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万界真武大帝 > 208 只叹江湖几人回?

208 只叹江湖几人回?

  真武七截阵!

  据传。

  此阵乃武当先祖观山所创。

  武当山大势磅礴,气象万千,森然万有,包罗极广,若能以此创出一门剑法,定然精妙无双。

  只可惜。

  就算是武当先祖学究天人、举世无双,一时间也难以创出这门剑法。

  据闻此祖立于武当山巅,不吃不喝、不眠不睡,沉思七日有余。

  直至有一日。

  旭日东升,照耀大千,他才猛的醒悟过来,哈哈大笑创出这门剑阵。

  既然剑法难以尽展奇妙,那就以剑阵包罗万象,演绎这天地之势。

  此剑阵,共分七路。

  每一路都有精妙之处,若是两路相合,则能相辅相成、攻守俱全。

  三人同使,威力还能倍增。

  七人组成剑阵,已是堪比十八位高手轮番上阵,当世罕有破者。

  三十六位高手同出,更是号称天下无敌!

  即使是少林罗汉阵,也要甘拜下风。

  当年的创出魔刀之人,就曾在此剑阵之前喟然长叹,自认不敌。

  想不过时隔经年,天下竟是再次出现能让武当派出此剑阵的高手。

  “铮……”

  剑声轻吟。

  一道道剑意横空浮现,天上地下、包罗万有,好似无处不在。

  举目看去,天下皆敌!

  郭凡举步上前,只觉浑身刺痛,无论前后左右,无一处安定。

  “好剑阵!”

  他开口轻赞,周身也亮起金光。

  护体罡劲如电光闪耀,也把来袭的剑意、剑气给排斥在三尺之外。

  “他受伤了!”

  有道人开口,眼神也微微一动。

  “不错。”

  当头的道人轻轻额首:“不愧是镇武王,闯到此地,竟然只是轻伤。”

  郭凡确实受了伤。

  刚才那一群老和尚非是易于之辈,而且借助阵法,劲气合一。

  就算他实力强悍,一番硬抗,也是受了轻伤。

  气息不稳。

  在平常时候自然无碍,但在真武七截剑阵面前却是显露无疑。

  “久闻武当剑阵天下无敌。”

  郭凡持刀在手,缓步而行,面上波澜不惊,体内气息却已沸腾。

  “今日,正要请教!”

  “……”

  场中一静。

  众道人怕也没有想到,面对真武七截剑阵,来人竟是不退反进。

  而且斗志昂扬!

  “好。”

  主阵道人点头。

  音落,剑阵转动。

  三十六位道人全力出手,在剑阵加持下,堪比一百多位当世第一流的高手合力。

  剑阵一动,剑气冲霄。

  方圆里许之地,劲风卷动,一股无形龙卷凭空而生,拔地而起。

  龙卷的核心,三十六位道人或蹲、或跃,或平剑直刺、或挥剑上撩。

  没一人剑法都不相同,每一位都与其他人相互补充,剑气更是席卷全场。

  在郭凡眼中,在场所有人的剑法都有破绽,但汇在一起就再非破绽。

  “嗡……”

  刀身轻颤。

  好似面对眼前的剑阵,就算是魔刀,也难以斩出。

  “嘶……”

  剑光迎面而来,直刺眉心。

  郭凡手臂轻轻一动,长刀正中来袭的剑刃,但还未等他发力。

  前后、左右、上下,各有一道剑光袭来。

  “喝!”

  喝声之中,几十道剑气搅动如龙,出现在他移动的任意方位。

  截!

  斩其先手!

  让人无从抉择。

  “哼!”

  郭凡鼻间轻哼,周身陡然一亮。

  罡气,爆发!

  “轰……”

  罡,至刚至猛,无有扛者。

  恐怖的劲力当空炸开,就算是剑阵紧锁的此地,也陡显一片空白。

  更有数人口喷鲜血,倒飞而回。

  剑阵,当即一乱。

  不好!

  众道人眉心跳动,瞬间变换阵势,而一人也已持刀从中冲出。

  刀出,剑光洒落。

  “叮叮……当当……”

  急促的碰撞声当空响起,郭凡身形闪动,一道道圆环刀光乍现。

  身周,剑光如同天际闪烁的群星,演绎地势变化,随着刀光不停卷动。

  三十余人纵跃不定,剑气呼啸,每一次出招,都汇聚众人之力。

  就算是先天,在这滚动不休的剑阵之中,怕也难以支撑多久。

  但这其中绝不包括郭凡。

  “呼……”

  郭凡悠长吐息。

  连番大战,他体内的气血激荡不休,好似大海波涛,在周身席卷不止。

  身上的窍穴,在这种情况下,也纷纷松动。

  不时,就可能有一个打开。

  在他的眸子里,映衬外界的剑光,凌厉的杀机,也刺激着他体内的变化。

  心神、真气、肉身,都已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转动。

  “彭!”

