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剑起苍溟 > 第二十八章 第一课

第二十八章 第一课

  邱瑶被许蓁带走之后,苏牧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

  ——才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那温暖就被别人给剥夺掉了,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这确实显得太过残酷了一点。

  家人都被妖兽给吃掉之后,邱瑶就承载了苏牧对家饶所有思念,所有的亲。

  可是现在,邱瑶也离开了他。

  一颗心空空的,不知道何处可以着落。

  就这样悲伤了十几。

  基本上没有人来理会他。

  开始那么几他甚至饭都没有去吃,但是别人也没有去在意。

  不熟。

  慈济院有人负责照顾这些家庭毁于妖兽之手的孤儿,但是慈济院的那些人,跟这些孤儿也不是多熟悉,少上一两个,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知道。

  苏牧悲擅就像一只丧家之犬,已经失去了家的所在,找不到依靠,找不到温暖,也等不来自己眷恋的那一个人。

  只能孤独的在邱瑶离开的地方等着,好像等着某一她又会回来一样。

  但是,他知道,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见的面,甚至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够再见到面。

  还有一种可能,以后就算是再见到面了,也已经互相不认识了。

  他回忆着邱瑶的面容,希望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忘记这么一个人。

  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的邱瑶只有五六岁,等到以后他们真的有机会再见面,不知道是多少年后,邱瑶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一个人伤心的时间长了,到某一,走路都有一些摇摇晃晃的时候,他才惊觉过来:“我不能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我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够见到瑶瑶。要是哪一她回来了,而我已经不在,她那得会多伤心啊?”

  他在这里自暴自弃,没有人会管他。

  他挣扎着去了食堂吃饭。

  人生再怎么痛苦,子还是要过下去,十二岁的他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

  心还是很难受,但是,难受又能怎么样呢?

  只能够扛着。

  开始那些,他还想着邱瑶会很快的出现,躺在上的时候,外面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赶紧从上爬起来,打开门看是不是邱瑶回来了。

  但是一次次的失望之后,也让他明白了邱瑶不会再回来,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

  那个女人是带着她修仙去的。

  他也想修仙。

  只有修仙才能够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也只有修仙才能够让自己拥有着更强的能力。

  他要等待着邱瑶的回来,他还要杀掉那些入侵的妖兽,替他的家人报仇。

  替所有丧生于妖兽之手的人类报仇。

  只是,他做了资质检测之后,等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等到谁来教他修炼。

  倒是过了十多之后,有人来教他们这些没读过书的孤儿读书识字。

  他想起刚被救的时候,那个救他的仙师跟他过,只要他能够修炼,就会带他修炼。

  可是,时间过了那么久,却再没见到过那个仙师,让他有一些失望,也有一些怀疑,那个仙师是不是已经将他忘记了?

  他在慈济院中,自然不知道那一段时间正是妖兽袭击最严重的时候,战堂的修士都损失了很多,救他的齐秋忙着抵抗妖兽,并没有那个时间来看望他。

  杀妖兽,显然更加的重要。

  他们这些孤儿去学堂,从最基本的识字开始,第一课就是很简单几句话:

  “我们是人族。”

  “我们是汾国的子民。”

  “飞仙盟修士是汾国的守护者。”

  “彩凤族是神族,是我们人族的好朋友。”

  就这四句话,是他们的第一堂课。

  到底有什么样的意思,老师并没有过多的阐述,只是要求每一个字都要会认会写。

  对刚刚学习认知的孩子来,这有一点困难。

  不过,再困难也要做到。

  汾国以前就开始推广官学,争取让更多的人读书识字,让每一个孩子都有上学的机会。

  他们弄出来的课本,第一篇课文只有两句:

  “我们是汾国的子民。”

  “飞仙媚修士是我们的守护者。”

  新加的两句,就是在妖兽入侵,彩凤族过来相助之后才加入的。

  这是齐晋特别要求加入的。

  这样的课文不只是给这些孤儿们用,还要给汾国所有的新学生用。

  一方面是要让彩凤族的人看一看,他们对两族交好的愿望。

  一方面也是要从就让那些孩子接受这么一个概念,不能将彩凤族视为妖族,他们是神族,是人族的朋友,而不是敌人。

  从有了这么一个概念,长大以后就不至于排斥彩凤族,不至于会因为人妖之争而和彩凤族闹出矛盾来。

  对于那些已经读了几年书的学生来讲,他们将会学习另外的课文,那就是彩凤族是怎么在汾国最危险的时候来汾国拯救人族的。

  很多学生都不知道彩凤族是什么东西,也没有老师向他们讲解彩凤族是什么东西。

  因为那些老师们也并不怎么明白。

  反正现在让他们有那么一个概念就是了。

  在这个时候,彩凤族正和飞仙媚修士联手抗击妖兽,飞仙媚修士都相当的忙,对于未来,很多修士都陷入到了绝望之中,没有谁有那个空闲时间来顾及这些孤儿的事。

  不过有着先前的安排在那里,这些孤儿们还是受到了比较好的照顾,吃住都是免费的,还拥有着学习的机会。

  只是修炼的事没有谁提起——大家都太忙了,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

  到冲击汾国的妖兽被斩杀一空,防御压力大减,可是飞仙媚修士还是没有时间,他们有着很多的事要处理。

  在这期间赤霓裳就来过慈济院的学堂,看过他们的课本。

  第一篇课文那几句话让她非常的受用,感受到了汾国人族修士的诚意,这也使得她对彩凤族与人族的合作充满了善意。

  大概念了一个月的书,苏牧也能够写一百多个字了,内心还是有着一点骄傲的。

  这里的生活太过平和,平和得让人慢慢的都忘切了妖兽入侵这种事。

  不过这个时候,国境线那边的妖兽已经寥寥无几了。

  苏牧的心也慢慢的平缓了过来。

  虽然,当一个人回到他住的那个房子里的时候,有时候会想到邱瑶,会突然间的愣在那里,甚至会突然间的掉下眼泪。

  可终究没有以前那么的悲伤了。

  甚至于,修炼这件事,也被他放到了脑后。

  他的精力更多的事用在了读书识字上面。

  这一,刚刚读完书,从学堂出来,就听到有人叫他:“苏牧,过来。”

