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66章注定了不能站在阳光下

第66章注定了不能站在阳光下

  “光武帝?”

  也就是说,盗门与光武帝之间,有着许多的恩怨纠葛,而在此之前,却并没有不为官府做事的规定。

  看来,肯定是段不愉快的经历了。

  光武帝刘秀当年与绿林好汉合作,匡扶汉室江山的故事,后世可谓是人人皆知。

  但他并不属于鸟尽弓藏型的霸主,在历史长河中,是少有的仁君,那些跟着他打天下的功臣,基本上都得了善终。

  不过,也给子孙后代埋下了隐患,那就是世家大族的权力日益高涨,导致这之后数百年间,流毒深远。

  “当年老门主跟着光武帝,鞍前马后地效命,虽然不是阵前厮杀,却也一样立下了不少功勋。”

  老人的语气渐渐激烈起来,“可最后论功行赏,人人都是高官厚禄,封侯拜相,可我盗门却连提都不配被提起,这公平吗?”

  好吧,确实是刘秀做得不地道,可怪只怪盗门的身份见不得光,他以仁义之君自居,总不可能承认自己与下三滥的盗门合作吧。

  “老门主一气之下归隐山林,并立下了任何弟子都不许为官府做事的严令。”

  原来如此,刘志点点头,这位门主肯来见他,可见目的并不是为了抒发胸中不平气。

  “这件事情,论不上谁对谁错,盗门注定了不能站在阳光下,所以光武帝无法公开赏赐,但我相信他也没有亏待老门主。”

  刘志就事论事,侃侃而谈,“否则你们盗门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了,是不是?”

  说穿了,老门主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梦想着跟别人一样封侯拜相,怎么可能?

  “你也说了,我们盗门天生不能站在阳光下,那你又凭什么招揽我们?”

  老人的眼中精光四射,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锐利。

  重点来了,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吧,盗门的规矩其实不过是种负气之言,真的条件合适的话,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谈的。

  其实怎么安置盗门,刘志还真想过,后世的老朱家早已给过他现成的样板。

  “那就要看你们盗门的价值了,我想成立个机构,叫做龙麟卫,专门负责暗地里监察百官和宗室,以及一些惊天要案。”

  这就是锦衣卫的大汉版本,要的就是他们这些永远上不了台面的人。

  “里面分为明卫和暗卫,按照军功晋升,龙麟卫统领为卫将军,下面设左右郎将,一切都按羽林军的编制。”

  刘志看着老人越来越亮的眼睛,知道他已经动心了。

  “但有一点他与羽林军不同,龙麟卫将军享有直接向我奏报机密的特权。”

  卫将军已经属于二品武将,再加上这个特权,其权力实际上已经超越了羽林军统领,如何让人不动心。

  “还有,龙麟卫所有因公殉职的卫士,都会有丰厚的抚恤金,其子孙后代或者直系亲属中,可选一人继任。”

  就连旁边的苏小手和胡拓,都露出渴望的神色,对他们这些低贱的盗门中人来说,其诱惑实在是难以拒绝。

  哪怕一向高冷淡漠的陆奉,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自古以来,绿林豪杰若想出人头地,就只有从军这一条路,但他们都是些狂放不羁之人,根本受不了那个约束。

  现在,刘志在他们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让他们看到,即使是不入流的盗贼,也能有建功立业的机会。

  “怎样?门主觉得我这个主意可还行?”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老者认真地打量着他,这个容貌如女子般艳丽的少年天子,其心思与手段的确出乎意料的高明。

  假以时日,定然又是一代雄主。

  “草民杨俭,愿率盗门上下,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他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非常恭谨地行礼参拜,表示了自己诚心归顺的决心。

  “这是我盗门一百零九位弟子的名册,以及他们的籍贯和特长。”

  一本薄薄的绢册,便是杨俭最大的投名状,此人要么不松口,一旦决定了,则不留丝毫余地。

  其果敢气魄,确实让刘志很欣赏。

  张让立即会意地取过绢册收好,刘志哈哈一笑,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龙麟卫右郎将,是朕的肱骨之臣,快快起来说话吧。”

  盗门的本事他亲眼见识过,一下子招揽了一百多位高手,让他怎么不欢欣鼓舞。

  “至于杨郎将属下官职,就由你自己决定,把名单奏报给我就行了。”

  “诺,臣谨遵圣谕。”

  眨眼之间,他便由江湖门主变成了朝廷的右郎将,实在是意外之喜,这个结果杨俭很满意。

  苏小手和胡拓等人也欣喜不已,看着刘志的眼神立刻就不同了,充满了敬畏。

  “尔等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

  刘志决心将他的亲民路线进行到底,就他这长相和性格,耍酷是不可能的,会有种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觉。

  “暂时没有,只是不知陛下需要我等做什么?”

  杨俭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开始准备工作了,果然是个敬业的好属下。

  “我需要你们帮我监视大将军梁冀的一切行动,事无巨细都记录下来,汇报给我。”

  他也不客气,直接就安排上了,相信这件事情对于盗门来说,难度不大。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要想干掉梁冀,最好的方法就是先了解他,这样才能寻找到他的破绽,一击即中。

  “诺。”

  杨俭想了想,答应下来,这件事情说难就难,说容易也容易,毕竟梁冀手下能人异士颇多,每次出门都是前呼后拥的。

  要想监视他而不被发现,还是很有挑战性的,但盗门是何许人也,他有这个自信,能够完美地执行任务,借此展示他们的实力。

  “很好,有什么紧急情况就立刻送信过来,这位是我身边的内侍张让,会负责与你们联络的。”

  比较而言,张让才是他最信任的人,何况左悺的身份比较扎眼,现在与宫外势力的联系全靠他了。

  具体的细节问题,刘志不会与他们细谈,他是皇帝,哪怕做出求贤若渴的姿态,也要懂得保持自己的威严性。

  这一点,他是跟梁太后学来的,其实梁妠在御人之道上,很有一套,可惜有个常年拖她后腿的兄长,总是破坏她的安排。

  搞定了盗门,刘志只觉得意气风发,眼看着自己的势力一步步壮大起来,虽然现在还无法和梁冀抗衡,但总有一天,他会成功的。

  刚准备回宫了,后面陆奉却叫住了他。

  “刘君,属下有话要说。”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