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78章凭什么我就不行?

第78章凭什么我就不行?

  “我知道,是我一时糊涂,快别哭了,起来用点朝食吧。”

  昨夜梁女莹从太后处受了气回来,越想越气,她虽有些怨怪刘志,却更恨长姊,觉得她如今变了。

  再不是从前那个温柔随和的姊姊,无底限地包容她的一切,竟然开始嫌弃起自己来。

  “好吧,念尔初犯,就饶你一回,下次再向着那贱人,休怪我新账旧账一起算。”

  梁猛的出现,太后的责备,让她突然感到了危机,尽管心里头还是不痛快,却也勉为其难地原谅了他。

  只是终免不了放两句狠话,威胁一番。

  “知道了,你才是大汉天下最最尊贵的皇后,她连你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好了吧。”

  刘志顺嘴胡掐,只想着先把她稳住,不要再无限制地闹下去。

  听了这番甜言蜜语,梁女莹终于破涕为笑,刘志赶紧唤了宫人进来伺候。

  等她仔细地梳妆打扮好,基本上也到了午餐时间,刘志便陪着她在长秋宫用饭。

  “莹莹今日想去何处?”

  说好了要逗她开心,自然就要尊重她的意思了。

  梁女莹慢条斯理地喝了半盅蜜茶,这才盈盈一笑,“我们去永乐宫探望太后吧。”

  她们姐妹昨日的争执,刘志已经听说了,以梁女莹的脾气,他还以为会生气很久。

  此时却似没事人一般,确实出乎意料。

  二人来到永乐宫,太后接到消息也有些意外,又见他们联袂而来,更是暗暗称奇。

  自家妹子她还是了解的,心性狭窄,如此快就雨过天晴,想必都是刘志的功劳。

  “五妹,昨日我心绪不佳,说话有些难听,你就莫与长姊见外了。”

  这天下,能让皇太后道歉的,梁女莹也是独一份了。

  “长姊以后记得我是你亲妹子就行了,别老替那个贱人说话。”

  见她语气淡淡的,似乎还是有些心结,梁太后微微皱眉,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过,陛下的姬妾按理都归我管,还请长姊以后休要插手。”

  此言一出,不但梁太后愣住了,就连刘志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巴巴地跑到永乐宫,都以为是来求和的,谁知竟然是刻意挑衅。

  梁妠的脸色,由惊愕一寸寸冷了下来,眼角眉梢都充满了凉意。

  “好哇,知道跟我谈规矩了,那就跟你谈谈宫规,皇后统御后宫,必须以德服人,你打算如何处置梁猛?”

  刘志明显感觉到梁太后压抑的怒气,可惜梁女莹却丝毫不知,骄傲地扬起头。

  “你能做得好,凭什么我就不行?梁猛既然已经入了宫,只要她安守本分,我也不会为难她。”

  这话……鬼都不信吧。

  刘志不想掺合她们姊妹间的斗争,相信以梁太后的手段,会有办法搞定的。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马上让太史令选个吉日,正式册封她为贵人,有本事你就让天下人看看,你梁女莹配得上这个皇后之位。”

  得,激将法都用上了,梁太后也是真的恨铁不成钢,可惜梁女莹却不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太后口口声声最疼爱我,却从未相信过,我能做好皇后,只将我当做三岁稚儿般对待。”

  她越说越委屈,眼含热泪,却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现在我终于相信了,不是我做不好,而是太后你不愿意放权,生怕我夺了你的权柄……”

  “啪!”

  气急之下的梁太后,扬手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随即却又呆住了。

  “小莹,我……”

  “你打我?!”

  梁女莹不敢置信地瞪着她,“你居然打我?长姊,我恨你,恨你……”

  她凌乱地说着,忽然转身便冲了出去,刘志怕她想不开,干出什么傻事来,歉意地看了太后一眼,急忙追了出去。

  谁知梁女莹却让两名宫人拦住了他,“皇后说她要回一趟西园,请陛下回去了。”

  刘志皱了皱眉头,这个梁女莹,还不依不饶了,算了,她要跑就跑吧,反正梁冀也怪不着他。

  再说了,就她这又臭又硬的坏脾气,晾一晾她也好,什么都依着她,往后她只会得寸进尺,无法无天。

  一气之下,他直接出了宫,跑去城郭找董班他们商议事情去了,毕竟派人卧底是大事,半点马虎不得。

  “陛下这主意甚妙,只是具体怎么操作还需多多推敲,务求稳妥。”

  此事说来容易,其实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一番分析之后,刘志才意识到。

  最大的阻碍还不是人选的问题,而是:没钱。

  梁冀胃口很大,普通的财帛根本看不上眼,若想在他手上买官,所费不赀。

  随便算了笔账,哪怕买个卫士或者门房那样的职位,都需要几万钱。

  更别说典事、长史之类的正职,至少也要几十万钱,才有希望竞争到。

  刘志就不明白了,那门房卫士什么的,就是个奴仆,花费这许多财物,那些人就不怕血本无归么?

  “陛下不知,这两个都是肥差,梁冀掌握着朝廷征辟的名额,可谁若是想见他,就只能贿赂他们这些狐假虎威之辈了。”

  通过董班这番解释,他才恍然大悟,难怪这些人削尖了脑袋也要拼命钻营,原来还是有利可图啊。

  说来还真是讽刺,大将军一个守门的家奴都家财百万,而他这个做皇帝,却两手空空,国库里的钱无权调动,皇家的私库又归梁太后管辖,根本拿不出来。

  唉,好好的一个计划,居然败在了没钱上面,说出来真是要笑掉大牙。

  见他黯然不语,董班等人也是束手无策,别的还能出出主意,这事确实没办法。

  “不就是钱吗?陛下何不问问我盗门呢?”

  忽听得一人朗声大笑,从房梁上轻如落叶般跳了下来,却是胡拓。

  刘志闻言眼前一亮,对呀,盗门世代以偷窃为生,而且还专偷巨富大贾。数百年下来,积累的财富应该十分可观了。

  “哈哈……我怎么把你们给忘了。咦,你今日怎地突然回来了。”

  胡拓负责监视梁冀,此时回来,难道是有什么新情况不成?

  “我等近日发现一件事情,拿不准该不该报告给你,所以让我来问一问。”

  “哦?什么情况?”

  刘志总觉得,细节决定成败,任何看似无用的蛛丝马迹,说不定都能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

  “梁冀瞒着他夫人养了个外室,而且,还有个七八岁的私生子。”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