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叫余则成 > 第315章 日谍要换个人策反(感谢)

第315章 日谍要换个人策反(感谢)

  第315章日谍要换个人策反(感谢)

  何永顺为什么想到让丁香莲开杂货店呢?

  原来,何永顺安排李承宗来到城西检查站附近租一间二层木楼。他只需要二楼做监视王同奎的观察点。一楼空着的。如果就这样空着,反而不正常。正好让丁香莲过来开店,也算是一个掩护。

  丁香莲就在木搂下开了一个杂货店,在店后面隔了一间小房间晚上睡觉。至于经营什么,都是何永顺给她指点好了的。有固定进货地点,然后加点钱对外出售。

  丁香莲是读书之人,只要拉的下脸面,做这样的事还是能做好的。现在,她不想拉下脸面都不行了!因为她能感觉到,何永顺的老爷看不上自己了!否则,怎么可能让自己来开店呢?

  其实,余则成不管从哪方面都看得上丁香莲。只是他不愿意再纳妾了而已。

  在这间楼上,住着两个人,一个是李承宗,不过,他不敢露面。将他派来的原因是需要他在关键时刻照相。

  另一个人是魏叔!

  在魏金凤嫁给了余则成之后,魏金凤就搬到三十二号房去住了。长头发也剪成短发了。因为是嫁人了,如果不剪成短发,就要挽起来。因为她年龄太小了,在脑后挽一个圆粑粑有点不伦不类的。

  随后,余则成就从家里拿来了三把M1911手枪和持枪证。让王千滚训练魏金凤、魏金江、魏金道使用手枪。

  王千滚手里有消音器,这样,三个徒弟可以在房间里打实弹。

  同时,魏叔也教王千滚相关绝招。

  因为余则成的聘礼太丰厚,魏叔就不要余则成每个月的薪水了。同时,他也决定全力支持孙女婿,自己那些很有前途的业务暂时也放一放。

  在教了王千滚几招之后,魏叔就没有什么事了。这样,监视王同奎的任务就落在了魏叔的头上。

  魏叔今天第一天上班,还没有见到过王同奎。突然,他看到曹定邦。

  大家是同道,魏叔听说过曹定邦的名头,但他不认识曹定邦。那时,不像现在有互联网可以随时查。像曹定邦这样的人肯定属于网红级别的。一查就能查出来。

  不过,魏叔人老成精,再说干这一行时间太久了,他能闻得到曹定邦身上有一股子同道的气息。他立刻喊道:“承宗,快来将这个人照下来!”

  李承宗立刻拿起照相机冲了过来。他认识王同奎,因而他的两眼开始寻找王同奎。

  魏叔压低声音喊道:“照那个瘦精精的人!”

  李承宗看到了曹定邦,他再举起照相机时,曹定邦已经走过了杂货店门口,他只照了个侧后面。

  李承宗又回到了地板上坐下,问道:“魏叔,这人是谁呀?”

  魏叔抹了抹山羊胡子,说:“是同道!”

  还有话,魏叔没有说,他看得出来,这个人遇到了什么难题。要是三个孩子在身边,他一定会派金道去跟踪的。他碍于自己的身份,再说,这个人跟王同奎不相干,他不屑去跟踪这个人。

  --

  黄德标在丁家大院里跟两个丫鬟鬼混了几天之后,后脑勺的伤口愈合了。他想到老师腾信良子的话,决定去找老师请求分配工作。

  在秘密来到李佳芸的院子之后,他向李佳芸说明了来意。

  李佳芸思考了一阵,说:“策反的事,你先放一放!你重点就是让丁香莲尽快查出那笔钱放在哪里?”

  黄德标又屁颠颠地回到了丁家大院。他将家丁队长叫来,问道:“丁香莲在那边干的怎么样啊?”

  家丁队长苦着脸说:“姑爷,小姐她……”

  黄德标心里一咯噔!连忙问道:“她怎么了?快说!”

  家丁队长不说不行了,他知道这个姑爷是条豺狼!连自己的老婆都能赶出去勾引别人的人,哪里还是人?他说:“小姐,她不见了!”

  “啊……!?”黄德标腾地站了起来。他瞪着眼睛看着家丁队长,厉声问道:“她怎么能不见了呢?你没有去何永顺那里找一找?”

  “在五号院,我们没有找到小姐。姑爷,我们哪里能去何永顺那边。那里就是一座孤零零的院子,我们去那里不是找死吗?”家丁队长吓得要哭了。这个姑爷不好伺候啊!早知今日,不该当初啊!

  黄德标冷静下来了!现在,整个小组人手太少,老师将自己留在丁家大院,就是要想办法控制这十五个家丁,以备紧急之需。不能将他们都搞得离心离德。他随即笑了起来,说:“你考虑得很对!绝对不能去招惹那边。”

  黄德标掏出两块大洋扔给了家丁队长,说:“下去吧!”

  家丁队长接过大洋,心情很郁闷地低着头离开了。

  黄德标立刻找了一张丁香莲照片,去了李佳芸那里。

  李佳芸听了黄德标的汇报,狠狠地瞪了黄德标一眼!在她心目中,黄德标是自己的得意弟子。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呢!她接过丁香莲的照片,不耐烦地朝黄德标挥挥手。

  李佳芸想来想去,决定去见王同奎一面。

  --

  王同奎中午去饭店吃午饭,看到那个要饭的小孩在饭店那一侧坐着要饭,这是有消息要传递的信号。他走了过去,左手拿着一分钱,弯腰丢在那个搪瓷缸子里。

  小栓趁机将一张纸条递到王同奎的右手上。他俩人是面对面,除非是站在侧面,否则,你根本看不清他俩这个十分隐蔽的动作。

  魏叔在窗户后面紧盯着王同奎,他虽然没有看到王同奎跟小栓之间的动作,但他能看得出王同奎的动作有些不自然。他立刻记下了这个小要饭的。不过,因为还不确定这个小要饭的是王同奎的联络人,再说,他认为自己也不归属李承宗管,因而,他没有告诉李承宗。

  魏叔也没有马上告诉何永顺或者余则成,他觉得只要王同奎、小要饭的两人有关系,他一定能找到破绽或者证据。

  --

  王同奎跟李佳芸俩在一个秘密地点见了面。

  李佳芸知道王同奎话不多。她主动说:“王站长,我们上次根据你的指点,去策反黄佳琴,黄德标差点被打死了。她是不是有黑社会的背景啊?”

  王同奎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冷冰冰地说:“那是因为你的人是饭桶!”

  李佳芸听了这话,内心里很生气!她是个骄傲的人、自负的人!恰恰这个黄德标几次办事都办的不好。还让自己在王同奎面前遭受了奚落!回去之后,要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为了帝国的事业,也为了自己的荣誉,李佳芸还必须挤出笑脸相陪。她又问:“我们想换个人策反,你看还有谁比较合适?”

  --

  【感谢书友“南虎王”的月票!】

看过《我叫余则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