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帅教官 > 第016章 伤心的误会

第016章 伤心的误会

  九月中旬的鹏城,夜里有些凉了的,早晚温差较大,又临近海岸线,阵阵晚风过来还是有一些寒意的。

  李帅胸中那口浑浊的气体缓缓地吐了出来,脱下迷彩上衣弯腰披在了陈笑身上。陈笑蹲在四楼西边的角落里,两只小臂叠着搁在膝盖上,脑袋深深地埋了下去,肩膀一耸一耸的。

  肯定和晚上的电话有关。

  李帅反倒放心了,只要不是跑,只要不离开这栋楼,再大的事都是小事。

  他靠着墙壁坐了下去,也没说话,一会儿看看星空,一会儿看看陈笑。陈笑一会儿哭出些声音来,一会儿憋着气流泪。

  让这个神经大条的女新兵如此伤心,到底是什么事呢?

  他在乱猜,从未恋爱的他又如何懂得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伤心如斯不过爱情。

  “家里出什么事了,和我说说。”李帅轻声问。

  陈笑埋着头,胡乱摇头,嘤嘤哭着。

  轻叹了口气,李帅又轻声说,“跟教官说说,如果的确是重要事情,我向领导为你申请几天假期回家看看。”

  他分析应该是有直系亲属过世,大概只有这样的事情才会让最守纪律的陈笑在此时此刻躲到一个她认为能够给她安全感的角落独自垂泪。

  “我不,我不回去,我不回去!”陈笑抬起头,坚决地看着李帅说。

  那张娃娃脸梨花带雨,眼袋红肿,清水鼻涕挂着,嘴唇有些发白,脖子一抽一抽的,明显的过度伤心哭泣的后遗症。

  陈笑连忙的抹掉清水鼻涕连同眼泪抹在了衣袖上,深深的调整了一下呼吸,说,“教官,我不是家里有事,是别的事情。”

  “跟教官说说。”李帅松了口气。

  如果是直系亲属去世,按照现在的规定可以申请七天假期回乡奔丧,但是毕竟才入伍第十八天,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或者说造成什么影响,李帅心里也没底。他当年参军的时候,义务兵两年里是不能回家探亲的,不管是什么原因。人们认为军人伟大,伟大在何处,不仅仅在看得见的许多处,还有许许多多看不见的付出。

  现在部队的许多规定越来越趋于人性化,各项制度越来越完善,较之以前有很大的进步,有了许多解决官兵们实际困难的政策依据和规定。

  陈笑低下眉眼,说,“我男朋友跟我分手了。”

  说完,泪水就又洪水一般涌了出来,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这……”

  李帅吃了一惊,“分,分手?哦,你男朋友和你分手,原来是这个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吓我一大跳……”

  说到最后才反应过来说秃噜嘴了,陈笑哭得更厉害了。

  可是李帅实在不知道该从何安慰啊,他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恋爱的滋味,也没尝过失恋的味道。这下他有些麻爪了,这可怎么办呢,政治思想教育集训也没有培训过这方面的思想工作技巧啊……

  好像还真有……

  李帅想起来了,的确是有,在新训教官集训的时候袁政委授课的时候谈到过这个问题。

  袁政委是这么说的,“现在的孩子啊,早熟,一些十六七岁就谈恋爱了,今时不同往日啊同志们,到了十八九岁上大学了,可以说没谈恋爱的反而成了异数。根据去年基地承训新兵的调查来看,新兵中有女朋友的占了百分之三十七,这是个很高比例了。”

  “我们面临着什么情况呢?新兵入伍后,基本上等于与社会隔绝,这些孩子所谓的爱情大多是维持不下去的,我们的预提士官集训都会讲到如何应对士兵失恋后的思想工作,就是说作为班排长、作为教官,你要怎么样开导你的兵。以前那一套还是管用的,但是这部分工作我们也是要与时俱进的。”

  “怎么个与时俱进呢?首先我们教官要了解现在的年轻人恋爱是个什么情况,爱情观是个什么情况,针对现在新兵的心理特点,有的放矢地展开思想开导工作……”

  领导讲话比较大,听着空,不过认真思考领会精神后是能够很好的明白其中的指示精神的。问题在于,对于没有恋爱经验的教官来说,这个事真的不好办。

  李帅没辙,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绞尽脑汁地想,根据看过的书听过的故事,忽悠道,哦不,开导道,“人生自古谁……没有经历过几场轰轰烈烈但是没有结果的恋爱?”

