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2章了不得的秘密

第12章了不得的秘密

  原来如此,这名儿听着倒是满有趣的,刘志挥挥手,示意他继续。

  唐衡一路为他介绍各个宫殿的名称和作用,什么中德殿、玉堂殿,千秋万岁殿……

  建筑布局整齐有序,宫殿楼阁鳞次栉比,颇有肃穆庄严之美。

  这南宫本就是朝会和处理各种政事,以及各个政府部门驻地,难怪如此规整壮丽了。

  不多时,便来到了玄武门前,这里有皇宫最有名的复道,连接南北两宫,看起来倒有些类似于现代楼房之间的长廊。

  用砖石砌成的宽阔大道,两边还留有窗户,每隔十来步便有一对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岗。

  复道长约一里,出来便是北宫朱雀门了。

  这道门楼巍峨雄壮,楼宇高耸,在平均两三层的古代宫殿建筑中,格外的引人注目。

  唐衡满脸骄傲,“这朱雀门乃是宫中最尊贵的门楼,哪怕远在四十五里外的偃师,遥望朱雀门阙,其上宛然与天相接,堪称都城之奇观。”

  呃,这高度,最多相当于现代的四五层楼高吧,见惯了高楼大厦的他,还真不觉得有多稀罕。

  与天相接?太夸张了吧。

  不过北宫这边的宫殿风格倒是更加诗情画意一些,景色优美怡人,也更合刘志的胃口。

  一路欣赏着风景,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太后寝宫,上次来的时候他命运未卜,哪有心思仔细观赏。

  此时定睛一看,不由好奇地问道:“咦,这不是永乐宫吗?”

  上面的匾额他恰好认识,明明白白写的“永乐宫”,为什么他们一直说是长乐宫呢?

  就连州辅都自称是长乐宫太仆,真是奇了怪了。

  “陛下有所不知,原先前汉时太后居所便是长乐宫,后来新都就沿用了旧称呼。”

  唐衡急忙躬身解释,“明帝时更名为永乐宫,只是宫内还是有很多人习惯了老称呼,一时改不过来。”

  长乐,永乐,听起来倒确实差不多,不过永乐的意思更进一层,但长乐听起来更优雅些。

  连他这个没多少历史知识的人,都听说过“长乐未央”的大名。

  这次拜见太后,他的身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受到的待遇也自然不同。

  摘除了满头珠翠的梁太后,一身雪青常装,绣着银色夔纹,头上簪了支飞凤金步摇,显得气度非凡。

  “志儿无需多礼,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常来陪我说说话,不要拘束。”

  温柔亲切的话语,让刘志有些受宠若惊,连连答应。

  “来,坐我身边吧。”

  有宫人将他领到太后左下首的案前,他不敢真的随意,老老实实地跪坐下。

  “皇上今日刚登基,有许多规矩要熟悉,我让州辅再跟你几日,他对礼仪方面还算小有所成。”

  刘志早就发现梁太后很看重规矩礼法,母亲出门前也多次提醒他注意。

  不敢怠慢,立刻恭恭敬敬地回答,“是,我一定多加学*********应该自称为朕,不能再你呀我呀的,不合规矩。”

  “是是是,朕记住了。”

  刘志连连点头,一副乖巧模样,心里却暗暗吐槽,你还不是一样自称“我”吗。

  见他如此听话懂事,梁太后很是满意,不再继续教导,而是开始关心起他的生活起居。

  “皇上有什么不习惯的,或者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不要委屈了自己。你是大汉之主,天下自该供养着。”

  刘志差点脱口而出,请求太后同意他把母亲接进来,幸好想起来现在是国丧期间,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

  “暂时还没发现什么,以后若是有问题,朕一定提出来。”

  见他欲言又止,明显是有事没有说出来,太后混迹宫廷和朝堂之间,洞悉人心,面对他这样青涩的半大少年,哪里会看不出来。

  只是他既然选择不说,便是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妥当了。

  “二姊。”

  一声娇呼,水红罗衫的少女飘然而至,黑白分明的杏眼大胆地瞟向他。

  正是他那个相貌平平的未婚妻,梁家五小姐梁女莹。

  第一次见面刘志光顾着注意她的长相性格,这一次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国丧期间,就连太后着装都以素色为主,可这个未婚妻却不是大红就是水红,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眼里。

  关键是,一向注重礼法的太后,居然也视若不见,

  可见她有多么疼爱这个年龄相差甚远的幼妹。

  据说梁女莹从小就长在宫中,而梁太后又无儿无女。

  卧槽,这不会是当女儿养的吧。

  刘志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这下完了,原本以为太后是大姨姐,没想到其实是丈母狼,以后他和梁女莹一有个风吹草动的,太后不削死自己才怪。

  心不在焉地坐了一会儿,他便以需要熟悉寝宫为名,告辞出来了。

  刚准备上车,就听见后面传来轻快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却是梁女莹也追了出来。

  “喂,明日我陪你去逛芳林园。”

  说着人已经到了他面前,笑嘻嘻地凑过来,在他耳边悄声道:“你可别让太后知道了哦。”

  刘志只觉得一阵香风袭来,耳边吹气如兰,痒痒的,他平生第一次与女孩子靠得这么近,顿时就红了脸。

  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脑袋里晕乎乎的。

  梁女莹咯咯一笑,眼神爱娇地瞥了他一眼,带着些小小的得意,蝴蝶般翩然而去。

  刘志苦笑着摇摇头,这位未婚妻的性子有些骄纵啊,刚才那语气,哪里是商量,根本就是命令嘛。

  算了,小女孩子,又是千娇百宠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人,脾气多少有些任性的,无伤大雅就好。

  说不定还更有情趣一些,若是像那些个宫女一样,木呆呆的,那才没意思呢。

  低头摊开手心,里面一颗粉红色的珍珠耳坠,闪耀着温润的光泽。

  刚才趁着梁女莹靠近,他“一不小心”,便将这枚明珠摘了下来,心里头却有点小小的窃喜。

  珍而重之地握紧手掌,一路心情雀跃,来到了寝宫,德阳殿。

  这里离永乐宫其实很近,基本处于整个北宫的中心。

  里面雕梁画栋,金错银缕,极尽华丽繁复,只是空荡荡的,冷清了些,而且他总感觉有种莫名的阴森之感。

  这里以后就是他的家了。

  刘志正准备好好参观一番,熟悉下自己的新家,忽然左悺进来禀报。

  “陛下,大将军来了。”

  梁冀?

  他来干什么?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