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帅教官 > 第017章 开小灶加练五公里

第017章 开小灶加练五公里

  又搞什么幺蛾子,真不让人省心啊!

  李帅生气了,冲出走廊的时候却是猛地刹住了脚步。他看到几个女新兵在楼下集合排成了纵队,淡淡的月光下从她们的背影和侧面能够认出来是谁。

  何碧婷、张晓然、方雅颂,还有一位让他意想不到,那鹤立鸡群的身高,不是杭微微是谁?

  看她们这个样子是要开小灶搞训练啊!

  李帅的气顿时消了,欣慰地微微点头。何碧婷、张晓然、方雅颂是入伍前的班长,分别带一班、二班、三班。为了方便管理,带兵干部通常会在出发之前对新兵进行分班,任命几个临时的班长,几分钟就能把一个基本战斗编制建立起来。

  带兵干部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何、张、方三人训练很积极态度很端正,军事素质方面也是排前面的,当然,现阶段的军事素质指的是队列,还谈不上军事素质。这三位也是李帅重点考察的班长副班长候选人。

  晚点名的时候李帅说了一句大家发挥主观能动性,把一些允许开小灶搞训练的时间段说了出来。比如秋季作息的午休时间较长,可以利用一点时间联系叠被子,早上提前半个小时起床跑一趟三公里或者五公里。

  这些是被允许的,是教官乐意看到的。

  入秋的南方,日长夜短逐渐向日短夜长发展,夏季的五点三十分天色已经开亮,但是此时依然是黑乎乎的一片,黎明时分。这个时间段里气温是一天当中最低的,穿夏季短袖体能服的四位女新兵明显的在抖身体。

  带队的何碧婷,她有模有样的学着教官整理队伍,然后带着大家做热身动作。她们把声音控制得很好,近乎悄无声息了,不过此时实在是太安静了,偶尔几句交谈还是穿到了二楼走廊那里暗中观察的李帅耳朵里。

  “我们跑三公里还是五公里?”杭微微问。

  张晓然说,“我觉得跑五公里吧,教官不是说了吗,射击投弹五公里,步兵三大硬科目,五公里最重要。”

  “但是我们女兵只需要跑三公里啊。”杭微微说。

  方雅颂眼睛亮亮的,永远都很有光芒的样子,一边压腿一边说,“宁长勿短,而且我们现在是无负重跑,我认为应该跑五公里。”

  “我也投五公里的票,三比一,跑五公里。”何碧婷举了举手说。

  杭微微无所谓地摊了摊手,“没问题,五公里就五公里,谁怕谁。”

  然后大家嘻嘻的小声笑。

  “路线清楚了吗,就是我们跑三公里的路线,后面一直沿着那条路往前跑,到了四营路口左转下坡回到出发点刚好五公里。”何碧婷说。

  “你怎么知道的?”杭微微问。

  何碧婷说,“我问过教官,他们在营区里跑五公里就是跑这条路线。”

  “那走吧咱们就。”杭微微昂了昂下巴。

  她成绩中下水平,但是她很有信心,因为她的腿长,不认为跑不过其他腿短的战友。这是一位心高气傲的姑娘,身材的巨大优势带来的是不服输的心气,调整好了心态端正了思想之后,她是可以迸发出一些闪光点来的。

  李帅看着这四位迈开腿出发了,想了想,决定继续暗中观察。

  和大多数部队营区一样,301综合训练基地也是方形的,坐北朝南面朝大海,呈长方形,南北长约两公里,东西宽约一公里占地面积颇大,在里面沿着靠近营区围墙的道路跑一圈长度正好五公里。

  这不是巧合,而是在建造设计的时候就规划好了的。而且根据所在地块凹凸不平且有几个小丘陵的特点,充分利用起来设计了两个战术训练场。再加上一个以足球场为中心的运动场,八个灯光篮球场,一个低于地面五米的射击场,以及一条由南向北贯穿的主干道,基地可以用来进行训练的地方是非常充沛的,是按照最多容纳三千名官兵生活和训练的标准来建设的。

  橡胶足球场可以紧急改为最多四个直升机起降位置,并且机关楼上的瞭望台兼备了飞行塔台的功能。

  而营区外周遭五公里全是山地丛林地形,有一个自然水源保护区,一直到海岸线位置,全都是第301综合训练基地的训练区域。除此之外,在本省范围内,还有若干个野外轮训基地,都是能够进行利用的。

  这是一个多功能的综合训练基地,能够承训陆军部队所有兵种的所有训练。

  李帅直接穿插到了两公里处,那里经过一片小树林和一片香蕉林以及一片故意留下的老营区时代的老建筑物的残垣断壁,官兵们把那里称为老基地,是一个很适合埋伏的地方。因为基地承训了一千多名新兵,所以部署了很多岗哨,全部由基地的教官以及其他分队的官兵来担任。

  经过了好几个固定哨、游动哨来到了残垣断壁处,李帅在断墙上坐下,拿出世纪经典叼上一根,突然的冒出个人影来,他叼着烟迅速回身朝那人影扑过去,一个抱摔就使了出来。

  在他要把那人摔砖头瓦砾上之前的关键时刻,那人急得低声喊了出来,“哎哎哎,帅,是我是我!”