  再次一声巨响。

  又有一人口喷鲜血倒退数步。

  “不对!”

  有道人大吼:“他的回气速度太快,真气无休无止,不能硬拖下去。”

  “变阵!”

  “杀!”

  剑阵一变,杀机陡然一增。

  “嗯?”

  郭凡眉头微皱,身躯也随之一转,刀光划出道道圆环把自身包裹。

  “叮叮……当当……”

  碰撞声络绎不绝。

  一股无形寒意,也浮现当场,让诸多道人面色发白,心中发慌。

  “魔刀!”

  “快!”

  “嗡……”

  郭凡双眼陡然一沉。

  内心深处,煞气奔涌不止,转瞬与魔刀相汇,刀光也随之一肃。

  这股煞气可能来自于杀戮,也可能来自于沙场,或者来自于死于他手中的亡魂。

  但无疑……

  就算是魔刀之主复生,也绝不可能有他身上那么浓郁的煞气。

  “呜……”

  蓦然。

  一股阴风在场中浮现。

  伴随着魔刀刀势越来越强,周遭的日光好似也被彻底吞噬不见。

  黑暗,笼罩整个剑阵。

  “杀!”

  喊杀声,好似让刀光更胜。

  缤纷狂舞的漆黑刀光,与象征山川地势的璀璨剑光,在升至巅峰之际,两相对撞。

  “轰……”

  一股剧烈的波动,自山间涌现,瞬间席卷里许之地,震荡四方。

  良久。

  “咳咳……”

  “唔……”

  口角溢血,轻咳不止的郭凡出现在山间小道上,步伐略有迟缓的朝上迈进。

  他身上的衣衫有些许破碎。

  坚不可摧的金身,也出现了道道剑痕。

  气息,更是显出混乱。

  “哒……”

  武当山,大殿广场。

  郭凡驻足。

  偌大的广场,此即只有七人。

  但这里的每一位,放在江湖上,都是跺脚一方巨颤的大人物。

  曾经的天下第一人张道真。

  五毒教教主顾凤凰。

  乐中圣手萧大先生。

  武当掌教清微散人。

  龙门寺枯荣禅师。

  摩柯寺法显圣僧。

  还有一人,白发苍苍,好似已经年过百岁,却是立于众人正中。

  “武当玄诚子。”

  郭凡目视老者,好似人称他的来历,轻轻点头:“果然,你还没死。”

  “是啊,老道还没死。”

  玄诚子面容苍老,双手除了褶皱就是骨头,看上去极为吓人。

  但他的声音,却依旧极具磁性。

  “老道苟活一百一十三岁,一直在想为何自己到现在还没死?”

  “呵呵……”

  他目视郭凡,原本混黄的眼眸渐渐明亮,直至比年轻人还要通透。

  “原来,老道再等王爷。”

  “等王爷送老道一程!”

  “嗡……”

  他单手缓缓伸出,背后的古朴长剑自行弹飞出鞘,落入掌中。

  “王爷,请接剑!”

  剑出,剑光堪然,偌大广场再无一物可见,独独有一柄长剑刺来。

  剑意!

  这等纯粹的剑意,彻底压制了郭凡对外界的感知,一应变化也尽数难以施展。

  这个老道士活了一百多岁,身躯精气早已枯竭,但心神竟如此强大。

  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几乎能化虚为实。

  只是剑意,就让人心神沉沦,如有真正的刺痛传来。

  郭凡毫不怀疑,他这一剑,只是剑意也能杀人!

  “皆!”

  张道真的声音响起。

  是九字真言。

  声音一落,郭凡的身躯就如被层层无形劲气捆缚,移动困难。

  “兵!”

  郭凡屈指,掐诀。

  虚空一震。

  “唰!”

  魔刀横空而出。

  好似凄厉鬼啸声响起,一抹漆黑刀痕瞬间掠过玄诚子的身躯。

  而此时。

  心佛掌、大威天龙拳,也已出现在面前。

  更有数道凌厉杀机,紧锁周身。

  “来到好!”

  郭凡狂啸,乱发飞舞。

  他的一双眸子彻底化为漆黑,气息如同火山爆发、海浪奔涌,轰然涌现。

  面对来袭的攻势,不闪不避,狠狠撞去。

  “杀!”

