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唐第一节度使 > 第696章 不许开城门

第696章 不许开城门

  后面领头的将军大声笑道:“哈哈哈,竟然没有把你们骗了。来人,给他们一些颜色。”听这声音不是高得亮是谁?

  “是!”

  大唐军卒推出来一辆辆的车弩,直接对着城头就是一阵猛射。耶律连和被吓得抱头鼠窜。跑到城下这才扶着胸口说道:“啊~太幸运了,要不是守城兵发现的早,现在我已经是罪人了。”

  “启禀将军,他们就是刚刚跑进来的兄弟,他们真的是松抜将军的人,昨日被俘的。”

  耶律连和开口问道:“你是松抜将军的手下?”

  “回将军,是的。”

  耶律连和问道:“你们将军呢?”

  那个人再次说道:“估计已经退到几十里外了,昨日我们被埋伏。四散奔逃,我们在附近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后来被大唐哨骑发现,被他们抓了。今日一早他们带我们来诓城门。我怕上京被唐军攻破,所以才冒死喊了出来。”

  耶律连和点头道:“如此很好。我替你记下一功。你们下去休息,等松抜将军来了再做道理。”说完一挥手,让手下把这几十个人带下去。虽然说休息,其实就是软禁起来了。耶律连和也不知道这群人里面有没有大唐的探子,所以不敢大意。谁知道他刚刚走回自己住的院子。哨骑又来禀报。

  “报,城下来了一支人马,好像也打着松抜将军的旗帜。”

  “哦?”耶律连和答应一声来到城头看去。只见对面来了一支人马,不过和早晨的人马一样的是好像身上乌漆麻黑的不干净。

  再说耶律松抜,休息一夜这才聚集了一万五左右的人马,剩下的五千再也找不到了,估计是吓得直接回家了。一早他就带人准备进城。过了那段让人伤心的地方,还派人把他们收拾一下,埋了。他带着人直接到了城下,正要派人过去叫城。突然城头梆梆梆一阵梆子响。随后一阵箭雨射了下来,虽然没有射到人,可是吓了耶律松抜一跳。

  “喂~城上之人是谁,为何不打开城门让某进城,反而射箭伤我?”

  耶律连和高声说道:“你说你是松抜将军,可有证据?”

  耶律松抜被气乐了。这是做啥?竟然不让自己进城。这可是你们让我们过来的。现在不让我们进城了。这是什么事哪?

  “你是何人,难道不认得我耶律松抜?赶快开门让我进去,如若不然,耽误了时刻你可要吃板子的。”

  耶律连和见过耶律松抜一面,可是耶律连和见得耶律松抜的脸可没有这么黑啊。所以他高声说道:“好啊,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想抢我的城门。我还偏不开,你有能耐你就打上来。”

  耶律松抜一听就急了,敞开嗓子喊道:“城上的,你让我们来救命,有危险也不告诉我。我还没进城呢,就遭到了两次埋伏。现在你们还不让我进城。你们啥意思?”

  耶律连和一听乐了。回答道:“啥意思?被埋伏那是你自己笨,和我有啥关系?除非你能证明你是耶律松抜。要不然赶紧走人,要不然一会儿开弓放箭了。”

  耶律松抜听完勃然大怒,这家伙也太不识抬举。好吧,你不让我进城,老子就给你一个教训。想到这里抬手摘下自己的硬弓,摸出一支狼牙箭,拉弓如满月直接向城头的耶律连和射去。当然耶律松抜是留了情面的,没有直接射他,只是向他头顶射了过去。

  耶律连和一看对方竟然真的射自己。那肯定不是自己人了。立即大吼一声用刀打落箭支,然后说道:“他们是假的,弓箭手射他们。”

  这一声令下,可把耶律松抜气坏了。心道:老子是过来救命的,你竟然不让我进去。既然如此,老子不进了。想到这里,大吼道:“既然不让老子进,老子还不进了,有你后悔的时候。走了!”说完拨转马头,向北而去。

  耶律连和哼了一声道:“敢来骗我的城门,你也不看看你长的那模样?都给我听好了,不管谁来叫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城门。”

  “是,将军。”手下齐齐应道。

  其实一开始王震的目的就是让他们闹误会,自己人跟自己人打一架而已,没想到两个人闹崩了,耶律松抜被气的拍屁*股走了。你不是牛么,哎,尽管牛。老子不救你了。阻午可汗望穿秋水,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援兵的到来。他做梦也没想到人已经被自己人赶跑了。

  自己援兵没来,王震带人来了。这次很直接,架炮攻城。紧跟着抬着云梯就冲了过来。契丹兵卒一看大唐人马开始攻城。立即从藏兵楼里跑出来,开始拉弓射箭,准备滚木擂石,还有金汁滚油。

  谁知,他们刚刚露头。正在往上冲的大唐人马,突然停住了。紧跟着火炮再次怒吼,城头的契丹兵立即吓得魂飞魄散。这是在骗人啊。他们再想躲回藏兵洞已经晚了。离得近的腿脚快的,还算幸运。离得远的,正好在射击范围里面的人,就在轰然炸开的热浪中被炸飞。契丹京畿守将耶律彦也被落在附近的炮弹炸伤。可是因为他的亲兵都被炸死,他也被震晕了过去。所以当时根本没有人发现他已经倒下了。

  两轮炮弹后,大唐军卒再次呐喊着冲了过来。契丹人急忙再次防守。

  当然,火炮又开始怒吼。契丹人都哭了。王大郎你这不是欺负人么?自己的箭支够不着大唐将士。可是大唐的雷炮竟然能打到城墙之上。一门炮打了两发。大唐军卒再次冲了上去。这次契丹人犹豫了,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大唐将士已经冲到了城墙下,靠上云梯,直接冲了上去。

  “将军呢?将军在哪里?”这个时候契丹人才想起刚刚还在指挥防守的耶律彦。

  “啊,将军在这里。”有眼尖的一眼看到了倒在城头的耶律彦,急忙跑过去把他扶了起来。耶律彦昏昏沉沉,慢慢醒了过来。摸摸自己的四肢还全乎着呢。只有炸伤腰间隐隐作痛。

看过《大唐第一节度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