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在三国当大神 > 第一百六十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

第一百六十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

  凡是被波及的灵魂,从双眼茫然空洞,逐渐恢复清明,向着江小白虔诚地跪拜,然后化作星光点点,随风飘散。

  越来越多的鬼魂得到救赎,这其中有心怀怨恨者,不甘心入地府,有贪婪苟且者,不愿投胎轮回……

  短短一会儿,营地四周的鬼魂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点缀的星光,弥漫在营地四周,使得江小白一行人仿佛置身星空。

  “好美啊。”江小花看着这一幕,美眸中闪烁着光芒。

  “我感觉到大哥又变厉害了。”

  “俺也一样。”

  小姑娘自然被这如梦似幻的美景吸引了,而关羽和张飞则注意到江小白身上的气息,随着冥火的出现,变得愈发深邃,不可捉摸。

  张飞和关羽相互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的火热,那是对实力的迫切渴望。

  尤其是之前的黑袍人,给了张飞和关羽很大的压力,在此之前,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够厉害了,鲜少遇到对手。

  然而,黑袍人的出现,告诉给他们一个事实。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何止关羽和张飞,江小白何尝没有感到压力,距离他们离开荆州,已然过去数日,但当日的情景历历在目。

  尤其是江小白,尽管他不知道黑袍人的身份,但他知道,黑袍人在荆州设的局,就是为自己设的。

  且这个局,从表面看起来,还令得江小白的实力增强了。

  可这种增强的方式,江小白不喜欢,他不喜欢被人当成棋子,也不愿意被当成棋子。

  “实力,只有获得更强大的实力。”

  数日后,江小白一行人抵达冀州。

  虽然如今的江小白身为幽州牧,需尽快去幽州上任,但既然来到了冀州,他当然没有过家门而不入的道理。

  在冀州,江小白见到了皇甫嵩。

  数月时间不见,皇甫嵩似乎一下子苍老许多,鬓角生出许多白丝,眼眶深陷,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老态龙钟。

  江小白在冀州只停留了一夜,这一夜,他与皇甫嵩促膝长谈。

  夜空下,书房中,这爷孙两人的欢笑声,从未断过。

  江小白将他离开冀州,去凉州的所见所闻,尽皆讲述给皇甫嵩听,时而皇甫嵩会给他提些意见,使得他获益匪浅。

  扬州、荆州的事情,江小白也都没有隐瞒,一一告诉皇甫嵩,当谈及黑袍人时,皇甫嵩的神色明显有所变化。

  “老将军,姜先生哪里去了?”

  没有隐藏心里的想法,江小白开门见山,此次他途径冀州,除了来看望皇甫嵩外,还想确认一件事。

  姜泓,字广达。

  当初,江小白初见姜泓,是在洛阳城,当时皇甫嵩告诉他,此人是其管家。

  然而,在寿亭城外,江小白从黑袍人的身上,察觉到了与姜泓一模一样的气息。

  见江小白问起此事,皇甫嵩沉默良久,

  “老夫曾经,也面临过于赵慈一样的选择。”

  这是皇甫嵩沉默许久后,说出的第一句话,闻言,江小白目露精光,期待地看向皇甫嵩。

  “帅之,你可知道,为何在纣王之后,所有的帝王都称之为天子?”

  “有什么不对么?”江小白皱眉问道。

  “奉天承运,天为父,地为母……”

  皇甫嵩轻声呢喃着:“或许是我年迈,所以总是会胡思乱想,总是觉得这个天下并不像世人所看到的那般简单,在世人看不见的地方,是否会有幽灵在窥探着我们?”

  “这些幽灵无所不在,正是因为这些幽灵的存在,天下才会生出这诸多战乱灾祸,世间苍生就像是这些幽灵手中的棋子,任其摆布。”

  “每个人都有欲望,但不是所有欲望都会冲破束缚,帅之,你说南阳造反的赵慈,若没有人替他解开束缚,他会反吗?”

  闻言,江小白沉默不语。

  “世人的命运并非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无论是百姓还是王公,帝王将相看似高居庙堂之上,可在那些幽灵面前,不过区区蝼蚁,弹指间就会灰飞烟灭。”

  “老将军,你怕他们吗?”

  江小白突然问道。

  “当然害怕,老夫只是一介凡人,焉有不怕之理。”

  皇甫嵩温和笑道,他欣慰地看着江小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帅之,你比我厉害得多,你能伤到他,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相信,有朝一日,你会成为令幽灵都为之恐惧的人。”

  皇甫嵩的一番话,使得江小白前往幽州的路上,始终心不在焉,他想到皇甫嵩最后留下的那句话。

  举头三尺有神明。

  这句话,意味深长,值得细细琢磨。

  离开冀州,江小白在回幽州的路上,还有几件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其一便是有关宦官赵忠、张让的消息。

  皇帝刘宏也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神经,封赵忠、张让为首的十常侍为侯,赐予爵位。

  刘宏给十常侍封侯的理由,非常的充分,说是赵忠、张让等人讨伐黄巾有功。

  黄巾动乱时期,宦官最大的作用,就是让前线的将士过得不是很舒坦,比如卢植这类的人,本是有功之臣,却被构陷成罪,遭受牢狱之灾。

  然而,皇帝刘宏可不管这些,赵忠、张让皆是他的心腹亲信,在刘宏的眼里,他身边那些身体不完整的死太监,远比其他人更重要。

  有许多朝臣不服气,纷纷上奏请愿,然而皇帝刘宏却对那些奏折置若罔闻。

  “没什么不服气的,要说本事,赵忠、张让他们也确实有着别人比不了的能耐,试问天下有几个人能把皇帝哄得团团转,他们谄媚的本事无人能及,所以他们封侯了。”江小白笑道。

  刘宏此举,无疑助长了宦官们的嚣张气焰。

  宦官们的势力愈发强大了!

  其二,则是刘宽、杨赐、刘陶、陈耽等人相继去世。

  杨赐,刚刚接任太尉月余,不幸病亡,而后由光禄大夫许相接任太尉之职。

  刘陶因上书自责宦官而入狱,自杀于狱中。

  陈耽曾任三公,担司徒之职,也被宦官迫害,死于狱中。

看过《我在三国当大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