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自镜中来 > 第548章 拘捕国王

第548章 拘捕国王

  第548章拘捕国王

  我苦笑着说:“本森,别闹了,我穷的都要领低保了。”

  本森叹了口气:“那就……没办法了。”

  我笑了起来,没办法就好,谁知本森对阿普顿说:“走程序吧。”

  “走程序?确、确定?”阿普顿愣了。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本森撇了我一眼说道,我愣了:“你、你们要干什么?”

  “可他……”阿普顿傻了,本森笑着摆摆手:“这不关你我的事,找海石兹就是了。”

  阿普顿倒吸了一口冷气,冲我点点头,缩着脖子走了。

  莫迪马笑着说:“卡罗,需要我提醒你,上次你挨了多少鞭子吗?”

  “哎!不行!绝对不行!”美瑞立刻叫道:“他还没好利索。”

  本森笑着说:“只是走一下司法流程,不需要执行鞭刑。”

  我松了口气,梦儿也捏了把冷汗:“我还以为你们……”

  海石兹就在这总督府办公,他立刻就来,一见我就笑着说:“哦,卡罗,见到您平安无事,真让我高兴。”

  我笑着点点头,我正好相反,见到你我为什么不太高兴?

  海石兹看向本森:“那怪物是人养的?是谁?”

  本森指了指我,海石兹楞了一下:“陛下,您……拒交罚款和赔偿?”

  我傻笑着说:“不是拒交,我暂时没有……”

  “没钱?哦,我懂了。”海石兹苦笑了一下:“那……公事公办。”

  我看了眼梦儿、欧格雅和艾尔莎,她们三个立刻冲我笑了起来,那表情的意思是,别看我……

  特蕾莎惊恐的问:“难道你们要处罚国王?”

  海石兹笑着说:“只是必要的手续,卫兵,拘捕卡罗·娜·丹克国王陛下。”

  我傻了:“唉?拘捕?不是吧……海石兹有话好说,哎哎,你们放手,我伤员,我、我申请……保外就医!”

  两名卫兵很抱歉的把我连人带椅子给架了起来,美瑞还笑着跟在后面:“慢点慢点,别摔着他,卡罗,你老实点,坐稳了。”

  我翻了个白眼:“真抓啊……”

  海石兹跟在旁边,他说道:“这种事,谁跟您开玩笑,哦,您也是,梦殿下、欧格雅殿下和艾尔莎殿下,不都有钱吗?替您付了不就完了?”

  “可这账……得算朱莉的啊,这样,这样,等我打下王城,我就让她付账,保证一个子都不少。”我笑着说,海石兹摇摇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规定是5天,要是交不上罚金,视为拒缴罚金,5天你能打下王城?”

  “我……”我傻了,这不开玩笑吗?

  “50天行不行?”我问道。

  海石兹耸耸肩:“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卡罗,我这官刚上任没多久,正好缺个大案要案,你得支持我啊。”

  “怎么支持?”我愣了。

  海石兹笑着说:“我把你这案子,唉,办成铁案,就行了。”

  “不是……”我快哭了:“算了,算我倒霉,这是去哪?”

  “监狱啊。”海石兹说道。

  “万王之城有监狱了?”我愣了:“以前不都是……”

  “哦,也要有临时关押的地方。”海石兹笑着说。

  监狱……靠,还真有,而且我不是第一次来了,就在暴风要塞里面,我被当做假国王的时候,跟比阿特丽斯、大卡、米希尔关在了一起,如今还是这里,我叹了口气,对海石兹说:“这个房间行不行?老地方呗。”

  “当然可以,都空着,您随便挑。”海石兹对抬着我的卫兵说:“关进去。”

  于是我锒铛入狱了,海石兹拿来一堆文件,让我签字,意思就是……等待人民的审判……

  “要不要玩这么大啊?”我问道。

  海石兹笑了笑:“放心,很快就完事了,哦,我已经想好了解决办法,您放心好了。”

  我叹了口气,总算还没封我魔法,我做了个铁杯子,弄了点热水,喝了两口,梦儿她们笑着跑了进来,梦儿笑着说:“挺有意思的,海石兹还真敢关你啊。”

  我叹了口气:“你们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老婆们,280万,不至于吧?”

