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46章将军百战声名裂

第146章将军百战声名裂

  “通知青州那边的龙麟卫密探,让他们找到被打散的溃兵,调查清楚,尤其是失踪或者被俘的军官。”

  刘志下了决心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没错,越来越多的证据已经指向了真相。

  “喏,不过京都散布谣言的来源断了,都是些地痞无赖,受了人的钱财四处造谣。

  但给他们钱财的人无故醉酒溺毙,此人亦是个无赖,查不出受何人指使。”

  这种杀人灭口的伎俩,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单超的刑讯手段够残酷,如果还是查不出幕后推手,那只能说明对手够强大。

  刘志的手无意识地在桌案上敲击着,这是他陷入沉思后的习惯。

  有人在针对他这个皇帝,不满意他的统治,想将他拉下马,这是肯定的了。

  但他们没有走最常见的宫廷政变这一途,就说明他们对宫中的掌控力不够,也就是说宦官集团没有参与。

  看行事作风,倒像是那些士大夫的手段,想搅乱天下局势,再从舆论上双管齐下。

  让天下百姓以为他是个昏君,也让朝臣们对他失望。

  好吧,先假设自己就是那个幕后主使,如此注重名声,那么他推倒自己之后,就决不会自己篡位自立,肯定会扶持一位宗室上来。

  而那位内定的傀儡,必须要名正言顺才行,出身要正统,名声要贤良……

  刹那间,刘志脑中灵光一现,清河王,刘蒜。

  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自从上次刘脩以他的名义叛乱之后,当时的太尉杜乔和梁太后,在梁冀的威压之下,决定将他贬为尉氏侯,流放桂阳。

  按照历史的走向,他应该就此心灰意冷,自戮身亡。

  刘蒜的结局他之所以记得如此清楚,还是因为上辈子看过的一部连续剧,八岁龙爷闹京都。

  当时自己深为惋惜,觉得刘蒜是被冤枉的,不该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死去。

  所以便给他写了一封亲笔信,说太后和自己都相信他的清白,让他不要自怨自艾。

  安心待在桂阳,总有一天会云开日现,平冤昭雪的。

  很显然,刘蒜听进去了,忍辱含羞活了下来,改变了他既定的命运。

  后来梁冀倒台以后,刘志在给李固和杜乔平冤时,顺手就把他的案子给平了。

  刘蒜也恢复了清河王的封号,回到了封地。

  由于龙麟卫初建不久,人手有限,所以主要只监视京都世家,对于那些诸侯王没怎么理睬,只重点关注了几个名声特别坏的。

  清河王素有贤名,自己又算是对他有恩,刘志根本没多想。

  “你让人查一查清河王,看看他自从回封地之后,有没有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人。”

  单超立刻领命,转身匆匆布置任务去了。

  天色已然隐隐发亮,刘志睡意全无,望着天空中那一颗孤星,在灰蓝色的苍穹中明明灭灭,苍凉而孤寂。

  深吸一口气,又到了朝议的日子,那个幕后推手很可能就躲在朝堂上,冷眼看着他为了国事焦头烂额。

  他必须打点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面对。

  原以为扳倒了权倾天下的梁冀,斗跨了垂帘听政的皇太后,就可以安全无虞了。

  却原来没有根基的帝王之路,每一步都踏在浮冰之上,到处都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危机。

  天色渐明,一轮红日跃出云霄,将万道金光洒落大地,朱红色的宫墙熠熠生辉。

  刘志身着宽大威严的朝服,从容走入崇德殿内。

  昨晚的急报三公都已经得到了抄送本,自然是心中有数,大殿中的气氛有些沉重。

  这些年来,大汉天下虽然暴乱频发,但官兵的战斗力却无可置疑,此次惨败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刘志让左悺当庭读了一遍,那些还没有得到消息的官员,俱都大惊失色,殿中顿时议论纷纷。

  “陛下,张耽急功近利,自取灭亡,连累得五营兵马损失惨重,应该治他个重罪。”

  “对,自我大汉开国以来,从未有过如此耻辱,简直就是丢尽了五营兵马的脸面。”

  “陛下,张耽罪该万死,应该夷三族,以儆效尤。”

  ……

  群臣吵吵嚷嚷,居然异口同声地要求追究张耽的责任,可怜他为国捐躯,现在却落了个墙倒众人推的下场。

  果然是将军百战声名裂,当武将的拼死拼活,哪怕百战百胜,只要一次失败便身死名败。

  刘志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悲凉,替张耽不值,这些个文官们,嘴皮子一碰,就想决定别人一族人的生死,实在是让人心寒。

  “啪!”

  忍无可忍的刘志一巴掌拍在了御案上,“如今情势危急,诸位却在此追论对错,竟无人思补救之法。”

  大殿中顿时安静下来,看着一向温文尔雅的年轻皇帝,脸色氤氲,乌云密布,都明白他已经动了真怒。

  大家非常有默契地三缄其口,谁也不愿意触了霉头。

  “怎么?都没话说啦?呵呵~”

  刘志嘲讽地冷笑一声,伸出手指直接开始点名。

  “太尉有何见解?”

  黄琼挺直了脊梁,沉声答道,“臣认为青州匪乱,事起仓促,张将军临时机断,有所失误也是难免。”

  还算是说了句公道话,不过这老狐狸开始不吭声,现在明显知道了刘志的倾向后,基本上就是个马后炮了,没多少意义。

  “现在青州,兖州和徐州都有匪徒出没,据说已有四五万人之众,非大军不可以抗衡了。”

  说到这里,黄琼提高了音量,“臣请求即刻从边境调大军镇压,迟则恐酿成大患。”

  这番言语得到了大部分朝臣的附议,四五万人的大暴动啊,何况又靠近京师,谁人不怕?

  “陛下可让并州和凉州大军,全力驰援,京师也立刻从各州郡招募兵马,严防死守。”

  “对对对,京师与青州和徐州毗邻,万一贼人趁势挥军西上,那可如何是好?”

  ……

  刘志一阵无语,离着千儿八百里呢,爬山涉水的,还有军队拦着,这些个软骨头就在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真是可笑。

  想让他们提出有用的建议,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吵吧吵吧,刘志心里的怒气竟然奇迹般熄灭了。

  只要不抱希望,又何来失望之说。

  不动声色地环视了一圈,朝臣们或激越或沉思或冷漠……不一而足。

  到底,谁才是那个背后之人?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