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万界真武大帝 > 206 临行
  江口镇。

  此地距离武当山不远,因位于堰江江口,因而得名。

  这是一座小镇。

  整座小镇不过数百户,千余人。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镇子里的绝大多数人,都靠捕鱼为生。

  长街不平,尽是黄土。

  一阵疾风吹过,漫天烟尘飞扬,更有浓浓的鱼腥味扑面而来。

  医馆药铺只有一处。

  铁匠铺,自然也只有一家。

  “当……当……”

  手臂筋肉高鼓的铁匠,正自卖力捶打着一件兵器,面上的汗珠还未落下,就被高温蒸发。

  不远处,酒馆内的说书先生正自拼命吆喝,想尽可能的招揽顾客。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久治生乱,乱极生治,如此周而复始。”

  “时也、命也、数也、运也!”

  这一阵开场白,他说的极为娴熟,只不过已经难以吸引此地百姓。

  好在武当山最近有大事发生,连带着这里也出现不少江湖中人。

  倒是有几位闲客围了上去。

  江湖侠士大多豪爽,说书先生当即精神一震,越发卖弄起自己的口才。

  “呲……”

  烧红的铁片放入冷水,当即激起浓浓白烟,冷水也转瞬沸腾。

  片刻后。

  铁匠捞出铁片,随便打磨了两下,就抛给面前一位相貌清秀的年轻人。

  “刀好了!”

  “诚惠,二两银子。”

  眼前的东西,说是刀,倒不如说是一块经过简单捶打的铁块。

  刀柄是两块木头,上有麻绳紧缚,一个略有弧度的铁片就是刀身。

  至于刀刃……

  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把它当做刀刃!

  “二两?”

  郭凡轻抚刀身,更是屈指一弹刀背:“贵了,说好的是一两银子。”

  “你……”

  铁匠双眼死死盯着他手上的动作,咽喉滚了滚,才尴尬一笑。

  “对,一两,一两银子!”

  “您看我这记性,什么都记不住,客官别见怪,说好一两就一两!”

  这刀虽然过了冷水,但内里火气未去,这得什么皮肤才能扛得住?

  反正铁匠自己是不敢用手去碰的!

  “这是刀?”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即使不用回头,也能听得出她话中的不屑。

  “这也算刀的话,那你这墙上挂着的杀猪刀岂不是成了神兵利器?”

  “小姑娘,话不能这么说。”

  铁匠面色一变。

  但看来人衣衫华贵,腰悬宝剑剑鞘上甚至有明珠点缀,显然不是他能招惹的存在。

  当下道:“这位客官赶着急要,如果给我几天功夫,肯定是把好刀!”

  “几天出一把好刀?”

  来人轻笑:“这话,我们断剑山庄都不敢说。”

  “呃……”

  铁匠面色一僵。

  他显然不知道在江湖上鼎鼎大名,以锻造兵器名传一方的断剑山庄。

  但却能听出这是个了不得的地方。

  “师妹。”

  一男子开口:“跟一个铁匠有什么好争的,不过是一件废铁而已。”

  说话的一男一女,就来自断剑山庄。

  女子崔莺,断剑山庄庄主的幼女,相貌秀眉,此番还是首次出来行走江湖。

  男子赵杰,崔莺的师兄。

  他以一手七绝断剑出道,行走江湖多年,在年轻一辈也算小有成就。

  “不然。”

  旁边,一位正自饮茶的中年文士好似听到几人的谈话,起身站起。

  “刀,也要看在谁的手里。”

  “在有的人手中,宝兵也是废铁,但在另外一人的手中,废铁却也可能是宝刀。”

  说着,朝郭凡拱手。

  “抱拳,来晚了。”

  “无妨。”

  郭凡转过身,落在文士身上,眼神微微一动:“不错,果真不错!”

  “多谢夸奖!”

  周君房面露笑意,随即从怀里取出一本书册递了过来。

  “幸不辱命,完成了。”

  “哦!”

  郭凡伸手接过,随手翻开,里面是一幅幅图画,并些许文字。

  易经洗髓功!

  这是周君房给起的名字。

  而他,也因此功进阶先天,成为江湖上顶尖高手之一。

  “了不起!”

  郭凡翻看过后,眼神也再次发生变化,赞叹声更是真心实意。

  “你们认识?”

