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明末风云之铁血崇祯 > 第一百零七章 离 别

第一百零七章 离 别

  “皇上!休息会,一切会好的!”

  温柔的声音传来,崇祯帝朱由检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他暗叹口气,换上笑脸,转身笑道:“怎么不多休息会!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余贵人余月娥嫣然一笑,走进凉亭,握住朱由检的手,偎依在他温暖臂弯里,轻声回道:“没事的!好歹也练过武,没那么容易倒下!能出宫来转转,见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真的好多了,还要谢谢你!”

  夫妻间要说谢?朱由检感觉怪怪的,不知道是哪里出的问题,更也不知道把她留在宫里是对还是错!

  朱由检将佳人揽入怀里,靠着她的头,闻着秀发的香味,喃喃道:“本想和安安静静的你白头偕老,可惜天命难违,让你受苦了!”

  苦?自己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都是命啊!

  余月娥叹了口气,决然说道:“世事无常,有得必有失!这就是生活,我爱的人能心系天下苍生,有这点月娥也就满足了。”

  这丫头!朱由检心里一暖,感激的回道:“可惜!贵为天子又如何?有很多事还是做不了主,即不能左右自己的生死,也管不了别人的生活。”

  眼前这位男人给自己太多压力了,余月娥抿嘴一笑,挖苦道:“你啊!有时看着挺聪明的,有时笨得象头猪!走进死胡同还不知道回头,低着头还一个劲往前使劲拱!真当自己力大无穷啊!”

  野猪可不是力大无穷?朱由检捧起佳人的脸,看着紧致的小脸挂着狡黠的笑容,一下看得有点醉,不管不顾的往下吻去。

  “起开!看你猴急的,这是在庙里,你不怕人笑话,我还怕呢!”

  刚到嘴边的鸭子飞了,临走还被一顿数落。

  朱由检缓过神来,一把又拉住不曾走远的佳人,笑道:“怎么啦!佛主也能管两口子亲热啊!要不哪来信徒!”

  余月娥既然逃不过,也不跑,半躺在他怀里,悠懒的说道,话语里带着点遗憾:“你啊!就是有时没点正经让人陶醉,还真是怕了你!宫里来信了,皇后和丽妃都生了,添了两位公主!等你回宫,家里又得多几位皇子和公主出来,没想到这方面还挺利害的。”

  哎!雨露均沾的后果,这年月也没啥防备手段,那些人都想着发子让自己成母亲,好巩固自己的地位,还真是让人无何奈何!

  不过眼前这位好像不管怎么耕耘,一直不见动静,难道有什么秘诀?

  这一刻,管它娘什么国家大事!朱由检内心燃起莫名征服欲,暧昧的说道:“啊!这么快啊!要不咱们俩也来一个,别光看她们几个有!”

  生了干嘛!自己陷在深宫也就算了,可不想自己孩子在众多的兄弟姐妹中靠争宠讨生活!

  余月娥侧身一躲,挣脱束缚,闪到凉亭边,黯然苦笑道:“说了不行!这是在寺庙,不能亵渎佛祖;否则上天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

  女人还真是奇怪,说翻脸就翻脸!

  眼前这位更不是位平常姑娘

  ,说不行肯定不行!强迫不得,这也是朱由检沉迷的原因之一。

  朱由检默默叹了口气,淡定的走到桌子边,端起快凉的茶喝了两口,压下心头渐起的欲 火,看着远处的湖面发呆,掩饰某部位“异军突起”的画面。

  尴尬的沉寂过后,传来令人心碎的声音:“检哥儿!放月娥走吧!”

  帝王终究是孤独的,怎么争取都不行!得不到的东西就是得不到!

  该来的终于来了,本以为自己拥有了天下,到头来只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原来,美好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醒来后,一切又都回到原处,一无所有!痛!痛彻心扉!

  一个向往自由的人,无奈被自己圈进了笼子,原本以为会屈服于命运,委曲求全;哪知身体在里面没错,那心,终究还是留在外面!

  既然不能在一起,又何必要将她羁绊住!

  看着湖面成双成对的天鹅相互偎依、相互欢叫着划过水面,朱由检痛得更深,黯然回道:“看来终究是我误了你!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爱人如此回答,余月娥并没觉得好过些,反而心如刀绞;只是她不愿自己骗自己说幸福,这些年在宫里的生活犹如坐牢,枯燥无味生不如死!

  不是宫里的姐妹对自己不够好,也不是面前这位男人不懂照顾自己;而是自己从小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而皇家得生活有太多的繁文琐节,根本不适合自己。

  说不出过多的言语,佳人已泣不成声;哭声是无助、是悲伤,更是述说、是反抗!