  李帅连忙止住,松开那人。

  那人咳嗽着揉着脖子抱怨道,“你要弄死我啊,咳咳咳。”

  “苏平果?”李帅一愣,看见苏平果戴帽子扎腰带的样子,顿时笑了,“我说老基地暗哨跑哪里去了呢,原来是藏这里来了。”

  原来是站老基地暗哨的教官,平时和李帅聊得较多的苏平果上士。

  “是吧,我一早说了,我要潜伏下来你不一定能发现我。”苏平果得意地说。

  都知道李帅是从第404特殊部队调过来的,武装侦察兵,和他们这些普通步兵部队上来的教官不一样。李帅居然没有发现苏平果潜伏在这里,苏平果自然是得意的。

  李帅拍了拍脑袋,“这段时间让女新兵搞得昏头转向,警惕性是有所下降了。”

  “你就偷笑吧,三十号女新兵都让你小子管上了,你这叫什么,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还抱怨,小心天收你。”苏平果嫉妒地说。

  李帅说,“我给袁政委提提建议,让你也来?”

  “别别别,我无福消受。”苏平果一听顿时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他夺过李帅手里的世纪经典,拿了一根点上抽,顺带着帮李帅点火,说,“不是我惧,我惧什么,不就是带女新兵吗,咱们又不是没带过,每年都要带那么多的大学生,经验丰富得很。主要是什么呢,你不知道啊,你的女新兵排基地很重视,上级很重视,听机关的人说军区陆军机关的领导隔三差五就来电话询问情况。你啊,好好搞吧。”

  李帅就越发感到压力山大责任重大了,轻轻的苦笑了一下。

  “一大早的到这里干什么来?”苏平果问。

  李帅说,“有四个兵开小灶跑五公里,我不放心,跟着观察观察。”

  “哟!开小灶啊,不错啊。你要求的还是她们自发的?”苏平果很意外,“我们一千多号男新兵还没有哪个连的兵主动开小灶。”

  李帅说,“算自发的吧,晚点名的时候说了几句什么时候可以利用时间开小灶搞训练,没想到她们这就开始了。”

  “搞得不错啊,这还没一个月。不过你小子胆子也够大的,敢让她们开小灶加练,就不怕有兵趁机跑了。”苏平果笑着说。

  李帅心里跳了跳,自信地笑道,“思想工作做到位,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再说了,基地遍布岗哨,要是让兵跑出去,难受的是你们这些站岗的。”

  “我顶你个肺,你不用排岗爽了是吧。”苏平果不满地瞪眼说。

  李帅问,“我顶你个肺是什么意思?”

  “我们的方言啊。”苏平果说。

  “我知道是粤语,什么意思?”李帅问。

  苏平果眼珠子转了转,“就是很惊讶很羡慕的意思。”

  “哦,听说你相亲成功了,我顶你个肺。”李帅认真地对苏平果说。

  苏平果愣了一下,恨不得扇自己大嘴巴子,咬牙切齿地道,“我谢谢你啊!”

  李帅一下子咧嘴笑了,“别以为我到这里时间不长就搞不懂粤语。”

  “好吧,我草率了。”

  远远的有脚步声传来,尽管很轻。

  李帅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这个速度还可以,他收起笑容,道,“过来了。”

  两人迅速在视野良好的地方隐蔽起来。

  首先出现的是何碧婷,用新兵的标准来衡量的话,这姑娘是真不错,方方面面的训练和工作都干得不错,算是女新兵独立排里的标杆了,严苛如李帅也挑不出很多毛病来。李帅还没有和何碧婷谈过心,这会儿打定主意今晚要好好的谈一谈,深入了解一下这个兵的情况,看看能不能作为新兵榜样给培养出来。

  在何碧婷身后二十多米位置的是方雅颂,又是一位还没谈过心的女新兵。李帅是按照从南到易的顺序进行针对性谈心的,放在最后的是他认为思想最稳定的一批人。

  然后足足一百多米之后其余两个人才出现,是张晓然和杭微微。从眼前经过的时候,李帅发现这两个人都在拼尽全力了,张晓然的体能素质让李帅有些意外。二十四岁正处于人的体能的黄金阶段,按理来说张晓然不应该会落到杭微微这个水平的。

  仔细观察了之后李帅发现了问题,张晓然跑步的节奏不对。

  至于杭微微,她要赶上何碧婷、方雅颂的水平还需要付出更多的汗水。

  等人远去了,李帅说,“果儿,你帮我个忙。抽空到服务社买点零嘴什么的,就是小姑娘爱吃的东西,再搞点饮料,另外订一个三层的大蛋糕,按照三十人份买,回头跟你算钱。”

  “没问题,我请客,洒洒水的事。”

  “走了。”

  李帅小跑着离开了,抢在那四位女新兵到四公里处之前先到达位置。

看过《帅教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