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必将加冕为王 > 第五十九章 友好条约

第五十九章 友好条约

  熊熊烈火,将傍晚黯淡的天幕再度染红;呛人的硝烟夹杂着士兵们惨嚎,时而密集时而稀疏的枪声,弥漫在混乱不堪的图恩南境战场上。

  五千名风暴师在一万图恩新兵掩护下分头前进,仅用不到三个小时,就顺利穿过了帕亚公国联军形同虚设的防线。

  当联军士兵们觉察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时,风暴师已经在他们背后完成了穿插集结,发起全面攻势。

  一时间,猝不及防的联军不要说立刻迎战,就连把散落在整个内线烧杀劫掠开小差的士兵们迅速集结起来,都是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们只能在开阔的瀚土平原上,在农庄,在田地间一个连一个连的各自为战,“迎接”狂呼酣战的五千风暴师士兵。

  尽管账面上的兵力足足是风暴师的一倍,就算战斗力差点儿貌似也不是不能打,就算打不过逃总是逃得掉的。

  但问题就在于整个联军的指挥部实际上并不统一,彼此之间也不是没有矛盾有的希望撤回公国,有的希望就地坚守,有的舍不得这段时间抢来的财物,有的干脆就是想给队友添堵

  结果就是逃也逃不掉,打更打不过。

  往往是风暴师这边刚刚打完一轮齐射,对面的步兵连还没展开横队就躺倒三分之一,然后全线雪崩。

  而肩负指挥官的骑士有的毅然决然的反抗,在齐射中被乱枪打死;有的逃得比士兵还快面色苍白的传令兵往往一回头,就发现自己的骑士已经在两百米开外了。

  双方的胜负往往在开战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突袭战仅持续了三十分钟,就迅速变成了追击战;面对着全线溃败的敌军,哪怕安森再怎么谨慎,也不得不将整个风暴师化整为零,拆成一个一个步兵营去漫山遍野的抓俘虏。

  唯一的骑兵营更是第一时间就被放了出去,四处追击刚开战就把自己跑丢了的联军指挥部。

  仗打得这么毫无悬念,着实让一众克洛维军官大跌眼镜;虽然图恩和伊瑟尔的军队也不能算得上能打枪法烂到不能看,肉搏战往往因为战术呆板僵硬显得极其愚蠢但起码的战斗意志还是有的,而且问题基本出在军官和训练上。

  但眼前的联军就真的出了穿着帝国风的军装,他们和拿着锄头粪叉的农奴,面黄肌瘦的流浪汉真的没区别。

  待到夜色降临,血腥的图恩南境战斗毫无悬念的落下了帷幕;兵力总计一万的联军全军覆没,剩余的残兵败将也在追击中隐遁逃进了山林,作鸟兽散了。

  荒凉的旷野上响起了乌鸦的嘶鸣,侥幸苟活的俘虏们被聚集在一起,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图恩贵族的农庄和暗无天日的矿坑

  当然,这其中也有几个幸运儿毫发无伤活过了整场战斗的阿雷佐骑士,醒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带着安森巴赫的信笺,前往帕亚公国的首都。

  将全军覆没的消息,告诉仍踌躇满志,梦想取代弗朗索瓦家族的拉迦尔公爵。

  图恩大公国,白塔城。

  一位老人在卫兵陪同下,哆哆嗦嗦的走进了城堡他个子不矮,但佝偻的后背却令他显得比身后的年轻人短半截;花白的胡须和头发显得有些凌乱,满是血丝的眼珠嵌在一张疲惫又充满忧虑的脸上,连爬楼梯都踉踉跄跄的,需要身后的人搀扶。

  看上去就和所有六七十岁,身体有些毛病的老人没什么不同。

  但若是认识他的人则不免感到惊讶堂堂七城同盟之一的拉迦尔公爵,他可比刚刚过完五十四岁生日的图恩大公还要小两岁呢!