  陈笑抹着眼泪看着李帅,李帅拿出一副饱经爱情之伤的沧桑和深沉,过来人的模样,稳住了自己,沉着声音说,“爱情之所以令人向往,不正是因为它既让人着迷也会让人痛苦吗?陈笑啊,你岁数还小,经历一次没有结果的恋爱不是坏事,教官我是过来人,我非常的能够体会你的心情。”

  他开始瞎扯淡了,回忆着说,“我还记得当年和初恋分手的那个夜晚,与你的情况差不多,但是我接到的是她的分手信。我入伍那一年严格控制打电话,主要是靠书信往来。她给我寄了两张她的照片说是留作纪念,她在信中写道,李帅,知道你参军之后我很痛苦,我能够理解你的选择,可是我无法跟随你的选择。你这么一走,一年,两年,抑或是三年?听说部队很严格,会死人,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我是女人,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我不能等你了,我做不到,对不起。”

  “看完信之后,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下来,我很爱很爱她,心里一直想着两年之后马上申请探亲假回家找她,等转士官开始拿工资了我就娶她给她幸福,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当时我的连长对我说,入伍两年对你们之间的感情意味着两年的考验期,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那么这段感情是不牢固的。同样的话我也想对你说,他向你提出分手我认为是不好的情况下最好的一种情况。”

  “难道你愿意两年后回家发现他同时还和别的女人交往吗?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以改变很多事情,一个人经历过两年的时间也会发生变化。对你,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新兵陈笑同志来说,利用这两年时间来考验你们之间的感情,同时有一个相对充裕的时间继续思考,而你在成长中,也许以后你发现他并不是你最终的选择也不一定。”

  “从教官的角度来说,我是希望每一名新兵都把全副身心投入到训练当中的,你们这个年龄段还不是找对象的时候,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只要你足够优秀了,更优秀的人会主动向你靠近。”

  陈笑听着有些愣了,教官不是单纯直男吗连卫生巾都不认识,原来经验这么丰富啊,她听进去了,情绪稳定多了,说,“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对对对,是这么个意思。”李帅松了口气,心里暗暗想到,看样子多看书是有好处的,这不,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

  陈笑注意到李帅松一口气的动作比较大,有疑惑了,问,“教官,你真的谈过恋爱吗?”

  这一问让李帅心里着实有些慌差点就露馅了,不过,他是什么人啊,第404特殊部队的优秀战士啊,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哪怕内心翻腾不已,面上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当然,教官是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初恋的。”

  李帅深沉的神情之中略带一丝自嘲一丝释然,还有一丝隐隐作痛。

  他这个演技是可以拿S卡的。

  陈笑追问,“可是你连卫生巾都不认识。”

  李帅皱眉反问,“什么卫生巾?别乱讲话。”

  “第一天我们都看到了。”陈笑终于笑了,抿嘴偷笑,小酒窝又出来了。

  李帅彻底放心了,呵呵地笑了笑说,“这与是否谈过恋爱没有直接关系,对吧?好了,别想太多,过去的就让它风吹云散吧,多大点事,你可是坚强的战士。”

  “是!我好多了,谢谢教官!”

  “回去睡吧,以后绝对不能私自跑出排房,下不为例!”李帅没有忘记严肃地训斥一番。

  陈笑猛地站起来,“是!”

  “先别走,把衣服还给我。”李帅喊住陈笑。

  陈笑尴尬了一下子,赶紧的把衣服换回去,心里暖暖的,小跑着下楼去了。确认陈笑进了排房躺到床铺上之后,李帅才彻底放下心来,不过后半夜他没睡好,一个小时起来一次去查一次铺,让陈笑搞得有些神经紧张了。

  今晚这件事情吓得他够呛,也为他提了一个醒,对女新兵的情况尤其是思想方面掌握得还不够全面,说明工作中还是存在不少问题的。

  到底被吓成什么样呢?说是屁滚尿流也毫不为过的,用魂飞魄散来形容更贴切一些。

  在带新兵的时候,班排长最怕的就是出现跑兵,说句诛心的话,如果你威胁你新兵班长说你不对我好点我就跑,以后他绝对会对你很客气,同时把你列为重点关注对象,当然,你在班排长甚至连长那里的印象就极度差了。

  李帅感到庆幸,只是发生了一个伤心的误会。

  满以为最后一个小时能够睡到起床号吹响,结果凌晨五点三十分的时候李帅就被一阵轻轻的脚步惊醒了,有几个女新兵正在从排房轻手轻脚地往走廊走然后下楼。

  李帅一个激灵,穿着充当睡衣的夏季体能训练服就冲了出去……

  :。:

看过《帅教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