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在三国当大神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庶民与驴

第一百六十五章 庶民与驴

  会客厅。

  待得徐庶坐下不久,王麟就端来一杯冒着热气的香茶,徐庶接过后轻饮一口,顿时被烫得直咧嘴。

  徐庶不愿意放下滚烫的茶杯,他双手捧着取暖。

  旁边,王麟、关羽和张飞等人看向徐庶,目中透着好奇,他们好奇江小白为何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客气。

  很快的,又有家仆从外面进来,手里还端着火盆,将其搁置在厅堂中,然后恭敬地退出去。

  以江小白、张飞等人如今的实力,是不畏惧这区区寒冬的,所以平日府邸里,少有火盆供暖。

  “这鬼天气太冷了。”

  这是徐庶来到府邸后,说出的第一句话。

  天气严寒,冻得徐庶的嘴皮子都不利索,说话时有种僵硬之感,江小白笑着将火盆移到徐庶的身前。

  “先生,何故来此?”

  “庶此次前来,是来解大人之危的。”徐庶笑道。

  江小白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徐庶:“洗耳恭听。”

  “大人,你可知这天下,是谁的天下?”徐庶问道。

  江小白没有开口,他静静地看着徐庶。

  “自然是君王的天下。”

  徐庶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王是天子,位于万万人之上,君之下是臣,臣之下是民。”

  “君、臣、民三者依次往下,就是天下。”

  “不过那是以前,如今的天下多出来一个,名曰世族。”

  徐庶说道:“世族凌驾于庶民百姓之上,与朝臣地位等同,位于君王之下。”

  “世族与朝臣是相伴相生的关系,世族自朝臣中来,朝臣自世族中出。”

  “无论是世族、朝臣,又或者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他们说到底都是一类人,站在庶民百姓头上的人上人。”

  “庶民百姓是无知愚昧的。”

  徐庶说到这里,不待他继续说下去,旁边的张飞就截口将他打断:“你他娘的才无知愚昧!”

  粗狂的低吼声,仿如晴空雷霆炸响,吓了徐庶一跳,他双手捧着的茶杯微微抖动,茶水从杯中溢出,落入他身前的火盆中,顿时有滋滋滋的声响发出。

  “这位是?”

  看着张飞虎背熊腰、一脸横肉的蛮横模样,徐庶心惊肉跳。

  “你爷爷我叫张飞,张翼德,是个燕人。”张飞傲然说道。

  “竟是个阉人?”

  徐庶微微皱眉,有些难以开口,他惊疑地看向江小白:“大人,您身边居然还有宦官!”

  张飞:“???”

  “哈哈哈,元直先生误会了,这是我三弟张翼德,他是涿郡人。”江小白笑出了声。

  旁边的王麟、赵云等人也相继哈哈大笑:“二哥,你以后别说自己是燕人了,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张飞:“……”

  “老子本来就是个燕人。”

  张飞恶狠狠地说道,说话时,他还瞪了徐庶一眼。

  “是庶之过,还请翼德兄海涵。”

  徐庶站起来向着张飞施礼,然后他接着说道:“翼德兄,你先前可能误会了,我并不是针对你。”

  “那你是针对我们所有人咯。”张飞冷哼一声。

  徐庶:“???”

  眼看着张飞和徐庶就要掐起来,江小白笑着开口:“翼德,你不要捣乱,且听元直先生说下去。”

  其实徐庶想说什么,江小白已然明悉,徐庶无非就是想说,君主、臣子、世家和百姓的关系,就像是一座金字塔,塔尖是高高在上的君主,塔底是如蝼蚁般存在的黎民百姓,中间则是臣子和世家。

  于百姓而言,无论是塔尖的君主,还是朝臣和世家,皆是统治者。

  而被统治的百姓,则是愚昧无知的。

  这种愚昧无知,不是指愚蠢,而是指短浅的思想。

  因为人是有意识的生物,行为是受思想支配的,所以,想要让天下庶民俯首帖耳,就必须封住百姓的耳朵和眼睛,让他们丧失犯上作乱的思想,方便当权者统治。

  在统治者的眼里,黔首百姓就是驴子,对付驴子最好的办法,不是将其捆绑起来,或者将其杀掉,而是蒙住驴子的眼睛,禁锢驴子的思想,使其在那里拉磨转圈。

  被捆绑起来的驴子,是会反抗挣扎的。

  被杀掉的驴子,就不能再利用了。

  而拉磨转圈的驴子就活得很幸福。

  “庶民百姓受限于教化,所以是无知愚昧的,然如今,大人你资助民间私塾,声称有教无类,使得庶民百姓的孩子也能读书识字。”

  徐庶慎重地看向江小白:“大人,您对幽州的百姓有着教化之恩,但你此举无疑会动摇国之根本,短时间里没什么,可若是数十年后,所有的庶民百姓都熟读四书五经,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徐庶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江小白肯定懂自己在说什么,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是大不敬之罪。

  “那将是怎样的场景?”

  江小白轻声笑道:“若全天下的人都接受文化教育,若真有那么一天,那一定是煌煌盛世,梦中桃源。”

  “大人你……”

  徐庶震惊地说不出来话,他不敢置信江小白竟然说出如此话来,他本来是想说江小白在幽州地区普及人人皆可读书,此举无疑是动了当朝统治者的利益,短时间里无恙,可一旦被朝廷知晓了,必然会给江小白带来杀身之祸。

  “元直,我知道你心中所虑。”

  江小白悄然改变了对徐庶的称呼,直呼其字,意味着二人间的关系更加亲近了,毕竟徐庶此来提醒,是一片好心。

  “没错,我此举会触怒很多人,可那又如何?”

  江小白笑道:“这几个月里,我先后资助了幽州上百所私塾,耗资三千万钱,元直,你觉得如此大的动静,洛阳就收不到风声?”

  听到江小白在文化教育方面,投入如此多钱,徐庶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他对江小白的魄力深感震撼。

  要知道,江小白只是个幽州牧,他随时有被调走的可能,若是明日朝廷来旨将其调离幽州,这三千万钱岂不是就打水漂了。

  听到江小白后面的提问,徐庶下意识地摇头,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看过《我在三国当大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