  一旁的崔莺见两人表情古怪,当即探头看来:“这里面是什么?”

  “师妹。”

  赵杰急忙一拉崔莺,同时伸手遮住她的双眼,朝两人歉意点头。

  “抱歉,我师妹初出师门,不太懂江湖规矩,两位见谅、见谅。”

  “呵……”

  郭凡笑了一声,把书册还给周君房。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

  “川蜀道。”

  周君房知道郭凡有过目不忘之能,当下收起书册,朝远方回看。

  “早就听说那里风景不错,更是王……先生的故居,想来人杰地灵。”

  “川蜀道确实不错。”

  郭凡点头:“尤其是平湖附近所在,更是风景绝佳,只可惜……”

  “无需遗憾。”

  周君房面露肃容:“先生此行定然无恙,平湖之景,随时静候。”

  “嗯。”

  郭凡侧身,自身上取了一两银子放于铁匠台,并把刀系在腰间。

  刀无鞘。

  这种刀,大概也无需配鞘。

  知晓对方心意已定,周君房也长吐一声,抱拳拱手:“江湖路远,就此别过,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郭凡轻拍长刀,面上失笑:“也许吧!”

  “您……”

  周君房面色微变。

  “不必担心。”

  郭凡自然知晓他心中想法,当即摇头开口:“我只是应该走了而已。”

  “那,保重!”

  “保重!”

  两人拱手,彼此别过。

  “那个……”

  崔莺看着郭凡迈步离去的背影,轻咬下嘴唇,急忙跟了上来。

  “兄台,你应该也是去武当山的吧?我们也是,不如同行如何?”

  “师妹!”

  赵杰面上一急。

  “不是说好了不去武当山吗,咱们在这附近转转就行,那里太危险!”

  “你忘了,当初就是因为你答应不去武当山,我才答应带着你出来的。”

  “哪里危险了?”

  崔莺一脸不屑:“全天下的高手齐聚武当,那镇武侯再强又能如何?”

  “是镇武王。”

  赵杰指出她话中的漏洞。

  “镇武王!”

  崔莺点头,随即翻了翻白眼:“镇武王又如何?他也只是一个人,浑身上下能有几根钉?”

  “这么多武林高手扑上来,他武功再高,也会被眨眼剁成肉泥!”

  说话间,更是拿手比划了一下。

  同时看向郭凡,面上带出笑意:“兄台,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郭凡停下脚步,倒是认真思考了一下。

  “那也未必。”

  “怎么未必?”

  崔莺俏眉皱起,道:“如果武当山真那么危险,兄台,你也敢过去?”

  “我是有约在身,非去不可。”

  郭凡叹了口气,道:“两位大可不必凑这个热闹,毕竟,刀剑无眼。”

  “是啊,是啊!”

  赵杰连连点头:“师妹,你可千万不能胡闹,万一你出了点事,我怎么向师傅交代?”

  “哦!”

  崔莺双眼一睁,瞪了回去:“师兄,你在咒我是不是?我偏要去!”

  说着脚下加速,瞬间追上郭凡。

  “兄台。”

  她轻咬下嘴唇,面泛羞红,小声道:“我叫崔莺,是断剑山庄庄主的女儿。”

  “绰号……人称明月仙子。”

  “兄台如何称呼?”

  “……”

  郭凡侧首看了她一眼,无语摇头,迈步继续前行。

  “哎!”

  “师妹,人家不想理你。”

  “才不是!”

  崔莺怒急跺脚:“师兄,你要跟就跟着,我今天就去定武当山了!”

  “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

  赵杰也是一脸心焦。

  刚才还说要在附近游玩,怎么突然间,就一定要去武当山了?

  还未等他想明白,崔莺已经再次追上前去。

  “兄台,我看你相貌出众,英姿挺拔,样样都好,唯独却一把合身的兵刃。”

  “我们断剑山庄,就是以锻造兵器而闻名江湖,兄台若是有意,我可以让我爹爹给你打造一柄兵器。”

  “我爹可是闻名江湖的锻造大师,现今的十大名剑,就有一把出自他的手中。”

  “还有惊魂双剑客的双剑,三星夺命叟的夺命刀等等,都是我爹打造的。”

  “你只要让他看看你的手,略微丈量一下尺寸,就能打造成合适的兵刃。”

  “说起来,你这手皮肤真好,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法保养了吗?”

