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启激荡年代 > 第一千〇一十七章 除夕招待会

第一千〇一十七章 除夕招待会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傅松认为自己收获最大的就是列别捷夫物理研究所、列别捷夫精密机械与计算机工程研究所、瓦维洛夫国家光学研究所、库尔恰托夫几个研究所,这几个研究所几乎被他给搬空了。

  这主要归功于巴洛夫院士的配合和帮助,在苏联,像巴洛夫院士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虽然说不上多么喜欢中国,甚至有的人还讨厌中国,但他们更恨美国等西方国家。

  当然,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招揽去的人也有,但美国等西方国家实在太小气,对研究人员不仅挑挑拣拣,还提一大堆条件,掏钱也不利索,一点都不财大气粗。

  而傅松给出的条件不要太优厚,普通专家年薪3万美元起步,院士级别的10万美元起步,一幢海滨别墅,一辆轿车,最重要的是,他允许专家带着家人一起去中国,拎包入住,完全无后顾之忧。

  所以,在巴洛夫院士的牵线搭桥和鼓动下,这几个研究所的大部分专家都成了傅松的囊中之物。

  但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倒不是说他心疼钱,而是有些东西他不敢乱伸手。

  比如库尔恰托夫研究所跟核有关的设施以及研究团队,他就没敢碰。

  不过,他不敢碰,不代表别人就不敢碰。

  老高既然特意问起库尔恰托夫研究所的事情,恐怕就是冲着研究所的几个堆去的。

  傅松觉得这玩意儿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所以不待老高开口,便道:“高先生,钱好说,事后给我打个借条就行了,至于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正事说完,老高递给傅松一份请柬:“对了,我今天还有一个任务。”

  傅松接过来一看,大使馆邀请他除夕夜去过大年。

  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傅松本来正为怎么过春节发愁呢,大使馆的邀请来得正是时候,不过他还是假装客气道:“我一个生意人,去合适吗?”

  老高急切道:“合适!太合适了!必须去!”

  傅松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

  中国驻俄大使馆位于莫斯科列宁山友谊街,大使馆正前方是莫斯科国立大学,周围的邻居还有莫斯科电影制片厂、德国使馆、朝鲜使馆。

  使馆区最醒目的建筑就是方方正正的办公大楼,楼前是宽敞的停车场,大楼左手是宿舍楼,右手是招待所。

  傅松这次来参加除夕招待会算是轻车简从,只有两辆车,除了克莱斯给他开车外,只带了杨爱国和喻刚两个保镖。

  葛寿文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多,正如数家珍地为傅松介绍着大使馆,突然道:“王大使来了。”

  车刚停稳,傅松连忙下车。

  “傅总,欢迎你来大使馆做客啊!”

  “王大使,你好你好,给您添麻烦了!”

  “哈哈,哪里麻烦了?傅总可是我们大使馆的贵客,之前想请都请不到。”

  在门口寒暄了两句,一行人进了办公大楼。

  办公大楼正门设有大门厅,两边有衣帽间,正门向前连着等候大厅,再往前是宴会大厅,除夕招待会就是在此举行。

  下午六点的莫斯科,外面天色已经全黑,而宴会大厅里却灯火通明。

  大厅里人头攒动,欢声笑语不断。

  从大家的表情上,很难看出,就在一个多月以前,苏联老大哥死翘翘了。

  不过想想也是,在场的很多人都是站在苏联老大哥的尸体前,光分食苏联老大哥的血肉和骨头渣子都来不及,哪有精力和心思去哀悼老大哥?

  参加招待会的人,除了留学生代表、华人华侨代表等常客外,最多的就是春节期间滞留在俄罗斯的国内机构代表。

  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互相交流着抄底抢劫老大哥的经验,有眼尖的人看到傅松出现在大厅门口,立马舍弃了同伴,快步迎了上去。

  傅松根本记不住那么多张脸,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他只能一边走一边满脸堆笑地握手打着招呼。

  招待会正式开始前,尼古拉耶维奇先生带着他的内阁成员们来了。

  王大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盛赞了中俄伟大友谊,并预祝在尼古拉耶维奇先生的领导下,俄联邦繁荣昌盛……

  傅松在底下一边微笑,一边腹诽,一个月零十天的友谊实在太伟大了,建交的这一个多月,中国人从俄罗斯抄底的东西,比过去所有时间加起来的都多。

  周围的人听得津津有味,似乎每个人都把王大使的话当成了铁一般事实。

  傅松突然想放声大笑,今晚的除夕招待会,怎么看都像是一场抢劫分赃的庆功会,只不过滑稽的是,被打劫的对象还要站出来表示,这劫打得好,欢迎以后继续打劫……

  看着尼古拉耶维奇先生在台上卖力地鼓吹中俄友谊,傅松却根本笑不出来。

  这或许就是大国没落后的悲哀吧。

  之后是自由活动时间。

  大家都知道沈红是傅松的钱袋子,在傅松面前露个脸后,都不约而同地涌向沈红。

  “沈总,我这里有个好项目,真心不贵,才三万美元,咱们二一添作五咋样?”

  “五万以下的项目你们可以去找联合银行贷款,我这里就不接待了。”

  “沈部长,我是××省××厂的,这是我名片,您笑纳。我们厂看中了一台滚轧设备……。”

  “哦,你们厂我听说过,不过一台设备够干什么的?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把生产线包了,跟你们厂合资……。”

  傅松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这时,尼古拉耶维奇在王大使的陪同下走过来,举杯道:“傅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感谢你,为了友谊,干杯!”

  “干杯!”傅松笑着点头,抿了一口红酒,“总统先生实在太客气了,我非常看好俄罗斯的未来,如果总统先生允许的话,我将继续扩大在俄罗斯的投资,为中俄之间的谊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

  尼古拉耶维奇喷着酒气道:“我当然欢迎傅先生能扩大在俄投资,同时希望更多像傅先生这样的友好人士来俄投资。”

  前面一句话是对傅松说的,后面这句话却是对王大使说的,于是王大使道:“大使馆将为来俄投资者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服务,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看过《重启激荡年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