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惟一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皎皎明月

第二百一十六章 皎皎明月

  三清道宗的弟子,心性还算是不错的。

  对于灵初这个筑基初期的弟子,并没有筑基大圆满的弟子上来挑战。

  所有的筑基大圆满弟子,都各自选择了一处擂台守擂。

  灵初与蓝暖玉师姐比斗结果出来之后,趁着中间尚未有人上场,看了看四周,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八处擂台守擂成功了,皆是筑基大圆满的修士。

  也就是说,五十个名额,已经有八个名额确定了。

  灵初还特意看了看,那位红缨师姐,也成功获得了名额。

  这看了一眼的功夫,灵初所在的擂台之上,便再次有修士上台。

  或许是因为蓝暖玉师姐是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这样都败在了灵初的手上,接下来上台的这位弟子,同样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灵初看着眼前这个眉眼凌厉的师兄,眨了眨眼,这位师兄看起来可不和善。

  不同于蓝暖玉师姐打起来之前还有打招呼,这位师兄,一语不发,抬手间就是无数的金刃飞出,割破空气飞向灵初。

  这可真是来者不善。

  灵初眯了眯清眸,嘴角的笑意微微收敛,手下也毫不客气。

  直接一个幽冥刺神识攻击,相当于筑基中期修士全力一击的神识攻击,落入对手的识海之中,即使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依旧变了脸色。

  头部犹如遭受重创,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手中凝聚的灵力瞬息间紊乱。

  灵初虽然全力使用了幽冥刺,但是,并未在其中加入生死二气。

  趁着对面师兄识海混乱的瞬间,灵初身上青罗蝶衣泛起灵光,若有若无的星芒缭绕,周身数柄两仪剑化作一道黑白太极图,缓慢流转间,将所有金刃都击飞倒退。

  下一瞬,灵初直接手持水墨剑,欺身而上,眨眼间便到了这位师兄的眼前。

  待到这位师兄从神识晕眩之中回过神来,便与蓝暖玉师姐一般,眼中只看见一柄锋利的剑尖指着自己,不到一寸的距离,刺得剑下的肌肤生疼。

  还未喊出认输,这位眉眼凌厉,出手果决的师兄,就瞧见面前持剑的少女,轻轻一笑,眉眼一弯,下一刻,肚子一阵剧痛。

  然后,这位师兄只觉得耳边有风呼啸,眼前出现一片湛蓝的天空,自己就这般被人一脚踹下了擂台。

  这下子,连认输都不用喊了。

  灵初收回踢出的脚,两仪剑悬空而立,剑鸣四起,手中水墨剑横在身前,剑身寒芒乍现。

  对于出手不客气的师兄,灵初自然也不会客气。

  蓝暖玉之时,众弟子还未发现,待到第二个弟子上台,这一回众人总算是发现了,这个擂台上的师妹,虽然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是,却有着不弱于筑基后期的神识,而且,手中剑势一起,便是煞气纵横。

  显然,是个不好惹的对象。

  筑基大圆满的弟子之间,虽然没有明言,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各自占据一个擂台,不与其他同门争夺,更何况,这还是一位筑基初期的弟子。

  灵初连败两位筑基后期的弟子,筑基初期,筑基中期的弟子都有些踌躇。

  就连筑基后期的弟子,都有些不想与灵初比斗,打得过还好,这要是打不过,且不是丢人,况且,这场上,可是还有二十几个擂台,他们还不缺这一个。

  是以,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来继续挑战灵初。

  沉默间,一炷香的时间就这般到了头。

  灵初诧异的扭头看了看燃尽的香炉,清眸之中先是闪过一丝疑惑,随后便是满满的欣喜。

  虽说她早已做好了苦战的准备,但是,能够不用太过辛苦就获得名额,自然是更好的。

  负责这处擂台金丹真人在香燃尽的瞬间,袖中灵光一闪,灵初所在的擂台之上,便浮现出一道金色的令牌,灵初伸手将其接过,然后在其上烙印下自己的神识印记。

  这便算是获得了古战场的名额。

  就在灵初收起令牌的瞬间,脚下的擂台便在瞬息间自空中落下,重新融入道争台之中。

  灵初落在道争台上,迎面而来的,便是一道道好奇的目光。

  目前获得名额的,只有十三个,灵初是其中唯一一个筑基初期的。

  “虞师姐!太好了!”鱼小小从人群里挤了过来,人还未走近,欢快的话语声就传了过来。

  灵初看着鱼小小红扑扑的兴奋小脸蛋,脸上也露出开心的笑容,“詹台师姐他们呢?”

  鱼小小抬头示意了一下悬浮在空中的擂台,“你上去之后,詹台师姐也上了一处擂台,随后,云师兄,还有姜师姐也各自选了一处擂台,结果还没有出来呢。”

  “没有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灵初目光在众擂台之间巡游,很快便找到了詹台师姐几人。

  没有结果,就说明还没有被淘汰,自然是好事。

  詹台明月的对手是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只见詹台明月一袭雪衣皎皎,明月清辉般的面容平淡恬静,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眼中有淡淡的流光闪烁,对面的筑基中期修士便一动不动,如坠梦中,脸上神色变化莫测。

  于是乎,此处擂台之上,便极为奇特,对战的双方,竟然都是一动不动的。

  片刻之后,那位筑基中期的修士突然发出一声惊叫,额头上有豆大的冷汗滴落,詹台明月身如清风般的走到对手面前,一步一步,不疾不徐。

  手中灵光一闪,一块晶莹剔透的冰砖浮现,朝着对手的脑袋比划了两下,犹豫了一下,又落在了对手的肩膀之上,玉白的手握着冰砖,高高扬起,落下。

  与詹台明月对战的筑基中期修士,一点反抗也无,周身自动浮现的灵力护罩,根本挡不住詹台明月一砖头砸下去,瞬间破碎,随后,便见一道流光飞出擂台。

  那位筑基中期修士砰得一声砸入道争台之上,道争台的地板完好无损,倒是这一摔,将这位筑基中期的修士摔醒了过来。

  回过神来,这位筑基中期的修士先是眼里露出一丝茫然,随后,便是满眼的恐惧,害怕的看了一眼詹台明月的方向。

  眼神在接触到那道皎皎明月般的身影之时,浑身一抖,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铁青着脸,便转身直接离去,看样子,是连接下来的比斗都不参加了。

  灵初与鱼小小对视了一眼,詹台师姐.......已经这么可怕了吗?

  她们最近,没有惹詹台师姐生气吧?

  :。:

看过《大道惟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