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盛唐陌刀王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徐宾与戴望

第四百五十二章 徐宾与戴望

  “你以为这些朕不懂!治大国需要能臣干吏!守江山需要这些公卿望族!固疆土也需要这些名将之后!若无封赏土地食邑,谁愿意带兵替朕出征。天下固有高低贵贱!朕从未加征百姓赋税!”

  李隆基望向徐宾笃定地说道:“徐宾,朕相信你的一片赤诚之心,我相信你是为了大唐好。”

  “圣人现在信了。”徐宾苦涩地抿着嘴唇说道:“可惜来不及了,我活不了了,但我会带圣人一起走。”

  “准备。”李嗣业曲起膝盖,随时准备弹射出去。

  戴望也先迈出左腿,他朝着的方向是皇帝,目光却望着徐宾。

  “等等!”张小敬咬紧牙关说道:“让我来劝回他,他不该替那些人顶罪!”

  “徐宾!把火把放下!”

  徐宾歇斯底里地喊道:“张小敬,快滚啊!你不该来这个地方!”

  “你在替谁顶罪,这么大的事情,你办不了!”

  徐宾失落地摇头道:“你也觉得我办不了,是啊,我一个户部的八品小吏,每日只是派发案牍,接受公文,每每有来办事的各部要员,徐某都想和他们攀谈几句,聊聊国政,可他们。”徐宾回手指着皇帝:“就像现在圣人的表情一样,眼高于顶,鼻孔朝天!没人听我说话。”

  “我开创了大案牍术!我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要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是一个理国的能臣!也让他们知道知道,这些我一个人又是怎么做到的!”

  趁着徐宾说话的当口,李嗣业把脸上的面巾裹严,眼睛死死盯着徐宾手中的火把。心中却在盘算着最大的难题。就算现在能救下这个手握火把的人,也很难救下他的命,按照他的讲述,他主导利用了箫规袭击太上玄元灯楼,攻进花萼楼绑走圣人,现在又亲自劫持了皇帝,办下这样的事情,翻阅哪朝哪代的法律条文,他都不可能赦免。

  自从来到大唐,他还从未遇过与他的三观如此接近的人,虽然此人因为怀才不遇而心理阴暗了些,但这样的阴暗却非常类似现代人的焦虑。他的忠心不是对于皇帝,而是对于这片天下,这千千万万的唐人。

  如果硬要让这徐宾活命,就得冒着杀头的危险窝藏他,甚至还得一路将他沿着商路送出,还不能送到碛西周边的臣属小邦,这些小国寡民的国王一旦知道了徐宾的身份,定然会为了讨好大唐皇帝,把他当做礼品绑了送回长安去。

  要送他就得送到印度天竺的国度去,才能够保全性命。

  徐宾还在说话:“……贺孚恨李林甫,太好利用了,本来顺道,我想先解决了李林甫,可是没想到圣人让太子去督办靖安司,追查狼卫,这样一来,太子和贺监都难逃干系。好在李林甫怕死,这一怕,就露出了马脚,你没见他今日以遇刺为借口,万般阻挠靖安司办案,还勾结百官朝臣,大肆构陷太子,”

  “那箫规呢?”张小敬的心在冷却,连语气都变得绝望了。

  “箫规,他自视甚高,总是以为自己可以替天行道,只是稍作鼓励,他就可以一往无前,九死无悔,好对付。至于李泌,确实聪明,可他最大的弱点就是重情,他居然对太子还抱着朋友之情,我只需暗示他,幕后很可能是太子,他就畏手畏脚,痛苦不堪,难下决断。还有太子,一个利高者疑,就把他给吓死了,他今日在圣人面前忙着洗罪名,哪有功夫出头办事。”

  他扭头望向张小敬:“怎么样,这你该信我了吧!”

  张小敬绝望地咆哮道:”那你为什么把我放出来!“

  徐宾泣声喊道:“我想让你活!张小敬,你和我认识的人都不一样,我想让你活着,看着长安越来越好!你一个长安不良帅,比我这个户部八品小吏,应该更苦更累,同样升迁无望……”

  “升迁无望,”李嗣业侧身站在对面,默念着这四个字,阶级固化是这个表面盛世之下最大的问题,太宗,高宗两朝不拘一格取人才的局面消失了,开元初年整饬吏治,弘文馆广纳天下才子的局面消失了。就连他这个已经升任四品的疏勒于阗镇守使,也因为某些人害怕汉人为大将,会入朝为相,刻意削减了功劳奖励,使得他不得不放下身段去巴结杨家姐妹。更别说他们这些不得志的流外官、小吏了。

  徐宾的声音更加激烈而又充满悲痛:“张小敬,太可惜了,以你的本事,你应该做一个一呼万应的将军,你本该振臂一呼,激励万众,涤荡我唐的兵敌,保长安几世太平!可是你呢,你只甘心做一个捕捉小盗,捉拿贼人的不良帅。我不服,我替你不服!”