  走到白塔城大厅门前,身后的卫兵上前敲开房门,将老人“请”进了房间。

  宽敞的白塔城大厅,还是老人多年前来时熟悉的模样,变化的只有些许细节奢华的装饰和地毯统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正对大门的瀚土地图。

  坐在大厅内的也不再是曾经高傲而风度翩翩的布兰德伯爵和他的家人们,而是一位看上去很有礼貌的军人,以及一位

  小男孩儿?

  “啊,您一定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拉迦尔公爵了吧?”

  看到老人的身影,坐在长桌正座左边位置的军官立刻起身,一脸温和的上前对老人笑道:

  “麻烦您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眼珠浑浊的老人僵硬的和军官握了握手,目光扫了眼长桌正座上空荡荡的椅子:

  “您是”

  “南部军团风暴师第一掷弹兵团团长,陆军少校法比安。”

  握着老人手的法比安先是行了一礼,旋即带着些许歉意道:

  “真是万分抱歉,因为时间紧急,眼下副司令安森巴赫大人正在前线指挥军队,实在是抽不开身!”

  “因此特地指派卑职,负责与帕亚公国的一切谈判任务;哦,还有副司令本人的亲信书记官,艾伦道恩阁下作为见证人。”法比安指了指身后的少年:

  “这样的安排,您是否有什么异议呢,公爵阁下?”

  “啊没、没什么!我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的拉迦尔公爵,内心直接凉了半截。

  “您愿意体谅我们的难处,真是太好了!”

  前近卫军官再度一笑,热情的对老人做了个“请”的姿势:“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再继续耽搁了,现在就开始吧!”

  “呃好、好”

  两人分别在地图两侧,长桌正座的左右下手位坐下;后背佝偻着的老人吃力的拉开椅子,很是费了翻功夫才终于落座。

  “那么首先是帕亚和图恩的领土争端问题。”

  几乎就在老人落座的一瞬间,法比安便立刻微笑道:

  “关于这件事,我们已经和图恩大公做了十分充分的沟通工作,并且成功取得了大公对您的谅解!”

  嗯?!

  老人先是惶恐,紧接着面色一喜:

  “真的吗?!”

  “千真万确!”一脸微笑的法比安用力点头道:

  “这是克洛德弗朗索瓦大公亲口告诉我们的,他愿意做出一份书面承诺只要帕亚公国退还已经夺取的领地和人口,大公就愿意对您,对拉迦尔家族既往不咎!”

  “非但如此,他还提出如果您愿意和他一样,成为克洛维王国的盟友,他也愿意与您公平分享所有得到的同盟互惠这些都是他亲口告诉我们的!”

  “我愿意,当然愿意了!”

  拉迦尔公爵激动道,此刻的他何止是如释重负,简直是大喜过望!

  五千精锐和盟友全军覆没,原本都彻底绝望的他,以为能在图恩和克洛维手里保住一小块领地就已经是万幸的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克罗格弗朗索瓦,居然愿意放自己一马?!

  难道是因为图恩在鹰角城之战元气大伤,没有足够的实力一口吃下自己的领地?

  还是说克洛维对图恩压榨太过,所以他急需一个能够被拉拢的盟友,以此对抗克洛维的侵蚀?

  种种美好的幻想浮现在拉迦尔公爵的脑海中,整个人仿佛一瞬间年轻了十岁。

  “那真是太好了!”法比安的声音再度将老人拉回现实:

  “要是听说帕亚公国的拉迦尔公爵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安森巴赫副司令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啊!”

  前近卫军官一边微笑,一边看向身旁的小书记官:“既然如此,就赶快把那份件交给拉迦尔公爵签字吧。”

  “件?”老人怔了下。

  “就是一份战时协约。”

  法比安十指交叉,表情温和道:“算是正式宣布帕亚公国脱离七城同盟,加入克洛维王国的证明当然,这还只是临时件,正式的对等盟约要等之后才有。”

  一本正经的艾伦道恩,微微颔首,从件包中将一封羊皮纸卷轴和墨水笔递给拉迦尔公爵。

  表情有些莫名的老人接过卷轴,抬手打开,特地加粗加大的标题最先映入他的视线。

  风暴师拉迦尔家族平等友好互惠战时协定:

