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36章曲线救国

第136章曲线救国

  宣夫人一听,顿时就尴尬了,刚才她还在说大儿子忙着办学堂呢,小儿子就立马跑出来拆台。

  何况古时候哪怕是未婚夫妻,私自见面也是不合理法的。

  “一边去,小孩子别乱说。”

  原本想堵住他的嘴,谁知邓远却梗着脖子死犟。

  “我没乱说,真的看到了,就在以前城郭那边的旧书铺子那里。”

  那个旧书铺子一直没关门,只是少了董班撑场面,生意大不如前,只剩下些默默白嫖的穷学子。

  邓演没事跑那边去做什么,杨宜是大家闺秀,而且据说杨家的家教极严,怎么会允许女儿出来私会未婚夫呢。

  宣夫人急忙掩饰,“也许他们正好碰到了说说话吧,你别大惊小怪的。”

  “什么呀,他们就是专门见面的,我都听到了,嫂嫂还说是大哥写信约的她。”

  咦,这就奇了怪了,邓演为什么要写信约自己的未婚妻见面?

  不应该呀。

  “你还偷听他们说话啦,还有,你今日不是在学堂读书么,怎么跑去了城郭?”

  “这个……那个……哈哈,我还有功课要温习,先走啦。”

  邓远支支吾吾,然后立刻找了个借口溜了,一看就知道有鬼。

  “这孩子,唉,怎么会如此糊涂。”

  宣夫人跌足长叹,邓猛也愁眉不展,都在替他担忧,毕竟邓家人一直都比较注重清誉。

  “衍成找她应该是有正经事情,他和杨家小姑都不是随意之人,你们不用担心了。”

  反而是刘志出言袒护,替邓演解释。

  “但愿如此吧。”

  宣夫人勉强笑笑,杨秉的性格比较古板固执,万一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不会取消婚事都说不准。

  “要不我过去看看吧,万一到时候杨家人有话说,我还可以给他们遮掩一下。”

  刘志是真心把邓演当做朋友,虽然他相信邓演不会乱来,但架不住旁人的眼光。

  若是被有心人看到,然后传出些闲言碎语,对邓演、对杨家都会有不好的影响。

  “那太好了,我先谢过陛下了。”

  宣夫人一听,喜出望外,急忙给他行礼道歉,又派人立即把邓远找过来,给刘志带路。

  路上刘志又找邓远问了下详细的情况,得知两人是在旧书铺子里见的面。

  城郭这边他最近来得少了,此时正是中午,铺子里人不多,两三个穷学子安安静静的站在书架前,认真的阅读着。

  掌柜和伙计都是龙麟卫的人,自然认得皇帝,立刻恭恭敬敬的请了进去。

  一进院子,便看见凉亭里坐着两个人,一个玉树临风,温文尔雅,另一个容貌秀丽,娴静端庄。

  果然好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见到刘志过来,邓演急忙站起来行礼。

  “见过陛下。”

  杨宜一袭水蓝色衣衫,头上只插着支银簪子,十分简素,落落大方地跟着行了一礼。

  “都坐吧,在外面无需如此多礼。”

  刘志含笑招呼,他对杨宜的观感很好,觉得两人看起来十分相配。

  邓演看到邓远也在,心知是他告的状,警告地瞪了他一眼,吓得后者一缩脖子躲在了张让身后。

  “今日是我写信约的杨家小姑,想让她帮我劝一劝杨尚书,希望他能到我新组建的学堂里来任职。”

  原来如此,他就说嘛,邓演怎么会不顾礼教,私自邀约未婚妻见面了呢。

  刘志点点头,“学堂的事现在怎么样了?”

  “地方已经找好了,就在城南,如今正忙着修缮,夫子也请了好几位了,只是没一个能够压得住场面的人来担当大任。”

  邓演的这个思路,刘志很认同,新学校籍籍无名,想要快速把名声传播出去,找一个素有威望的大儒来坐镇,是最好的方法。

  京都比较有名的几位经学家,要么自己开馆收徒,要么本身就在太学当博士。

  剩下几个邓演都去上门拜访过,一听说是新学堂,大部分人都把他拒之门外了。

  杨秉各方面都符合条件,邓演自然也不会放过,他倒是对兴建学堂的事情很赞成。

  只是最近刚接了陛下的任务,本身又在尚书台任职,确实公务繁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

  邓演极力劝说,只需要借他的名义,至于授课,等有时间了再抽空讲讲也无妨。

  谁知杨秉为人方正端肃,不但不答应,反而认为邓演为人轻浮,弄虚作假,把他痛骂了一顿。

  要不是他老丈人杨赐在旁边帮忙说好话,邓演还真担心自己会被他拿着扫帚扫出门去。

  不过邓演这个人也固执,他认定了的事情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听说杨秉最疼爱的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杨宜,于是便想了这个主意,曲线救国。

  面对未婚夫的请求,杨宜思之再三,在征得父母同意之后,才决定出来与他见面。

  她从小聪慧不凡,学起经史子集来,比自家的兄长还快得多,而且还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因此杨秉对这个孙女十分看重,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还常常感叹她不是男儿身,否则杨家又会多个一代名臣了。

  杨宜在仔细询问了他创办学校的思路和方式以后,也表示了支持。

  但她也表示,自家祖父是个十分固执己见的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旁人很难改变。

  所以她虽然同意可以婉转的劝一下,却让邓演不要抱任何希望。

  邓演也知道,这件事情很可能已经泡汤了,正准备送杨宜回去的时候,恰好刘志就来了。

  刘志想了想,其实也挺好解决的,于是对杨宜道。

  “不如这样吧,跟你祖父说一声,就说邓演聘请他为客座讲师,不需要常驻学堂。”

  这思路,自然是来自于后世大学里的客座教授了。

  “客座讲师?”

  好新奇的说法,邓演和杨宜对视一眼,彼此的目中都燃起了亮光。

  “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还是挺有希望的。”

  看到杨宜一口答应下来,邓演的唇边忍不住浮起了微笑。

  “你也不用再担心,我想办法帮你多邀几个客座讲师过来,学堂肯定会办得风生水起的。”

  刘志也知道,仅仅凭着南顿侯的名义,很难请动那些爱惜羽毛的大家们。

  “诺,多谢陛下。”

  看着一脸兴奋的邓演,刘志敲了敲他的头,“还不快送杨家小姑回去,以后莫再要出这种馊主意了。”

  邓演讪讪一笑,赶紧起身去送杨宜。

  看着他们俪影双双,刘志也忍不住莞尔一笑,正准备离开,却见掌柜的期期艾艾地蹭过来。

  “陛下,可否求您一件事情?”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