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混沌之赞歌 > 第二百零二章 最多是游记

第二百零二章 最多是游记

  札维克

  消息会带翼飞翔?

  艾尔兰听到这样的形容如临大敌一般的进入了战备状态,他紧绷住了身体,在拍打了双腰,发现没有武器后,立马捡起了地上的石头。

  “在什么时候?”艾尔兰完全就不在意安蒂缇娜在大陆上得到过什么消息,更不关心这些情报是不是故意泄露给安蒂缇娜的。

  “这就是我一直想确认的。”札维克盯着天空看,“如果我在今晚能够看到她们释放了带走消息的渡鸦,那就足够说明我对公式的理解,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在夜空中,如果渡鸦已经开始了飞翔,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它们的飞行的速度和嘴中的一声嘶鸣一样的快,只要渡鸦的声音由近及远的离开,乌鸦的身影也完全无迹可寻。

  札维克仰着头,用一种看待夜景的安闲感,重新找到了那颗不得不让人注意的明星。

  为什么这颗星星我从来没有注意到过?札维克自问着,它在孤高明亮的同时,还可以让越来越多的星辰为它贡献光芒,那些在它身边的星星,就像被各处的风吹拂似的,朝着它的那一侧更加明亮。

  难道,札维克有了一个超越了现实意义的想法,难道是因为我对心理与数理公式的掌握,让夜空中有了一颗属于我的星辰?

  札维克刚刚想到兴奋之处,就在一声嘶鸣中,看见了他最在意的星辰被渡鸦啄食。

  “嘎——”

  嘶鸣没有划破夜空的能力,但是它的本体,有足够的能力遮挡住札维克眼前的景色。

  好了,札维克无言的开心着,你们的行为我判断正确了,你们在今晚果真放飞了渡鸦。

  万骑长他拥抱着没有实质的天空,身子在慢慢下陷,倒在了地上痴笑。

  艾尔兰经过札维克的提醒,精神也是保持在专注的状态,他在听见了那声可是说是兼具着悲伤还有惨烈的嘶鸣之后,立马就意识到这个就是带翼飞翔的情报,它的目的地是沙特阿卡。

  百夫长把手臂作为了弓,石子当成了箭矢。

  对于这样移动着的明显目标,要击中的不是现在的它,是它的下一步行动。

  弓手要完成一次成功的射击,首先要学会的不是不是对他人行动的预判,是对自己力量的了解。

  使用了多大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会让箭矢在多长的时间内,以什么样的角度,飞向什么地方。

  如果在这一点上做不到准确的自我评估,那么对移动的目标进行一百次准确的预判都无济于事。

  艾尔兰入伍之前,是一个羊倌,在用石子打狼眼的日子中,他对石头的情谊要远远深刻于箭矢。

  当渡鸦嘶鸣着高飞逃走,他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攻击上的调整,用石头打中了渡鸦。

  “我离开下。”艾尔兰对着在地面上痴痴呆呆的札维克说了一声,就主动充当了搜寻猎犬,要把渡鸦找回。

  “你找不到的。”痴笑的脸不会影响到札维克气息的稳重,“你以为它在你的左边掉落,你往左边走就能找到?除非你有狗的鼻子。”

  艾尔兰在这样的责备中,狠狠的吸了几口冷气,可能在表达着他有鼻子。

  “她在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大多数让大海那头的格萨尔王在第一时间知道都无关紧要的消息,对于海民来说,她所见的东西就算能够直接入梦告知大海,他们看见的也最多是游记,而不是情报。”

  “你又在低估他们。”艾尔兰提醒着上一次不能忘记的惨败。

  “一回到大陆就不由自主的想要高傲。”

  “万骑长,”艾尔兰吃着嘴唇,“这次贤王亲自去沙特阿卡和格萨尔王谈判,谈判破裂的概率大不大?”

  “很大。他们的谈判就是为了破裂。”

  “也就是说会战斗?”

  “我想的话,未来的这场战斗发生得有多激烈,就可以保证有多久的和平。”

  “你会去战斗吗?”艾尔兰问着,“你想再次回到沙特阿卡,参加到战斗之中吗?”他非常想要了解,在没有贤王古斯塔夫的王威的胁迫之下,这个万骑长到底还想不想去沙特阿卡复仇。

  “我的君团中,还有很多战俘被困在了沙特阿卡,我当然会去。”

  “万骑长。”艾尔兰也坐了下来,两个人靠着商人阿努纳奇的围墙,向着天上张望,像两个胆子极大的乞丐。

  艾尔兰在好奇是什么场景让札维克这么目不转睛,“在那次森林中......”

  “士乒不要去了解这样的事情,你们无法理解,理解之后,只会面对厄运。”

  “其实你是默认把我们三个放走的吧?”

  札维克盯了一会儿艾尔兰,在片刻的犹豫之后,坚定的在说,“是的。”

  “是因为,你的公式之中,你发现了只有我离开,才会有人救你的可能?”

  “我不是时时依赖公式,这种便捷的东西要处处提防,使用得越久就越依赖,最后本来是让人智慧开明的公式,最后会反过来驯熟使用者的大脑,让使用者在追求便利中放弃思考,这样一来,他越依赖的公式,就越推导不出事情的概率。

  “在沙特阿卡时也是这样,我从头到尾只使用了一次公式,关于海盗进攻时间的推算,你们对我的营救,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当时,我看见格萨尔王举着战斧瞪着我,我他马的差点吓到叫出来。”

  “当时我们在船上时,我就看见你正面对着一条巨大的蛇,那个时候,我认为格萨尔王变成了深海之灵,根本就没有凡人的模样。”

  “下一次,你最好还是从森林的路线进攻,听到你在会议上的讲述,我认为你的猜测几乎都是正确的。”札维克已经把艾尔兰纳入了计划之中,“而且那个史官,他的眼神变了,那种自信和坚毅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具有了某种神木的力量。”

  “只要当下的这件事情解决,我把妻儿安顿好,我会回到【君】团。我无路可走,我只能死在战场上,离开的想法一旦出现,就立马会面对神罚。”

  札维克眼睛阴翳的一晃,看见天上那颗明星已被阴云封闭。

  PS,有一件事情挺好笑的,前几天无意中看到有个作者60万字还在写,没有成功签约,我说我佩服这位作者的毅力,然后这个人就在我的书里面,洋洋洒洒的谩骂,这不对,那不对,字错了,病句了,伏笔没有交代也骂,不符合他观点的形容方法也骂,看得我把他讨厌的评论全部删了,真实想不明白,不喜欢一本书,离开就好,每章挨个骂是为了什么?

看过《混沌之赞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