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9章传言不可尽信

第19章传言不可尽信

  “敢问这位小娘高姓大名?”

  那杜方倒也机灵,见梁女莹似乎有些意动,立刻改为迂回政策,曲线救国。

  “你问我吗?我姓梁,大将军梁冀是我长兄。”

  梁女莹笑盈盈地回答。

  杜方眼中光芒一闪,热切地看向刘志,“那杜某明日定然上门拜访。”

  后面有个青年立刻拉了拉他法袖子,低声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两句。

  杜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紧张地看着刘志,“请问小娘可是梁家五姑?”

  刘志哪里会陪他胡闹,转头就走,旁边梁女莹“咯咯”一笑,挽起他的手娇声道。

  “五姊,别理他,我们去吃饭吧。”

  “五……?”

  杜方的脸色顿时雪白,“原来你就是陛下的未婚妻子,杜方今日多有冒犯了。”

  刘志看也不看他一眼,与梁女莹一起上了楼,唐衡怕他真的去请罪,到时候弄得人尽皆知的,陛下脸上下了台。

  于是回身拱了拱手,“杜司马,我家主人并未怪罪于你,今日他是私自出门,还望几位帮忙保守秘密。”

  他这几句本是实话,偏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那几人听了急忙答应。

  开玩笑,谁敢得罪权势滔天的大将军,得罪垂帘听政的皇太后,何况梁女莹本人还是未来的皇后。

  只有杜方依旧呆呆地愣在原地,旁边的人急忙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杜方这才回过神来,立刻举起右手,“今日之事,杜方若敢泄露半句,便不得好死。”

  见他居然还郑重其事地发誓,唐衡也有些意外,遂点点头,杜方等人这才黯然离去。

  掌柜的不敢吭声,急忙命人收拾好凌乱的大厅,唐衡直接扔了一锭金元宝过去,那人立刻眉开眼笑,赶紧张罗酒菜去了。

  雅间里,刘志无奈地伸手摸了摸梁女莹的头,“你呀,尽淘气。”

  “这样不好吗?那个呆头鹅再也不敢打你的主意了。”

  梁女莹调皮地一笑,“再说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还分什么彼此呢。”

  这是什么神逻辑,有这样解释的吗?刘志哭笑不得,不过,要说今日这一架打得还真过瘾,许久以来压抑在心里的那口闷气,顿时烟消云散。

  刘志只觉得神清气爽,心情也跟着大好,扬声吩咐,“掌柜的,上酒,上好酒。”

  唐衡上来刚好听到这一句,本想劝说一下,可见他兴致盎然,张了张口,还是吞了下去。

  今日打架的事情肯定瞒不住,跟着陛下的人中,几乎全部都是太后和大将军的人,这么大的事情,他若是不赶快汇报,过后恐怕会引起他们的猜忌。

  此时一名侍卫从外面匆匆进来,唐衡立刻随他出去。

  “太仆,那人是大鸿胪杜乔的次子,一直在凉州从军,今次是回京休假的。”

  “杜乔的儿子?”

  这就不好办了,大鸿胪与大将军之间素有嫌隙,由来已久,这次因为陛下登基之事又大闹了一场,两人几乎算是撕破了脸,水火不容。

  现在事情若是传扬出去,可大可小,万一大将军揪住不放,非要治杜方个大不敬之罪,又要掀起朝堂上一场风雨。

  皇太后对杜乔和李固向来十分欣赏,上次大将军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说动她罢免了李固的太尉之职。

  为此太后一直郁郁寡欢,总觉得对不起李固,杜乔同样也是太后看重的人,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情……

  可他不过是一介宦官,无权无势,在这里担心又有什么用。

  忽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人,此人权势滔天,与大将军和杜乔的关系都不错。

  若有他从中斡旋,应该能将此事消弥于无形。

  “你赶快去找中常侍曹腾大人,就说……”

  附耳一番叮嘱,那人连连点头,立刻飞奔而去。

  此时杜方等人正在医馆里抹药,丝毫不知,围绕着他们的一场斗争,正在惊心动魄的展开。

  其中一人还笑道,“都说梁家五姑容貌平平,刁蛮任性,看来这传闻也不能尽信。”

  另一人亦感慨,“也唯有这样的绝色,才配的上一国之母的殊荣。”

  给他们上药的老大夫忍不住插话,“你们在哪里见到的绝色美人,说是梁府五姑。”

  那人接着说道:“别的传言我不知道,可这个却是真的,老朽有个师兄,常在他家走动,那梁家五姑当真容貌平平无奇。”

  几人面面相觑,“竟有此事?那我们不是被骗了。”

  “敢问梁府可有其他未出嫁的女郎?”杜方却觉得来了希望,急切地问道。

  “没有了,就连她从姊都嫁人了,还有几个从妹又年纪很小,肯定不是。”

  老大夫摇摇头。

  “我觉得吧,那个跟我们抢路的女郎,倒是很像传闻中的梁家小姑。”

  一人突发奇想,其余的人想了想,都认为有道理,梁家的名头可不是谁想借用都可以的。

  这么一说,那个绝色女子也非富即贵,甚至……

  “喂,你们说,她会不会是哪位公主啊?”

  “还真有可能,按年岁来说,舞阳长公主差不多十四岁了吧,会不会是她?”

  杜方听他们几人越说越不像话,急忙制止,“皇家公主,岂容尔等胡乱猜测,药上好了就快走,别在这里嚼蛆。”

  大家一笑置之,嘻嘻哈哈地走了。

  却说刘志与梁女莹,兴高采烈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宫中的时候,都已经天黑了。

  一进门就见州辅等在那里,“太后让陛下立刻去永乐宫。”

  刘志喝高了,笑嘻嘻地拉着梁女莹的手,“走,我们去陪太后说说话。”

  “好啊好啊,就把你今儿的糗事说给长姊听,让她也乐一乐。”

  梁女莹哈哈大笑

  ,两人相互搀扶着进了永乐宫,却见梁太后端坐高堂之上,神情严肃。

  “五妹,你先下去休息。”

  “不嘛,长姊,我要跟你说个笑话,哈哈哈……今儿有个呆头鹅,说志哥哥是绝色佳人,还要上门提亲呢。”

  梁女莹完全无视太后越来越黑的脸色,兀自跑过去撒娇,“长姊,你说好不好笑?”

  “来人,给我把她拖下去。”

  忽然间,梁太后拍案怒吼,吓得梁女莹都懵了,泪眼朦胧地望着自家姐姐,满眼委屈。

  旁边的几名内侍不敢怠慢,立刻半抱半推地将她带了下去。

  不过她这一拍桌案,倒把刘志的酒意醒了一半,眼珠一转,不等太后发作,就自己给跪了下来。

  “太后,我错了,请您责罚。”

  梁太后气得冷笑两声,凉凉地问道:“那你说说,都哪里做错了?”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