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在三国当大神 > 第三章 张飞小天使

第三章 张飞小天使

  家仆想要去求证,可总不能放任客人在门外,这是怠慢,若是江小白和张飞真有交情,他回头少不了要挨一顿板子。

  眼看江小白转身离开,走得干脆利落,家仆惊慌,压下心中的疑虑,连忙恭敬的赔礼道歉:“公子恕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庄主时常在小人面前提起公子,说他与公子志趣相投,还说公子您是他的知己,庄里的下人们早就对公子仰慕已久了。”

  “小人日日祷告,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得见公子尊容,今日得见,小人三生有幸。”说道最后,家仆泣不成声。

  “你这是何必。”

  看着热泪盈眶的家仆,江小白目露追忆,似想起什么,他感慨道:“翼德兄有如此忠仆,我很羡慕。”

  “公子谬赞了,小人何德何能担得起如此高的评价。”

  家仆抹去眼角热泪,侧身邀请江小白进入庄园,一边引路,还一边热情的介绍起庄园里的布置陈设。

  在他们身后,江小花神色古怪,默默的跟着。

  “公子您来造访,庄主肯定高兴,他对公子念念不忘,经常茶饭不思,可急坏了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家仆恭敬道。

  “呵呵,老演员了!”

  心底一阵腹诽,江小白表面却是含笑点头,一副熟知张飞脾气,他早就见怪不怪的样子。

  走在庄园里,江小白惊叹张飞家的财大气粗,这座庄园分前后,前院栽着上百棵桃树,正值桃果成熟的季节,果香四溢,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果香。

  果林里,有十几个家仆挎着背篓,穿梭其中,将熟透的桃子摘下来。

  “不知翼德兄现在在做什么?”

  “此刻,庄主应该和他的宝贝爱犬在一起玩呢。”家仆回道。

  见江小白面露疑惑,家仆接着解释:“庄主喜爱拳脚功夫,好行侠仗义,以前经常外出游历,直到两年前老庄主作古,庄主才回来继承家业,同时还带回来一条小黑狗。”

  “那只黑狗很有灵性,从来不让外人触碰,庄主也不行,可庄主偏偏喜欢的不得了。”家仆说道:“两年了,那只黑狗天天好吃好喝的,却不见长大。”

  说着话,家仆带江小白走进后面的庭院,后院比较开阔,院子中央有一汪浅池水潭,里面的荷花随风摆动,格外美丽。

  在庭院的角落,还摆放着一对大石锁。

  “这石锁每个均有一百公斤,是庄主的宝贝,庄主平日里无事便会耍练,可威风了。”

  说话的同时,家仆偷偷观察江小白的反应,一般人见到这对石锁,神色多少会有些变化,毕竟这般力量非常人能及。

  然而,江小白神色淡然,没有丝毫惊讶。

  到堂屋,已有新鲜的果盘伺候着,家仆请江小白兄妹暂坐,遂转身离去。

  等待的时间枯燥,江小白到庭院里转了一圈,最终他被角落里的那对石锁吸引住,跃跃欲试。

  “不知道我能不能拎起来。”

  走到角落,江小白弯腰抓住地上的巨大石锁,在身后江小花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他将石锁从地上提起来,挥舞了几下。

  “好奇怪,一点都不重啊。”

  铆足劲的江小白,意犹未尽的放下手里的石墩子,他不清楚自己如今的力量有多大,粗略估计,挥动这对石锁几百下应该问题不大。

  远处,张飞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

  从家仆的描述,张飞就知晓江小白并非他的故交,尤其是打开那个在江小白口中价值万金的包袱,看到里面只有一个残缺的破碗后,他火冒三丈,打算直接叫家仆撵人,可他又好奇那两个胆大包天的小乞丐到底是什么模样,于是就来了。

  看着江小白挥动石锁,轻松自如,还有他放下石锁,嘴角掀起的一抹弧度,张飞无比震惊。

  这少年郎,竟然嫌弃石锁太轻!

  就是他张飞,也只能挥动这石锁几百次啊!

  跟在张飞身后的家仆,没看到这一幕,刚被张飞训斥一通,家仆心生烦闷,就欲上前将那两个哄骗自己的小乞丐轰出去。

  喝退家仆,张飞收起震惊,他走进院子,声音如洪钟般荡开:“俺与公子素不相识,公子谎称是俺旧识,不厚道啊!”

  这声音如雷,轰隆隆的声音仿佛在耳边炸开,震得耳膜生疼。

  江小白循声看去,看到身材魁梧的张飞,正大步流星的向他走来,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宛如猛虎靠近。

  这是下马威!

  被张飞的气势所逼,江小白面色微变,转瞬隐去,他拱手笑道:“翼德兄高门大户,我江小白是个无名小卒,想进来不容易,还望翼德兄多多包涵。”面对张飞,江小白没有多余的客套,直接开门见山。

  “实不相瞒,我今日前来,实则是来给翼德兄道喜的。”

  “那俺倒是洗耳恭听了!”

  张飞冷哼一声,他如炬的眼睛盯着江小白:“若是你胡说八道,休怪俺不客气!”

  话中的威胁之意,旁边的江小花都听出来了,张飞身高八尺有余,杵在那里身体似钢铁壁垒,与之相比,江小白显得弱不禁风。

  眼看着两人四目相对,仿佛针尖对麦芒,江小花生怕他们下一刻就打起来。

  张飞双眼瞪得像铜铃,无形的压力迫散,寻常人可能感受不到,可江小白能清晰感受到张飞身上的气势,那是长期练武之人独有的精气神。

  很显然,张飞心怀壮志,不甘心圈地做个小财主。

  “翼德兄,自黄巾逆贼作乱,迄今有四月有余,朝廷虽派遣大军征讨,可参与黄巾的人却越来越多,黄巾的初衷是替天行道,现在却成了烧杀抢掠的恶贼,所到之处焚烧官衙,无辜的百姓惨遭其害。”

  深吸口气,江小白以此来缓解张飞施加的压力:“老子曰,乱世出英雄,朝廷正值用人之际,翼德兄有着一身超凡武艺,若是去战场杀敌,必能建功立业,光宗耀祖,他日功成名就,此乃大喜,我特来提前贺喜。”

  “这算个球喜事!”张飞说道。

  “黄巾逆贼猖獗不假,可却是秋后的蚂蚱,前些日子左中郎将皇甫嵩率军在颍川将六万逆贼打得屁滚尿流,照此下去,不出数月,朝廷就可铲除所有的黄巾贼子,建功立业谈何容易。”

  张飞看了一眼江小白:“黄巾逆贼被击溃的战报,城门处的公示牌上就能看到,你目不识丁,倒也难怪。”

  在他看来,江小白身穿破烂,明显是读不起书的人,空有一身蛮力罢了。

  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江小白思忖着说辞,眼前这个张飞心细,与他想象中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完全不一样。

  “我就是想来蹭顿饭,顺便忽悠个打手,哪知道这家伙贼精。”

看过《我在三国当大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