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第378章 太湖和深宫

第378章 太湖和深宫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青州处,以金甲蓐收为首的前朝余党,已经决定好了,要把握好当前这个大好的机会,借着三镇诸侯之乱,复兴大梁。

  而太湖中的一个小岛中,共工在离开了都天空间之后,也同样做出类似的事情。

  但见随着仰天长啸,发现完了自己激动的心情之后。

  共工便直接招来了府中老仆,就刚刚都天空间之中他自白礼处所听到的一切详细,娓娓道来。而后便吩咐对方,让起飞鸽传书,通知其他家臣。让这些人做好准备,等乱世一起,便举旗起事,分割东南!

  而老仆听闻了其中详情之后,自是不由激动的泪流满面。

  毕竟对于世代侍奉镇东候府的他来说,没有什么能够比进棺材之前,看到镇东候府重新君临东南大地,更值得令他欣慰欢喜的之事。

  一时间之间,自然是喜不自胜。

  对此,其实共工又何尝不是如此。

  作为昔日镇东候府一案唯一的存活者,他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尤其是在之前,大周如日中天,让他看不到丝毫复仇希望之时,这其中的压力就更是不足与外人道也。

  而现在好了,朝廷竟然自缚手脚!落下了如此愚蠢之事,而且还被人抓住了手尾。

  总算是让共工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复仇和复兴的希望。

  心中自然也同样激动莫名。

  这一点从他之前的失态的仰天长啸,就可见一斑。

  当然,激动归激动,喜悦归喜悦,共工却不会沉醉深陷于其中。因为以往的一些经验告诉他,越是接近成功之时,反而越加要小心。

  要不然稍不留神,反倒是可能阴沟翻船,让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化为乌有。

  对此,老仆显然也明白了一点。因此很快的便也收敛的心神,准备转身去对传达共工的命令。

  而也正是此时,共工似乎想起了什么来,于是便又叫住了老管家,开口吩咐道:“对了,梧伯,应该就在这几日吧,会有客来访,据说带了一份大礼来。

  到时候,如果我人不在的话,你替我招待一下。同时准备一份回礼,让来人转交给他们的主上,同时替我表达谢意。”

  “是,”老仆应了一声之后,不由迟疑道:“那不知少主人,要以何等规格回礼呢?”

  “按最高规格吧,”共工眯着眼回道:“他们身后的人能量本事都不小,以后怕是少不了要打交道。虽然现在还不知他口中所说的大礼,究竟是何物。不过光是他这个人,和他代表的一一些东西,就值得我们投资拉拢。”

  “是。”

  不提东南一地,接下来因为共工的命令,而开始暗潮涌动。

  此时,京城,深宫之中,玄冥随手将面具收起。阴沉着脸默然了片刻之后,便直接让侍女去将自己的心腹手下,就是那位在宫中待了大半辈子的老太监给唤来。

  而老太监的动作也很快,没有玄冥等多久,人便已经来到了宫中。

  见人到了,玄冥也不会废话。便直接了当道:“韦贵,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有个干儿子,在皇城司当差吧。”

  “有劳娘娘的挂念,老奴却有一子,在皇城司司职千户一职,”老太监回道。

  “千户?官职小了点,不过也够了。”玄冥眯着自己那一对凤眼,吩咐道:“一会让你的这个干儿子,去上报高望。就说收到了西凉来报,镇西候位已定,世子乐重苏醒,在西凉群臣的拥立之下继位。

  另外,在其继位的前一天夜里,这位世子遭遇刺杀,人无恙,并锁定凶手身份。据查为大行司所属,至西凉上下群情激奋。现以遣使西域,调西镇之兵东进,望朝廷早做打算。”

  “这,这……”玄冥短的几句话,其中信息量所含之大,哪怕是以老太监的城府,一时之间都不由被惊的目瞪口呆,不知道应该如何言语。良久,才反应过来,追问道:“这娘娘,此,此消息可靠吗?”

  “你觉得本宫会在此事上开玩笑吗?”玄冥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老太监闻言连忙叩首,请罪道:“老奴不敢,只是这……”

  “好了,”玄冥显然没有心思和眼前的老太监纠缠,因此便直接了当道:“消息内容不假,只是消息的来源渠道,本宫却不能说。之所以让你的那个干儿子出面,也正是因为于此。明白吗?”

  “明白,那老奴这去办,”老太监心中虽然有万般疑问,但也相当识趣的没有在这上面继续纠缠下去,应了一声之后,便准备见他的那个干儿子。

  然而也正是此时,玄冥又再次开口吩咐道:“对了,本宫收到消息,朝廷先前明令要捉拿,生死无论的那些东岛国的海外蛮夷,似乎落脚在左冯翊的池阳县。你一会儿带着人去去查一下。

  如果确有其事,把人给拿下,带回来。交给太子,由他接手。到时候,他自会处理。明白吗?”

  “是。”

  不提挥退了老太监,又吩咐侍女,将自己的儿子招来,另行吩咐的玄冥。

  另一边,老太监在离了后宫,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之后,便直接吩咐身边的小太监,去皇城司将他那个干儿子招来。

  而后带对方到来,挥退了左右之后,老太监便将玄冥的吩咐传达给了对方。

  这让他这个干儿子也同样大吃一惊。而震惊过后,也不由苦恼。苦恼自己要以何种方式,才能在不让人生疑的情况之下,将消息吐露给他的上官。

  而在这方面,老太监显然已经替他的干儿子想好了。耳提命面的指导了几句之后,他的这个干儿子就立刻恍然大悟。火急火燎的请辞之后,便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开始准备。

  再将一切都准备完毕,便重回皇城司,向他的上司表示,有要事相奏,有关于西凉的。

  事关三镇诸侯的,本就无小事。而这位千户所奏的,更是通天的大事。而这么大的事情,显然不是这位千户的上官能够处理,拿主意的。

  因此很快,消息传达了到了皇城司皇城使,高望的手里。

看过《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