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游戏穿越世界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恩怨勾销

第四百五十五章 恩怨勾销

  布莱克汉看着抑制不住怒气的萨尔,突然从腰间拿出了德雷克塔尔交给他的项链,比起兽人的手掌,这项链看起来十分小巧,项链上的牙齿,却让萨尔记忆深刻。

  看着这串项链,萨尔不禁陷入回忆当中。

  在黑门战役结束后,人类释放了所有关押兽人俘虏,而萨尔很快也从敦霍尔德城堡中被释放,回到霜狼氏族。

  作为杜隆坦之子,萨尔天然成为了酋长的继承者;但他虽然作为角斗士,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可如何驾驭霜狼、如何带领族人,并非那么容易。

  在萨尔祖母的嘱托下,德雷克塔尔成为了萨尔的老师,并对他进行训练,在这项训练的最后,便是深入奥特兰克山谷,与霜狼伙伴签订契约!

  雪歌,这是萨尔契约霜狼的名字,却不是他最开始准备契约的那匹。

  雪歌、霜风、凌寒是一头雌性霜狼的三个子嗣。

  在训练中,它们与萨尔建立了友情与亲情的联结,他们成为了伙伴,并在最终,一同踏上了萨尔的试炼之旅。

  在霜火岭,霜狼氏族的成年狩猎目标一般是戈隆,而在奥特兰克山谷,一头雪人首领成为了萨尔的目标。

  萨尔成功了,但那头雪人比预想的强大的多!

  霜风失去了前肢,无法再一起并肩作战;凌寒为了保护萨尔,被雪人砸碎了头颅。在大雪中,萨尔没能带回凌寒的尸体,他将霜狼的两颗犬牙拔下。

  回到部族当中,萨尔成为了新的酋长,他将牙齿交给了他的老师,而德雷克塔尔将牙齿制成了项链,他告诉萨尔:

  “当有一天,我认可你能成为真正的酋长时,我才会将这项链再次交回你的手中;不要让我失望,霜狼酋长!”

  而萨尔也对老师做出了承诺,他感谢德雷克塔尔的教导,当这枚项链重新回到他手中时,他会答应一个要求!

  看到项链,萨尔立刻紧张起来,他的荣誉告诉自己,如果布莱克汉坚持作为黑手父亲说出那个请求,他多半是会答应的。

  可布莱克汉也有自己的荣耀和骄傲,他没有!

  而是低声说道:“尊重你老师的愿望,你当然可以选择复仇,但你必须答应我,绝不能损害兽人种族的利益!绝不能违背兽人荣耀!”

  “我答应你!”萨尔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很好!”布莱克汉接着说道:

  “我半路退出使团,已经失去了我身为酋长的荣耀!而今天,我要用玛克戈拉来终结过去的一切!

  如果我赢了,你不能向我的儿子复仇!如果我输了,我希望用我的生命,换得你的新生,就让上一辈的仇恨和恩怨,泯灭于此!不要延续下去。”

  看着萨尔惊讶而不解的眼睛,布莱克汉眼眶湿润,他突然发起的决斗,即是作为一个父亲,也是作为曾经的大酋长,希望未来的领导者,真正的成长起来。

  “你会答应这场荣耀的对决的,萨尔!”

  “是的,毁灭者!”萨尔不再犹豫,他答应道:“你失去了你曾经最好的武器,为了公平,我们空手进行格斗,用最纯粹的战斗技巧,决出胜负。”

  “当然,杜隆坦之子。”布莱克汉看向他的副官奥雷克姆,并无视了他阻止和焦急的眼神,随即又看向沈辰。

  “作为人类,作为挫败娜迦这场针对我们兽人阴谋的功臣,你有资格作为这场决斗的见证者。”

  很显然,布莱克汉知道自己已经步入晚年,面对年轻力壮的萨尔,胜算不大;他借着这个机会,将沈辰介绍给了萨尔。

  萨尔对着沈辰点点头,同时看向布莱克汉的眼神再次变了变,而在萨尔身后,一个衰老的女性兽人站了出来:“那么,我就作为霜狼氏族酋长的见证者!”

