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64章慈不掌国
  大殿中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梁太后的答复。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她不会反对,毕竟封赏的可是她的亲兄长,这也是梁氏家族的荣耀。

  “当年先父尚在时,曾嘱咐吾,不得让梁氏封赏太过,此谆谆教诲,不敢稍忘。”

  寂静中,梁太后的声音响起,平和舒缓,充满了不可违逆的坚定。

  “为国尽忠,乃臣子之本分,大将军,你如何看?”

  谁也没想到梁太后的拒绝如此干脆利落,甚至直接点了梁冀的名。

  众目睽睽之下,梁冀气得面色铁青,阴鸷地看了太后一眼,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他总不可能大言不惭说自己功比萧何,得盖霍光吧。

  这种话总要别人说出来才有意思,自己一说,以后岂不是成了奸贼典范。

  “太后说得对,臣愿意为了大汉江山社稷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这几句话他简直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心里头那个恨呀。

  从前因为有了这个贵为太后的妹子,再加上父亲的荫庇,他才得以步步高升。

  可现在,这个不识好歹的妹子,却成了他权倾天下的最大阻碍。

  好啊,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活,既然你不念兄妹之情,就休怪我翻脸无情。

  梁冀咪眼看着高高在上的梁太后,心中杀机迸现。

  他相信只要除掉了梁太后,懦弱无能的刘志和天真单纯的梁女莹,肯定会轻易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既然诸位提到了封赏,吾以为陛下的几位兄弟,也是时候该例行赏赐了。”

  按照大汉的正常流程,一年多前刘志登基之时,就应该对他的两个弟弟加封。

  可当时根本无人提起,即使是过后,在梁氏的淫威之下,也没人愿意触这个霉头,率先提出。

  刘志的二弟刘硕,也只是在兄长登基后,顺位继承了蠡吾候的爵位,而三弟刘悝更是默默无闻,什么也没有。

  此时梁太后突然提出,明显是准备大力扶持陛下,颇有逐步还政的意图。

  刘志有些意外,此前梁太后虽然与他的关系日益融洽,但却从未提过加封事宜。

  而且她刚刚才拒绝了梁冀的封赏要求,现在说封赏他的兄弟,其中的意思,真是耐人寻味啊。

  皇帝的兄弟,按规矩应该加封亲王才对,可大汉的王爵是有定例的,不可以私自增加,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犯了难。

  “臣以为,当年孝崇皇本是平原王一脉,因此蠡吾候应该晋封为平原王。”

  将作大监陈蕃提出了建议,立刻得到了大部分朝臣的赞同,当年邓太后曾将刘志的父亲刘翼过继给平原王。

  后来被削了爵位,平原王这个称号也就断了传承,如今用来封赏他的儿子,实在是太适合不过了。

  “嗯,这个提议很好,刘硕就晋封平原王吧。”

  太后显然也很满意,立刻就决定下来,不过,关于他三弟刘悝的封地,却让众臣犯了难。

  既不能封新的爵号,又不能随意剥夺其他亲王番号,确实是让人伤脑筋。

  就在众人为难之时,司空袁汤慢条斯理的说道。

  “渤海王刘鸿刚刚薨逝,其膝下无子,臣正准备上奏撤除其封国,此是天意,刘悝可加封为渤海王。”

  众人闻言都有些目瞪口呆,这也太巧了吧,难道太后事先得到的了消息,故意此时提出来的吗?

  不管怎么说,刘悝的爵位就这样顺利的决定下来,刘志立刻下召,让刘硕兄弟俩即刻进京都听候封赏。

  蠡吾县离此虽然算不上很远,但毕竟交通不便,考虑到自己当年就是在路途中一命呜呼的,刘志便建议将封赏日期定在了十月间。

  这样他们母子三人就可以不急不忙地赶路,不用担心旅途劳顿了。

  在他继承到不多的微薄记忆中,关于马氏夫人和几个弟弟妹妹,都有些模糊的印象。

  虽然他们都不是同母所生,但对他这个庶出的兄长,却很尊重,一家人母慈子孝,相处得十分温馨。

  不如趁此机会将两个妹妹的封号也定下来,不过由于他们是女子,用不着封王,公主封号只需要由太后定夺即可。

  临下朝前,梁冀一反常态的没有抢先出去,回头阴森森的看着梁太后,其中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梁太后平静地回视,目光中是少有的坚毅,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刘志仿佛看到了刀光剑影,这是梁氏兄妹首次正式对峙,对于他来说,算是个好现象。

  从现在开始,他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让他们兄妹去厮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也许,他的好机会来了。

  迎着梁冀咄咄逼人的目光,

  梁妠忽然勾唇一笑,当年她初入掖庭,若没点手段,怎么可能独得宠爱,在无子的情况下,牢牢占据中宫。

  兄长又如何,犹记得父亲当日曾经再三叮嘱,慈不掌国,谁要是敢和她、和大汉天下做对,别怪她出手狠辣了。

  梁家……不是只有他梁冀一个人的。

  “哼!”

  终于败下阵来的梁冀,重重地冷哼一声,带着满腹怒气大步而去,也正式宣告着他们关系的破裂。

  “太后,大将军似乎很生气,不要紧吧?”

  刘志满脸担忧地看着梁太后,后者冲他安抚地一笑,“无事,有我在,你不用担心,只需要好好学习如何理政即可。”

  “诺。”

  恭顺地答应了一声,刘志下朝回到北宫,想了想又去了长秋宫那边。

  梁女莹正在挑选珠宝首饰,看见他过来十分开心,连忙招手。

  “志哥哥快来帮我看一看,到底哪套在宴会上穿好看些。”

  刘志不紧不慢地过去,数名宫人举着礼服正在展示,每套服装都极尽华丽鲜艳。

  其实梁女莹的个子高挑,身形苗条,打扮得对路的话,倒是满有时尚感的。

  只可惜汉代流行的桃花面妆容,走的是温婉妩媚的路线,确实不适合她的气质,不但突出不了她的优点,反而还无限放大了她的缺点。

  所以看起来就有些容貌平平,甚至还有些拧巴。

  心中一动,“要不我为你设计个特别的妆容吧,你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怎么能画着和他们一样的妆面呢?”

  这话大大取悦了梁女莹,哪个女人不希望在夫君眼中独一无二,立即欣然应允,眼中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好啊。”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