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52章此一时彼一时也

第52章此一时彼一时也

  “怎么可能没有,只是这大汉天下,还有何人敢拭其锋芒?”

  单超讥诮地一笑,“那时徐璜还不是中常侍,等他得到消息便去求告梁冀,愿意投靠于他,只求能留土孙奋一命。

  可惜等他拿到梁冀手书,拼命赶到扶风的时候,已经迟了。”

  刘志等人听了也是慨然长叹,当时徐璜的绝望和痛悔,定然是剜心刺骨。

  “从此他表面上依附梁贼,忍辱负重,想找机会为恩公报仇,只是这机会实在是太过渺茫了……”

  “梁冀国之蛀虫,恶行累累,可谓是磐竹难书,此贼不除,国将不国。”

  刘志一拳锤在案上,满面激愤,这些话是真,但大义凛然却多半是装出来的。

  越是了解梁冀的所作所为,他就越是充满了危机感,梁冀这样贪婪无厌之人,绝不会允许一个有自主思想的皇帝存在。

  早晚有一天,他会对自己出手,到时候他拿什么拯救自己,拿什么与权势滔天的梁冀对抗。

  “陛下忧国忧民,将来定然是直追文景之帝,千古流芳。”

  单超不愧是单超,马屁拍得如此流畅自然,让人心情大好,飘飘欲仙。

  咳咳,就是太过了点,刘志颇有自知之明,脸上忍不住微微一红,还好喝了不少酒,看不出来。

  “找时间,你给我引荐下徐常侍,我如今最缺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才。”

  单超一笑,“徐兄此时就在外面,等候陛下召见。”

  “哦?”

  刘志大喜过望,“快快有请。”

  这单超还是很善解人意嘛,今日能结交到徐璜,真是意外之喜,毕竟他是中常侍,也算是位高权重。

  到目前为止,徐璜是他笼络到的地位最高之人,他在宫中浸淫多年,肯定会有一帮自己的人手。

  这让他期待不已。

  单超下去之后,没多久就带了一人前来,打扮成仆从的样子,低眉垂首,确实很难和他平时意气飞扬的样子联系上。

  “臣徐璜拜见陛下。”

  “请起,在外面徐君不用如此多礼,就称呼我刘君即可,快快请坐。”

  既然存心拉拢,自然要以礼相待了,印象中当年高祖和光武帝都是靠的礼贤下士,往后数,刘备不也靠的这一手吗。

  也就是说,汉朝的士人很吃这一套,屡试不爽。有现成的套路,何乐而不为?

  “徐君,今日能得你相助,真是意外之喜,在座的各位都是信义之人,为国之大义,不避艰险,实乃可敬可佩。”

  刘志慷慨陈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抛几顶大帽子过去,好话谁不爱听。

  能把自私自利说得大公无私,清新脱俗,哪个都高兴。

  众人听闻果然皆虎躯一震,自觉逼格高了几个层次,本来各怀私利,此时连自己都感觉是义之所在了。

  “刘君谬赞了,我等定当尽心竭力,死而后已。”

  接下来大家举杯共饮,相谈甚欢,徐璜不负所望,给刘志出了不少主意。

  这个小集团虽然只有五个人,但却分工明确,徐璜负责打探梁冀的消息,单超在宫内活动,观察和拉拢人手。

  左悺负责联络,两边传递消息,张让则帮着联络宫外人员。

  酒酣耳热,刘志单独与徐璜密谈。

  “陛下,臣以为唐衡可以争取,我与他相识多年,对此人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对梁冀的所作所为,其实也颇为不满。”

  刘志对唐衡本就抱有好感,两人也曾为此交谈过,当时他表明了只对太后效忠。

  所以此次他并不敢声张,毕竟梁太后与梁冀是血脉至亲,一旦知道自己要对付梁冀,恐怕会立即阻止。

  甚至还有可能与梁冀联合起来,废了他这个有名无实,却又不乖乖听话的叛逆傀儡。

  听了他的顾虑,徐璜哈哈一笑,“此一时,彼一时也,当时的情况不同,他也不知道陛下的心意,所以才会如此说。”

  想了想,又道“要不这样吧,臣先想办法探探他的口风,若是行,您再找机会跟他说。

  他是您身边随侍之人,若不能收为己用的话,十分危险,这些事情早晚会被他发觉。”

  这话意味深长,明显是在告诉他,要是不能收服唐衡,便只有干脆做掉方能保平安了。

  刘志心中一凛,除了梁冀,他还没有对任何人动过杀心,毕竟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上位者该有的杀伐决断。

  “如此甚好,那就辛苦徐卿了。”

  “要想对付梁贼,光凭我们几个还远远不够,陛下可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或者说章程?”

  徐璜一脸殷切地望着他,刘志不由得一阵汗颜,说实在的,他还真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只想着多拉拢些人手再说,有了自己人,什么都好办。

  现在被他一问,顿时便感觉到不对劲,他人手再多,能有梁冀多吗?

  何况人的忠心,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培养起来的,一帮乌合之众,人多又有什么用。

  反而是人越多,泄露秘密的几率就越大,到时候事没办成,还全军覆没……

  刹那间,他冷汗直流,湿透了衣背,忽然意识到,作为一个领导者,他真的完全不合格。

  徐璜从小乞讨为生,本就善于察言观色,立刻就明白了答案。

  “徐卿,说来惭愧,我目前还是一团乱麻,毫无头绪。”

  他的坦率让徐璜有些意外,这位少年天子的确是能力不足,但他却并不忌讳掩饰。

  为人君者,如果能有海纳百川的胸怀,那比任何才干都强。

  就像当年高祖和项王,论文才,项羽是世家公子,从小熟读兵书;论武艺,项羽是当时的第一武将,力能举鼎。

  可偏偏最后却是高祖大获全胜,霸王自刎乌江,除了时也运也,主要还是性格上的原因。

  徐璜是个有心人,当年入宫时,曾得贵人指点,所以一直找机会读书识字,成为极少数文采不错的宦官之一。

  当然,要论学识,他肯定比不上曹腾,毕竟后者入宫之前就已经饱读诗书,乃是因为家遭不幸才当了宦官。

  “臣以为,梁冀虽然恶行累累,但他有拥戴之功,陛下若想动他,就必须有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否则难免被后世所诟病。”

  刘志皱眉,除非能拿到他毒害刘绩的证据,其他的理由都难以让他彻底击垮。

  可即使如此,在外人眼中,是梁冀一手将他拱上帝位的,哪怕这个理由确实冠冕堂皇,但他刘志依然难逃过河拆桥的嫌疑。

  当年汉宣帝之所以不敢动霍光,除了忌惮他的势力之外,也是有着这方面的顾虑。

  唉,要想不落话柄,除非……梁冀造反。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