  “可一点都不像一位刀客的手。”

  “…………”

  “师妹。”

  赵杰跟在后面,目瞪口呆。

  他就算是反应迟钝,此时也能看得出来,师妹对别人起了心思。

  一时间,心中不禁生出一股苦涩。

  不过想想那人的相貌,怕是没有男人不嫉妒,倒也可以理解。

  但……

  师妹心性未定,现今喜欢美男子,等年纪大了就知道稳重的可靠了。

  嗯!

  就是如此。

  有着崔莺的絮絮叨叨,一路上倒也不寂寞。

  郭凡缓步而行,半分心思留在身上,几分心思却是放在那易经洗髓功上。

  与九字真言相同,这门功法应该是自古有之,只是被周君房复原了而已。

  此功极其玄妙。

  按经文之中的记载,好似可开人身顶轮!

  所谓顶轮,应是道门所说的祖窍。

  顶轮一开,有种种神通,能得天耳通、神足通、天眼通、他心通。

  这一非武学范畴。

  算得上是神通仙法了!

  当然,历来功法的描述大多有其夸大之语,尤其是佛经最甚。

  所谓的神通,想来是无稽之谈。

  但祖窍打开,确实能有异能。

  这在古断宗的笔录中有所记载,只不过那种境界,就算是他也未曾达到。

  似乎,涉及到罡气之上,乃至先天之上的境界。

  此界先天已是巅峰,就连罡气都未曾涉及,想不到却有关于眉心祖窍的传承。

  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武学路子的发展走了偏,直接越过了罡气境?

  “前面就是武当山了!”

  崔莺的声音,打断了郭凡的思绪。

  抬头看去,天地间,一座巍峨高山矗立,山巅没于白云之上不见踪影。

  如今天气严寒。

  此山遍及皑皑白雪,寒风拂过,雪花飞舞,如同波浪般荡漾起伏。

  山间有仙鹤。

  想来是天地中的异种,这种天气也能当空飞舞,时而鹤唳几声。

  “好山!”

  “好景!”

  郭凡开口轻赞,又轻轻摇头。

  “可惜……”

  “别可惜了。”

  赵杰快步上前,脖颈微缩:“这里的情况不对劲,咱们赶紧离开。”

  “哪里不对劲?”

  崔莺一脸呆愣。

  “这附近一个人声都没有,这还不对劲?”

  赵杰大急,拼命跺脚:“平常时候的武当山,岂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且……”

  “杀气!”

  郭凡抬头,面露轻笑:“好浓的杀气,却不知有多少人动了杀心!”

  “那是当然了。”

  赵杰急道:“天下武林高手齐聚一堂,就是为了杀死那镇武王。”

  “这种热闹,咱们事后听人说也就是了,可千万不要上赶着过去。”

  “师兄。”

  崔莺皱眉:“你真没出息!”

  “你看看这位兄台。”

  她朝着郭凡一指,道:“这位兄台就连一柄趁手的兵器都没有,都敢来!”

  “而你……”

  “胆子真小!”

  “我……我这是担心你。”

  赵杰面上通红,急道:“师妹,那镇武王是个天生喜欢杀人的大魔头。”

  “咱们安全起见,还是走吧!”

  “我不走!”

  崔莺猛一摆手,赌气道:“要走你走,我要上山,亲眼看看那镇武王长什么模样。”

  “兄台,等等我!”

  说着,快步上前跟上郭凡,朝着武当山山脚处的石阶踏了上去。

  “唰!”

  三道寒芒,同时袭来。

  凭借着多年接触兵刃的经验,崔莺第一时间就辨识出来袭的是剑气。

  顶尖高手的剑气!

  出手的人,每一位都不比自己的父亲、断剑山庄现任庄主弱!

  而且三人藏于雪中,气息丝毫不显,此即突然爆发,杀机刺骨。

  崔莺身躯一僵,脑海一片空白。

  完了!

  自己要死了!

  “唰!”

  好似有刀光一闪而逝,那刺骨杀机陡然消失不见,好似错觉。

  崔莺面色发白,颤颤巍巍的转头。

  就见三具尸首已是横隔不远,而身前的‘兄台’却已持‘刀’在手。

  跪求订阅、收藏、月票、推荐、打赏、加书单……

  有写书的,求个章推…

  :。:

看过《万界真武大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