  朱由检终究是皇帝,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深深叹了口气,默默说道:“等过几日,朕让王伴伴派人送你走,对外宣布染病不治!”

  这是爱人最后能做的,余月娥艰难的喊了句:“检哥儿,我……。”

  哀怨忧伤的声音传来,心如针刺一样,眼泪差点夺眶而出;朱由检身体晃动了下差点没站稳,忙扶住桌子边,双脚抓地稳住身体,摆摆手断然说道:“月儿!不要说了,什么都不用说!紫禁城就是座牢笼,不说你想跑,我也想过要逃!但是我不能,不能!你可以,你可以的!”

  说到后面,这位性格坚毅的年轻皇帝已说不出什么,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着,它在强压自己内心的感情。

  怎么会这样!原本以为可以潇洒的挥挥手,说声再见;没想到做起来怎么这么难,心这么痛!余月娥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曾经彼此拥有,又何必朝朝暮暮!不能留下,不能心软;即不是想要的生活,又为何勉强自己委曲求全!一个声音在余月娥耳边默默的念着。

  想走的欲望原来从没离开,又何必藕断丝连?想坚强点余月娥话到嘴边,又变了:“检哥儿,是月儿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命运就是这样,喜欢给人惊喜,也喜欢作弄人,带来痛苦!这就是生活!

  朱由检苦涩的回道:“傻丫头!有啥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不开心的在宫里活着,还不如杀了你!

  你已付出太多,没必要再这样苦熬着。”

  有情人在凉亭里述说衷肠,不远处的王承恩感觉到不对,找了借口将附近的宫女、太监全部赶出了院子。

  犹如在济南九佛山一样,王承恩下令封锁禅院,禁止任何人靠近大雄宝殿附近;自己则拿了条凳子,坐在院子大门口拦着,一切回到原点再来一次。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两天后,城外的皇帝突然搬进翘首以待的庆王府,随即银川全城戒严,报信的快马向北京飞奔而去!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

  庆王府门口围满探听消息的官员,虽然首辅李标等人竭力封锁消息,但还是有人不小心透露了殿东西出去,还真是惊天动地!

  余贵人突发重病卧床不起,皇帝忧伤过度加上因劳成疾也病倒,随行的太医对此束手无策,那信使便是去京城请大明神医吴有性。

  天啦!等北京的神医赶到,那……!

  没人敢再想下去,不幸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下就传遍甘肃行省;又以飞快的速度向大明扩散开去,一时谣言四起,官府奋起四处灭火。

  又一个“武皇帝”即将英年早逝!大明还真是命运波折,不少人在皇帝的画像前流下了不舍泪水,换香的频率都加多了不少。

  三天后的北京,紫禁城收到信鸽传来的消息,惊闻噩耗的两宫皇后吓得花容失色,差点晕死过去,皇帝贸然出巡的恶果似乎凸显。

  皇嫂懿安皇后久经残酷宫廷斗争考验,很快回过神来稳住心思;让人悄悄请来次辅李邦华、直隶总督孙传庭,当然也少不了老太师孙承宗。

  “启禀皇后娘娘!依老臣看,陛下春秋鼎盛、身体强健,此番重病来得蹊跷;估计是因余贵人病重忧心而起,稍加调理定能痊愈,请娘娘勿虑!”

  老成的孙承宗虽这么安慰着人,自己的内心却揪得老高;平时潇洒脱俗的仙气荡然,是人都看得出他脸上挂着担心。

  能让一位经历四朝的人忧心的事,还真不是小事!两位皇后看着老太师如此,心神更乱,不说在臣子面前痛哭流涕失了礼数,那丝绸手帕估计都湿透了不能再用了。

  这也不怪太师在贵人面前失态,大明好不容易能有如今的局面,叫这位老人又如何能放下心来。

  太师的劝说无效,倒有点起反作用,李邦华神色平静的做冥思苦想状,估计一会还出不来。

  不行!不能让事情恶化!性子稍急的孙传庭也没去打搅李邦华,行礼后说出自己的想法:“皇后娘娘,老太师所言极是!一切还是要等确切的消息再下论断,陛下洪福齐天,一定不会有啥事情!此刻只需防止宵小作乱,可以适当控制京城安全!可以招刘忠君的教导团进城!”

  抹眼泪的周皇后一听,抓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心里一个激灵,停止抹泪。

  是啊!皇上将心腹爱将刘忠君放在京城没带在身边,肯定是有深意在里面,他到底想什么呢?

看过《明末风云之铁血崇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