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天步九重 > 七百五十八、说不清楚

七百五十八、说不清楚

  这个客人不同于别人,出手大方,一下子就是一两银子,店小二当然愿意回答。他陪着笑脸说:“客官说笑了,客官不是当地人吧?这个酒店可以天天开着,这神仙可不是天天能见到的。小的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可惜没挤进去,没沐浴到符水。”

  陈鲁说:“这是什么人?大家这么趋之如骛的。”

  店小二摇摇头,说:“不是人,这个绝对不是人,我们都叫他神仙。”

  陈鲁饶有兴趣地说:“他是哪个道观的?跟在后面维持的那个是官员吗?”

  “他是西山灵虚宫的玉虚道长,是东建省二徐宫的住持,特意被皇上请到了行在。那个官员是礼部祠祭清吏司郎中黄强。”

  陈鲁听到这个黄强的名字,感觉很熟,一时没想起来是哪一个。他知道这个二徐是谁,又问道:“他有什么本事?值得你们这样?”

  小二拉了精神:“本事大了,你是没见识到,呼风唤雨,移山倒海,腾云缩地,没有什么他不会的。”

  陈鲁哂笑道:“那么说旱涝一些灾害,他都能处理了?”

  “能,当然能!为什么不能?这里的百姓全靠他保佑呢。他还有一个最大的本事,点石成金,烧炭炼丹。当然了,这都是为皇上做的。”

  这时楼下一片声地喊店小二,店小二说:“我得快去了,还有一个菜,马上给你端来,客官慢用,小的得去照顾客人了。有事尽管叫我。”

  陈鲁刚刚拿起筷子,大青马一阵阵嘶鸣。陈鲁顾不上管它,他现在必须要抓紧吃东西。可是没等吃几口,大青马又是一阵嘶鸣。陈鲁坐不住了,赶紧下楼,跑了出去。

  大青马连连向他打着响鼻。陈鲁不解,看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异常。刚想再上楼接着吃去。大青马使劲地嘶鸣几声,似乎很愤怒。

  这时才引起了陈鲁的注意。他问道:“狗儿,有情况吗?”

  大青马点点头。陈鲁心中一凛,说:“是刚才过去的那个人吗?”大青马高兴地打了一个响鼻,点点头。

  陈鲁这才明白,这里面有他陈鲁要追踪的人。大青马看他迟迟不下来,着急了,大声嘶鸣起来。

  他顾不上再回去吃饭了,解开缰绳,翻身上马。大青马向那一群人奔去。

  在官员层层的保护下,四人抬小轿子,一直走进新修的宫里。陈鲁已经鞭长莫及了。只好下马等着熟人。他等了有半个时辰,看来来往往的官员没有一个认识的。

  他不能再等了。

  他有几分着急,大青马直接就落在皇宫这里。又在这些人当中示警,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玉虚道人。陈鲁赶紧走到守门将领那里,说:“本官要见皇上。”

  这里是五卫亲军指挥使司的将官,一般的文武官员都不放在他们眼里。一个六品小官不合规矩地瞎咋呼,根本就没人理他。

  陈鲁知道自己的这一声喊不合规矩。可是他没法不喊,他倒是想赞名,谁又能认识他呢?认识他的官员也以为他在万里之外的撒尔国,不会在这里的。

  陈鲁不管这些,又大声喊了几句,一个将官跑了过来,呵斥道:“这里面是六部、九卿衙门,你懂不懂规矩,在这大喊大叫的。”

  陈鲁是一个六品小官,也知道这是皇宫外城,这里是六部衙门,确切地说是五部衙门,刑部在夹道胡同那边和大理寺在一起。他想说找某个大人,可是一时不知道想找谁,直着脖子喊道:“我怎么不懂规矩,你去通报皇上,就说陈子诚求见。”

  这个将官是一个卫司佥事,看他不懂规矩,又说不明白,大怒:“来人,把他送到五城兵马司衙门,审一下是不是冒充的官员。”

  一些士兵围了上来。陈鲁也上来火大,喝道:“你们离我远点,我告诉你们四个字,别惹我。惹我者,作渐鬼。”

  这些围过来的士兵面面相觑,都把眼睛投向了佥事。佥事笑了,摆摆手,士兵们退了下去。

  佥事说:“你叫什么成?你说的我明白了。皇上他老人家在那边吃饭呢。你过去找他吧。”

  陈鲁心里明白,这是行在,陪都,自己又乱说话,人家又把他看成了疯子。于是他自己先笑了,说:“将军,我老人家知道你把我当成疯子了。皇上怎么能随便出宫吃饭呢?我告诉你,我想向皇上汇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迟了就来不及了,有人要行刺皇上。”

  佥事吃了一惊,向掖门处看了一眼。一个身穿獬豸补服的官员走了过来。这是御史科道人员,就是监察人员。

  他向陈鲁拱手一揖,说:“下官是当值的监察御史杜宾,请问你这条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陈鲁说:“杜大人,我老人家说不清楚,时间紧迫,你快让我去见皇上,玉虚老道有问题。”

  这一声老人家让人心里不舒服。但是这是当值御史,一旦陈鲁说的是真的,这可就是泼天大案。他一个小小的七品监察御史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杜宾还是说:“请大人拿出证据。”

  陈鲁火了:“我说过了,这事说不清楚。”

  杜宾问:“那你最起码得告诉我,你是哪个衙门的吧?你穿的可是钦差服饰,乱穿服饰可是要掉脑袋的。你这是僭越。”

  陈鲁想了想,还是不能说,说了他们更得把他当成疯子了。他只好说:“我不能告诉你,你也别问了,你要是忠于朝廷,忠于皇上,就让我这就去见驾。”

  杜宾火了,骂道:“你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不忠于朝廷、不忠于皇上?有事说事,没事滚蛋,这里是你可以胡说八道的地方吗?”

  监察御史虽然是七品官,那是天子耳目,见官大三级,陈鲁当然明白,今天杜宾都算是好性的监察官员了。

  陈鲁玩别的不行,玩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那真算得上是祖师爷。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双脚蹬地,哇哇大哭,喊道:“完了,全完了,一会儿皇上被人杀了。”

  这些人大惊失色。杜宾火了:“来人,赶快把他架起来扔到金水河去。”

看过《天步九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