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帅教官 > 第001章? 帅教官要带女新兵

第001章? 帅教官要带女新兵

  “帅啊,虽然你离开一线战斗岗位了,但是不意味着你可以松懈了。你在第404特殊部队里学到的这一身本事得让新同志继承下去!”

  离开的时候,部队长这么对伤愈归队的李帅说,向李帅提了最后一点要求,对这位他引以为傲的部下寄予厚望,忍痛送别。

  三个月之后的初秋,南方沿海,第301综合训练基地。

  天气非常好,早晨的阳光从东边洒过来铺在营区里,树木整整齐齐,花花草草欣欣向荣,有鸟儿在高歌,四处飞舞,叫醒了大地。

  规规整整的营区安安静静地躺在这座被誉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城市西郊,一堵围墙把墙内外分成了两个世界。

  正是早上搞内务的时间,官兵们以小组为单位在营区各处打扫卫生,更多的兵在营房里整理内务,动作麻利干脆。沉寂了一夜的营区依然安静,只是多了许多生机。

  李帅对着楼梯转弯处的军容镜整理着装,确认新式星空迷彩服是规整的,这才齐步走到基地政委办公室门口处立正喊报告。

  “小李,来。”

  “是!”

  基地袁政委笑着示意李帅坐下,问,“到三零幺两个月了吧?”

  “报告政委,四十五天。”李帅回答。

  李帅离开老部队之后先是到战区军训部报到,然后直接回家休探亲假,一个多月后才到的第301综合训练基地。

  “好,你不错的,上级领导特意交代要多压担子。生活方面能适应吗,放松点,坐。”袁政委坐下,点了根烟后把手边的烟推过去。

  李帅稍稍放松了一下坐下来,早上整理内务时间里不要求戴军帽,可以相对放松一些,拿起烟也点了一根,微笑说,“能适应,南方的天气很好,这里环境也很好。”

  “那就好。”袁政委摩挲着光秃秃的脑袋,笑着说,“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我说,家里有什么困难吗?”

  “没有。”李帅回答。

  这不是客套话,李帅这边如果有困难,袁政委是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解决的。李帅和基地的其他教官不一样,这位年轻骨干是负伤之后调过来担任教官工作的。

  “你在新教官集训队表现很出色,上级给予了高度评价。”袁政委拉开抽屉取出晋衔命令和四级军士长军衔,“个人二等功和提前晋衔命令下来了,从今天起你就是四级军士长了,小李啊,组织准备要给你加加担子。”

  所有教官在承训新兵之前都要接受集中培训,李帅到基地后直接就参与了培训。出身特殊部队的他各方面素质自然是一等一的好,给基地所有教官树立了一个全新的标准。

  伤愈归队被调到第301综合训练基地担任教官后,他一度意志消沉,甚至产生了退役的念头。在领导和战友的帮助下逐渐恢复了信心,而基地组织的新教官集训很好地让他重新找回了继续服役的意义。

  老首长的话常在耳边回荡:“李帅我告诉你!部队需要能打仗的战士更需要能教人打仗的教官!你小子要证明自己还有用处你就给老子带出更多的优秀战士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李帅就重新树立了理想目标,要在教官这个岗位上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为部队培养更多的优秀战斗员。

  侦察兵集训、特种兵集训,未来有许多长期短期集训,他决定哪个难度高就带哪个!

  作为第404特殊部队的王牌战士,他的经验十分丰富。入党八年,同龄人当中他算是老党员了,政治思想相当过硬,干起工作来领导十分放心。

  此时的个人二等功和提前晋升四级军士长就是组织对他的充分肯定,实际上更是表彰他在原部队所做出的贡献。

  2010年入伍,李帅现在是第八年,去年晋升的上士,现在等于是提前三年扛上了四级军士长衔级。

  李帅猛地站起来立正说道,“我一定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坐坐坐,快坐。”袁政委压着手说。

  等李帅坐下,袁政委说道,“秋季新兵入营工作进入了尾声,有这么个情况,今年部队加大了女兵的征集力度,前些天上级领导机关指示,我们基地要承担一部分女新兵的新训任务。基地新训工作会议统一了意见,要选拨一位政治思想可靠、工作作风过硬的教官来负责女新兵的新训工作。组织呢准备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李帅顿时错愕,帅气的脸庞都扭曲了,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说话都结巴了,嘴角一抽一抽的,脑梗了似的,“女,女,女兵?政委,这个,这个,这个……”

  女兵是什么鬼?