  “第一,为表示双方坚定不移的盟友关系,帕亚公国要向风暴师转交至少五十名贵族作为人质;”

  “第二,帕亚公国必须对风暴师开放全境,交出所有要塞,据点,桥梁,道路枢纽,重要工业产地,接受驻军并承担所有在战争期间造成的费用,以示友好;”

  “第三,帕亚公国在战争期间,必须向风暴师转交五分之一的年收入,以及五十名人质的全部开销,账单和费用由风暴师提供;”

  “第四,补偿克洛维军队出动的军费和对图恩造成的伤害,拉迦尔家族需缴纳十万金币或等价物品,作为赔款;”

  “第五,帕亚公国必须交出二分之一的军队,作为战时联军加入风暴师的战斗序列;若缺少兵员,应以提供后勤物资和现金作为补偿;”

  “第六,战争结束之前,风暴师有权向帕亚公国要求不少于三十万金币的无息贷款,并在战争结束前,可以用各种补偿和转移支付的方式偿还;”

  “第七”还没完看的老人就突然眼前一黑,差点儿背过气去。

  这哪是什么平等友好互惠这分明是敲骨榨髓,要把拉迦尔家族和帕亚公国榨干到一滴都不剩!

  数百年积累的财富,底蕴还有声望,在自己落笔的瞬间就会灰飞烟灭。

  一旦签了这个鬼东西,不要说崛起了,恐怕不等战争结束就有数不清的农奴和贵族要站起来,推翻他拉迦尔家族在帕亚公国的统治!

  自己和自己的家族,都会因为这份“协约”而被所有瀚土贵族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并被后人耻笑,铭记。

  不行!绝对、绝对不能签这个东西!

  瞪大双眼的老人呼吸突然开始急促起来,握着墨水笔的右手剧烈的颤抖。

  联合对!自己去联合图恩,向他投降,称臣纳贡甚至答应作弗朗索瓦家族的封臣都可以,一定要让图恩站出来,第一个反对克洛维的暴政!

  然、然后然后再推举图恩大公成为七城同盟的首领,集结七城同盟的全部力量,组成十五万人的联军,将克洛维人彻底逐出

  “说来惭愧。”

  就在老人还在挣扎的时候,法比安突然开口道:“因为事发突然,所以这份协定其实和我们给图恩的协定是同一份,只是几个小地方有些许不同罢了。”

  老人随即一愣,怔怔的看着法比安。

  “是的,您没听错,这和图恩大公与我们的协定是同一份;他就是在签字的二天,举兵北上参加鹰角城之战的。”法比安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

  “因此适用图恩的很多条款,也许对帕亚公国并不合适因此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还请您大胆的提出来,我方会酌情修改的。”

  “啊!就比如说这条三十万金币的无偿贷款,话说因为图恩大公一口气就向我们许诺了五十万的额度;所以我们就觉得帕亚公国拿出三十万,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但如果实在是对您有难度的话”法比安紧抿着嘴角,一副很为难的表情:

  “安森巴赫副司令,还有风暴师的诸位同僚,以及图恩大公本人应该也会体谅您的您以为呢,拉迦尔公爵阁下?”

  冷汗,从老人的鬓角滑落。

  “没有问题。”

  嘴角哆嗦的老人,低声喃喃道:“我、我们拉迦尔家族愿意为克洛维与七城同盟之间的友谊贡献一份力量!”

  “真的?”

  法比安忽然起身,关切的看着表情不太自然的老人:“您是我们重要的盟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都可以提出来,我们会尽量满足的!”

  “没有,真的没有!”

  老人浑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连一条不满意的地方都没有?别太为难自己啊,拉迦尔公爵。”

  “因为如果您现在满口答应,事后又无法履行承诺的话”法比安突然面色一沉,冷冷道:

  “那可不是现在这样聊聊天,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用力抽动了下喉咙的老人后背佝偻的更厉害了。

  “拉迦尔公爵。”

  “嗯嗯?!”

  “签字吧。”

  法比安淡淡道。

看过《我必将加冕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