  欧格雅笑着说:“卡罗,你忍心让我们付账?我没找朱莉麻烦就是好的。”

  艾尔莎笑了起来:“好老公,没事,我也想看看海石兹打算怎么收场。”

  “天啊,这不是胡闹吗?”特蕾莎苦着脸说:“哪能关国王啊?”

  我摇了摇头:“法治社会……唉?我孩子们呢?”

  欧格雅笑着说:“你放心,我父亲带他们去达纳苏斯了,帮他们孵化地狱犬。”

  我笑着点点头:“哦,吃货……盯着点,别让它又闹起来。”

  艾尔莎笑着说:“杜美说,还要等一会,找到它,铁板烧就会带它来见你,你就安心坐牢好了。”

  梦儿笑着说:“真想让大家都看看你的表情,太有意思了。”

  欧格雅问道:“那……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我?等……刑满释放喽,不然越狱吗?”我笑着说,欧格雅白了我一眼,我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摆手:“先去找温妮,然后我们……去培迪城。”

  “哎,好啊,我一直想去!”欧格雅说道,梦儿点点头:“是啊,我也想去看看,夫君,入口在哪啊?”

  “还记得我和艾尔莎离开后,我造的那座石头房子吗?就在那,不过为了安全,我把出入口封起来了,就算要进去,还要试试看才行,哦,通知老史和雷人吧,估计他们都要去,奥格在哪?”我问道。

  梦儿摇摇头:“他去不了,他在王城,一直躲在地下避难所里,搞什么研究。”

  “这样啊,那只好再说了,哦,问问精灵王他们,我们组成个旅行团好了。”我笑着说:“也把孩子们都带上,实际上那里更加安全。”

  “哦,好想再尝尝那道‘苦尽甘来’的甜点啊。”艾尔莎说道:“那里面太有意思了。”

  特蕾莎笑着问:“我也能去吗?亡灵跟进去怎么办?”

  我想了想:“这倒没事,让人在外面守着就是了,哦,对了,腕表……”

  “啊?腕表?”梦儿苦笑了起来:“那颗卫星坏了。”

  “我知道,里面的没坏,建个信号塔,中转信号就是了。”我笑着说:“5将军会帮我们的,哦,你们得帮我弄一批太阳能电池板,说好了的。”

  欧格雅点点头:“这好说,我让飞利普准备好就是了,唉?梦儿,你确定海石兹不会让人抽卡罗的鞭子?”

  “不会,卡罗受多重的伤,他清楚的,绝对不会,不过我也很好奇,他把事情弄这么大干什么?不怕收不了场吗?”梦儿笑着说。

  我摆摆手:“好了,你们去通知大家吧,过几天我们就出发。”

  特蕾莎突然说:“哦,我去煮点东西,该吃午饭了。”

  梦儿笑着说:“不用,走了,我做东,金碧楼。”

  “好啊。”艾尔莎指着我说:“可……”

  “是啊,卡罗怎么办?”欧格雅问道:“卡罗,我们给你打包吧,你想吃什么?”

  “我想……”我还没张嘴,就有人笑着说:“他?他还想吃什么?吃牢饭好了。”

  我叹了口气,好久不见的老撒加端着一份饭菜走了进来:“卡罗,又来了?”

  “您是……”梦儿惊讶的问。

  “哦,前王城第16步兵师,4团,军乐团的指挥官,我叫撒加。”老撒加笑着说:“您是梦殿下吧?幸会。”

  “嗯?你名字好耳熟,你不就是……”艾尔莎愣了,我笑了笑:“英格丽德的……唉,你们俩现在怎么样了?”

  老撒加笑了笑:“都一把年纪了,各过各的,谁都不搅和谁,米希尔倒是常常来看我,不过现在也很难见面了,唉,快,接过去,牢饭。”

  我叹了口气接过来问:“这个不收钱吧?”