  堂堂第404特殊部队优秀士官、优秀教员,带的都是各个军兵种挑选出来的精锐,别说女兵了,不符合条件的精锐男兵都到不了他手下!

  摆摆手,袁政委呵呵笑道,“男兵女兵都是兵,男新兵怎么训女新兵就怎么训。当然,女新兵和男新兵终究是有区别的。基地没有承训过女兵,这方面主要靠你在施训过程中摸索,总结出一套经验来。”

  李帅脑子都乱了,在他看来女人就该带孩子做饭,跑部队凑什么热闹。想到女兵,他眼前浮现出来的就是女人花枝招展的形象,然后就是文艺演出的时候在舞台上唱歌跳舞的女兵。

  以前在军校有遇到过女军人,都是女技术军官,但是几乎没交流过,后来到了野战部队就再没有见过女军人。

  对他来说,女兵是一种传说中的兵。

  现在要他负责女新兵的新训,在他眼里绝对是无比艰难的任务。

  好一阵子李帅才缓过神来来,马上说道,“政委,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但是带女兵,这个,这个我真的带不了!”

  袁政委似乎早就料到了李帅的反应,起身笑着压手示意别激动,走过去倒了一杯茶过来放在李帅面前,说,“女兵有什么可怕的,也是兵嘛!”

  “这,女兵啊政委,我是男的,这个怎么带,应该让女干部女士官来带。”李帅脸上写着的是一万个“拒绝”,他连恋爱都没谈过,和女人说话都够呛,更别说带女新兵了。

  袁政委拿起烟来点了根,让李帅也点了一根,让气氛缓和一些后笑呵呵地说,“不是这么来考虑问题的。男兵女兵首先是兵,兵该怎么训就要怎么训。你要这么来思考这个问题明白吗。当然,男女有别是肯定的,具体怎样训,主要靠你摸索。”

  “摸索,我……”

  袁政委摆手打断李帅的话,不容置疑地说,“组织上已经决定了。主要是两个方面的考虑。第一,以往的女兵下连后基本分到后勤岗位,接接电话搞搞后勤什么的。今年的这批女新兵全部要到战斗岗位上去。培养女战斗员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是第404特殊部队出来的,全基地你最有资格担任这次任务。”

  “这第二个方面则是考虑到思想政治方面的一些问题。你的个人问题是最清白的,你的思想方面是最可靠的。我不客气地说一句,让一些老油条来带这个排的女新兵还不知道带出什么兵来。”

  李帅心里暗道,这下完了,这苦差事怕是真落自己头上了。

  他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烟,从来没有过的焦虑和忐忑,他宁愿去面对世界上最凶残的敌人也不愿意面对女人,而且那还是一群女人!

  身边结了婚和有女朋友的战友经常说聊起女人这个话题,通过他们的描述,李帅眼里的女人是世界上最具杀伤力的生物。

  无情啊!

  忐忑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和女人交流,带新兵是一门学问,交流非常重要,尤其是思想交流。

  “四会”教员指的是就是会讲、会做、会教、会思想政治工作,第四点非常重要,要及时发现和消除新兵的心理障碍,调动情绪、鼓舞士气,促使新兵排除杂念全力以赴搞训练。

  李帅的思想政治工作搞得非常好,但针对的是男兵,他有丰富的经历和扎实的思想政治基础,信手拈来能够轻而易举地调动官兵积极性、能让部队嗷嗷叫要打要杀的。

  可如果是一群女兵,他就抓瞎了。

  “这个任务已经决定交给你,你还是好好想想把兵带好,打响这第一炮。”

  袁政委转回去坐下,说,“现在的孩子很不一样了,社会发展迅速,一天一个变化,和你当初入伍的的时候是完全两回事。尤其是女兵新训,你还是要动动脑筋想想怎么把她们带出来。这是我们基地首次承训女新兵,意义重大。”

  “我的要求有两点,第一呢是安全,绝对不能出现训练伤亡,不能出现私自离队,你以前搞的训练和我们普通部队很不一样这个我清楚,所以这个训练强度上你得好好把握一下。”

  “是,政委。”李帅的神情不断变化,像是在唱一场苦戏,声音苦得让人冒鸡皮疙瘩。

  在原部队他是经常当教官的,接手的兵都是从各个部队选拨上来的尖子老兵,训练标准自然是特殊部队的标准,是超高难度的训练,但是他从来没有带过新兵。基地也很清楚这一点,认为除非人手不够,否则让李帅带新兵是严重的资源浪费。

  新兵训练这个度他的确是要好好的把握一下,尤其是针对女新兵。

  “好,这第二点呢是效果。我刚才说了,今年过来的女兵全部都要分到一线作战部队,全部上战斗岗位,是新的尝试也是挑战。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也要为部队送去优秀的兵员。新兵训练从三个月延长到了六个月,时间长了但是内容也多了,要求也相应的提高了一些。到了单兵专业训练阶段,你得花点心思好好想想这批女兵的分配方向,进行针对性的教学。”

  李帅认命了,不认命也没办法,命令下来就要执行,甭管你多么不情愿。

  他强撑着打起了精神来,问,“明白。政委,有多少人?”

