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189章我反对
  赵戒心内万分鄙视,真是个无知妇人,半点经不住事,脸上却诚惶诚恐。

  “皇后勿需担心,有臣在,绝不会让这些逆贼得逞的。”

  还不等梁女莹惊魂甫定,赵戒又接着说道。

  “如今国家无定,鬼魅横行,说不好后面会有什么事情,皇后还是赶紧将皇储之位定下来的好。

  否则,恐怕老臣也无能为力啊。”

  这简直就是哧裸裸的恐吓,手段虽然简单粗暴,不过对于梁女莹这种胆小又任性的人来说,还是很有效的。

  “这……”

  果然,梁女莹瞬间就开始迟疑起来,不自觉地将眼光投向了阶前的清河王刘蒜。

  后者对她微微一笑,满含善意,再联想到他的仁义之名,梁女莹犹豫了,他应该……会善待自己吧。

  此时皇后内心百般纠结,而黄琼等人也十分识趣地没有开口干扰她的思路,任凭她自己作出选择。

  寂静中,远处似乎传来隐隐约约的厮杀之声,听得人心惊肉跳。

  “我……”梁女莹张了张嘴,只觉得喉头干涩无比,“同意立清河王刘蒜为皇太子,即日为陛下发丧。”

  赵戒与刘蒜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彼此的眼中都闪过尘埃落定的兴奋之色。

  真是……不容易啊!

  清河王徐徐吐出心头的一口闷气,六年了,两次与皇位失之交臂,有谁知道他心底的愤懑不平与绝望?

  可表面上他还必须要装出一副泰然自若,完全不在意得失名利的高士风范。

  当年被诬陷造反,贬谪桂阳,生无可恋之时,他忽然间就想通了。

  这辈子,若他自己都不去争,又有谁会在乎他的想法,所以这一次明知胜算不大,他仍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现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于他,已经触手可及。

  他相信,凭着自己过人的才识和手段,一定能成为直追文、景二帝的贤明之君。

  最起码,比那个连字都认不全的刘志强上一百倍。

  “诸位可还有异议?”

  大殿上,皇后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刘蒜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等待着一锤定乾坤。

  “我反对。”

  一人忽然朗声道,那熟悉的语音令得梁女莹如遭雷击,浑身僵硬。

  众人不由大为意外,循声望去,却见角落里一名青年越众而出,身着议郎官服,却姿态傲岸出尘。

  赵戒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小小议郎也敢咆哮朝堂,来人,给我拿下!”

  立刻便有甲士如狼似虎地扑过来,黄琼挺身而出,“大胆,朝堂之上莫非不许人言?”

  那些甲士一愣,回头看向自己的主子,却见赵戒冷冷一笑,挥手让他们退下。

  “好啊,今日就让你们讲个痛快。”

  那议郎明明十分眼熟,却偏又叫不出名字来,众人正自惊奇,只见他伸手撕下了唇上的胡须。

  然后不慌不忙掏出一方雪白的丝帕,在脸上揉擦了一阵,反手将帕子一扔,负手含笑面向众人。

  “陛下?!”

  “天哪,难道我老眼昏花啦?居然看到了陛下。”

  “太好了,陛下没有宾天。”

  ……

  刘志差点忍不住望天翻个白眼,靠,一个个演技也太好了吧。

  明明他昨晚还满城发过诏书,这些人有几个不知道的,瞧瞧这一个个喜极而泣的模样,他都快被感动死了。

  “你们可都看仔细了,莫叫个伎子给骗了,随便什么人就认成大汉天子,真是笑话。”

  面对刘志亲身出现,赵戒却丝毫不慌,反而冷嘲热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什么?难道太尉的意思,这竟然是个假的?”

  果然,立刻就有懂事的臣子接话了,甚至不顾黄琼在场,直接称呼起赵戒为太尉。

  顿时下面吵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神色莫测。

  赵戒嘴角勾起一抹狞笑,刘志,今日你既然自投罗网,那我就给你来一出指鹿为马,李代桃僵。

  没死又如何,我说你死了,就得一言盖棺。

  “啪啪!”

  见下面吵得差不多了,赵戒这才拍拍手,让众人安静下来。

  “诸位何须争论,不如让皇后来辨认一下,看这位到底是不是真龙天子。”

  身边的内侍赶紧偷偷推了推梁女莹的胳膊,让她瞬间惊醒过来,两人的目光隔了御阶遥遥相望。

  曾经永乐宫中,一眼万年的俊逸少年,如今已然是气度不凡的皇帝。

  可他们之间曾经的甜蜜和美好,却早已荡然无存,泪水慢慢地濡湿了眼眸。

  梁女莹脸色苍白如雪,极力地睁大眼睛,想从后者脸上,找出哪怕一丝的怜惜和温情。

  然而,她终究还是失望了,那双漂亮的凤眸中,只余透骨的冰凉,直冷到她的心尖。

  闭上眼,梁女莹艰难地摇摇头,“此人是假冒的,乃是陛下之前从龙麟卫找来的替身。”

  刘志微微一笑,笑容冷清而淡薄,罢了,他们之间终究还是走到了那一天,需要直面生死存亡。

  “如何,连皇后都发话了,不知黄太尉还有何话好说?”

  赵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目光中饱含着森森恶意。

  “别的都没有了,我只想问一问,你确定今日外面的兵马够用吗?”

  “什么意思?”

  赵戒眉头一跳,偏头让身后的甲士出去探听消息。

  黄琼叹道,“不用问了,我来告诉你,宫中如今已经全部回到了陛下手中,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哼!危言耸听。”

  见赵戒不屑一顾,黄琼叹了口气,“真是世风日下啊,明明就是说的真话,可偏偏有人听不进去,非要掩耳盗铃。”

  赵戒见他摇头晃脑,故作姿态,不由得怒火中烧,正要反唇相讥,却有甲士疾步前来禀报。

  “主上,宫中八门如今只余南宫朱雀门了,该如何是好?”

  虽然他声音很小,众人都听不清楚,但若是好消息,自然用不着如此藏头露尾了。

  “如何?”

  黄琼胸有成竹,步步紧逼,“此时认输,陛下念着过往,或者还能留你一具全尸。”

  这话听着是在劝降,可却如烈火浇油,赵戒的神情立刻变得狰狞无比。

  “哈哈哈……老匹夫,莫以为这样就稳操胜券了,若我一点后招没有,敢站在这里吗?”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