  老撒加笑着摆摆手:“听说你纵狗抢劫,没钱付账,才被关的,哪能找你要钱?”

  梦儿点点头:“这么快你就知道了?”

  老撒加笑着说:“首先,我是这里的监狱长,记录上写着呢,其次,下午公审他,城里都传开了,唉,你们可以去打听一下,挺热闹的,嗯,可以说是盛况空前。”

  欧格雅惊讶的点点头:“天啊,卡罗,你吃着,我们先去看看情况。”

  我苦笑着摆摆手,她们走后,我边吃边说:“你这监狱伙食不错啊,快赶上宫里了。”

  “怎么会,阿普顿的老婆波莉,一听把你给关了,特地从金碧楼给你订的。”老撒加笑着说:“行,还能回来,你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耸耸肩:“你怎么成牢头了?”

  老撒加笑了笑:“找个活干嘛,不能闲着不是?这里也归军队管,我过惯了军队的生活,有事就办办公务,没事喝点小酒,生活挺安逸的。”

  “这是……打算开始养老了?”我问道:“你没注射……”

  老撒加拍了拍胳膊:“注射了,米希尔那孩子逼着我注射的,也好,陪着她而已。”

  “英格丽德……”

  “不提她,以前都是糊涂账,她其实心里还是惦记着皇帝陛下,我知道,这事都说明白了,她反而愧疚了,女人嘛,就是这样,你跟朱莉……闹得很僵?”老撒加问道。

  “是,不过我……这事算了,翻篇好了。”我苦笑着说道,老撒加点点头:“行,你也不错,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我点点头,老撒加摆摆手,琢磨了一下:“这话大家都忌讳,肯定没人跟你提过,但你总得想好怎么做。”

  “说嘛,绕着这么多弯子干嘛?”我苦笑道。

  老撒加点点头:“我的事你是清楚地,我问你,那个跟我一样的家伙,你打算怎么处置?”

  我看了看他:“当然是杀了他!于情于理,我都得杀了他!”

  老撒加笑了一下:“就事论事而已,那你为朱莉肚子里的孩子考虑过吗?”

  我叹了口气:“你是不打算让我吃饭了?”

  老撒加摆摆手:“说了,就事论事,这种事没人跟你说,你自己又不愿意想,但我得跟你说清楚,你是不会伤害那孩子的,这我清楚,咱老四团的人,也没人干得出来拿孩子下手的事,不过那孩子长大了,你打算怎么做?你还记得,米希尔刚听到,皇帝陛下把英格丽德推下悬崖后的反应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报仇。”我点点头:“那我这就是……杀父之仇。”

  老撒加重重的点了点头:“这种孩子,就像狼一样,养在身边,很危险啊。”

  “哇,你不是想让我,把他养到成年,再……杀了他吧?”我愣了。

  “这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个嘴欠的,那孩子就知道了,且不说你杀了那个假货,你让朱莉怎么看你,他们毕竟是有……我、我直说,你别摔东西啊,他们毕竟是有过夫妻之实了,就像我和英格丽德一样,尴尬,但是谁都不会再提,毕竟这种事,出口就是杀身之祸。”老撒加说道:“可那孩子要是有人唆使,就会找你复仇的,他不会管你养了他多久,米希尔当时不就是这样?”

  我指着胸口,咬着牙说:“心里有恨啊。”

  “我知道,他是杀父之仇,你是夺妻之恨,正常。”老撒加说道。

  我叹了口气:“得,这里有没外人,你直说好了,反正你也是……过来人。”

  老撒加笑了笑:“确实是过来人,我正好是奸夫的角色,皇帝陛下不就做的很好了吗?你不妨学一学。”

  “唉?他可是要毒死你来着。”我说道:“我用不着这么麻烦,我给他个痛快的。”

  老撒加摇摇头:“不是,他杀我还不容易,用得着下什么慢性毒药?他有千里眼,知道英格丽德有解药,共和党里有他的眼线,就算你不说,那眼线也会告诉英格丽德,这是他的计谋,如果你当时跟英格丽德谈不妥,那眼线就会用我中毒的消息,逼英格丽德跟你尽快和谈,然后来救我。”

  “我靠,厉害。”我惊讶的瞪着眼睛:“就是说,他都给我安排好了?”

