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32章这下有好戏看了

第32章这下有好戏看了

  不知为何,刘志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可又具体说不出来,到底怪在何处。

  自从他开始安心读书之后,便对朝政有了一些兴趣,每次上朝的时候,他都会仔细的听着。

  梁太后处理事情,不疾不徐很有手腕,往往朝臣们吵吵嚷嚷争上半天,梁太后三言两语便可以定乾坤。

  只不过以刘志目前的水平,大部分的决策和用意,他根本听不懂。

  这些疑问都被他存在心里,回去后对照着书本慢慢琢磨,有时候也会隐晦的问一问太傅马融。

  但他不敢问的太明显,因为明知道马融是梁冀推荐上来的。

  梁太后平时虽然没有亲自教导他,但却送来了很多以前批阅过的奏折,他将这些东西分门别类整理好,仔细的比较同类奏折的不同之处。

  时间长了,竟然也被他慢慢的琢磨出一些门道来,听政的时候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完全一无所知了。

  就比如今天,一开始他还没多想,以为梁太后真的病了。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的察觉到许多不同寻常的细节。

  梁太后虽然脸色苍白,声音低沉,但由于两人距离近,就在他身后只隔了一道珠帘。

  所以他感觉得到,梁太后只是刻意压低了声线,造成一种虚弱的感觉。

  而且今天她处理事情的时候,风格迥异,甚至有故意放任和引导朝臣们争论的嫌疑。

  等到后来胡太尉莫名其妙的出事,这种奇怪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

  此时,为了新的太尉人选,朝堂上人人摩拳擦掌,又是一轮腥风血雨。

  这可与刚才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情不同,太尉的人选直接关系到个人的命运,谁都想掺合一脚。

  如此大事件,怎么可能少的了大将军梁冀的身影呢,他第一个站出来,推荐司徒赵戒。

  赵戒与胡广,纯粹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两人都是贪生怕死,唯唯诺诺,一点骨气也没有。

  梁冀志得意满,还以为只要是他推荐的,太后绝对会举双手支持,一锤定音。

  可没想到梁太后只是微微一笑,“赵戒的确有资格做太尉,只是他同样年事已高,我担心万一哪天扛不住,到时候又麻烦了。”

  梁冀万万想不到,自己推举的人选会被太后否决掉,虽然这个理由听起来很正当,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诸位可有其他的人选,不妨说来听听,我们议一议。”

  因为梁冀的原因,一众大臣们踊跃的心情都冷了下来,并不敢轻易的提出人选,害怕打了他的脸,被记恨在心。

  梁太后又问了两遍,大家都支支吾吾,谁也不肯做这个出头鸟,忽然,向来朝议不怎么开口的司空袁汤,站了起来。

  “臣举荐大鸿胪,杜乔继任。”

  此言出,犹如一块巨石惊起千重浪,要知道袁汤此前一直明哲保身,不关己事从不开口。

  可现在他突然推荐杜乔继任太尉之职,明显就是在打梁冀的脸,谁都知道这二人不对付。

  梁冀霍然转身,目光如刀,狠狠的瞪向了他。

  袁汤却淡定自若,仿佛没看见他阴狠的眼神警告,自顾自地接着说道。

  “大鸿胪杜乔为人清正廉明,刚直不阿,行事谨慎精干,在朝堂内外素有威望,乃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的话得到了一些中层官员的认同,慢慢的也开始有人站出来附和。

  梁冀气得七窍生烟,他原以为罢免了李固,这些人谁也不敢公开和他作对。

  没想到一下子又冒出来这么多,他眼神狠厉地一一扫过,将他们记在心里。

  哼,现在跟我作对,等我有时间,一个一个收拾你们,到时候管教你们后悔也来不及。

  不过他并不担心,杜乔和自己的仇恨由来已久,太后也都清楚,怎么可能把他提上来和自己作对呢?

  谁知人梁太后居然点点头,“大鸿胪杜乔耿直忠厚,能力出众,又正值壮年,身体强健,确实是太尉的最佳人选。”

  梁冀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可惜隔着一道朦胧的珠帘,根本看不清梁太后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

  这不可能,难道妹子她病糊涂啦?

  坐在上面的刘志,看到梁冀扭曲的表情,只觉得心里无比畅快,虽然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梁太后要如此做。

  虽然也有一两个人立刻站出来反对,但却都被太后坚决挡了回去,梁冀虽然心里不痛快,但他却了解自家妹子的性格。

  知道此时不论说什么都是白费口舌,尽管心里十分窝火,却也阴沉着脸没有吭声。

  见无人继续反对,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太后即刻就让刘志将太尉的勋绶印信赐下去。

  “臣谢陛下、皇太后信任,必当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杜乔掷地有声,并没有丝毫推卸,便接下了太尉印信。

  这些日子,随着老朋友李固被罢免,他一直忧心忡忡,眼看着大半个朝堂,都已经收归梁冀掌握之中,只急得五内俱焚。

  正在他焦头烂额,费尽心力想挽救朝纲的时候,却没想到有天大的机会降临。

  虽然他知道这个太尉不好当,等于直接站在了梁冀的正对面,与他针锋相对,一个不好,自己就有可能落得比李固更难看的下场。

  但只要能为国为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的安危又算得了什么,秉承圣人遗训,他杜乔无所畏惧。

  当下大家纷纷恭贺杜乔,梁冀看得心烦,冷笑一声,不等散会便拂袖而去。

  这下有好戏看了。

  许多人都在私下里挤眉弄眼,传递着各种心领神会的信息。

  杜乔好不容易从一堆恭维巴结的官员中挤出来,对着默默立在一旁的司空袁汤拱手道。

  “多谢司空大人举荐之情。”

  袁汤淡淡一笑,“我不过平心而论,你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此事就事论事,并无半点私情在里面。”

  杜乔了然一笑,“是,叔荣自然明白,袁兄公正无私,实乃朝廷之福,希望今后在其他朝政之上,袁兄能够继续秉持公正的立场。”

  刘志一直默默关注着杜乔的举动,见他突然以字相称,明显有想与袁汤结交之意。

  心中不由得暗暗称奇,都说杜乔耿直孤介,宁折不弯,看来传言也不可尽信呀。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