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三世一兵 > 第276章 一把刀引起的纠纷(二)

第276章 一把刀引起的纠纷(二)

  白玉川这一咳嗽自然就引起了朱喜的注意。

  朱喜抬头看来时,白玉川便止住了假咳声,然后他却是向左面绕了过去。

  朱喜有多恨白玉川不知道,可是随着白玉川的移动,朱喜的目光果然就追逐了过来。

  白玉川贼眉鼠眼的扫了一下自己前行线路上的情况,有一名锦衣卫有两个士兵正在处打扫战场。

  可是那他也得从那个方向走啊!他不往那里走,喜糖却是又该如何去顺那把倭刀?

  白玉川就接着走,可是接着走的同时,他的小眼神却也一直在瞟着朱喜。

  正所谓月亮走我也走。

  月亮就是那白玉川,而“我”则是朱喜那恨恨的目光,白玉川却成功的牵着朱喜的目光也往左面去了。

  而这时喜糖就已经奔朱喜走了过去。

  至于那扎却已经又在往喜糖的右侧绕了。

  喜糖那扎两个人在一起呆的时间最长,在胡地时就已经培养出默契了。

  那从来都是喜糖在前面打仗,那扎手执弓箭在远处进行掩护的。

  只是当白玉川把朱喜的目光牵到一半的时候,白玉川就发现朱喜竟然开始往回转头了。

  想想也是,自己长得再玉树临风有啥用?人家朱喜长的也不可碜,人家也不喜欢男人!

  “咳!咳!咳!”白玉川突然再次咳嗽了起来。

  而这次咳嗽声音之大,那全战场都快听到了,甚至是前方的商震都扭回头来瞅了一眼!

  朱喜的注意力再次被白玉川成功吸引了。

  此时在朱喜的心目里,白玉川就仿佛是一条癞皮狗,你越不理他他还越晒脸了,偏就往你身边凑,你说气人不气人!

  朱喜已经对白玉川怒目相向了。

  他的怒气是如此之盛,于是便浑然没有注意到已是在经过他身后的喜糖到了。

  喜糖一哈腰便拾起了那把倭刀,然后就轻快的奔商震去了。

  人家喜糖不贪心。

  刀鞘他就不要了,有这把刀就行。

  再说了那刀鞘那么显眼还会反光不利于在战场上隐蔽行踪,自己以后可以弄个古朴点的嘛!

  白玉川瞥见喜糖得手了,那他还嘚瑟啥?他也不看朱喜也不咳嗽了却是大步向前奔商震去了。

  “哼!”朱喜鼻子里冒出两股烟来,那是被白玉川气的。

  可是倭寇水打完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于是他终是转身了。

  保是当气愤不已的朱喜转过身来时才愕然的发现,自己刚刚正要捡起的那把刀竟然不见了!

  “你、你们——”看着正拎着那把刀在快步远走的喜糖,还有已经不用目光撩拨自己的白玉川,还有不远处那个风姿娉婷的那扎,朱喜终于愤怒的无已复加了起来,原本从他鼻子里喷出的那两股烟却是直接就变成了烟火!

  自己竟然被白玉川喜糖他们给算计了!

  那白玉川明明就是在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喜糖就把自己刚刚相中的那把刀给偷跑了嘛!

  朱喜是如此的愤怒,甚至他都忘了叫自己的手下。

  “你们三个给我站住!”他跳起来大叫,然后他就向那三个人追去。

  朱喜既然如此,那些打扫战场的锦衣卫士也好,士兵也罢,便齐齐的追了上去。

  一时之间,仿佛又一场追逐战产生了似的!

  这场追逐来的是如此之快,以至于手里拿着鸟枪的韩文沐都有点蒙了。

  他先前跑不动了,可是后来瀛人便出现了,他也就幸免落入了他六叔的“魔爪”。

  反以当他正也跟着往商震那里靠近的时候,后面的人就追了上来。

  可是韩文沐空有杀寇之志,他却哪有什么身手可言。

  他也不跑了,他只能听天由命了。

  可这个时候,人家锦衣卫也好士兵也罢便从他身边冲了过去,却是压根就没有理会他!

  就是后来支援朱喜的那些士兵都知道韩文沐那是自己伙韩老六的侄子了。

  韩老六如何收拾他自己的侄子那是他们老韩家自己的事,他们才懒着管呢。

  再说了,刚刚朱喜可是喊了“你们三个给我站住!”,前面跑着的那是两男一女可不包括韩文沐!

  于是,所有追兵直接就把韩文沐给无视了!

  韩文沐怔怔的看着那些人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透明的气泡一般就从自己身边跑过,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自己就是那样一个小透明吗?竟然没有人搭理自己!

  可是,韩文沐也只是才愣了片刻他却又向前面跑了起来。

  他不跑不行,因为有人在指名道姓的喊他了。

  “韩文沐,你给我回来!”那却是他六叔的声音。

  韩老六带着自己的两个人终是赶上来了。

  往常,韩老六都是管韩文沐叫“侄儿”的,可是这回却是直呼其名了,可见他这六叔对他有多生的生气!

  小孩子干了坏事,家长拎着鸡毛掸子追来了怎么办?

  那胆小的孩子自然在原地待着惩罚,可是那玩劣的孩子自然是撒腿就跑的。

  而韩文沐这个仿佛刚刚到了叛逆期的孩子忙也撒丫子往前跑去了,不远处跟着他那气咻咻的六叔。

  而此时前面朱喜的人已经就快追上喜糖那扎白玉川了。

  那倒不是因为喜糖那扎白玉川跑的慢,而是因为喜糖他们三个人已经停下了。

  前面二百多步处就是成片的树林了。

  商震怎么知道那树林里有没有瀛人的埋伏,他才不会让自己人冲进那片树林里去呢。

  人家在奋力急追他们却已经停下了脚步,那人家追上他们还不快吗?

  朱喜带人追了上来可也并不等于他们会贸然动手,双方关系实在有些复杂。

  再说了,商震的武力值可是在那摆着呢。

  不过不动手可不等于没有别的行动,那些士兵“呼啦”一下就想往上围。

  现在商震他们一共才四个人,人多一方群殴人少的一方那当然是要围起来揍的。

  只是,商震也只是一个动作就制止了那些士兵的行动。

  商震也只是一手拿弓一手拿箭分开了一晃,所有人的脚步就不由得就是一顿。

  此时商震在众人心目中的位置已经不一样了。

  先前在与瀛人的厮杀之中,商震那可是独挑好几十名瀛人全身而退的。

  并且商震一枪挑死了一个瀛人,最后那枪还断了,就那一幕已经深深烙印在了众人的心目中。

  在一支军队里谁最有发言权,当然是最能打的那个!

  所有人必须都得承认,现在的军队面对倭寇那是没有底气的。

  而商震的凭空出现却是给了他们所有人这种与倭寇作战到底的底气!

  如果不是有商震在,他们未必就能赶走这批瀛人。

  “你们就不怕树林子里有冷箭吗?”商震大声问道,而他就这一句直接就让大多数人停住了脚步。

看过《三世一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