  …………

  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雪花飘落。

  入水即化。

  山间小道因无人打扫,数日前落下的积雪,已经遮盖了路径。

  踏在其上,其声清脆。

  “咯吱……咯吱……”

  郭凡赤脚而行,长发披散,衣衫零落,就如沿街乞讨的叫花。

  他的身上,遍及伤口,鲜血浸透了衣衫。

  每一步踏过,脚下都是一片殷红。

  “船家!”

  立于岸边,他抬手朝着远处招呼:“劳烦过来一趟,我要搭船。”

  “这就来。”

  嘶哑的声音响起。

  也不见船家如何作势,那乌篷船竟是如同利箭一般,急速射来。

  “船资三枚大钱,或者五枚老钱。”

  “可惜。”

  郭凡轻叹。

  “来时匆忙,却是忘了带钱,不过我这里有把刀,不若用它来抵船资如何?”

  说着,把手中刀抛了过去。

  “可以。”

  船家目光落下,轻轻点头:“客官的刀,抵扣船资,绰绰有余。”

  “那就好。”

  郭凡哈哈一笑,迈步上船。

  “酒香?”

  他鼻间轻嗅,当即轻击双掌:“船家好雅兴!”

  “暖身的劣酒,不值几个钱。”

  船家摆动船桨,淡然道:“客官船资给的够多,如果想喝请随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

  郭凡大笑,伸手摄来酒坛,仰头灌了一口。

  酒入喉,火燎般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也让他虚弱的气血为之一暖。

  “爽!”

  “客官想去哪里?”

  船家开口。

  “去哪里?”

  郭凡抬头,两侧山峦尽是白雪,不时有鸟兽惊飞,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船家打算带我去哪里?”

  “……”

  船家默然。

  良久方道:“一处没有杀戮的养身之地如何?”

  “哈哈……”

  郭凡笑声震天:“船家好意,心领了,奈何在下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那去处,不是我的归处!”

  “何必如此!”

  船家轻叹,双手也放开船桨,任由乌篷船朝着远处江水飘去。

  “王爷,适可而止。”

  “你也来劝我?”

  郭凡眼眉一凝,一股冲霄煞气奔涌而出,惊的下方游鱼四下穿梭。

  “可惜……”

  他目视对方,轻轻一叹。

  “你来迟了!”

  “嗯?”

  船家皱眉。

  与此同时,她身上的气息缓缓扩散,与这江水、山川渐渐相融。

  天地间,悄然一静。

  “天剑!”

  “魔刀。”

  郭凡双目闪动,神光跳跃,随即再次一叹。

  “太迟了!”

  “王爷,此话何意?”

  “我要走了。”

  场中一静。

  船家目视郭凡,眼神中有诸多复杂情绪。

  良久,方道:“你曾说过,我们是故人,但……,你到底是谁?”

  “即是故人,又何须多问。”

  郭凡淡笑。

  说话间,他的身上缓缓浮现一层朦胧白光,身形,似乎也开始变的模糊。

  “你……”

  船家面色一变。

  她的眼中好似闪过焦急,当即上前一步,问道:“你以后可还会回来?”

  “回来?”

  郭凡回望江水,语声淡然:“这个世界,没有让我留恋的东西。”

  “丫头,在后面山脚下,有我留下来的东西,如果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有缘,再见!”

  话音袅袅。

  人,已消失不见。

  卫离呆在原地。

  良久,突然迈步,朝着远处的江岸行去。

  她的脚下是江水,步伐更是缓慢,但落水却不下沉,而是步步生莲。

  一步,数丈。

  晃眼间,已是来到一处山岩所在。

  那山岩上,被人以指劲刻下千余文字,虽不多,却字字珠玑。

  其下,更有一行小字。

  “遍观此界武学,终得偿所愿,逐留下此卷以作报答!”

  “他界武人,留。”

  卫离遍观文字,闭上双眼。

  “窍穴、罡气。”

  许久。

  雪花越落越急,渐渐已是覆盖了山岩,她僵滞不动的身影才消失不见。

  十年后。

  此界出现了两位惊才绝艳的人物。

  北有无名女剑客,喜泛舟江上,曾一剑切割洪水,拯救万民,其威如同仙人。

  南有周姓宗师,传武天下,名震一方,有种种异能。

  据闻,两人曾有过几日交流,彼此敬佩,却并无传来高下之分,倒是某一人的名字屡屡出现。

  至于镇武王……

  其人消失不见,余威犹存。

  就连曾经的部属,在不知其生死的情况下,也无人敢于轻动。

  但因为有心人的刻意无视,这个名字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人遗忘,史书不载,好似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跪求订阅、收藏、月票、推荐、打赏、加书单……

  有写书的,求个章推…

  :。:

看过《万界真武大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