过过瘾,看看我大力哥丢面子时的表情到底有多么的难看。”

  郑彬皱起眉毛,心说周正这小子也太变态了,王大力平时和他的关系那么好,可这小子一点儿都不知道珍惜,反倒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趁火打劫,借着跟他唱反调的机会,想看王大力出丑,他这个心思如果被王大力知道的话,不挨三顿揍我跟他的姓。

  发呆了半天,郑彬才缓缓说道:“这也是个办法,不过我觉得这个办法以后还是用不上的,听了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之后,我心里轻松多了,同时我也觉得你说的那些话都是事实,王大力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就算是以后我当着他的面跟他唱反调的话,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这个问题我不会再担心了。”

  周正一拍巴掌,高兴的不得了:“总算是把你心里的这个心结给解开了,那么接下来你是不是可以说一下你如果不能登场的话,到底对咱们球队会有怎样的影响,究竟我大力哥能不能撑起前场组织进攻的大任?”

  “不能。”郑彬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真的把组织进攻的重任交到王大力的手上,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咱们球队的中场会乱成一锅粥,到时候不但不能形成有效的进攻套路,反而会给对手不断打反击的机会,一旦形成这样的情况,那么咱们球队肯定输球是无可避免的。

  因为一场比赛如果两支球队只是按照常规的套路去进攻防守的话,彼此想要攻破对方的球门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就算是两队最终能分出胜负,两队之间的分差也会非常的小,一般都是一到两个球的比分差距。

  可是如果一旦在两支球队踢比赛的时候,有一支球队求胜心切,发动的攻击太过猛烈,而这支球队的硬实力又不过硬,在组织进攻的时候拿不住球,球常常被对手断走,那么这支球队可能就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了,

  因为如果一支球队已经全线压上准备猛攻了,突然持球的球员把球弄丢了,那么断球的对手肯定会迅速发动反击,直接把球传到这支球队的身后。

  你要知道,常规的进攻套路进球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你在对手压上进攻的时候突然打反击的话,这种反击偷袭的进攻套路是最容易破门得分的,即使是防守球员再怎么努力,防住了这一波的反击,那么只要这支球队的进攻策略没有改变,而自身的进攻实力又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迅速提升,那么他被打反击的命运是不会就此打住的,一次反击不能得分,两次反击不能得分,事不过三,第三次被打反击的时候,丢球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周正的脑子多聪明,他立刻明白了郑彬的意思:“啊,照你这么说,如果在你不在的时候咱们球队把组织进攻的重任交到我大力哥手上,那我们还不被打成筛子呀?”

  郑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虽然我并不希望这种情况出现,但事实就是这样,而且到时候有可能情况比这更糟。”

  周正立刻急了:“不会吧?被人家打成筛子已经够惨了,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的吗?”

  “当然有。”郑彬不动声色的说道,“如果只是比分上被别人打花的话,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可是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的话,你觉得咱们的队长会那么心甘情愿的认输吗?他的心态肯定会立刻崩掉,忍受不了这种惨败的局面,但他肯定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以他的性格来说,他肯定把所有的锅都推到别人的身上,甚至当场对其他人骂骂咧咧的,这样做的后果非常严重。

  本身因为自己组织进攻导致球队接连失球,这种情况就已经很糟了,更糟的是咱们队长不会自我反省,他心态崩了不说,还去搞其他人的心态。

  本来大家都知道问题是出在他的身上,是他在组织进攻时拿不住球,然后让对手有了多次打反击的机会,这直接导致球队大比分落后。

  这种情况你说他自己不做反省也就算了,还把锅推到别人的身上,埋怨其他人,如果是你的话,面对这样的局面,你心里会怎么想?”

  周正长长地呼了一口:“还能怎么想,肯定心里非常生气呀,不是自己的锅,自己却要背,那个真正犯错的人还骂人,是个人都受不了这种情况呀。

  按我这暴脾气来说,肯定在场上我就和队长对骂起来了,没准还会大打出手。”

  郑彬点点头,非常佩服周正的这种坦诚:“这就是我说的更糟的结果。

  大比分输掉比赛就已经够丢人的,可是如果在输球之余球队内部再出现内讧,甚至在球场上对骂大打出手,那这就更丢人了。

  相信如果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话,那咱们涞川一中的足球队肯定会一直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也不能一雪前耻了。”

  周正脸上郁闷的同时,心里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亏郑彬提早把这种状况给分析出来了,不然以后真的遇到郑彬不能登场的时候,球队真的把组织进攻的任务交给王大力的话,那就真的完了。

  “彬哥,幸亏你发现问题发现的早,不然以后真把进攻组织的重任交给队长的话,那咱们球队可能真的完了。”周正缓缓的说道,“既然今天你提了这个想,以后就算遇到你不能登场的情况,其他人都打算把组织进攻的重任交给队长,我也会极力站出来反对的,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不会让这个局面出现。”

  郑彬非常欣慰的点点头:“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因为如果到时候只是我一个人提出这种反对意见的话,大家肯定心里都会怀疑我是有私心,甚至会认为我这么做是怕队长抢我在场上的位置。

  如果真被大家这样怀疑的话,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身上的污点了。”

看过《绿茵王牌9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