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82章无中生有

第182章无中生有

  “既然陛下也同意,我们君臣就此别过。”

  袁汤不动声色地将双环白玉佩放入怀中,拱手作别,说是成功率高,但也不是没有危险的。

  毕竟是单身赴会深入军营,何况郭登还是个武将,身边怎么着也有几个心腹卫士吧。

  在他的催促下,刘志只得匆匆离开,准备回城郭那边的另一个秘密据点。

  狡兔三窟,他早就未雨绸缪,让龙麟卫安排了好几个避难之所。

  此时已经是戌时初,局势动荡,京师戒严,百姓们都躲藏在家里瑟瑟发抖。

  尽管他们都是从各种小巷穿行,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要遇到些探子。

  赵戒已经下了密令,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今晚哪怕将京师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刘志给找出来。

  也多亏了那些龙麟卫的密探,一个个耳聪目明轻功高超,又善于隐藏行踪。

  一路上被他们杀了好几批执金吾的缇骑,众人都是全身戒备,若是一着不慎落入大军之中,他们武艺再高强,也不可能以一敌百吧。

  田晏神情紧绷,将自己的五感提到了极致,时刻关注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好不容易挨到目的地,所有的人都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总算没遇到什么大的危险。

  这一路上可以说是一半靠运气,一半靠实力,要不是对各种小道太过熟悉,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避开搜查。

  他们来的这个据点表面上是隐藏在平民区的普通院子,只是连着七八家都被买了下来,占了一整条巷子。

  地下已经被挖空,修建了庞大的密室,十分宽敞,点着巨大的蜡烛照明。

  即使如此隐秘,刘志仍然没有卸妆,随时准备出现突发状况。

  刚坐下,他便开始询问情况,“袁盱那边有消息传来吗?”

  之前他指示袁盱去联络虎贲军中郎将赵恺,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按理说也该有结果了。

  “还没有,虎贲军那边毫无动静。”

  没有动静就是好现象,只是在不确定他们的动向之前,怎么着都不安心,就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宝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落下来。

  刘志想了想,吩咐道,“你给袁盱送信,就说可以让赵恺派人来拜见太后。”

  赵恺和袁汤应该是同一类人,他们对梁太后的忠诚度非常高,在不确定她态度的情况下,宁愿先选择观望。

  “喏,臣立刻去办。”

  说着又为他安排晚餐,折腾了一天,刘志也累了,此时安定下来才感觉确实有些饿了。

  “一起吃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饭菜很简单,因为不想大晚上的生火惊动执金吾,都是些冷菜和肉脯,再加上几个胡饼。

  田晏为人耿直,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也没推让,跪坐在下首相陪。

  正吃着,杨俭匆匆赶了过来,“陛下,有确切消息来报,并州兵马明日下午可以赶到京城。”

  这是个好消息,几人听了都十分振奋,这就意味着他们只需要再坚持一天一夜,就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清河王刘蒜已经在路上,要不要派人拦截?”

  第二个消息却不那么美妙了,刘志闻言冷冷一笑,“不用拦截,让他来,这一次我要让世人都看清他的真面目。”

  其实刘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趁此机会,让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全部现出原形。

  一次性都给铲除干净了,以后才能将权柄握在自己手里。

  要说历史上的桓帝和灵帝,其实都是玩弄权术的高手,他们对朝廷的掌控力度都非常高。

  但他们的方法刘志却无法借鉴,那是汉朝皇帝的惯用手法,依靠外戚和宦官来掌握朝廷兵权,形成对士大夫阶层的绝对碾压。

  这样做的弊端十分明显,也完全是在继续安帝、和帝即顺帝以来的老路,纵容贪官污吏,加剧了土地兼并和地方割据。

  长此以往,无论当皇帝的如何勤政为民,也阻止不了帝国的加速堕落。

  作为穿越者,尽管他在学识和权谋上都差强人意,但他最大的强项就是来自两千多年历史熏陶出的眼界和格局。

  即使如今步步艰难,也绝不会去走捷径,干出饮鸩止渴的蠢事。

  袁汤劝他尽早结束动荡,明早便出面反攻,但刘志也深有同感,所以今夜更显得无比重要。

  能否翻盘,在此一夜了。

  “曹腾那边怎么样了,司隶校尉其他几部的兵马什么时候能到?”

  司隶校尉部常年在曹腾手里的只有京师部分的兵马。

  京中出事,按照惯例,离得最近的河南尹、河内郡,河东郡和弘农郡都会迅速派人进洛阳来。

  至于左冯翊、右扶风和京兆尹三处,虽然名义上也是司隶校尉部,但距离并不近,可谓远水解不了近渴。

  等他们姗姗来迟,估计已经水落第三丘了。

  但司隶校尉部情况复杂,曹腾所领兵力不多,赵戒和梁氏在此经营多年,尤其是河南尹,之前一直都是梁冀的亲人在担任。

  所以他们在那边的势力渗透很广,赶过来的人,还不一定都是来勤王的,搞不好也有可能是逆贼。

  “河内郡的人手据说已经在路上,但河南尹那边一直在用各种借口推脱,不肯前来,其余几郡情况不明。”

  现在,刘志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也知道该快刀斩乱麻,拖得越久越不利,但明日出面偏偏又变数太大,能否取胜目前还很难说啊。

  赌,还是不赌?

  “陛下,我倒有个主意,就是不大上得了台面,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一直默默站在他身后的樊超,突然开口。

  “有话就说,你几时也学到这弯弯拐拐的性子了。”

  刘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可不愿意自己身边的人都养成这般虚伪习气。

  “嘿嘿……”

  樊超尴尬地笑笑,立刻说道,“其实京师里根本不缺人手,只要陛下愿意,我马上就能够给你变出一支上千人的队伍来,保证个个身手矫健。”

  刘志一愣,“你的意思是?”

  “陛下也知道我是街头混混出身,如今万幸遇到天子当了官,可也改不掉和那帮老兄弟鬼混的习性。”

  他这么一提,刘志立刻就明白了,这是让他利用京师的街头混混和游侠,无中生有,变出一支有生力量来。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