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秦之莽夫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看望刘季

第四百九十九章 看望刘季

  “哦,并非心里话,你的意思是你说话从来不对心的么!”

  莽夫直接冷笑了起来,随后直接对着伍索说道,而伍索也是有些害怕的看着莽夫。

  “不,你不能动我,我乃是民事中大夫,即便是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理应交予九卿之一的延尉部门处理!”

  伍索现如今只能自保了,就算是被送到延尉那边去,也好过落在莽夫的手上,而莽夫则是笑了起来。

  随后直接对着伍索缓缓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虽然我不知道你身后之人是谁,但是你似乎忘记了,陛下赐予了我等一道圣旨。”

  一句话,让伍索感觉浑身冰冷无比,随后接下来的话让他的血液彻底冻结了起来。

  “大秦英灵,不可辱,辱着,杀无赦!”

  随着这句话响起,伍索的脑袋立刻犹如雪花一般,顷刻之间直接炸裂开来。

  大量的马赛克溅射了一地,而莽夫只是甩了甩手,将拳头上的不明物体缓缓地甩掉。

  “走吧!”

  莽夫对着樊哙说道,而樊哙则是看着地上地无头尸体,愣了一下。

  “大人,我……”

  樊哙有些感动,他知道,这是大人在维护他,甚至是为了他杀了一个民事中大夫,于是樊哙感觉到了惭愧。

  大人对自己那么好,自己不仅没有帮助大人什么忙,反而因为刘季的事情让大人牵连了进去。

  一想到这里,樊哙更加的羞愧难当了,而莽夫看出了樊哙的羞愧,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

  “做这些事情的不是你,不是么,既然如此,那就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他是他,你是你!”

  随后樊哙沉默了一下,拿起了被捏碎的篮子,随后跟着莽夫离开了。

  地上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过了不一会儿,延尉的人来了,看到地上的尸体,立刻皱了眉头。

  等他询问了周围的人之后,这些延尉的人就明白了,原来是民事中大夫找死,去辱骂大良造。

  甚至还辱骂了为大秦不畏惧生死疯狂战斗的大秦老卒,想到这里,连延尉的人都在伍索的尸体上吐了口口水。

  “呸,惹谁不好,非要嘴贱去惹大良造的人,真是疯了不成。”

  “别说了,人死如灯灭,死了就死了,我们还是收拾一下走吧!”

  因为这件事完全是伍索自己找死,所以延尉的人只是带走了他的尸体罢了,至于找大良造的麻烦,他们是脑子抽筋了不成。

  而在酒楼的另一边,一个人看到伍索被当场杀死,皱了一下眉头。

  “这个秦莽,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居然连一个官员都敢直接灭杀,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

  “不过,他的手上有圣旨,这倒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随后这个人再次开口了,他叹了口气,随后直接离开了,至于伍索的死,对于他却没有一点影响。

  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本来就是用来试探秦莽的,现如今自己作死,也不能怪到自己身上。

  ………………

  “咳咳……”

  在牢房里的刘季有些痛苦的睁开了眼睛,忽然,他发现自己的嘴巴里有些异样的感觉,像是有股特别的味道。

  涩涩的,还有一些让他感觉很熟悉的感觉,随后张开嘴巴,一股恶臭味直接从嘴巴里传入鼻子里。

  “啊啊啊,这是什么!”

  因为发现了熟悉的味道,让刘季有些疯狂的祈祷并不是和他想的一样,但是周围看戏的囚犯早就在等刘季醒来了。

  看到刘季醒来,这些囚犯都发出了笑声,随后一个距离比较近的囚犯更是直接开口了。

  “嘿,小子,黄水的味道如何啊!”

  “黄水,什么黄水!”

  刘季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直接死死的看着那个囚犯,而那个囚犯也是笑了起来。

  “还有什么黄水,当然是狱卒的尿了!”

  说到这里,这个囚犯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在刘季听到这句话之后当场愣住了。

  “在你被两个狱卒打昏过去后,那两个狱卒怕你死了,给你灌了些黄水,治治内伤。”

  并非好意的提醒,这些囚犯更多的是来看刘季的表情,果然刘季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随后当场蹲下去开始呕吐了起来,但是很可惜,他不断呕吐出来的,只有自己的黄胆水。

  这些黄水早就不知道被他消化到哪里去了,而其他囚犯看到刘季的这个表现,更是哄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子,别扣了,这黄水都不知道被你喝进去多久了,还想扣出来?”

  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是那个囚犯,他笑嘻嘻地说道,而刘季立刻停止了他的动作,双眼充血的看着那个囚犯。

  “哈哈哈,你们看看他的眼神,想要弄死我一样,哈哈哈。”

  这个囚犯丝毫不担心刘季的目光,能被关押在这里的,那个不是凶狠戾气之人。

  若是被刘季的目光吓到了,才会觉得丢脸吧,而刘季则是感觉一阵阵的恶心,想要吐出来却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

  只能恶心无比的狠狠擦了擦脸,而这个时候樊哙和莽夫进入了大牢。

  “刘季,我来看你了!”

  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刘季立刻看了过去,立刻看到了樊哙,至于另一边的莽夫,他直接无视了。

  “樊哙,樊哙,救救我,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那个老头说的东西我都不知道,什么暗楼,什么交易,我没做过,我真的没做过啊!”

  一听到樊哙的声音,刘季立刻什么也不顾了,直接隔着牢房疯狂的对着刘季说道。

  而樊哙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阵阵尿骚味,然后下意识的问道。

  “你的嘴巴怎么一股尿骚味啊!”

  一句话,当场让周围的囚犯哄然大笑起来,所有的囚犯都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哈哈打笑起来。

  甚至距离最近的那个囚犯一只手扶着木制的牢栏,一只手死死的捂着自己肚子。

  “哈哈哈,这位兄台,你的这位朋友啊,可是喝了不少的黄水啊,嘴巴当然有一股尿骚味了!”

看过《大秦之莽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