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唐第一节度使 > 第695章 真真假假

第695章 真真假假

  炮弹落地,轰然炸开,火光闪过,烟雾弥漫。契丹不管是兵卒还是马匹,被炸死炸伤的不计其数。炸药本来是古代的炼丹术士偶尔发现的。一开始的目的不过是用作代替爆竹的东西。可是后来被有心人发现,用在了战争里。炸药加入战阵就是人类热武器的开始,也是人类灾难的开始。王震把他弄来用在了唐朝整整提前了七八百年,不止是好是坏。可是他要想短时间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须这样做。

  离耶律松抜不远处的树林里,一群公子捂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制造的战场。炮弹打在人群里爆炸,根本和打在城墙上的感觉不一样。那轰然炸开,人仰马翻,支离破碎的场面叫人忍受不了。还好,他们都经过洗礼了。可是有的人还是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几个觉得自己胆大偷偷跑来看新鲜事的爪哇公子,早已经吐的不成模样。若不是炮弹轰隆隆的爆炸,他们早就暴露了。

  托果各果吐完最后一口东西说道:“我去,大郎,大郎实在是太恐怖了。老魏说了咱们还不信,现在是真的。”

  莫里訇开口道:“交了大郎是我们的福分。我发誓不会和大郎为敌。我孩子也不行,这太吓人了。”

  骨力沓皱眉道:“原来他对我们的手段只是小儿科,还是不想伤害我们,要不然,嘿嘿,咱们早就撒在爪哇海里喂鱼了。我决定我要跟大郎混了,我觉得跟着他好玩,太刺激了。”

  魏家公子压低声音笑道:“几位还是跟我走吧,虽然隔着官道,可是不能被他们发现。看了热闹就应该及时离开,被抓住就不好玩了。”

  一群公子慢慢撤离,耶律松抜已经被吓晕了,和上次不同,这次的伤害更直接,几轮炮弹下去,死伤已经过了三千,主要是人马都集中在一起,没有办法及时的疏散。因为受惊,马匹再也不受控制,再次四散奔逃,踩死踩伤,甚至马踏如泥的情况都有大声。因为耶律松抜靠近树林,正好是轰炸区的边缘,因此他的亲卫这才堪堪把马匹控制住。可是,等他们回过神来再次看前面那片空地的时候。除了不能动的,人马再次跑散了。这次耶律松抜一声不吭,上了马,捂着嘴,一口气向北方跑了五六里这才停下来。然后趴在马背上,吐的一塌糊涂。他的亲卫也差不多,刚刚是紧张,害怕,急着逃命。现在缓了过来,除了后怕就是吐。

  吐完了,肚子里再也没有东西了,耶律松抜这才滑下马说道:“竖起大旗,聚集人马!”

  一个时辰后,天色慢慢黑了下来。可是,聚集起来的人马才一万多点。他出来的时候可是率领了,两万五六的人马,出去死伤的,还有两万多人。现在竟然回来不到一半。其他的人要么是回家了,要么跑散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耶律松抜坐在大帐内说道:“派出哨骑,四处搜索,看看有没有落单的兄弟。”

  王震的大营,一群公子带兵回去交令,一个一个眉开眼笑。魏家公子笑道:“大郎,以后这样的任务多派点,真是太过瘾了。嘿嘿,兄弟们也给力,提前试了一下,等后来简直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直接打进契丹人马群里,那场面,一个字。呕~”

  “哈哈哈~”众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莫里訇笑完开口道:“别笑,我们真的受不了,你们见了就知道了。我肚里已经没东西可吐了。大郎该开饭了吧。”

  王震听完大笑道:“哈哈,开饭,开饭,你们明日一早还有任务,完成了明日晚上我请你们喝酒。”

  魏家公子一听,瞪大了眼拍手叫好道:“好,好,有任务就好。我去,跟着大郎就这点好,永远都有做不完的事。你就是想无聊都不行。”

  “别说,你说的还真对。”一边的马鸿笑着说道。

  阻午一晚上没睡好,为啥呢。因为昨日傍晚应该援兵进城的。可是直到晚上,城头还是没看到援兵。一大早,阻午就吩咐下去,让守城之人注意点,看看有没有援兵过来。

  别说还真有,不大一会儿。北边大道上来了一直人马。城头守城的立即禀报了北城守将耶律连和。耶律连和急忙上了城头亲自查看。

  确实,来的人都是一身契丹兵卒的衣服,打着的是耶律松抜的旗号。他们直接走到城下早有哨骑跑过来喊道:“嗨,城头的人听着,赶紧的通报你家将军。就说松抜将军的大军来了,赶紧开城门当我们进去。”

  耶律连和一听,确实是契丹人的说话,这个骗不了人的。所以他立即准备打开城门。

  “你家将军呢?”

  “我们家将军在后面,昨日下午和大唐人马打了一仗,因此才耽误了进城的时刻。”

  耶律连和觉得是不是契丹人他还是能看出来的。一挥手,立即有人下去开城门了。

  北城门被缓缓打开。前面的人骑马慢慢向城门跑了过来,而且是越跑越快。

  “赶紧关门,他们是唐军。”突然有一个人喊道。

  守城门的人一愣,可是听到这句话赶紧的关门,若是真的自己就是死也挽回不了局面。

  “吆呵,发现了?冲啊!”

  后面的人突然大声喊道,所有的人都快去跑了起来。前面的人更是玩了命的向城里跑。

  守城门的契丹兵卒一看,你们还想抢城门,立即准备拉弓射箭。

  “别射,我们是契丹人。后面是唐军。”

  城门口一阵大乱,守城门的的人也不知道如何了。突然一个守城兵卒吼道:“解开军服,露出你们的族辉。”所有契丹人都解开上衣,在他们胸口,都纹着一支狼头。

  “有狼头的是自己人。否则杀无赦。你们快进,关门了?”

  “抢城门,快点。”

  后面的人大声喊着,可是因为离得远点,城门关闭之前,没有冲进来。城头的契丹兵卒已经发现不对,立即射箭阻止住了后面的唐军。

看过《大唐第一节度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