  “三十人。”袁政委说。

  李帅垂头,“明白。”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可不得天天看十场戏。

  袁政委笑着说,“入伍之前她们已经在当地武装部的组织下进行了十五天的队列训练,你的工作量不会很大,至少起步是比男新兵要高一些,所以不用太担心。”

  听这个意思是不准备给李帅配助手了,李帅有些费解。

  三十人是一个排的规模了,起码要配三个班长和三个副班长,如此才能满足带训要求。可是现在看来就李帅一个光杆司令,组织这么做的用意李帅想不明白。

  “她们今天下午到达,编成独立女兵排,你是排长。住宿安排在三号楼,队列训练场地三号篮球场。上午你把其他事情放下,带几个兵过去把三号楼收拾出来。”袁政委说。

  李帅站起来立正,深深呼吸了一口,悲壮地说道,“是!”

  随机转身离去,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意思。

  忧心仲仲的回到教官队,叫了几个兵带了扫帚垃圾桶等工具直奔三号楼,撸起袖子就搞起卫生来。

  三号楼空了有些时日了,这里主要是给基层军事干部集训用的,和其他几座楼相比环境好一些,生活设施也相对齐全一些。

  几个兵听说要来女兵,三号楼是给女兵准备的,就打了鸡血似的热情高涨地搞起了卫生,仿佛这么做就能找到女朋友似的。

  三号楼和其他楼房一样,都是板板正正的对称的三层营房,整个南方地区的营房样式甚至营区布局都相差无几,是有一套营房建设规范的。

  一楼是值班室、器械室、物资室、健身房、活动室,二楼和三楼是九间学员宿舍和三间教员宿舍,能够容纳一个建制连规模的学员队生活以及一定的室内训练。

  基地没有给李帅配备助手,意味着他要一个人和女新兵们住在这里,难怪袁政委特别强调组织筛选的几个条件里有“政治思想可靠、工作作风过硬”这样的字眼。女兵和男兵的区别不只是身体构造之分。

  事实上李帅此时是脑袋一片空白。

  基地教官队大部分都是未婚的青年军官青年士官,都是过来人,基地领导太清楚小伙子们的情况了。为了做到绝对安全,基地领导是经过好几轮慎重考虑才拿出的方案——让李帅一个人带,后期视情况增加人手。

  基地领导对从第404特殊部队出来的兵有绝对的信任,作为第404特殊部队的一等功臣,负伤后转到这里来工作的李帅是绝对让基地领导放心的。

  李帅在一楼走廊台阶那里坐下拿出烟来点上抽,脑子里乱得很,费尽了力气也没能理出一个头绪来。女新兵下午就到了,他连施训教案都没有,当真是一次很紧急的重要任务啊。相信基地也是这几天才接到的命令。

  关键是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方方面面都是一片空白。

  搞卫生的几个兵凑过来好奇问,“帅班长,女兵干什么的?是不是唱歌跳舞的?”

  “肯定是文艺兵这还用问。”就有另一个兵说了。

  “文工团都撤编了哪还有文艺兵,我看啊应该是通信兵,要不就是话务兵。”

  李帅烦躁得很,挥手说,“打听那么多干什么,赶紧的把卫生收拾好!”

  几个兵嬉皮笑脸的去了。

  等兵们打扫完了卫生之后,李帅打发他们回去之后,拎着背囊进了二楼靠楼梯口的教员宿舍,马上动起手整理内务,继续思考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开展。在充分认识到了女新兵首先是新兵这个重要前提之后,李帅一咬牙,心里发了狠。

  把以前在原部队带训那一套拿出来改一改应该没问题了。

  心里稍稍有底之后,李帅迅速整理好内务然后埋头撰写起施训教案大纲来。首先确定了第一周的训练内容,起码不至于一开始就手忙脚乱。到了这一步李帅稍稍放心了,心中莫名的紧张却是怎么都消除不掉。

  有许多种心情,唯独没有期待。

  :。:

看过《帅教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