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50章陛下还是太年轻了

第150章陛下还是太年轻了

  皇帝不做声,群臣也都不想开口触他的霉头,气氛就这么诡异地沉默着。

  刘志也不想再听他们你争我斗,口若悬河,却一点实质性的建议都没有。

  黄琼是太尉,看着气氛冷清,只得硬着头皮开口了。

  “陛下,臣以为贼人不过虚张声势,何况五营兵马并未受到致命损伤,如今也重新集结,固守待援。

  等到凉州兵马到达,贼兵必破。所以,平息流言,稳定京师局势,才是当务之急。”

  数天前,青州军报再次传来,遇到伏击的只有张耽那一路人马,其余两路毫发无伤,连贼兵的影子都没见到。

  只是如今群龙无首,已经缩回州府,不再主动出击。

  冀州和幽州援军也已经进入境内,如今公孙举的大本营也在朝兖州那边移动。

  至于凉州援军如今在哪里,却无人知道,段熲一直没有传讯过来,青州那边也未接到他的消息。

  但按照路程计算,哪怕是骑兵,也不可能这么快抵达,多半还在并州境内。

  黄琼一开口,众臣见刘志没什么表示,又都活泛了起来,纷纷开始献计献策。

  但不外乎都把责任甩到了司隶校尉曹腾的头上,认为他办事不力,这才导致局势失控的。

  刘志心中冷笑连连,他今日打定主意懒得说话,就想看看这些个公卿们的精彩表演。

  何况现在明知朝内有鬼,即便有什么对策,他也不会再放到朝上公开宣读了。

  照例又是口沫悬飞地争吵了一个多时辰,想当然地没吵出个结果,刘志挥手决定退朝。

  也不等群臣礼赞完,便大步而去,众人都知道他动怒了,大部分人都只是摇头笑了笑。

  皇帝还是太年轻了啊,这样就沉不住气啦?

  身为一国之君,大风大浪还在后头呢,陛下的为君之道,任重而道远啊。

  回到中德殿,却见杨俭已经等候在那里,刘志估计是有了消息,便招招手让他跟进来。

  “陛下,近日龙麟卫调查发现,清河王府前段时间有京师来客,行踪诡秘。”

  刘志头皮发麻,“果真?”

  “此人一到清河王府就失去了踪迹,国相沈行最近也活动频繁,甚至曾经秘密来过一趟京师。”

  “啪!”

  刘志一拳击在案上,心中怒火升腾,“竖子尔敢!”

  虽然两人曾经竞争过帝位,但他一直对刘蒜印象不错,认为他是宗室中少有的清正之王。

  当年自身难保的时候,都特意写信鼓励于他,没想到如今给他平了反,刘蒜居然贪心不足,还动了妄念。

  如果是别的诸侯王,刘志还没那么愤怒,偏偏是自己救过的人,让他怎能咽下这口气。

  难怪别人都说无情最是帝王家,只因他一时心软,却落得后患无穷。

  看来以后,不能随便施舍自己的同情心了,现代人罪不及家人的理念,只怕也要彻底扔掉了。

  古代人家族血脉的观念深入人心,永远都是割舍不断的责任与利益,自己即便放过了那些人,他们也不会感恩。

  反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一有机会就会生根发芽,酿成大祸。

  “给我盯紧了,先不要打草惊蛇,顺着这条线索,一定要查出京城里的那个幕后黑鬼。”

  “喏,陛下。”

  杨俭心头激动,如果能够破了这个案子,那他就立下了泼天大功,以后的前程自然再也无忧了。

  杨俭退下之后,刘志负手立在窗前,思考着这件事情,到底刘蒜有没有与对方联手?

  或者只是他的国相沈行私自接触,与他并不相干。

  此事也有先例,当初刘脩逼迫他造反,刘蒜宁死不从,当时的清河王国相谢属也严词拒绝,被刘脩杀害。

  不过,无论他是否参与,京师的幕后主使都曾经找过他,刘蒜至少也是个知情不报。

  所以此事过后,哪怕刘蒜真的冤枉,他也不可能再手下留情,借着这个机会除掉隐患,免得将来又生事端。

  想到这里,刘志的目光中露出坚毅之色,从现在开始,他不能再继续暴躁下去了。

  此人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知道他有些急躁,想用这种方式扰乱他的心神,做出昏聩错误的决定。

  想开了,其实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离着黄巾军的规模还天差地远呢。

  即便是张角手下号称三十万信徒,不也没能叛乱成功吗,何况如今才区区三万之众。

  再说了,就算历史的脚步一成不变,他后面还有灵帝,不会这么快就亡国,他其实还是反应过度了。

  到底,没有从小接受过帝王的教育,心理素质不过关啊。

  刘志痛定思痛,自我检讨了一番,这才重新打起精神来应付。

  冷静下来之后,再思量整件事情,感觉就变了。

  能够让清河王动心的邀请,对方肯定实力非凡,让他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

  朝中有这等实力的人,并不多,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而且个个都是重权在握。

  太尉黄琼,梁太后,司空袁汤,司徒尹勋,尚书令袁盱,司隶校尉曹腾等等,都有这个实力。

  以后他的思维要放开些,不能想当然地以为谁有可能,谁没有可能,一切都凭证据说话。

  所有看似不可能的人,说不定都有可能。

  尤其是梁太后,要论权势和双方间的仇恨,她的嫌疑其实是最大的。

  不能因为她摆出一副高姿态,又整天病歪歪的,就轻易否决了她的嫌疑。

  毕竟,病也是可以装出来的,前些日子,太医令要求将她移出去,现在想来就十分可疑。

  会不会是一招以退为进,故意避开他的监视,好背后捣鬼?

  还有太尉黄琼,说起来好像一点嫌疑也没有,但据说当年他也是刘蒜即位的坚定支持者。

  或许并不看好自己这个皇帝,所以还是想将贤名在外的清河王拱上大位?

  ……

  一个个分析下去,似乎每个人都有那么点可能,刘志又倒回来,用无罪推论推理了一遍。

  怎么看,都是梁太后的嫌疑最大。

  不行,得立刻对她展开调查,如果真不是她,也好早日证明她的清白,免得把思路带到沟里去了。

  到时候白白放过了真正的幕后主使,那就悔之晚矣。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