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63章天下共诛之

第63章天下共诛之

  刘志闻言微微有些吃惊,“真有这样的规定?”

  邱老二很肯定的点点头,“我确定有,当初执金吾抓了我兄长,爱惜人才,愿意破格招揽,结果……”

  他越说声音越低,最后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邱家老大最后的结果,刘志早已知道,被判了腰斩死无全尸。

  既然宁死也不与官府合作,难道就因为他是皇帝,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这样吧,你先问一问,他打算在哪里与朕见面,我们再行安排。”

  邱老二急忙应了一声,那边樊超也过来汇报工作情况,他已经发展了十几个人,都是原先街面上的混混,典型的泼皮无赖。

  只要有钱,对他们来说,给谁卖命都是一样。

  “不错,你跟张让联系,找个稳妥点的地方安置他们,我让陆奉推荐个功夫好的,带着练一练。”

  说着又特别叮嘱,“记着一定要约束好他们的行为,不要出去喝酒闹事。”

  “诺,我记着了。”

  樊超毕恭毕敬地答应下来,因为今日出来的急,担心梁女莹会去找他,所以不敢耽搁。

  董班那边就没过去了,打发张让去了解下就行,下次他还想抽空去见见袁盱。

  他对此人的重视更甚于太尉杜乔,尚书台在东汉朝廷中所扮演的角色举足轻重,不容小觑。

  就是梁冀,目光也长期盯着三公九卿,认为他们才是大汉的顶梁柱,从而忽视了尚书台的作用。

  匆匆回到宫内,果然梁女莹已经派人到处在找他了,一见到他过来,就很不高兴地拉长了脸。

  “你跑哪里玩去了,我找了半天都不见人。”

  刘志只得陪笑,“我想着去给你寻个特别点的礼物,所以才迟了。”

  梁女莹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掌。

  “什么特别的礼物,我倒要见识见识。”

  这个刘志早有准备,他派人搜罗了许多城郭那边的新奇玩意,拿来以备不时之需。

  “当当当……你看看,像不像你?”

  一个惟妙惟肖的彩塑泥人落在了她的手掌心,是个传统的仙子形象,彩衣飘飘,唇红齿白,十分惹人喜爱。

  “哇,好漂亮。”

  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心性,看见可爱漂亮的玩具就挪不动眼了。

  “谢谢你啦,志哥哥。”

  刘志松了口气,还好容易哄,“你喜欢就好。今日的剧排得怎么样了?”

  只要提起这个话题,梁女莹立刻喜上眉梢,滔滔不绝,她虽然在宫中千娇百宠地长大,人人都顺从着她。

  但琴棋书画之类的才艺没一样擅长的,每每与京都众贵女宴会,别人争奇斗艳比文才,她却只能一脸高傲地冷眼旁观。

  现在,终于找到一样可能让别人对她刮目相看的事情,自然是全情投入了。

  “今日进展很大,我又修改了些唱腔,比之前更加婉转动听,走,我带你去听听。”

  梁女莹开心地拉着他去献宝,还别说,她在音律和舞蹈方面,颇有天赋。

  只是自己吃不了这个苦去勤加练习,但欣赏水准却是顶尖的。

  刘志陪着她认真观看,两人共进晚餐,当夜便宿在了长秋宫,两情缱绻,温情蜜意。

  转眼便是八月间,太史令终于定好了册封皇后的吉日,本月的八月十八。

  梁女莹闻得自然是喜不自胜,忙着重新缝制皇后吉服,她打算册封之后立即举办隆重的宴会,邀请京都所有的贵夫人参加。

  一来正式宣告她的地位,二来嘛,借此机会展示她苦心编排了两个月的歌舞剧,好一鸣惊人,堵住那些人说她才不配位的传言。

  但刘志却遇到了更大的烦恼,这日朝议,司徒赵戒忽然提出,梁家一门二后,作为外戚应该另行加赏。

  刘志一听就来气,这人也太不知足了,前次他登基时,已经对所有拥戴他的有功之臣大肆赏赐。

  他梁家一门五候,食邑增加了一万三千户,还分走了朝廷一半的举荐名额,这样的荣耀,已经是烈火烹油,无与伦比。

  这次,他还想要什么。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刘志缓缓道:“诸位对此有何看法?”

  一阵沉默之后,太常羊溥第一个跳出来表示赞同,紧接着司隶校尉祝恬也随声附和。

  太中大夫边韶更是极尽溢美之辞,“大将军父子两代都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其功德堪比古时之贤臣周公啊。”

  堪比周公?

  亏他说得出口,这脸皮也是厚如城墙了,也不怕说出来会被雷劈。

  刘志凉凉地看了他一眼,知道梁冀这次是有备而来,难怪这些天一直变着花样催促他封后呢,敢情就是为了这一天啊。

  “唔,如此说来,诸位觉得该给大将军些什么封赏才好?”

  到了这时候,便是厚颜无耻如赵戒,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几人互相使了会儿眼色,最后还是边韶更无耻些。

  “按照大将军的功绩,臣觉得朝廷应该赐封他个诸侯王吧。”

  这个要求如千斤炸弹,“砰”地在朝堂上炸开,连梁太后都惊呆了。

  “边大夫难道忘了当年高祖白马盟誓,非刘不王,非功不候,否则天下共诛之。”

  话音才落,太尉杜乔便铿锵有力地反驳。

  是啊,这也是让刘志最奇怪的地方,明知道高祖曾经立过规矩,何况还有吕后分封诸吕,天下共同讨伐的前例。

  他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这样不可能的要求呢。

  这一年来,他详细地了解过梁冀的性格,虽然傲慢无礼,贪婪成性,但却并不蠢,相反还十分精明。

  这实在是不像他能干出来的事情。

  一片议论纷纷中,刚刚上任的太仆黄琼却侃侃而谈。

  “当年周公辅佐成王,制礼作乐,使天下太平,所以大辟土宇,开地七百里。

  萧相辅佐高祖有功,霍大将军救国之危难,二人都是益户增封,以显扬功业。

  臣以为大将军功可比光武帝时邓太傅,宜食四县,赏赐可同霍大将军,使天下皆知,赏与功齐,爵德相配。”

  当年汉宣帝为大将军霍光论功行赏,增邑一万七千户,创下了史无前例的记录。

  看样子,梁冀是打算步其后尘,有样学样了。

  闹了半天,这老东西耍了招以退为进,看吧,我遵守大汉祖制,没有封异姓王,名份我可以不要,但异姓王的实惠还是要给的。

  刘志闭了闭眼睛,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平静。

  “太后怎么看?”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