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3章下马威
  大厅里,喝得微醺的梁冀打量着面前的少年,容貌确实姣好若女子。

  可这胆子也太小了吧,面无人色,两股战战,连行个礼都抖得半天弯不下腰来。

  “呵呵~”

  他轻笑出声,胆子小好啊,不会像那个死小鬼一样,敢当众辱骂于他。

  “带下去。”

  梁冀挥挥手,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一句。

  “大……大将军……”

  刘志急了,这就完啦?

  啥话也没说呀,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不会稀里糊涂地被咔嚓了吧。

  可不等他磕磕巴巴地问出来,便被那虬髯大汉揪着衣领子提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刘志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难道他表现得太过不堪,梁冀看不顺眼,所以要直接杀了?

  幸好那虬髯大汉拖着他也没走多远,转过两个回廊,便一脚踢开门,将他扔了进去。

  “老实待着。”

  摔得七荤八素的刘志,听到身后传来叮当的上锁声,紧接着脚步声渐渐远去。

  哦,原来不是要杀他啊。

  刘志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生疼的屁股,自己都忍不住尴尬。

  他刚才是不是反应过度了,那梁家既然要拿他当个挡箭牌,就没有理由在这个紧要关头给做掉。

  何况,就他这个怂样,又没碍着他啥事,梁冀再骄横,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诛杀宗室王亲吧。

  话是这么说,可这只是他拿来安慰自己壮壮胆的,来京中才几天,耳中听得最多的名字就是大将军梁冀了。

  据说此人横蛮放肆,好酒贪杯,举凡射箭、弹棋、格五、六博、蹴球、意钱这类玩艺,无不精通。

  整日里架鹰驱犬,跑马斗鸡不务正业,可靠着家世却一路高升。

  尤其是升任大将军之后,更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

  顺帝驾崩后,他仗着自家妹子是太后,而冲帝又年仅周岁,便独揽大权,做下了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情来。

  坊间甚至秘密流传,年方八岁的小皇帝,就是因为看不惯他横行无忌的样子。

  指着他的背影说了句:此跋扈将军也。

  便被梁冀怀恨在心,残忍地将之毒死了。

  当然,这都是小道消息,做不得准,但也可以从中一窥梁冀的行事风格。

  刘志因为赐婚之事,所以对梁家的大小事情,格外关注,可越是了解得多,心中就越发畏惧。

  与这样的人家结亲,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个不好,喜事就要变成了丧事。

  只可惜他名为县候,实则无依无靠,只能任人鱼肉而已。

  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何必多想,刘志丧气地叹息一声,干脆爬上床睡觉去了。

  明日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呢,且过一天算一天吧。

  门外有名仆从一直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见他满面愁容地愣了会儿,居然倒头睡了,足见得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刘志今日受了些惊吓,原本以为会难以入眠,谁知竟然比平时更好睡。

  一觉睡到天光大亮,起来犹自愣愣的,半晌才回过神来,他还被软禁在大将军府呢。

  正自出神,便听见门锁哗啦啦响,几名侍女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手里捧着干净的衣裳,后面还有仆从提着热腾腾的水,“请侯爷沐浴更衣。”

  刘志沉默地任凭他们为自己洗澡换衣,这是套很正式的绛红深衣,还束了玉带,头戴高冠。

  心下不由得十分奇怪,他虚岁才十五,并未到加冠的年纪,平时也都是戴着介帻。

  什么场合需要如此隆重?

  不知为何,刘志只觉得眼皮直跳,心里头有种没来由的慌乱,这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可惜从头至尾都没人告诉他,将去何处,做什么事情,甚至都无人想起来要给他些吃食。

  他从昨晚到现在,别说吃饭了,就是水都没有喝上一口。

  十四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饿得飞快,一顿等不到一顿,此时早已饥肠辘辘,不时地发出“咕噜”声。

  弄得刘志十分尴尬,不停地用手捂着肚子,脸上涨得通红。

  那几个侍女却听而不闻,完全没有一点儿觉悟,刘志心中暗暗惊讶,这是梁冀故意给他的下马威么?

  紧接着,那个令他畏惧的虬髯大汉再次出现,斜眼施了个礼。

  “在下梁戟,领大将军命护送侯爷入宫,觐见太后。”

  原来是太后召见,刘志松了口气,这些日子他一直在等候太后传召。

  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诡异的方式觐见罢了。

  一路上他都在暗暗思考着,梁冀将他带到大将军府,到底意欲何为?

  想到曹腾的话,他心中不由一沉,难道他真的打算扶持自己当皇帝?

  当日曹腾曾言“妙就妙在无依无靠四字上”,穿越前他只是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小混混,所有的历史知识仅限于课本。

  所以并不清楚蠡吾候是不是质帝之后的帝王,但看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性非常之大。

  他梁冀连桀骜不驯的小皇帝都不能容忍,又怎么可能立贤名在外的清河王呢。

  古往今来,皇位都是世人梦寐以求的,可若是个朝不保夕的傀儡皇帝,不要也罢。

  只是,要与不要,恐怕由不得他做主了,刘志的唇间涌起一丝苦涩。

  现在他总算想明白了,昨夜梁冀的举动并非多此一举,一来是想亲眼看看他,确认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窝囊。

  二来嘛,便是立威,从一开始就在他心里埋下恐惧的种子,让他从头至尾生不起反抗之心,以后他就可以任意妄为。

  毕竟自顺帝宾天之后,一连经过了冲帝和质帝两任小皇帝,每次都要掀起一场朝廷震荡。

  估计梁冀也烦了,想找个稳定点的长期傀儡,免得再多生事端。

  而自己恰好因为赐婚之事,好巧不巧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妈蛋,这都是些什么狗屎运,刘氏宗族千千万,怎么就他偏偏入了梁冀的眼呢。

  刘志真是欲哭无泪,他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在权势滔天的大将军面前,他比蝼蚁都不如。

  只要胆敢违抗他的心意,恐怕就会死的无声无息,而他,真的不想死啊。

  马车摇摇晃晃直入禁中,一路居然没有任何盘查,到了长乐宫前,方才停下。

  下了车,自有几名内侍和宫女引他入殿。

  刘志大气也不敢出,只低头跟在后面,可两只眼睛却习惯性地咕噜噜转,偷偷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只见雕梁画栋,重轩镂槛,端的是庄严华丽,忽然听到殿间有玲珑清脆之声。

  悄悄抬眼一看,却是八方柱上挂着一排排玉珏,风一吹便叮咚作响,宛如后世的风铃。

  都说梁太后贤德端庄,为人宽和肃敬,却不想也有如此小儿女的一面。

  “宣蠡吾候觐见--”

  随着小黄门洪亮的声音,刘志却慌了神,他到了现在才突然发现,自己对宫廷礼仪,一无所知啊……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