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 > 第206章理直气壮

第206章理直气壮

  “回陛下,原因很简单,臣是个粗人,不适合勾心斗角,就喜欢战场厮杀。

  靠着自己的本事上位,心里才踏实。”

  这回答很对刘志的胃口,不由哈哈大笑,“哈哈,说得好,就如你所愿吧。”

  “谢陛下。”

  魏野咧嘴一笑,急忙拱手道谢。

  “那就先让你去凉州历练历练吧,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的了。”

  “诺,臣当尽心竭力以报。”

  魏野和邱老二告退之后,刘志也收拾东西回了宫,亲政也是有代价的,自由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连续几天,青州那边都有捷报传来,贼首东郭窦被段颎带兵逼到了东莱郡沿海一带,估计不日就能解决。

  其余几部兵马联合起来,对四州的残匪进行了彻底的大扫荡,许多匪徒都选择了弃械投降,只要不是首恶,官府也依照承诺,没有追究其罪责。

  而泰山郡太守李膺,甚至已经开始着手灾后重建家园,将许多无主之地分发给回乡的平民。

  并且贴出告示,鼓励百姓垦荒,确认不是强占之后,会登记造册,承认为私有田亩。

  他手里目前还有一批从公孙举老巢查收的粮食,够支撑一段时间,因此被匪徒破坏最严重的泰山郡,反而最先安定下来。

  关键是他的行为得到了朝廷的大力肯定,刘志亲自下诏书进行了嘉奖,并称其为能吏典范。

  这一行为大大启发了周围几个郡的太守,立马纷纷效仿,积极开展自救。

  巡查御史王畅到达泰山郡的时候,李膺早已将那些有罪的官吏给控制起来,连同罪证一起移交给他。

  所以王畅在那里只是走了个过场,审核无误之后,该杀的杀,该押解回京师的也自有安排。

  随即王畅便马不停蹄地赶往了临近的东平属国,那里也是匪患的重灾区,且吏治混乱,需要下死手狠狠整治。

  而且朝廷的赈灾粮食已经圆满筹措完毕,开始有条不紊地运往灾区。

  最让他开心的是,自入秋以来,阴雨绵绵,彻底缓解了青、兖、徐、豫州等地的旱灾。

  刘志下诏让四州抓紧时间招募民夫修补水利工程,凡是应征的,都给予丰厚的报酬。

  除此之外,各处县城州府也损毁严重,需要大量招收人力来修建,所有这些劳动都是有偿的,用粮食来代替发放。

  对于囊中空空,连生计都成问题的灾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粮食更吸引人了。

  四州的灾后重建,都如火如荼地展开,必须争分夺秒,在严冬到来之前,让百姓们安顿下来,否则一个冬天过去,又不知道要冻死多少人了。

  眼看着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转,刘志的心情也跟着明媚了许多。

  到了初八日,南顿侯府的亲事十分低调地举行了,他在朝中没有职位,并非权臣。

  但邓猛如今却是后宫唯一的妃子,而且还身怀龙裔,眼看着皇后梁女莹被幽禁,即便不废掉,也掀不起多大的浪花了。

  未来只要邓贵人诞下龙种,前途自然不可限量,所以还是有很多人闻讯前来道贺。

  虽说陛下而今下了诏书,外戚不得任要职,可大汉几百年的规矩,哪里可能说改就改了。

  谁也说不准,哪天陛下心情一好,自己又把他给推翻了,到时候邓演肯定是飞黄腾达。

  因此各世家公卿都愿意与邓家结个善缘,派出族中年轻子弟来吃喜酒。

  毕竟邓氏也是老牌世家了,当年光武帝时的云台二十八将之一,后来还出过太后和权臣。

  当天邓贵人回家的事情也很低调,直接入了后院,并没有到前厅来露面,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尤其是有人看到她微微凸起的身形,背地里都在暗暗猜测,到底这一胎是男是女。

  若是个皇子,那可就是妥妥的皇长子,将来邓家的地位就不言而喻了。

  要是个公主的话,陛下如今才十八岁,往后宫中美人多了,自然就有无数种可能。

  邓猛回府的时候,兄长便已经出门到杨家迎亲去了,母亲宣夫人和继父梁纪也都忙得脚不沾地。

  只有小弟邓远陪着她,本来族中几个贵夫人想来拜见,但她都婉拒了。

  因为邓猛有身孕,那些人便也没有勉强,万一贵人身体有恙,她们岂不是说不清楚了。

  意思表达到就够了,不一定非要拜见。

  其实梁猛性子刚烈,对族中这些长辈很不待见,当初她父亲病重,母子几人变卖家产救治时,也没见这些人站出来施以援手。

  后来他们流落到城郭居住,衣食无着之时,更没有见过他们的踪影。

  如今看到她得到了皇帝的宠爱,一个个又都来攀亲戚,以长辈自居,脸皮实在是够厚了。

  但她也知道,不能明面上得罪这些同宗,否则就会被人指责忘本,所以一般情况下都让母亲代为周旋,自己却不想出面看他们的嘴脸。

  “姊姊别理她们就行了,我每次遇到都假装没看见。”

  邓远见她有些不高兴,急忙出言安慰,却惹得邓猛笑起来。

  “你呀,就是淘气,以后可不许这般无礼,旁人还以为我邓氏子弟没有规矩呢。”

  她对小弟邓远很疼爱,但也没有任他胡闹,还是悉心教导。

  “我知道啦,以后不会了,姊姊就放心吧。”

  难得见一次面,邓猛也不忍心苛责他,便换了话题,考教他的学业。

  这孩子聪明机灵,可惜却不爱读书,成绩只是一般,面对邓猛的考验,也只是勉强应对过去。

  “唉,说过多少次了,我邓氏是诗礼传家,学业不好怎么成呢?”

  邓猛见他如此敷衍,很是发愁。

  “姊姊,你是宫中贵人,我家如今是外戚,以后注定了不能身居高位,读这些有何用处?”

  谁知邓远对她的忧虑十分不以为然,转头还理直气壮说出了一顿歪理,气得邓猛差点儿说不出话来。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读书就是为了高官厚禄吗?人不读书,便不明事理,不知古今,将来就会成为无知粗鄙之人。”

  见邓猛语气严厉,邓远便知道这回她是真的生气了,赶紧道歉。

  “对不住,姊姊,是我的错,不该胡说八道,以后我定然认真读书,你就别生气了。”

  邓猛见他态度散漫,根本就没认识到错误,还打算苦口婆心给他讲道理,正巧外面传来礼乐喧闹之声。

  :。:

看过《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的书友还喜欢