  “来,杀了我!你就是救驾之功!”徐宾伸展了双手,单手握着火把。

  张小敬低下头,他应当是羞于见昔日的老友。

  李嗣业感觉到时机到来,戴望却突然从旁冲出,一把抓住了徐宾手中的火把,朝对面的墙角扔去。

  那墙角中堆着一堆废纸张,霎时间腾腾地燃烧起来,徐宾竟要朝着火堆中扑去。戴瘸子终究力量奇大,一起拽着他滚进了另一侧的廊道之中。

  “你放开我!贼小人!你没资格杀我!杀我的功劳是张小敬的!”

  李嗣业和张小敬朝他俩奔过来,徐宾却被戴望锁住了喉咙:“别动!”

  戴望卡着徐宾的喉咙退入隔扇间,双手把门合上,用一根杆子侧顶住了门扇。

  徐宾嘿然冷笑出声:“我是个死囚,我是策划了大灯楼爆炸的幕后元凶,你用我的命能威胁得了谁!我早就该死了!哈哈。”

  戴望的眸子冷得像一块寒冰,眼底却有熊熊的火焰,他揪着徐宾的领口道:“徐先生,若是我能让你活呢?”

  “我早已心存死志,早已置之度外,我谋下如此大案,早已不求苟活!你说能让我活,可笑!”

  戴望凑近他的脸,单手重重地拍击着自己的胸口:“先生刚才那番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钟鸣鼎食者,世袭食邑者,据田免赋者不事劳作,形同蛆虫,他们不但靠我们这些百姓种田养活,还靠我们这些良家子当兵保护他们,可是他们却反过来杀我父兄,淫我妻女。”

  “我戴望一生庸庸碌碌无才无能,十七岁在家乡重伤富家子,父兄为使我免遭流放,倾家荡产送我至碛西做长征健儿,从军十二载,我毙敌数十余人,却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获得功勋,只换得一身伤痕回乡。却得知家人被县中豪富逼迫杀死,拼尽全身气力为他们报仇,然心中怨怒依然不能平息,所以才跟着箫规来到京师炸长安,杀圣人。今先生一番话竟使我茅塞顿开,再无苟活之意。原来从古至今富贵者多生,贫苦者绝嗣,辛苦种田者活活饿死,不事生产者脑满肥肠。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啊!”

  “先生能盘算出如此机巧大谋,乃天下之大智者,应该活着。我知道李将军渴慕你的才华,他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官,定能想办法把你运出长安,也能让你的才学不至于空耗费。我想做一回徐宾,哪怕是死去的徐宾,就算变成炭焦让足以让圣人诸公惊恐震慑!望徐公成全!”

  说罢他恭恭敬敬地朝徐宾施以一拜!

  徐宾双目眦出,惊骇难信,脸上泛起了一层黧黑。

  “从今天起,你做戴望,我做徐宾,在这之前,我们互换衣衫、甲胄,我也要烫伤你的脸。”

  ……

  “徐宾!”张小敬推了数下门扇没有推开,陡然听见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李嗣业与他一起发力猛撞,将隔扇的方格子撞得碎裂,却见一个身披甲胄满脸油脂烧灼的人被一脚从墙角踹出。

  墙角那人已经用火折子点燃了绑在身上猛火雷捻子!

  李嗣业顾不得辨认是谁,连忙拖着脸庞糜烂的戴望冲出隔间,而外间此刻也是熊熊大火。张小敬拉着圣人往门外冲去,回头喊道:“走这边!”

  李嗣业自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只好拖着戴望往地道中钻,他跳下暗道盖上木盖,拖着他向前疾奔。头顶上的爆炸声已经轰隆响起,火浪冲碎了入口处那薄薄的木板,灼热的气浪推着两人将他们抛倒趴在地上,身后的暗道正在爆炸声中噼里啪啦坍塌。

看过《盛唐陌刀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