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叫余则成 > 第314章 江洋大盗暴露了(感谢)

第314章 江洋大盗暴露了(感谢)

  第314章江洋大盗暴露了(感谢)

  丁香莲在偏院这里住几天了。除了何永顺给了钱让她去买一些生活日用品之外,就再也没有人过问她。

  这个房子前面是门店,后面有一间小房间。住着还是很方便的。

  丁香莲也曾经幻想过何永顺的老爷来找自己。她内心里很复杂!她一方面因为三从四德的原因,不愿意再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另一方面,她也知道自己跟那个畜生黄德标永远不可能了。如果能做这个老爷的小妾,也许能生个孩子了此残生!

  但丁香莲连那个老爷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过。这让她多少有些失望!她想到自己要是这样天天在这吃着、喝着一事无成,那个畜生就要杀了自己的两个弟弟,还要祸害自己的妹妹,她就有点急了!

  丁香莲到偏院里去找过何大管家。可是,何永顺每天早晨出去,傍晚、甚至天黑之后才回来。她根本就见不着人。

  这天早晨,丁香莲特地在门口等着,看到何大管家出来,她急忙迎出去,低声喊道:“大管家!”

  何永顺一看是丁香莲,便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丁香莲内心里感到很耻辱!不过,为了弟弟妹妹,她硬着头皮子问道:“我……总不能这样天天闲着,能安排什么事做做吗?”

  何永顺现在头皮子发麻了!他知道老大有了魏金凤,再也不会纳这个丁香莲了。自己又不喜欢女色,怎么处理她呢?总不能这样养着吧?他想到家族里总是需要做衣服的,再说,大嫂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生了,小孩的衣服会需要很多。他问道:“你可会做女红?”

  丁香莲是真正的大小姐,专门伺候她的丫鬟就有两个,她哪里会做女红啊!她摇了摇头。

  何永顺又问:“照顾女人坐月子呢?”

  要说做女红,丁香莲也许还能拿起针来做做样子。但伺候女人坐月子那可不是一般的活。在后世叫月嫂,是个技术活;就算在二线城市,一个月的工钱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她就更做不来了。她再次摇摇头。

  何永顺心里没有底了,他问道:“那你会做什么?”

  会吃饭、会睡觉!还会读书!结婚之后,学会了那方面一些花样,虽然时间不长还不太熟练,但也勉强会一点。除此之外,她基本上是啥都不会了。她红着脸低下头,一个字也没有说。

  何永顺心道:‘这下坏了!自己自作主张,捞回来一个吃白饭的。留她在这里,如果三嫂知道了,恐怕还会有什么后遗症!不管怎么说,哪怕是花点钱,也要将其弄走!’他说:“要不,给你开个杂货店吧!”

  丁香莲再也不好意思摇头了。她低声地说:“好!”

  --

  江洋大盗曹定邦最近一直是在内疚之中度过的。自己本来能做大做强的事业,他也没有心事做了。这几天一直在租来的房子里酗酒。

  曹定邦的两个师弟劝了几劝,曹定邦无动于衷。每天喝得晕晕乎乎的,才不去想黑风三煞三兄弟的死!也不会去想自己的未来。

  二师弟说:“大师兄,你这样喝下去,今后斗志没有了,手也会生了,将来怎么办?”

  曹定邦也懒得去想,过一天算一天。他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说:“还是酒不欺我啊!”

  三师弟说:“大师兄,你不是说那人有一笔大单要接吗?要不,我们将那一单业务做了,远走高飞吧!天下大乱,哪里的女子不需要男人啊?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啊!”

  一句话提醒了曹定邦!他决定去找王同奎,尽量将那一单业务做了走路吧!

  曹定邦一咬牙,在出租房内戒了一天酒。然后抖擞精神来到城西检查站。

  这里的人都跟曹定邦熟悉。

  赵建国连忙举手喊道:“曹兄!你这是……?”

  曹定邦笑了笑,问道:“王站长可在?”

  “在!在楼上!”赵建国一听这货找站长,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

  城西检查站这边是一个山口,也是重庆东南这一带进入市内的必经之路。这里本来荒无人烟的。自从检查站在这里设卡,又盖了一座两层楼房之后,慢慢地,这山口附近便形成了一个为检查站服务的小村落,建的房子越来越多之后,便又形成了一条街道。

  饭馆、杂货店、旅馆都盖了起来了。甚至还有鸡院。不过,条件相对艰苦一点。盖的房子也都是木板房,下面是门店,上面住人。创业阶段嘛,都是这样,一旦挣钱了,才会慢慢盖砖瓦楼房!

  曹定邦来到王同奎的办公室。他恭恭敬敬地喊了声:“王站长!”

  王同奎看到曹定邦瘦脱了形,便知道曹定邦这段时间受了煎熬。反而觉得曹定邦还有点义气。他伸手示意曹定邦在办公室对面坐下来。随后问道:“你过来有什么急事吗?”

  曹定邦一看就明白,王同奎不高兴自己来这里找其。他就不再准备寒暄了,说:“站长上次说的那一单业务……?”

  王同奎吓了一跳,他心道:‘这么机密的事哪能在这里谈呢?’他说:“你跟我来!”

  王同奎将曹定邦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在关上门之后,说:“我们已经派人去摸底了。一旦搞清楚了这笔钱的去向,我们就去干!你最近忙自己的。有事,我会派人去联系你!”

  曹定邦实打实地说:“站长,我现在也没有心事做业务了,要是站长信任我的话,就将这个人的名字告诉我,我就在那附近租一间房子住下来,没事时,我可以踩踩点。提前做一做准备。”

  王同奎有点为难了!按道理,曹定邦这要求不算过分。提前做好准备嘛!还是好事!但他又怕提前泄露了余则成的身份。要是曹定邦几个人乱来,说不定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一咬牙,说:“你还是在家里安心休息一段时间吧!去刺探金银地点的人已经打入进去了。不久就能得到消息。到时候,我会跟你一起制定详细行动方案,确保万无一失。”

  王同奎打定主意不能提前告诉曹定邦。那是自己急于余则成最后一击的机会,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告诉这个江湖人士。

  曹定邦怏着鼻子离开了检查站。他有些想离开重庆了!就算是这一笔大单不做了,也要离开。这种等待太磨人!不过,一想到一百五十根金条,他又有点舍不得离开!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再等一等吧!’

  在曹定邦往街上走的时候,一间木楼二楼的窗户上有一双鹰一般的眼睛看到了他。

  这长着鹰眼的人是谁呢?怎么来到了这里?

  --

  【感谢书友“160808204222637”的月票!】

看过《我叫余则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