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88章歃血为盟
  当天边的第一缕阳光破开浓重的云团,刘志忽然从梦中惊醒。

  愣怔地看着头顶的绣花纱帐,半天才回过神来。

  “张让,更衣,我马上出去一趟。”

  他脸上有隐隐的喜色,夜间的狂躁烦乱也一扫而空,见此情景,张让亦心情大好,赶紧答应着。

  正准备出门,永乐宫急报,梁太后又昏倒了。

  自从上次病愈之后,梁妠的身子便每况愈下,越来越羸弱不堪,平日里十分虚弱,常常要延医请药。

  但严重到晕倒,这还是第二次发生,刘志心中一紧,这样的关键时刻,她可不能出事啊。

  匆匆赶到永乐宫,早已经有几名侍医在诊治,其结果如上次一样,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刘志心中不由有些焦躁,“你等到底会不会看病,总说无事,无事……太后为何又晕倒啦?”

  那几名侍医吓得赶紧跪下,诚惶诚恐,“陛下恕罪,我等实在是尽力了。”

  “尽力了?哼,一群庸医。”

  刘志气得拂袖而去,黑着张脸来到了南顿侯府,邓演一见便知有事,急忙询问原委。

  “在宫里头当侍医的,只求无功无过,根本就放不开手脚,最多医个跌打损伤什么的,哪里看的了大病。”

  邓演倒是很懂行,一针见血。

  这么说也很有道理啊,那些人根本不敢开什么猛药,生怕出了问题找到自己头上来。

  反正就给你开些补品喝着,吃不死人,也治不了病,耗着呗。

  “要不你想办法帮我找个名医,让宣夫人带进去,给太后瞧瞧。”

  邓演点头应允,“找个名医不难,难就难在肯进宫给太后看病,容我想想办法吧。”

  解决了一件心事,接下来这件才是重中之重,刘志先将杨俭、段熲和董班等人找齐。

  这才将昨日徐潢送过来的消息,和盘托出。

  果然,众人皆十分震惊,怒斥梁冀贪得无厌,出卖国家的行为,简直就是天怒人怨了。

  “陛下的意思,是不是要趁此机会动手了?”邓演眼中露出期待的神色。

  “对,只要能拿到这些书信和假玉玺,我就出其不意,马上动手将他抓起来,就地正法。

  到时候,他那些属下群龙无首,自然也就树倒猢狲散了,我再一个个慢慢收拾。”

  “太好了,终于要动手了。”

  众人皆是精神大振,就连自从恩师死后就消沉颓丧的董班,也打起了精神来。

  看到大家都斗志昂扬,刘志也更添了几分自信。

  “我昨夜苦思冥想,于梦中得一妙计,你们听听,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刘志眉飞色舞地将梦中所得讲了出来,众人听了,各自低头寻思。

  “计是好计,只是这样对陛下名声有损,而且太过危险了些。”

  邓演首先表态,其余人等也纷纷附和。

  “既然你们觉得是妙计就行了,成王败寇,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流传后世自然就是一桩美谈。”

  所谓的史书,哪有什么真相可言,不过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一点,读书人可以说大多数都心知肚明。

  “至于危险嘛,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是在跟着我冒险,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已是生死存亡之际。

  就算我什么都不做,将来若事有不谐,我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番话慷慨激昂,但也是实在话,说得众人都哑口无言。

  “你等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劝我,不如想想办法,怎样达成目的,诸位可有信心?”

  “我等愿肝脑涂地,追随陛下诛杀梁贼。”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达成共识,齐齐下拜。

  “哈哈哈……很好,诸位请起,我等君臣齐心协力,何事不成?”

  刘志意气风发,感觉连月来胸中闷气都一扫而空,历史上那个懦弱无能的汉桓帝都能做到的事情,他不信自己就做不到。

  “来,我们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疏漏之处。”

  这般大事,不说一环扣一环完美无缺,最起码也要经得起推敲,不能有什么明显的漏洞才是。

  “机关楼的图纸最好能盗出来,还有梁府的地形图,以及守卫分布,都要想办法弄到手。”

  最终出手,还是要靠盗门妙手空空的高手,所以杨俭最具有发言权。

  “梁府的图纸好办,我和几个侍卫多花点心思,每日画一部分,最后就可以拼凑出完整的图纸。”

  董班想了想,很肯定地回答。

  “至于守卫分布,其他地方都好办,就是机关楼那里的难以搜集,我再去打探打探,看有没有其他的方法。”

  最关键的机关楼图纸,他没有提,那个是梁府的最高机密,董班进去才半年不到,根本算不上他的心腹。

  “我可以想想办法,当初参与制造机关楼的一位异人,与我相识,他特别奢酒好赌,我给他下个套,让他来帮我们偷图纸。”

  一直以来很少开口的苏小手,张口便解决了重要问题。

  “好,我们来把事情捋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推敲的地方……”

  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原先干瘪的主干,渐渐丰满起来,形成了完整的计划。

  最后众人相视一笑,胸中都是豪气顿生,刘志忽然想起了桃园三结义,要不……学一下?

  不过他是皇帝,结义兄弟肯定不适合,就来个歃血为盟吧。

  “诸位,此番共同杀贼,同生共死,不若我们歃血为盟吧。”

  “歃血为盟?”

  众人一愣,随即轰然叫好,段熲本就是江湖游侠出身,一声不吭直接拔出匕首。

  “唰”

  寒光闪过,干脆利落地在胳膊上划了一刀,滴入了身前的酒盏当中,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愧是铁血将军。

  杨俭微微一笑,也不见他如何出刀,几滴鲜艳的血珠便已经流进了清澈的酒液中,手上却毫无伤痕。

  感觉丝毫也不血腥,反而赏心悦目。

  紧接着,董班、苏小手,樊超邓演和他身边的左悺、唐衡等人也都毫不犹豫地放血。

  最后才轮到刘志,他刚拿起匕首,旁边张让便紧张地说道:“陛下乃万圣之尊,岂能随便见血,不若由奴婢来代替吧?”

  刘志一愣,其余诸人也纷纷附和。

  “不用了,这歃血为盟本就是我提出来的,作为天子,当一言九鼎,怎能言而无信呢?”

  刘志大义凛然的说辞,让众人均十分感动。

  “陛下高义,我等当效犬马之劳,绝无二心。”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