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56章永不录用?

第56章永不录用?

  “太学生是吧,朕知道了,很好,要不这样吧,我去找人,让你重回太学,这样行事方便些。”

  经过他这一提醒,刘志依稀记起,桓帝亲政之后,发生过一件很著名的事件,“党锢之祸”。

  似乎就是因为反对宦官专权,太学生们聚众闹事引起的,具体的内容他也记不清了。

  可见这些太学生们的力量不容小觑,何况从古到今,读书的年轻人都有个通病,喜欢议论国家大事,激扬悲愤。

  他们大多都是官宦子弟,用得好的话,也是一股不容小视的势力。

  “朕先给你个郎中,也好便宜行事,以后的前程,就看你自己了。”

  对于刘志来说,这些官职都是句空话,但他金口玉言,皇帝亲口封的官职,谁敢说是假的。

  “诺,臣遵命。”

  邓演躬身一礼,双眼中迸射出激动而兴奋的光芒。

  天降奇遇,只要他能紧紧抓住,何愁不能重振邓氏昔日荣耀。为了这个目的,哪怕拿命去赌,也值了。

  几个人里面,他是最清醒的,知道此事有多危险,一旦败露,万劫不复。

  邱老二左看看、右看看,邓演和樊超都得了封赏,就他两手空空,顿时就有些急了。

  这么好的机会,他要是错过了,真是该遭雷劈啊。

  “陛下,我可以帮您去游说苏小手的师门,让他们效忠皇上您。”

  “哦?”

  刘志有些不相信,“你真有这个把握?”

  这小子只是个不入流的小瘪三,他能和苏小手搭上话,就已经让他很惊奇了,凭什么胡吹大气。

  “不瞒陛下说,我早逝的兄长便是盗门中人,还是苏小手的师兄,当年也很得门主喜爱。”

  邱老二神情黯然,“可惜他后来为了掩护同门失手被擒,被官府杀了头。所以,当时门主便许诺,日后我若有求于他,定不推辞。”

  原来是有这层关系在,这就难怪了。而且从上次他们义救袁著来看,也是些性情中人,能够分得清大是大非。

  “行,只要你能把盗门拉过来,朕一样不会亏待你。”

  这次他没有事先封赏,一来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能力,二来嘛,盗门如果投靠他,也需要进行安抚,到时候一并赏赐也不迟。

  得了刘志的亲口许诺,邱老二也是喜滋滋的,显然认为自己肯定能手到擒来。

  正说着话,便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樊超立刻起身去看,却是董班和陆奉。

  他们讲课回来,看到了邓演留下的字条,所以便过来了。

  董班人很敏感,一进来就发现气氛不对,这些人虽然平日里也对刘志比较尊重,但也还在朋友范畴之内。

  可现在这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仿佛对方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一般,着实让人费解。

  樊超偷偷把自己衣襟上的印章撩给他看,那是刘志的私印,上面刻了他的名字,并不是大汉传国玉玺。

  玉玺是皇权至高无上的象征,目前名义上归他使用,实际上还是掌控在梁太后手里。

  别说带出来了,就是在宫中,他也无权私自拿走,自有专门的掌印黄门侍郎,而且还是太后的心腹。

  没有她的懿旨,根本无法调动。

  但即使是私印,也一样是皇帝的身份象征。古代对印鉴的规定十分严格,如果有人敢假冒私刻皇帝印章,那可是诛九族的重罪,等同于谋逆。

  所以邓演才会在见到印章之后,立刻下拜,不再有任何猜疑。

  董班曾经做过李固手下长史,自然也是懂的,无比震惊地抬头看着刘志。

  后者却冲他微微一笑,柒分贵气,三分威严,那份与众不同的气质油然而生。

  当然,这也少不了他们在知道刘志的身份之后,眼中自动增加的光环加成。

  “草民董班,拜见陛下。”

  他做过官,礼仪方面自然是无可挑剔,陆奉的反应也不慢,微微一愕,便也跟着拜倒。

  “两位请起,坐这边来,朕有事与你们相商。”

  这两人早就算是他的属下,所以刘志说话的时候也随意些。

  等他们坐下,邓演便主动地将整件事情详细地述说了一遍,董班听后,眼中闪过异彩。

  他来京都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老师,如今能够与陛下说上话,是不是也意味着他老人家起复有望了。

  看到他激动而又充满希冀的目光,刘志哪里会不懂他的心思,叹息一声。

  “抱歉,李公的事情,朕是真的无能为力,我曾经在太后面前略微提了两句,她便大发雷霆,还说……永不录用。”

  刘志并没有隐瞒,而是选择了如实相告,半点也没有利用此事吊着他的意思。

  “永不录用?”

  董班的脸上由震惊到颓丧,再到一片黯然,“可惜了他老人家那颗拳拳爱民之心,却无法继续报效国家了。”

  “不过,这件事情的根源却不在太后身上,我能感觉得到,太后其实很欣赏李公,对于他的罢免也心存内疚。”

  当初李固被罢免太尉之职时,就有许多人想不通,他是太后父女俩一手提拔上来的,一直以来都委以重任。

  怎么可能忽然间翻脸,而且还毫无半点回旋的余地。

  “陛下的意思是说,症结都在大将军身上?”

  谁都知道大将军梁冀和李固格格不入,之前就颇多冲突,后来又因为迎立新帝的问题,几乎撕破了脸。

  他想整垮太尉,是人人皆知的事实,但让他们想不通的是,太后为什么会同意罢免李固。

  如果能够搞清楚真正的原因,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关于李公的问题,我已经有些猜想,但目前还无法证实,容我再慢慢调查,此事急不得。”

  董班感激地点点头,“让陛下费心了,其实老师如今正在安心治学,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这些做弟子的白替他操心罢了。”

  李固本就遭到梁冀的忌惮,所以董班说话的时候十分谨慎,生怕给他惹祸上身了。

  他对李固的这份心,也是刘志最欣赏他的地方,所谓忠孝节义,便是指的他这种人吧。

  “这个朕都知道,你不用担心。”

  刘志笑了笑,“怎么样,董兄可愿意追随于朕,共除国贼?”

  以董班对梁冀的仇恨,本来是没什么问题,但他与其他人不同,有着老师这个顾忌,害怕出事之后连累于他。

  所以刘志还真不敢确定,他会不会选择跟随自己。

  “我……”

  果然,董班刚刚冲动地开口,又立刻打住了,脸上现出纠结矛盾的神情。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