  苏牧回头一看,叫他的人是那个救他的仙师,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跑了过去。

  跑着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他想起了邱瑶。

  邱瑶也是被苏牧救出来的,然而,邱瑶现在已经不在了。

  看着齐秋,就像是看到了家长一样,这些的委屈一下子就全部都涌上心头。

  跑到齐秋面前,平他怀里,就嚎啕的大哭了起来:

  “仙师……我妹妹……我妹妹她被人抢走了……”

  齐秋来到这里之前,也了解了一下苏牧的事,知道邱瑶被许蓁给抢走了。

  虽然飞仙媚修士对这件事都有那么一些不高兴,可是,谁也不敢出来。

  看到苏牧哭得那么委屈,想到这个孩子的遭遇,他心里一酸。

  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

  “你哭什么呢?你妹妹去了一个更好更安全的地方修炼,她会有更好的前途,你应该高兴才对。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整哭唧唧的。”

  苏牧知道那个道理,只是想到邱瑶离开的场景,就忍不住伤心。

  但他还是努力的控制了自己,没有再哭,只是道:“仙师,我也想修炼,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齐秋微笑着道,“我打听过,你虽然只有土灵根,但是土灵气感应满格,还是可以修炼的。前一段时间,过来的妖兽太多了,联盟首先要打退那些妖兽,没有时间照顾你们。现在空出时间来了,会决定选择哪些人来修炼,你再等一等就是了。你现在还,迟一段时间修炼并不会耽误,不要着急。”

  “要是……要是没有选择我去修炼呢?”苏牧担心的道。

  齐秋哈哈大笑:“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向你承诺过了吗?只要你可以修炼,联盟没有选择你去修炼,我也会带着你修炼。”

  听到他的再一次承诺,苏牧终于放心了。

  这一次两个饶见面,苏牧也明白了,这一段时间并不是齐秋忘记了他,忘记了自己的承诺,而是因为他在城头杀妖兽,没有时间。

  现在有时间来看他,也是因为妖兽已经被杀退了。

  他问齐秋:“仙师,妖兽杀退了,以后还会过来吗?”

  齐秋叹了一口气:“这个谁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必须要做好它们会卷土重来的准备,甚至要做好下一次比这一次更严重的准备。”

  他对苏牧道:“我们人族和妖兽的战斗,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甚至不是一百年两百年的事,可能会战斗几千年、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

  苏牧一呆:“那么久的吗?我们能活那么久吗?”

  在他的观念中,百岁就已经是寿命的极限了。

  是听过那些修仙的可以活很长的时间,但是具体能活多长的时间,他也没有清晰的概念。

  他不认为能够活上几十万年。

  齐秋道:“我们不能活那么久,但是我们的子子孙孙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可以活那么久。这不是我们一代饶事,而是千秋万代的事,一直到将所有的妖族都消灭。”

  到这话的时候,想到了投靠彩凤族的事,心突然就有那么一些郁闷了。

  彩凤族属于神族,是人族的朋友,这只是骗孩子的话。

  他当然知道彩凤族是妖族。

  而人族想要获得最终的胜利,就需要将所有的妖族都消灭。

  彩凤族也是妖族,他们终究都会成为人族的敌人。

  这一次抗击妖兽,彩凤族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心中当然也感激。

  但是对于汾国的人族要投靠彩凤族的事,他心中也会觉得憋屈。

  对于彩凤族,他的心很复杂。

  飞仙盟大多数的修士都跟他一样,心非常的复杂。

  感恩肯定是感恩的,但是憋屈也会觉得憋屈,以后会不会成为敌人,谁也不知道。

  要问他的意愿,他希望的是以后能够和彩凤族成为敌人。

  因为,那一真的到来的话,就明人族已经只剩下彩凤族这个敌人了,其余的妖族都已经被消灭。

  可是,真的要和彩凤族这个就过他们的族群为敌,他又觉得那是不折不扣的忘恩负义的行为。

  “我们能将那些妖族都消灭吗?”苏牧问道。

  齐秋道:“我也不知道,至少现在我们没有那样的能力。”

  他拍了拍苏牧的肩膀,道:“所以,你要是有机会修炼的话,就要努力的修炼。只有我们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最终才有可能消灭妖族。要不然,我们不只是不能够消灭妖族,还会被妖族给消灭。”

  苏牧点头道:“仙师,我会努力修炼的。”

  停了停,他又问齐秋:“仙师,你我妹妹他以后会回来吗?”

  “会回来的。”齐秋道,“你妹妹的修炼资质很好,又是去太浩门修炼,肯定会学有所成。等到适合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苏牧心里好受了一些,又问道:“那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呢?”

  “时间可能会比较长,”齐秋道,“所以你要努力的修炼,要不然,真的有可能等不到她回来。”

  苏牧一个激灵,连忙道:“嗯,那我一定要努力的修炼,一定要等到妹妹回来。”

  “好孩子。”

  齐秋摸了摸他的头,道。

  心中却有一些茫然。

  ——以后邱瑶真的会再一次出现在这个孩子面前吗?

  ——他一点都不能够确定。

  ——就算是出现在这个孩子面前,还能够记住谁是谁吗?

  ——他同样的不能够确定。

看过《剑起苍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