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道家末裔 > 第二百一十三章:意想不到的发展

第二百一十三章:意想不到的发展

  /

  他拿过烟,看着我的眼神里又添了一份迷惑,像是不太理解为什么我不打算再装下去了。

  他要是这么想也没错,因为在座的几个“法官”根本就不了解猴儿庙里的事情,我随便编个听上去合理的故事也能说得过去。

  谁还能回去查证?

  谁还有本事把我编的故事拿出来一个字一个字的抽丝剥茧?

  既然他们通过这种询问的方式来试图分辨我们俩的区别,那就肯定代表我们此刻在生理上,或者说生物层面已经无法区分了。

  从本质上来说,我们都是真的。

  可我有些烦了。

  他是我,我是他,所以他也应该了解我们彼此的性格。

  我算不上大好人,但是胸口还有那么一点热血,也正是这股热血支撑着我不屑于去撒谎,不屑于去狡辩,不屑于去编造故事。

  比起死亡,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更加重要。

  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和我在一块儿上班的同事,而天南海北到处去冒险。

  为了我姐姐的同学,能带上兄弟陪她去那个什么鬼乌龟洞,和一大群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第二次的水产们打成那副德行。

  因为我觉得,情谊比生命重要。

  诚实亦是如此。

  所以我放弃抵抗了,躺平了,就墩在案板上等着它们宰割了。

  手里的香烟抽完,那个“真货”又抛过来一支,说道:“我们真的没有商讨下去的余地了吗,钟义大哥,我们都不会害人,你们也都了解真正的吴言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一定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对?”

  钟义张开嘴似乎准备说话,“真货”接着说道:“我偷偷观察过他,他和我一模一样啊,抽一样的烟,点一样的外卖,他就是我啊,你们说的什么害人,对不起,我理解不了。”

  他说的对,我和他是同一个人。

  而且现在事情的关键核心已经不在真假上面了,而是应不应该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去对付那个假的吴言,也就是我。

  钟义似乎没有回答真吴言的意思,而是从腰间拿出了我之前交出去的那把柴刀。

  我也终于明白,什么叫造化弄人。

  这一趟原本是陪伴小瑶的旅程,到最后却和小瑶彻底走丢了。

  而那个一直要置我于死地的秦欢,到最后却是我最想跟着离开的那个人。

  而这些和我并肩作战过的同门,到最后却都打算杀了我。

  我闭上眼睛,坐得笔直,打算迎接死亡。

  片刻,我听到钟义轻吸一口气,应该是在蓄着力气准备动手,我也死就咬着牙挺直了腰板,打算把这场死亡演绎的稍微壮烈一些。

  “呃啊!!!”

  突然间一声惨叫暴起!

  我浑身一颤,可想象之中的剧痛却并没有到来。

  紧接着,耳畔忽然躁动起来。

  我赶紧睁开一眼一看,只见那把柴刀,此刻正嵌在真吴言的鼻梁上。

  为什么要杀他?!

  真吴言一脚踹开钟义,手里的五寸钉也狠狠的扎在了身边花城的肩膀上,然后整个人往后一翻就钻出了金刚庙。

  “追!别让他跑了!”钟义一挥手,花城严飞堂就跟着他追了出去。

  我坐在地上看的目瞪口呆。

  完全没有理解到哪怕一丝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杀我吗,为什么要砍真吴言啊!

  此刻所有人都追出去了,而且听声音他们应该没有抓到真吴言,都在不断的埋怨对方,说什么三个人都抓不住一个人。

  我像是木偶一样机械般爬了出去,膝盖上沾满了真吴言脸上流下来的血,脑子里一片空白。

  出了金刚庙,几道光柱在角落里到处搜索,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吴言的身影。

  “怎么给他跑了!你们两个也帮不上忙!”钟义狂暴的怒吼道。

  花城受了伤,语气里能听出来他也是愤怒的不得了,“喊什么!你看他架住你手的反应那么快,一看就知道他意识到了,不然也不可能把五寸钉拿在手上!”

  原来钟义那一刀被那个吴言意识到了,这才伸出手挡住了钟义的手腕。

  否则那一刀,绝不会只是嵌在他脸上这么简单。

  凭钟义的力量,用柴刀把一颗人脑袋削成两半完全没有什么难度。

  原来是这样,那个吴言居然意识到了他们想杀的并不是我,而是他自己,所以及时采取了措施,挡住了致命的一击,而且还弄伤了花城。

  这时一道光柱扫到了我,然后飞快的移到了我的脸上,估计是在照我的脸上有没有刀伤。

  “赶紧找!”钟义大喊一声,然后我就听到“咚”的一声闷响。

  估计是钟义在愤怒之下一脚踹在了石头柱子上。

  现在的我彻底傻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立场究竟应该怎么摆放,我究竟应该逃,还是待在这里。

  手电光从我身上挪了开去,转而继续搜索那个吴言。

  看来,他们对我并没有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只手拍在了我的大腿后侧,我给吓得一激灵。

  一回头,我看到一个捂着脸的人,正蹲在地上浑身正疼的发抖,他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自己满是鲜血的嘴唇边上,颤抖着嗓音说了句,“是我…吴言…跟我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他就是同一个人的缘故,我丝毫没有犹豫,弯下腰就跟着他往角落里走去。

  好在这时候所有人都集中在二郎庙的另一边,所以我们完全没有被发现。

  来到二郎庙的角落里,在他的指引下我摸到了一个洞口,大约只有一米左右的直径,不过勉强点还是能钻进去的。

  他率先钻了进去,我用手掌抹散了地面沙土上的血迹之后也跟着钻了进去。

  洞穴非常狭窄,而且弯弯绕绕的,最让我感觉到不安的是,它并不是通往地面的通道,而是以一个十五度左右的角,缓缓的继续深入地下。

  大约爬了五六分钟之后,一直在我前面的他终于趴在了地上。

  我赶紧凑过去想扶他起来,可却摸到了满手的鲜血。

  “你怎么样!”我费力的把手伸到前面去摸他的鼻子。

  还好,尚有一丝微弱的鼻息。

看过《道家末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