  他们不再言语,眼睛盯着对方。

  两人脱下沉重的盔甲,将手中的武器交给各自的副官,随着两声低吼,便战在了一起。

  两人拳拳到肉,似乎完全被怒意控制,神圣的玛克戈拉一般不允许使用魔法,无论是萨尔的萨满大地雷电之力,还是布莱克汉来自于黑石铸造场的锻炉熔岩力量,都没有使用。

  不过,这并不影响场上的精彩。

  他们一个是未来拯救世界的世界萨,一个是曾经的大酋长;萨尔在敦霍尔德城堡的角斗场上,练就了一身精妙的短距战斗技巧。

  他一拳一脚招式极为连贯,出拳犹如风雷一般,不给布莱克汉半点喘息的机会。

  而布莱克汉,他的战斗技巧来自于锻炉打铁,精通于面对戈尔德隆的庞大猎物,最终在面对德莱尼和人类的诸多战斗中大成。

  对于萨尔的连招,他就像是面对锻炉中溅出的火星,粗厚的手掌和结实的拳头,将萨尔的攻击尽数挡住,而每一次反击,势大力沉的猛击,都让萨尔不得不退后调整气息,中断了进攻的节奏。

  对于两人的战斗,沈辰自是激动和喜悦无比,他将猎魔人感知释放到最大,全力捕捉着带着残影的攻防,试图从中学到一招两式;而密涅瓦,更是在一旁,将这场战斗记录下来。

  沈辰似乎看到一个逐渐达到巅峰的风暴云团,疯狂劈打着一座早已喷薄,即将失去力量的火山,闪电刺破天际,让这座火山爆发出它最后的焰光。

  “呼呼......”布莱克汉的踹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沉,他抵挡着萨尔的攻势,却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做出致命的反击。

  萨尔双眼满是怒火,大脑中似乎有个声音,“他也是害死你族人的仇人,杀!杀!杀!”

  他全身血管从绿色的身躯上暴突出来,一个重勾拳,击破了布莱克汉已经疲软的防御,接着向前一个踏步,肘击接一个膝撞......

  布莱克汉被打飞起来,然后重重的落在地面,萨尔冲上前去,一手握住了布莱克汉的颈部。

  “咳咳!”布莱克汉吐出一口鲜血,他认命似的闭上眼睛,“杀了我!”

  萨尔握紧了他的手掌,布莱克汉呼吸逐渐变得无力,双手软弱的锤落下来,脸上却莫名的带上了一丝笑意。

  萨尔心神一震,他的余光,看到了放在一旁的项链,脑海中,又闪过德雷克塔尔教育他的画面。

  “我们兽人最早的玛克戈拉,真正的决斗;不是为了仇恨,不是为了利益,不仅仅是争夺氏族的领导权。”

  德雷克塔尔更崇尚古代兽人的荣誉,那些先祖们,在步步危机的德拉诺世界,为他们的子孙开辟出他们的家园,他向萨尔描绘着那样的场景:

  “两个荣耀而勇武的战士,一老一幼。

  一个带领氏族渡过难关,让族人壮大,但他已经老了,没有清晰的思维和健壮的身躯,继续保卫和庇佑他的族人;

  一个无比年轻,身强力壮,脑袋中充满对氏族未来的构想。

  他们用玛克戈拉,告诉其他的族人,老酋长已经没有带领族人的能力,而新酋长,会创造更好的未来;他们在战斗中,将先祖的精神传递,将最后的教导和氏族的权利交接。”

  萨尔深吸一口气,他的手指松动了,布莱克汉在决斗开始前,就已经充满死志,他明知自己已经衰老,同时也不在最佳状态,却直接提出了玛克戈拉。

  “杀了我,你就报了你父亲的仇恨了!”布莱克汉咳了两声,借着呼气的机会,低声说道。

  “不,我不会杀你!”

  萨尔将布莱克汉抛在了一旁,他说道:“杀了你,也无法让我的仇恨消解!兽人正逢大难,隐藏的敌人蠢蠢欲动,让你活着,继续充当兽人的先锋,才是最好的方法!”

  布莱克汉却不这么想:“不,你看到了,我已经老了,如果用我的生命,换来仇恨的消解,换来一个真正的兽人大酋长,这是我们兽人的宿命!也是你的命运,萨尔!”

  “你错了!布莱克汉!”萨尔高声说道:“命运,从来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我的仇人是古尔丹,至于你的两个儿子,只要他们不威胁到兽人,我会放他们一马!”

  “但是,你应该活下来;在危机关头,兽人再也承受不起损失了!”

看过《游戏穿越世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