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竟然成了大师兄 > 第718章 瞒天过海

第718章 瞒天过海

  再造一座圣殿出来,对叶非凡来说不是难事,里面放什么东西也是信手拈来,可是……让自己躲进红叶始祖的雕像里,静默进入玄女娘娘雕像中,他有点后悔了。

  他早就发现了,静默其人,不但身份神秘,行动起来也和其他人不同,她把自己的老底摸了个透,而对于她的了解,却始终隔着一层薄纱。这种瞒天过海的手法,对于她来说可能只是一次探险,可是自己呢?恐怕就是有去无回。

  他越想越觉得此事太不靠谱,想出来和静默说个清楚明白时,却惊讶地发现,他出不来了。

  不但不能从雕像中脱身,就连说话静默也听不见,无论他如何喊叫,静默丝毫回应也没有。

  而且……极境也无法拓展到雕像以外的区域,一如初来九天被困石壁上的情形。

  一种不妙的感觉袭上心头。

  天色渐晚,夜色袭来。叶非凡全身戒备,虽然他知道没什么用。

  圣殿大门无声打开,两道人影闪了进来。

  是倪千乘和木羊铁离。

  见到红叶始祖和玄女娘娘破败的雕像,倪千乘呆呆发愣,木羊铁离目光闪动,问道,“宫主,不会有诈吧?这也太容易了些!”

  倪千乘瞪了他一眼,“你别忘了这里是玄女宫,我还是玄女宫的宫主!”

  木羊铁离不再说什么,向后身后招了招手,二十几个黑衣男子摸了进来。

  趁着夜色,两座雕像被抬进了地宫。

  遣退手下人之手,木羊铁离神色凝重地问道,“使者什么时候到?这两尊雕像如此巨大,要如何处置?”

  倪千乘心情似乎不太好,也不愿意说话,一直背对着雕像闭目不语。

  木羊铁离颇为不耐地说道,“后悔了?从你接掌玄女宫那一天开始,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

  “闭嘴!”倪千乘一挥手祭出一道火球,木羊铁离抬手接住,冷笑道,“宫主,发脾气使小性是没有用的。他日你和宏儿结成姻亲,我还是你的公爹呢,你这脾气应该改一改,我木羊家……”

  “你死了那条心吧!”倪千乘冷冷道,“让人恶心的废物,我倪千乘没有兴趣!”

  木羊宏脸色一变不悦道,“宏儿配不上你?他金丹受损也全是因为你,圣王出关之后,我会亲自向他老人家请命玉成此事,到时候你不愿意又如何?”

  倪千乘冷笑起来,“你确定圣王愿意见你?”

  木羊宠嘿然道,“如果没有我木羊家的大力协助,圣王岂能轻易提前出关?他老人家神目如电,谁功谁过,自然看得清楚明白。”

  “是吗?”倪千乘不屑地冷哼道。

  “你们两个吵什么?”

  黑云凝聚,那个使者终于出现了。

  “好!竟然连玄女娘娘也抬过来了,非常好!你们两个立下大功,我自然会向圣王禀明一切,你们等候佳音吧!”

  木羊宏恭敬地说道,“使者,我们……不跟您回去?”

  “去哪儿?”使者冷冷问道。

  木羊铁离道,“我也想一睹圣王风采……”

  “住口!圣王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等着!”使者语气阴冷,重又化成云雾装,把两座雕像包围起来。

  木羊铁离心有不甘地退到一旁,倪千乘则始终没有回过身来。

  黑云逐渐散出,两座巨大的雕像也随着黑云一同消失。

  木羊铁离冷冷地看着倪千乘,“事已至此,你就不要惺惺作态了!”说完之后昂首离去。

  倪千乘轻轻叹了口气,身形虚化,隐入石室之中。

  周围一片漆黑,耳边各种怪叫声不断,当光线重新出现时,怪叫声也停止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穴,正中有一座沸腾的水池,池中的水象墨汁般浓黑,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耳边传来静默低低的声音,“叶非凡,这里是鬼王的老巢,等一下听我口令离开,千万不能让池里的水溅到身上。”

  叶非凡还没来及回话,池水忽然冲天而起,向两座雕像扑来。

  “走!”

  静默一声轻喝,叶非凡纵身跳出红叶始祖的雕像,一眼便看到了刚刚从玄女娘娘雕像中飞出的静默,两人相视会意,闪电般躲到洞穴里的山石后面。

  池水不断在两座雕像上洗刷,静默悄声问道,“能坚持多久?”

  叶非凡道,“想坚持多久就能坚持多久!”

  静默点点头不再说话。

  被池水冲刷了几十遍,雕像仍然依旧,没有任何变化。那池水似乎有灵性一般,围着雕像不断盘旋,试图把它们拖入池中。

  随着黑水减少,池底渐渐显露出来,一个体态修长的白面书生静静地躺在池底,胸前一块八角玉佩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静默一见那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神情变得极为紧张,叶非凡正要问她是否认识那人时,静默已经弹跳而起,化做一道流星向那人冲去。

  她一出现,已经上岸的池水猛地一顿,然后迅速卷回,向静默当头砸下。

  叶非凡大叫一声“快走!”也一跃而起冲了上去。

  静默一把扯下那人胸前的八角玉佩,再想回身时黑水已到头顶,叶非凡情急之下打开极境,把静默拉进来迅速倒飞而回。

  轰的一声巨响,黑水和极境边界相触,被一股强力弹开,冲到洞顶后连同碎石一齐落下。

  极境受到重击自动关闭,叶非凡和静默重重地摔到石壁上。

  洞顶射进一缕光线,照射在池面上,刚才的撞击把那里冲出一个缺口。

  池水停止了翻滚,仿佛凝固了一般一动不动。

  叶非凡只觉头晕脑胀,眼前金星乱舞,四肢酸痛不已,想动一下都困难无比。反倒是静默好象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把他拖到石壁后问道,“你没事吧?”

  一股温热之力冲入体内,立即神清气爽,全身痛感消失,叶非凡坐起来揉了揉的胳膊和大腿说道,“你不要命了?”

  静默见他没事,依在他身边坐下,把手中的八角玉牌递到他面前问道,“见过吗?”

  叶非凡摇头,“没见过!”

  静默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紧紧盯着他,“你确定没见过?”

  叶非凡的确没有见过这块玉牌,拿过来仔细看了又看,“真没见过。”

看过《我竟然成了大师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