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205章选择
  “他为人很仗义,处事又公正,本事也好,里巷那边的无赖都服他,不服的也被打趴了。”

  听起来为人确实不错,里巷都是些贫民和逃犯之类的人,鱼龙混杂,能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打出一片天,的确不容易。

  “他在里巷呆了多久?”

  “我记得有两年多了吧,刚好住的离我家不远,平日里挺照顾我老母亲的。”

  这时代的人都重孝道,对于尊重自己父母的人是很感激的,也难怪邱老二对他抱有好感了。

  刘志点点头,“等会儿你把他带过来,我想见见他。”

  陛下这是认同了魏野的节奏啊,邱老二一听十分高兴,赶紧点头答应。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群人热热闹闹聚了一顿,各自散了,刘志却没有离开,有些事情他特意拿到宫外来办,就是想避开世家的耳目,不想引起额外的注意。

  他随身携带着奏章,只要一有时间就马上拿出来,争分夺秒地批阅一些。

  “陛下,胡拓和辛信到了。”

  听到张让的禀报,刘志停下了手里的笔。

  “让他们进来吧。”

  等见到胡拓,刘志还是吃了一惊,变化太大了,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了。

  从前他虽然瘦,却不像如今瘦得脱了形,腿脚明显也不利索,微微有些跛。

  当然,变化最大的是他的眼神,之前的油滑精明和得意洋洋早已消失不见,如今的他目光黯淡幽深,说起话来也小心翼翼。

  “罪臣拜见陛下。”

  “起来吧。”

  刘志没有赐座,打量了他一番,见他毕恭毕敬地垂手而立,全然不似昔日的懒散。

  “你这次做得很好,之前的罪孽就算抵消了吧。”

  当日他嫉妒成狂,完全不顾大局,甚至差点儿坏了他的大事,刘志对他很是厌恶,按理说是不应该赦免的。

  可通过此次暗杀公孙举的行为,他觉得,即便是阴私小人也不是全无用处,关键还是看怎么用。

  “臣拜谢陛下赦免之恩德。”

  胡拓赶紧跪下,伏地叩首拜谢。

  “说起来,你犯的罪是不可能有将功折罪的机会。

  若不是因为朕感念你这弟子的孝心,恐怕你早就死在地牢里了。”

  辛信一直垂首跟在自家师傅背后,一言不发。

  胡拓闻言回首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是少见的慈爱。

  “臣胡作妄为,不知进退,但辛信却是个好孩子,还望陛下饶恕他逾越之过。”

  刘志冷哼一声,“功是功过是过,岂可混为一谈,他既然敢挺身而出,就要有承担责任的准备。”

  胡拓两师徒最大的错误,其实就是拎不清,如果不彻底改变的话,以后也难保再自作主张,做出什么悖逆之举来。

  “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辛信担心师傅继续多言,惹怒了陛下,急忙俯首请罪。

  “你们是龙麟右卫门下,自有杨俭主持赏罚,朕就不插手了。”

  刘志淡淡地道,“我之所以要见你,是想在龙麟卫建一个专门的间客组织,想看看你能否胜任。”

  胡拓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刘志还愿意给他机会,心中知道,若是此次他抓不住,以后将永无出头之日。

  心念急转之间,咬咬牙,目中厉光闪过,今日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到这个机会。

  “胡拓,你来说说,怎样才能做一名合格的间客?”

  皇帝的声音缓缓飘来,但胡拓却知道,接下来这个答案,将关系到他的生死存亡。

  低头思索了一阵子,他才谨慎地开口,“臣之前并未接触过间客,此次受命纯粹就是见招拆招,也没个计划章程。

  以臣之愚见,一名合格的间客,首先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就像这次任务,只有把自身也当成一名匪徒,思他所思,想他所想,才能找到致命的破绽,一击得中。”

  这话说得虽然朴素简单,但道理却不简单,如果胡拓还像从前那么喜欢出风头,爱卖弄本领,肯定是说不出来的。

  看来,经过了这番生死历练,他痛定思痛,的确是沉淀下来了,不再那么浮夸虚荣。

  “我会在军中调几名间客高手过来,你在龙麟卫或者民间挑选些合适的人手,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这是通过啦?胡拓大喜过望,急忙叩首表示忠心,“谢陛下垂爱,臣定然粉身碎骨以报。”

  挥挥手,刘志将胡拓师徒打发下去了,成立专门的间客机构只是个设想,成效如何,还要拭目以待。

  当然,这样的组织肯定是秘密组建,不可能拿到明面上来,未来,他希望能起到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胡拓走后,邱老二便屁颠屁颠地领着魏野来了。

  这是个大块头,身高足有一米九了,在如今的年代十分罕见,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臂膀上虬结紧绷的肌肉。

  冷兵器时代的武艺,技巧都是其次的,唯有力量才是绝对的强者。

  后世所谓的一力降十会,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难怪他在战场上能够横冲直撞了,果然是个猛将的苗子。

  “臣魏野拜见陛下。”

  来的路上,邱老二便已经向他透露了情况,魏野混迹市井多年,自然精通人情世故,心知机会来了。

  “昨日赵恺向朕讨要你,想让你去虎贲军中做个郎将,你怎么想?”

  邱老二这人是个大嘴巴,藏不住话,刘志估计早把什么话都告诉了他,便也懒得绕弯子了。

  “回陛下,臣之迁调,全凭陛下,而且臣寸功未立,即便升任郎将,只怕也难以服众。”

  能说出这番话来,就说明他不是个草莽之辈。

  “朕看你是个有真本事的,做个门候的确埋没了,给你两个选择,禁军还是边军,你愿意去哪里?”

  大汉的军制中,禁军一向比边军优越,而且一个常驻京师,很容易结交达官贵人。

  而另一个则远在边陲,风餐露宿,必须用战功一点点往上爬。

  “回陛下,若真有的选,臣愿意选边军。”

  他话音才落,魏野就已经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似乎连想都不用想。

  “哦,为何?”

  刘志很好奇,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会不假思索地选择禁军吧,你看那些个出着大价钱也要混进羽林军的世家子弟就知道了。

  缘何这魏野却反其道而行之?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