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66章绝不低头

第166章绝不低头

  邓演不慌不忙地在码头上和货栈间又转悠了一会儿,这才慢悠悠地回客栈。

  不一会儿,阎春便兴冲冲地回来了,眼神中有压抑不住的兴奋。

  “君侯,已经打听清楚了,十几天以前,县令黄辽秘密征调了几个大户的船,运送官兵。

  事后还下了禁令,若有泄露消息者,严惩不贷,并禁止他们短期内出湖打鱼。”

  邓演点点头,这个结果他早就预料到了,也基本上确定了董班的下落。

  “找到具体位置了吗?”

  “就在微山岛上,黄辽以寻找官兵的名义派出去的那些人手,估计都在负责拦截董太守求援的人。”

  只要知道准确位置就行了,邓演长舒了一口气,按理说,他的使命至此已经圆满完成。

  毕竟就他们这点人手,打探消息还可以,却没有能力展开救援行动。

  “君侯,我即刻护送您撤回京师,把消息尽快送回去。”

  对于阎春来说,邓演的安全不容忽视,也必须保障。

  董班等人虽然被困在岛上,但撑一段时间应该不成问题,毕竟那里水上资源丰富,靠捕捞鱼虾也饿不死。

  “不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黄辽把董太守骗上岛,用的肯定是剿匪的名义。

  那么,湖面上的水匪又到哪里去了?”

  阎春一呆,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说起来确实很奇怪,最近都没听说有水匪抢劫作乱的消息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在其他县活动去了吧。”

  “这个问题一定要弄清楚,我总感觉,找到水匪的去向,比寻找董太守他们更加重要。”

  邓演凭着他超强的分析能力,瞬间抓住了事件的重点,斩钉截铁地下达了新的命令。

  “立刻打听清楚水匪的行踪,此事刻不容缓。”

  看着邓演无比凝重的脸色,阎春虽然很担心,却到底不敢抗命,只得提出建议。

  “君侯先撤出沛县吧,我感觉已经引起那贼县令的注意了,今儿在街上还遇到过盘查。

  调查水匪的事情,由我们来做就可以了。”

  邓演低头想了想,“也好,不过我决定北上,顺便也调查一下戚县和薛县那边。”

  还有个理由他没有明说,那就是希望迎上段熲的凉州兵马,直接带着他们杀过去,解救董班等人。

  同时用最短的时间控制黄辽,从他的嘴里挖出指使者的名字。

  第二天,买了一批便宜鱼干的邓演,装模作样地离开了沛县,他明显感觉到后面有人跟踪。

  不过他往薛县去的理由很正当,货物数量不足,需要去同为湖区的薛县再采购一些。

  顺利离开沛县的邓演,心情却十分沉重,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幕后主使肯定是朝中重臣,而且很有可能是几个势力联合起来的。

  他们对地方上的掌控力,甚至让他心惊肉跳。

  薛县,会有另一个黄辽在等着他吗?

  刘志接到龙麟卫送来的消息时,已经是两天之后了,对于沛县县令如此的胆大妄为,亦是十分震惊。

  这两天,利用董班的军队做文章的朝堂之争,已经越来越甚嚣尘上。

  看来,这是他们早就设计好的局啊,从董班大军北上开始,估计那些人就已经在密谋了。

  如此看来,荆州也不太平,估计董班刚出武陵郡,就直接被盯上了。

  他到底动了谁的蛋糕?要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地谋划推翻。

  仔细想来,自从他诛杀梁冀之后,这个针对他的阴谋,恐怕就已经开始了,当年朝中与大将军勾结,狼狈为奸的不在少数。

  除了惩治了部分特别典型的官员,其他的都没有深究。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若是认真追查的话,恐怕满朝文武一多半都要直接下课了。

  大汉十三个大型世家,上百个中流家族,又有哪个没投靠过权倾天下的梁冀。

  所以,首恶肯定与此事不无关联,是因为此事而受到严重打击的家族。

  沉吟片刻之后,他召见了刚刚才赶回来的单超。

  “你查一下赵戒、胡广等等一批被罢官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正是沛县的意外提醒了他,对方能在各州县根深叶茂,必然曾经在朝中经营多年。

  而胡广和赵戒,都曾经位列三公,他们的门生故吏和家族势力,可以说遍布全国。

  “喏。”

  单超不顾长途跋涉后的疲累,立刻又精神抖擞地投入了新的任务。

  此时张让走了进来,神色有些难看,“陛下,太尉非要见您,已经在殿外等了半个时辰了。”

  这些日子,刘志拒不接见任何大臣,甚至连最近的一次朝议,也以身体不适的理由,取消了。

  黄琼已经来了几次,刘志一直都拖着,看来今日他是横了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刘志冷冷一笑,朝堂上的负面情绪已经激发得差不多了,是该出手了。

  “让他进来吧。”

  十来天不见,感觉太尉又清减了一些,眼底通红,情绪罕见地有一丝焦躁之意。

  “陛下,外面已经乱成一团,您就打算一直这么避而不见吗?”

  如果是从前,黄琼总是老神在在,气度雍容,一副智珠在握的架势,绝不会如此气势汹汹的质问皇帝。

  刘志一笑,悠然道,“这不是见了吗。”

  黄琼一愣,顿时有些气结,“陛下,这件事情您打算如何处置,再任由事情发展下去,恐怕于您十分不利啊。”

  “那太尉觉得,该如何是好?”

  刘志似乎丝毫也没放在心上,好整以暇地反问道。

  “臣以为,当立刻派人彻查,并诚心接纳各位公卿的意见,共同度过难关。”

  喝,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建议呢,搞了半天还是老一套啊,看来黄琼除了心心念念的举察制度,其余的都是守旧派啊。

  什么诚心接纳意见,不就是让他放低姿态,给臣子们低头吗?

  可这一次,他不会再选择轻易让步了。

  “是吗?告诉太尉一个好消息,董太守的行踪已经找到了。”

  刘志说的时候,似笑非笑地盯着黄琼,想看看他到底会是个什么反应。

  “什么?找到了?”

  黄琼显然有些吃惊,但随即又如释重负,“太好了,这下总算可以缓一缓了。”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