  老撒加笑了笑:“哦,不说这事,还是说那个家伙。”

  “呃……把那家伙收拾一顿?然后……放、放了他?”我问道。

  老撒加点点头:“谁对谁错,那孩子只要不傻,自会看得明白,别人再说什么都没用。”

  我咬摇摇头:“真的不甘心,我老丈人我确实佩服,但我……做不到。”

  老撒加笑着说:“皇帝陛下利用了一个很特别的因素在里面,那就是机缘,他都布置好了,要是英格丽德没能救得了我,那就是我死有余辜,米希尔找他报仇也是理所应当,反之,那就不一样了。”

  我苦笑着摇摇头:“突然发现,我照他老人家差远了。”

  “各有千秋,你们都不是一般人。”老撒加笑了起来:“好好想想吧,趁着还有时间,不然等打进王城,你就没时间考虑了。”

  我长叹了一口气,老撒加又笑着说:“你经常叹气,这可不好。”

  “没辙啊,我倒是希望那家伙突然消失,朱莉哭着跑过来认错,贝亚那伙家伙在我面前磕的头破血流,我也好有个台阶下,省的把事情做绝了,可刚才有人把朱莉的事,给我说开了,你又冒出来了,唉?不是本森安排的吧?有这么巧?”我苦笑着问。

  老撒加摆摆手:“贝亚他们,朱莉,那个假货,这些事,你都得想明白,我听西诺德说,本森已经有方法了,只是不想这么用而已,因为他要是用了,你就把这仇,全转他身上了。”

  “我去,不至于吧?”我愣了:“什么损招啊?”

  “你是不是给本森写过一道诏书什么的,你登基后,他就能用那份诏书,免除100个人的死罪?无论什么罪。”老撒加挑了挑眉毛。

  “哦,是有这事,不是吧,他用那个收拾我?”我想了想:“嗯,还真是,我是会恨他。”

  “瞧,我告诉你,本森头疼的好久没睡着觉了。”老撒加说道。

  “啧,他就不会出点别的招?帮我把这事了了?”我摇摇头:“唉?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嗨,本森的妻子又不是傻子,她们几个女人聊天,什么不聊?谁不知道?”老撒加说道:“刚才波莉来给你送饭,还叨叨这事呢,卡罗,跟你说实话,要不是我仗着跟你有点交情,我都不敢跟你说这些。”

  “呦,你还怕我把您怎么着?”我笑着说。

  老撒加点点头:“伴君如伴虎哦,你说呢?”

  “明白了,谢谢。”我笑了笑,然后有叹了口气:“唉……”

  “又叹气。”老撒加白了我一眼:“小心老得快啊,我这一把白头发,就是叹气叹出来的。”

  “老长官啊,这不是头疼吗?没辙啊,唉,你有好招没有?”我问道。

  老撒加立刻摆手:“卡罗,我实话告诉你,这种事,我们就是有办法,也不会跟你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嗯,猜得出来,怕我用了你们的招,可事后不乐意,又报复你们,对吧?”我笑着问。

  “对,就是这意思,所以,你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老撒加说道。

  我想了想:“对了,那个假货,杀了不少人,还导致亡灵入侵,我找这个理由办了他,不为过吧?”

  老撒加琢磨了一下:“我就说一个可能,如果朱莉站出来说,是她指使的,你岂不是收不了场了?哦,别怀疑,女人一但犯了傻,真干得出来。”

  “你这一说,我更恶心了。”我眨眨眼:“朱莉还护着他?嘁。”

  老撒加笑了笑:“瞧,这就是没人愿意跟你聊这事的原因,越聊越坏事。”

  (本章完)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

看过《我自镜中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